[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兽首被拍卖之后/闾丘露薇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07日 转载)
    来源:闾丘露薇博客
    
     2000年采访三个兽首在香港被拍卖,保利花了2840万投得。当时虽然也算是被关注的新闻,内地媒体反而关注的不算多。之后的几次拍卖,也没有引来群情汹涌,不过价格在07年来了一个几级跳,被何鸿燊买下,并且赠送给北京的马首,花了近七千万港元。倒是可以理解,07年艺术品市场好像股市一样疯了。一场金融危机之中的拍卖,没有想到价格翻了一番。这要多些媒体的热处理。至于媒体为何如此关注,不知道是为读者着想,还是引导读者如何想。 (博讯 boxun.com)

    
    这十二个当年由法国人设计的兽首到底价值多少?没有人知道,因为艺术品的价格从来没有标准,但关注度越高,身价肯定不同,也越能够吸引收藏者,因为意味着有升值空间。
    
    买家是谁?中国媒体转述外电,说是佳士得高层,但是仔细看看外电的原文,这位高层只不过代为接电话投标并且中标而已,因为都是他投中,因此外界猜测电话那头的买家是同一个人,不过这位高层守口如瓶。口紧,这是做这行的规矩。
    
    中国律师在拍卖前的努力失败了,有些媒体把矛头指向了法国的法官。对于习惯用法律途径来解决问题的人来说,既然接受了这样的游戏规则,如果对于结果不满,可以继续寻求法律途径,如果最后还是同样的结果,断然不会质疑法官,这是法治社会的根本,除非,有证据显示,法官被收买了,司法是不独立的。
    
    说到法律途径,不少专家都引用1995年关于被盗或者非法出口文物的公约,中国是在1996年签署的,根据这份公约,有法律依据来索回流失的文物,但是这些专家却忘记了告诉大家,这份公约,很多西方国家是没有签署的,至少在法国没有,因此这份公约,在法国国境内,是无效的。
    
    也有批评认为,法国政府需要负责,因为没有阻止佳士德的拍卖进行,批评者忘记了,佳士得不是国有企业,作为一家以营利为目标的公司,他所承担的是法律和市场风险。法庭的判决,让这场在法国境内的拍卖合法,但是佳士得必须自己承受市场风险,而现在他已经在承受了,国家文物局的通知,就是佳士得为自己的行为所付出的代价。问题在于,这家公司自己的评估,到底需不需要中国这个市场。
    
    建议大家看看南方周末对兽首案原告律师任晓红的采访,之前,所有媒体,包括我自己在内,一直以来都是和刘洋律师对话,但是真正站在法庭上的,是这位华裔法国律师以及她的法国伙伴。
    http://www1.nanfangdaily.com.cn/b5/www.nanfangdaily.com.cn/nfzm/200902260109.asp
    
    正如任晓红说的,虽然这是一场注定败诉的官司,但是却是必须要打得,打官司的目的,不是为了一定要回这两个兽首,而是要让法国人关注到这段历史,更重要的,是能够保护那些,正在从中国境内流出的文物。
    
    就好像我们关注这十二个兽首,关注圆明园,是为了让我们记住那段历史,明白为何一个国家被列强欺凌的原因,不然的话,再多的文物要回来了,也只不过是可有可无的点缀。同样的,每当想起被烧毁的圆明园,也是在提醒文物古迹保护的重要性和必要性,而对文物的破坏,除了当年的八国联军,还有中国人自己,即使到了现在,为了经济利益,有多少古迹被现代化的建筑替代?被城市的发展所湮灭?有多少的文物,因为利益的驱使,在往外流失?当大家为了这两个兽首群情汹涌的时候,有没有想过,真的是那末在意自己的文化遗产吗?
    
    还有一个媒体报得不多的消息,这次拍卖总共进帐四亿七千八百多万美金,扣除佣金,还剩大约四亿一千五百多万,会全部捐献给不同的慈善基金,包括艾滋病基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让他快点回家/闾丘露薇
  • 上海和美国总统/闾丘露薇
  • 闾丘露薇:奥巴马,愿意把自己放在别人鞋子里面
  • 闾丘露薇:从马英九被炮轰看今日台湾
  • 闾丘露薇:诺贝尔奖,很重要吗?
  • 闾丘露薇采访手记:我亲眼看到的翟志刚 (图)
  • 闾丘露薇:我是如何偷偷报道神舟升空的
  • 凤凰美女闾丘露薇:翟志刚是个“师奶杀手” (图)
  • 胡总访日时 福田总是很严肃/闾丘露薇
  • 靖国神社和松本楼 / 闾丘露薇
  • 闾丘露薇:手足口病和火车出轨 想到了大头奶粉
  • 闾丘露薇:一张所谓“假扮僧侣”的照片
  • 闾丘露薇谈杜克大学的作弊事件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