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美军来了我带路”?朋友你上钩了吧?/ 异鸣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07日 来稿)
    
    一个偶然机会,我从一篇网上文章看到中国大陆流传的这么一个顺口溜:
     (博讯 boxun.com)

    美军来了我带路
    日军来了我进屋
    国军来了我入伍
    共军来了我投毒
    
    我在google.com 查了一下,竟然发现类似的顺口溜在大陆网上几乎铺天盖地地泛滥。
    
    我不由得产生了警惕:为什么一向专横的中宣部竟然这么宽宏大量,允许这类宣传“颠覆政府”的内容在互联网上激烈震荡、广为流传而不加删砍?要知道,即使欧美民主国家,对于公开宣传推翻政府的言行,也不会视而不见。
    
    我认为,这是在疯狂地“钓鱼”,即有意引导你违反他们的法,拿毛泽东的话来讲,就叫着“引蛇出洞”。而现在这种引蛇出洞要比1957年毛泽东干过的那次,规模大得多!
    
    也就是说,凡是发表这类帖子跟帖的网民,都被记录在案,另入花名册,以待适当时机适当处理。当然,呼喊这个顺口溜的五毛党们(五毛党,即当局以低报酬雇佣的非专职网上警察)是例外。我估计,做为带头羊率先喊出这个顺口溜的是五毛党,而且,之后不断在互联网上炒做这个顺口溜的相当多跟帖,也是五毛党在兴风作浪,以便把对中共有异议的民众尽可能多地都带进当局的花名册。
    
    我简单查了一下这类顺口溜的来龙去脉。
    
    追溯到最早,是2005年,《毛泽东网》刊载的“中国媚日汉奸败类们排行榜”说:焦国标“要为美军带路攻打中国”。从那以后,大陆很多网站都刊载类似文章,说焦国标是“要为美军带路攻打中国”的“民族败类”。这个时期,网上看不到有人表态要为打进来的外国人“带路”,可想而知,这是因为,一旦出现这类表态,马上就会被删掉。
    
    但到2006年,情况就变了。2006年01月23日官网刊文:“如果日本再侵略中国 你会给鬼子带路吗?”这种口吻明显是官方引诱大家发言,以进行民意调查。此后网民正反两种意见在网上激战,当局不再删砍,明显是在客观记录。
    
    到了2008年,这种问答式的调查,转变成诱导式的钓鱼,引导对当局不满的人自动表态,给自己戴上“民族败类”的帽子,这就是“为美军带路”。
    
    2008年12月《天涯杂谈》刊文,“如果美国攻打中国,我将投降甚至为美军带路”,这明显是在抛出鱼饵钓鱼,引导大家上钩出洞。这篇钓鱼式的帖子引来众多对当局不满的网友表态支持。
    
    当局为了搞清楚,老百姓是否因为没有选举权而想造反,接着又出题:“如果你有选举权,美国攻打中国你怎么办?”
    
    众多老百姓纷纷表态盼望美军推翻中共,使得当局心惊胆战。当局逐一记录对当局不满的人的个人资料,与此同时,为了搞清楚究竟有多少人心怀反骨,当局再在中华网上出题问:“再有战争你愿意为党为祖国扛枪和献身吗?” 版主统计,有54%的网友持肯定态度,但近40%的网友持否定态度。
    
    到了2009年,为了把暗藏的可疑分子全都引蛇出洞,各式五毛党倾巢出动,在网上不断抛出诱饵:
    
    “如果5年之内战争爆发,大家有什么想法?”
    
    “如果国家受到他国侵略你将咋办??”
    
     在《天涯》网,同一篇诱饵帖子竟然在一天之内上贴四次:
    
    2009-11-3 12:09:0 『经济论坛』 [经济杂谈]我会去为他们带路
    
    2009-11-3 14:15:00『国际观察』 [网友前线]如果有一天美国来打中国,我会去为他们带路
    
    2009-11-3 17:17:00『国际观察』 [网友前线]如果有一天美国来打中国,我会去为他们带路
    
    2009-11-3 20:13:00『经济论坛』 [经济杂谈]我会去为他们带路”
    
    为了证明这些心存不满的人是“民族败类”,五毛党又出题发问:“ 西方国家来收人做国民,你会加入吗 ?”
    
    在所有这些钓鱼活动中,网友向中共当局发出的不满言论,一概原汁原味,不予删砍,目的是引起发酵、扩大作用,用那些“负面”言论把那些隐藏的“民族败类”全都引蛇出洞来。
    
    就在这种网上气氛中,“美军来了我带路”的顺口溜,越来越在网上疯传。
    
    不明真相的年轻人,还以为中共当局真的被“美军来了我带路”的口号吓破胆,被网民牵着走。他们那里注意到,就在2008年当局开始大规模钓鱼活动之前,当局的喉舌人民网、新华网已经在重新刊载1957年的《中共中央关于<划分右派分子的标准>的通知》(注),而这个文件,早在2004年就被新华网悄悄编辑好,是《中国共产党建国以来文件选编(1957年)》的一部分。(制作这个文件选编的网址是http://news.xinhuanet.com/ziliao/2004-11/29/content_2272170.htm ,显示其编辑的年份是2004年。) 在这个《选编》中,还有配合当年“反右”的另外三篇人民日报社论《不平常的春天》、《事情正在起变化》和《这是为什么》。虽然《反右运动》早已被否定,但新华网却把那时候的错误《反右》文件选编进来供中共全国学习,其政治含意不言而喻。
    
    可见,中共早在2007年甚至2004年,就开始策划了,要搞一场新的引蛇出洞运动。但与当年“反右”不同的是,那次的帽子是“反党反社会主义”,而这次的帽子,则是“民族败类叛国颠覆”罪,要严重得多!
    
