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学生啊,学生!立即民主(18之14)/武振荣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2月03日 转载)
    ┌────────────────────────────┐
    │ 【本文主旨】1989年之前,中国学生有一个民主的“魂”, │
     │       “6.4”屠杀给吓跑了,现在的问题是把   │ (博讯 boxun.com)

    │       “魂”“叫”回来。用这样的方式思考问题, │
    │       排斥了以下的逻辑推理:即学生们在没有成功 │
    │       地总结出“89”学运的经验与教训时,照样可 │
    │       以进行再一次伟大学运的发动工作。     │
    └────────────────────────────┘
    
    一、民主的先锋队角色
    
    在中国甚至在亚洲,民主运动的先锋队角色从来都是由学生们充当
    的。想一想韩国民主化时的情形,看一看伊朗最近的情况,哪一阵不
    是学生们打先锋呢?中国从“公车上书”到“89运动”,社会中与民
    主关系最为密切的群体就是中国学生。
    
    可是,“6.4”这一刀砍下何其毒也,把个青年学生们的民主之
    “魂”给吓跑了,因此,“6.4”后,中国大学生仍然存在,但是和
    秋天的茄子一样,失去了昔日的光彩,又干又瘪。回想一下“89”运
    动,除了在首都北京之外,全国的运动基本上都是学生运动,先是大
    学生们起来上街游行,而后中学生们跟进,最后连小学生也纷纷地走
    上了街头,打着旗子,喊着口号,使消迹了23年的“文化大革命现
    象”再一次上演于各大、中城市……。那时,中国的警察们不知哪一
    根筋动了,竟然对游行示威的学生们刻意保护,小心翼翼地维护秩
    序,好象毛泽东“凡镇压学生运动都没有好下场”的话,又一次成了
    他们的“最高指示”。
    
    那时,我在陕西省咸阳市某研究院上班,我邻居的小男孩正在上小
    学,在学校组织下,他和同学们参加了“声援大哥哥、大姐姐”的游
    行示威。游行刚结束后,在回家的路上,他余兴未尽,摇着那一面纸
    做的旗子(上面写着“打到官倒”的字样),并且自言自语地喊着
    “打到官倒”、“要求民主”、“声援绝食”的口号,正好,我下班
    回家,看到此景,感觉到颇有意思,就走上前去,对他说:“XX,
    把你拿的小旗子给叔看……,”他跑来了,递给了我。我看后问他:
    “官倒是什么?”他不假思索地回答:“是坏蛋!”我笑了笑,他补
    充了一句:“当官的坏蛋呗。”
    
    朋友们,读到这里,你对于大学生们的游行示威一事可能并不反对,
    认为他们是“时代骄子”,但是对小学生们的游行示威你当怎样看
    呢?好在,我前面的一节讲了“民主只需要八岁智商”的问题,此处
    正好用上了。民主如果说也要从娃娃抓起的话,那么,在寻找中国民
    主影子的时候,你舍过小学生的游行示威,是找不到的。
    
    二、“中国大学生万岁”──我在咸阳市人民广场的演讲
    
    事后,人们说起1989年学生运动时,常使用“感天动地”一词,我的
    体会当真如此。1989年5月16日下午4时,我到咸阳市人民广场(现在
    叫“505广场”)去看热闹,连我自己也没有想到这一看,我也被学
    生们民主的热情给感动了,以至于一向安分守己的我,竟然“跳了出
    来”,成为咸阳市第一个公开发表民主演讲的市民。
    
    就在这一天下午,咸阳市人民广场出现了一支号称“西安市20所高等
    院校大学生赴咸阳演讲团”的小分队,有男有女,大约30多号人。他
    们立在广场一则二米多高的读报栏的平顶上,向咸阳市民作演讲,直
    接呼吁咸阳市民“行动起来”,“以实际行动声援在天安门广场和新
    城广场(西安市)绝食、静坐的大学生们”。西安的学生们来咸阳搞
    民主的煽动,在文化大革命中,这叫“串联”,对于亲身经历“文
    革”的我来说,这种行为是熟悉不过了。所以,对此,我看在眼里,
    明在心里。
    