    回头看看1957年那场政治漩涡是怎样把千千万万爱国者吞噬进去,对理解这些年来的“美军来了我带路”诱饵,具有重要参考意义。
    
    毛泽东1957年4月30日在上海局杭州会议上讲“一定要放”:“有人说这是放长线钓大鱼,也有一些道理。”半个月后,他向党内干部打招呼:“大量的反动的乌烟瘴气的言论为什么允许登在报上?这是为了让人民见识这些毒草、毒气,以便锄掉它,灭掉它。”不过,“现在右派的进攻还没有达到顶点”,“我们还要让他们猖狂一个时期,让他们走到顶点。他们越猖狂,对于我们越有利益。人们说:怕钓鱼,或者说:诱敌深入,聚而歼之。现在大批的鱼自己浮到水面上来了,并不要钓。” 毛泽东做了具体部署,主要是两个方面,一是民主党派,“要组织每个党派自己开座谈会,左中右的人都参加,正反两面意见都让其暴露,派记者予以报道。我们巧妙地推动左、中分子发言,反击右派。此事很有效。”二是高等学校,要“组织教授座谈,向党提意见,尽量使右派吐出一切毒素来,登在报上。”“最好让反动的教授、讲帅、助教及学生大吐毒素,畅所欲言。”“在高潮未落前,党报正面文章少登”。
    
    7月1日是中国共产党诞生36周年纪念日。毛泽东觉得反攻的时候到了。他选择《文汇报》开刀,亲自为《人民日报》写了社论《文汇报的资产阶级方向必须批判》,向阶级敌人公开了他的战略方针:“共产党看出了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这一场阶级斗争是不可避免的。”“报纸在一个时期内,不登或少登正面意见,对资产阶级反动右派的猖狂进攻不予回击,一切整风的机关学校的党组织,对于这种猖狂进攻在一个时期内也一概不予回击”,“其目的是让魑魅魍魉,牛鬼蛇神大鸣大放,让毒草大长特长,使人民看见,大吃一惊,原来世界上还有这些东西”,“从而聚集力量,等待时机成熟,实行反击。有人说,这是阴谋。我们说,这是阳谋。”
    
    “反右”运动过后,毛泽东又回过头来告诉党内诸同志:“在右派进攻的时候,我们的政策是这样,就是只听不说。”“把耳朵扯长一点,就听,话是一句不说。而且不通知团员,不通知党员、也不通知支部书记,不通知支部委员会,让他们混战一场。”“两三个星期内,各单位的领导者对于右派的猖狂进攻,硬着头皮,只听不驳,聚精会神,分析研究,聚集力量,准备反攻,团结左派,争取中间派,孤立右派,这是一套很好的马克思主义的策略。”
    
    回顾这段历史,对照今天互联网上的“美军来了我带路”运动,再傻的人也能看出中共当局在玩什么花样。只是有两点显示,现在的当局比毛泽东时期技高一筹。第一,现在有五毛党冒充异议分子上贴做带头羊,而那时候没有;第二,那时候当局“硬着头皮”放长线的时间只有两三个星期,而这次,则是数年时间,现在仍旧在放长线。
    
    
    注:
    中共中央关于《划分右派分子的标准》的通知
    来源:人民网
    
    
     (一九五七年十月十五日)
    上海局,各省、市、自治区党委,中央各部委各党组,中直党委,国家机关党委,总政治部(此件可发至县委和相当于县级的党组织):
    
     自反右派斗争开始以来,不少地方和部门分别拟定了一些划分右派分子的标准,并要求中央予以审查批准。考虑到斗争中的实际需要,中央认为有必要制定一个统一的标准,以免各单位在划分右派分子的时候有畸轻畸重的地方。现在将经过中央讨论通过的《划分右派分子的标准》发给你们,请即下达到一切进行反右派斗争的单位,予以认真研究,在划分右派分子的时候即以此件为标准。同时望注意:
    
     (一)全国反右派斗争一般是进行得健康的,所划的右派分子,一般是适当的,但是也有划多了和划少了的情况。而在运动进到深入阶段,在切实纠正了温情主义右倾情绪以后,一些单位把右派的标准放得宽了一些,以至多划了一部分右派的情况,比较更需要引起注意。无论划多了或者划少了,都应该按照正确的标准及时地实事求是地予以改正。但是在右派划得多了,需要改正的单位,必须注意保护群众和积极分子的热情和正义感,不要使人产生"反右派斗争过火了"的错误印象。有些中右分子有过不利于社会主义的言行,但是不够右派,如果当作右派斗争了,现在不要当众宣布对他的批判是错了,因为既有错误言行就应该批判。但是应在内部改划为中右分子,按照中右分子对待,并注意多加教育争取,到适当时机可以宣布因情节轻微已有悔改,脱掉他们的右派帽子。
    
     (二)为了正确地划分右派分子,达到既不多划又不少划的目的,除了要有适当的标准,还要有适当的审查批准手续。凡是各单位确定为右派分子的名单,必须报告县一级或县一级以上的党的领导机关审查批准。高级知识分子、重要民主人士中的右派分子和其他有特殊情况的右派分子的名单,必须报告省一级或省一级以上的党的领导机关审查批准。
    
     (三)上级领导机关除必须认真地审查所属单位上报的右派分子的名单外,还必须教育党员和群众十分重视对于实际情况的认真研究和具体分析,力戒浮夸和片面性。同时,还必须经常主动地细心地抽查和调阅所属单位右派分子的详细材料,及时纠正其中偏宽偏严的错误,并且对于极右分子、一般右派分子和中右分子的界限举出具体的人物和材料作为实例,切实帮助下级掌握正确划分的标准。
    
     中 央
    
     一九五七年十月十五日
    
     划分右派分子的标准
    
     (一)
    
     凡言论、行动属于下列性质者,应划为右派分子:
    
     (1)反对社会主义制度。反对城市和农村中的社会主义革命,反对共产党和人民政府关于社会经济的基本政策(如工业化、统购统销等);否定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成就;坚持资本主义立场,宣扬资本主义制度和资产阶级剥削。
    
     (2)反对无产阶级专政、反对民主集中制。攻击反帝国主义的斗争和人民政府的外交政策;攻击肃清反革命分子的斗争;否定"五大运动"的成就;反对对资产阶级分子和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改造;攻击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人事制度和干部政策;要求用资产阶级的政治法律和文化教育代替社会主义的政治法律和文化教育。
    
     (3)反对共产党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领导地位。反对共产党对于经济事业和文化事业的领导;以反对社会主义和共产党为目的而恶意地攻击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领导机关和领导人员、污蔑工农干部和革命积极分子、污蔑共产党的革命活动和组织原则。
    
     (4)以反对社会主义和反对共产党为目的而分裂人民的团结。煽动群众反对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煽动工人和农民的分裂;煽动各民族之间的分裂;污蔑社会主义阵营,煽动社会主义阵营各国人民之间的分裂。
    
     (5)组织和积极参加反对社会主义、反对共产党的小集团;蓄谋推翻某一部门或者某一基层单位的共产党的领导;煽动反对共产党、反对人民政府的骚乱。
    
     (6)为犯有上述罪行的右派分子出主意,拉关系,通情报,向他们报告革命组织的机密。
    
     (二)
    
     有下列情形之一者应划为极右分子:
    
     (1)右派活动中的野心家、为首分子、主谋分子和骨干分子。
    
     (2)提出反党反社会主义的纲领性意见,并积极鼓吹这种意见的分子。
    
     (3)进行反党反社会主义活动特别恶劣、特别坚决的分子。
    
     (4)在历史上一贯反共反人民,在这次右派进攻中又积极进行反动活动的分子。
    
     (三)
    
     有下列情形之一者,其错误应于批评纠正,但不应划为右派分子:
    
     (1)在根本立场上并不反对社会主义和党的领导,而只是对于局部性的工作制度,局部性的不属于根本原则的政策,工作中的问题,学术性的问题,共产党的个别组织,个别工作人员表示不满,提出批评的人,即使意见错误,措词尖锐,也不应划为右派分子;同样,在根本立场上并不反对社会主义和党的领导,而只是在思想意识上有某些错误的人,也不应划为右派分子。
    
     (2)有过类似右派的思想,但是并未发表过或散布过,而且已经认为错误、自动检讨出来的人,或者偶然讲过类似右派的话,现在已经承认错误,而在历史上一贯不反党反社会主义的人,不应划为右派分子。
    
     (3)对于社会主义的经济政治制度或共产党的领导发表了错误的言论,但是并未积极宣传,事实证明不是出于敌意,经过指正表示愿意转变的人,不应划为右派分子。
    
     (4)一度盲目地附和了右派反党反杜会主义的言行,或者一度被蒙蔽参加了右派小集团,或者一度被右派利用,在了解右派错误以后,迅速地站在正确立场,同右派决裂的人,不应划为右派分子。
    
     (5)历史上曾经站在反动立场,现在也没有显著的转变,但是在右派进攻时期并未进行反动活动的人,不应划为右派分子。
    
     (6)凡是界乎右派分子和中右分子之间的疑似分子,在尚未查出足以确定为右派分子的充分材料之前,一概不划为右派分子,并且不用斗争右派分子的方法来对对待他们。
    
     根据中共中央文件刊印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