    待我赶到广场时,演讲开始了30多分钟,广场上聚集了近万名群众,
    黑压压的一大片,氛围相当的热烈。当然,在这个场面中,我只能是
    一位听众,没过多久,一个偶然机会的出现,我竟被数十名学生和听
    众用手掌托了起来,抬上了演讲台……。事情经过如下:
    
    我在场不到十分钟,一个身穿工商管理制服的中年市民挤到演讲台
    前,冲着正在演讲的西安学生高声嚷道:“同学们,你们停一停,我
    有话要说……,”学生们愣了一下,没有理他,继续演讲,可他补充
    了一句:“我是华东师范学院毕业的,我也是一个大学生”。听了这
    话,学生们以为遇到了支持者,就停了下来,谁也想不到他竟然对学
    生们的行为横加指责:“你们是西安的学生,为什么要到我们咸阳
    来?你们是搞文化大革命的‘大串联’,目的是制造动乱!”这样的
    情况学生们万万没有料到,于是同他展开了辩论,平顶上的同学纷纷
    跳下来,演讲就这样地中断了……。但学生们究竟青年,在辩论中,
    竟压不住这一位成年市民,他口口声声说学生们的行为“非法”
    ……。
    
    此时围观的我,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激愤,把手一挥,对着学生们说
    道:“同学们,我也是咸阳市民,我表个态,你们的行为完全合法,
    我支持你们的行动!”学生们听了我的表态,纷纷鼓掌,广场上气氛
    骤然紧张起来,一时间竟鸦雀无声,稍作停顿之后,我开了腔:“同
    学们,那一位(我指了指他)口口声声说你们的行为‘非法’,那么
    请他说一说,你们的行为违犯了共和国哪一条法律的哪一款?”那位
    市民也没有想到半路会杀出一个程咬金,他猛的一楞,没有说话,而
    我却转向听众,斩钉截铁地说:“同学们,我说你们的行为合法,具
    体讲,你们的行为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5条!”听了“35
    条”的话,那一位市民灰溜溜地走了,此时,我被热情的人群呼啦啦
    地抬了起来,不由分说地被放到了学生们演讲的平顶上,在学生们的
    再三要求下,我作了《中国大学生万岁》的演讲。开头的部分现在还
    记得:
    
      公民们、同胞们、同学们:
    
      我叫武振荣,陕西省机械研究院职员,中共正式党员,在没有演
      讲前,我声明:我对自己今天的演讲负法律责任。
    
      我演讲的题目是:《中国大学生万岁!》过去我们中国人喊过
      “毛主席万岁”,可他活了83岁;我们也曾经喊过:“刘主席万
      岁”,他活71岁,都没有活到一万岁啊,这一次,我们喊“中国
      大学生万岁”,喊对了,我们的大学生的确可以活一万岁,一万
      年以后,只要中国人存在,就有中国的大学生!……(热烈鼓掌
      声)
    
      在国家发生危难之际,我们的工人照常上班,我们的农民照样下
      地干活,在办公室上班的人,照样坐办公室,而我们的大学生却
      走出校园在广场上静坐、绝食,把自己青年的生命作为赌注,去
      堵我们民族的未来──这样的行为难道我们不应该敬佩吗?“大
      学生万岁”的口号难道喊错了吗?……
    
    现在回想起来,在“89”运动中,我为自己喊了“大学生万岁”的口
    号而兴奋不已,运动后,我虽然为此受到了二个星期的批判,但自己
    并不后悔──这是20年的往事了,是学生感动我做了演讲。
    
    学生运动为什么最容易感动人?一般而言,在学生运动中,学生们并
    没有自身方面的特别要求,他们提出的诉求都是“民族的”、“国家
    的”或者“社会的”,所以,学生运动在社会上取得的影响是“维权
    运动”没法比拟的。譬如,一个村庄的农民为反对征地过程中官商勾
    结行为,进行了声势浩大的维权运动,以至于发生了农民和警察的激
    烈冲突,场面甚是激烈,对此,旁人的评价也只一句话:“地不征立
    了,就风平浪静”;同样对于坐在公路上,以“堵路”方式讨薪的人
    群,旁人的评论也是一句话:“工资一开,就没事了”,可是,对于
    “89”学生运动,旁人说作不出如此简单评论,最低的评价也不过是
    说:“学生为了什么?没有为自己啊!”
    
    三、丢魂落魄之后的中国学生们之现状
    
    学生运动和民主有着“天然”联系,这是我过去的观点,今天,我倒
    有些想修正它,为什么呢?因为持此观点解释不了“6.4”后中国20
    年之现状,中国学生们在血泊中倒下去后,没有“从地下爬起来,揩
    干净身上的血迹,掩埋好同伴的尸首,又继续战斗了”,而是平展展
    的躺在了地上,显得气息奄奄……。
    
    于此相应的是,学校里的情况也不容乐观,我们先看一下小学的情
    况。2005年某一个国内刊物上登了一篇反映小学情况的“笑话”,相
    当幽默。说的是:
    
      “一年级的偷,
      二年级的贼;
      三年级的美女没人配,
      四年级的光棍一堆堆。
      五年级的情书满天飞,
      六年级的鸳鸯一对对。”
    
    大学里──民主精神失去之后,我不忍说是一团糟,也不忍说乌烟瘴
    气,有几句简单的话即可以概括:
    
      教授成叫兽,
      学生成生生。
      男生做爵爷,
      女生当二奶。
      课堂变成看相所,
      宿舍变成动物园。
      校园灌了水,
      文凭掺了假。
      自由的精神逃跑了,
      民主的传统不见啦!
    
    四、叫魂
    
    怎样改变目前中国学校和学生们的现状,我的方式是叫魂:叫回被
    “6.4”大屠杀吓跑了的学生民主之魂。
    
    过去,中国民间兴叫魂,小孩子若是因为惊吓丢了魂,家人就请来叫
    魂的人,叫魂的人手拿法器,振振有词地念道:
    
      “尺子明镜开,
      XX你回来。
      诸神保护你,
      无病也无灾!”
    
    目前,我看得用民间的方式为好。如此去做,就不需要进行“理论”
    的说服或者论证了,民主之魂是中国学生原来就有的,只需要叫回就
    行,可见,“一分钟方案”在这里并不纠缠理论问题,是一种快捷的
    处理问题的模式;当然这事情要做成功一定得心诚,只要心诚,中国
    学生民主之魂一定能够被唤回!
    
    上天助吾!
    
    (2009-11-02)
    
    
    
    
    ──────────────────────────────
    下篇 ⊙上篇 ⊙目录 ⊙目录@本文标题 ⊙投稿+订阅+联络
    ──────────────────────────────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他们能“党”,你为什么不能“党”?立即民主之(10)/武振荣
  • 立即民主(18之9)夺回你的权力/武振荣
  • 不洗脑照样民主/立即民主(18之11)/武振荣
  • 立即民主(18之8)谁最应当竞争上岗?/武振荣
  • 谁最应当竞争上岗?/武振荣
  • 只需8岁智商——立即民主之(7)/武振荣
  • 革命与政府——立即民主:一分钟政改方案/武振荣
  • 就高不就低的问责制/武振荣
  • 革命与政府 立即民主(18之5)/武振荣
  • 主力军问题:立即民主之(4)/武振荣
  • 顶和踩立即民主(之3)/武振荣
  • 武振荣:论“割肉”__立即民主之(2)
  • 立即民主:一分钟政改方案/武振荣
  • “毛邓三科”是什么货色(下)?/武振荣
  • “毛邓三科”是什么货色(上)?/武振荣
  • 论民主的精神/武振荣
  • 请不要为的实现设置“条件”/武振荣
  • “寂寞党”论/武振荣
  • 关于民主运动中的少数民族问题/武振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