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不洗脑照样民主/立即民主(18之11)/武振荣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30日 转载)
     教训:

    朋友们,过去共产党给我们中国人洗脑,是要叫我们洗去“封建主义的流毒”和“资产阶级的思想”,洗来洗去,非但没有洗净,而且越洗越多。在毛泽东死后,没隔几天,他们就不洗了,“复辟”了“封建主义”,拉出了孔夫子,甚至让学生们穿上汉服,戴上儒家的帽子,惟妙惟肖地“复古”、“拟古”,不仅如此,人们还把“帝王将相”的故事拍成电视连续剧,为其歌功颂德;更无耻的是,共产党高层竟然不顾“老共家”的家法、家规,厚着脸皮地拉“资产阶级”入党……,这说明了什么呢?

     说明了:洗不净的脑,    铲不尽的草! (博讯 boxun.com)

    过去我们中国人把人的思想比作“田地”,所以,人们必须象农民一样地“精心耕耘”之,不让它长“资本主义”的“草”,只生“社会主义的苗”;可如今,我们却要种“资本主义”的“草”了,并且培养“种草专业户”。

    如果上述教训,我们真正地吸取了,那么民运队伍里就不会出现坚决主张给中国人洗脑的人;可是,这样的人的确出现了,并且不少。他们在讲起洗脑的事情时滔滔不绝,头头是道,好象民运人士的洗脑和共产党洗脑有什么本质的不同,他们甚至以为共产党是用“皂角”和“洗衣粉洗”这些传统的材料洗,所以洗不净;他们是用新产品“洗洁精”洗的,所以可以洗净,哈,哈,哈!

    我不是一般地反对洗脑论,当大多数人认为共产党统治是对的,专制政治是好的时,那一定要洗脑,可是当人们从内心深处已经厌恶了它,认为它是过时的、反动的,就不需要洗了,只需要组织起来推翻它才是;反之,如果在这个时候,你要人把自己内心已经厌恶了的东西“洗”掉,我就不清楚你要使别人干什么了?

    我在此篇文章中强调,在目前的情况下,当你认为别人脑子里的东西应当洗掉时,你无意间就充当了别人脑里东西的主宰者;如果你要给别人去掉它,你就把自己放在了外科医生的位置上了,把人家当成你的病人。我知道,洗脑论者都是毛泽东的铁杆反对者,可是在洗脑一事上,他们却学习毛泽东,给人开刀。毛泽东开刀是划肚子,“割阑尾”,治“阑尾炎”,而他们却是开脑子,进行脑外科手术,那是很危险的。民主尊重人的思想和精神,是不允许任何人或者机构用外科医生的方式治疗人“思想与精神之病”。就此而言,搞民主的人应当在此立起一个民主的原则。

    说到这里,洗脑论者可以狡辩说:“我只是提醒国人要洗脑,我并不给他们洗,要他们自己去洗。”其实,这样的话并没有改变你的身分,你的指导意见如果是关乎他人精神健康,那么外科医生的身分又兼有了精神医生的身分,和日本《追捕》电影中的那一群穿白大褂的人一样,更可怕。

    打一个比方,你如果以为我──武振荣──的脑子里长了草,有毒,那么请问,你对我脑子里的情况又了解多少呢?这一问,你不是就陷入了窘境吗?上面,我已经说了,把人脑子比作“土地”,不生长谷苗就生长毒草是一种过时了的思想,我们今天不应该提倡之。如果你是一个研究问题的人,那么,请你研究一下“89”民主运动中的学生们洗脑没有?以我之见,他们非但没有洗脑,而且是把自己“脑”里的东西做大,他们用邓小平“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口号呼吁社会同情,打着“凡镇压学生运动都没有好下场”的毛泽东语录进行合法游行,打着周恩来的画像反对周恩来的干儿子──李鹏,并且把共产党的总书记──赵紫阳作为旗帜来挥舞,北京城里出现了“党无紫阳,国无指望”的口号。静坐、绝食的大学生们一遍又一遍地高唱《国歌》、《国际歌》,呼吁“不愿做奴隶的人们”起来“打烂”“旧世界”……,洗了什么呢?相反,如果洗脑论是对的,学生们洗掉上面我列举的“毛、马、邓”的东西,也不唱《国歌》、《国际歌》,并且批判赵紫阳……,请问:你能够想象“89”运动是什么样子吗?“89”运动过去了20年,运动的录像每年都放,可是?谁对之作出了正确的解读呢?我以为,学生领袖们在运动中间没有洗脑,大概是因为他们太忙,没有时间洗,顾不上洗;逃到海外,没事干了,就洗开脑子了──请允许我这不恭之言!

    目前许多人都在讨论“民运的误区”问题,上述意见就是我指出的“误区”之一。朋友:你认为不是吗?你不要用匈牙利民主运动模式套中国,也不要用波兰工人运动和前捷克斯洛伐克知识分子运动模式套中国。可是,大家都套,你不套好象就不民主了,多么可悲的现象啊!

    我们生活在一个信息时代,有了信息论,可是我们却不会把它用在政治上,没有用它去组织和解读我们过去已经获得的政治资源,因此,我们作为未来民主中国候补的“政界人士”,却在政治上是一个信息盲──情况不就是这样吗?

    把过去进入我们中国人脑子的种种“主义”,用信息论的方式处理成一条又一条的“信息”,把“信息”放到“信息库”里,有用的就用,暂时用不着的就放着,完全无用的就卸载──事情就这么着。我们再也不用重复毛泽东生前那种在“思想”里“挖毒草”的错误了。把马克思主义当作一种“解放”的信息,把孙中山的主义当作“武装革命”的信息,甚至把毛泽东思想当作“造反”信息,把“邓小平理论”(假设有的话)当作“致富”信息,有何不可呢?把过去的“主义”变成信息──这就是我的方式,显然,它没有为洗脑留下余地。

    我这样一说,有的人就要嚷了:“难道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这些东西,可以和我们自由民主主义调和吗?”其实,话不能这样说,站在古典主义的立场看,这好象是调和,站在信息论立场看,这不是调和,是信息分类时经常遇到的事情,一点也不奇怪。生物学家马特.里德利在《基因组:人种自传》一书,就“生命”分类之事,说:“所有生命都是一体,海带是你的远房表哥,炭疽菌是比你更发达的你的亲戚。”他说错了吗?没有!信息论中受到重视的是你获得了一条信息,至于涉及到信息的来源,人们则是持放松态度,希望“来源”广泛。

    洗脑论的哲学思想是18世纪的唯物论,认为人大脑是一块“白板”,印在上面的东西如果不好就应当擦掉,就好象用黑板擦擦掉黑板上的字一样。现代人的生活已经不是18世纪的哲学思想可以解释得了的,人的脑子被看成是信息库了,不是“白板”,因此,搜集信息、贮存信息、处理信息才是现代人的思维模式,如其不然,我们还死死抱住18世纪的唯物论哲学观念不放,怎么可以推动中国的文明进程呢?

    我的观点如果说服不了洗脑论者,那么,我建议在目前的形势下,他们可以给共产党大员去洗,先给中南海胡锦涛那一班子人洗,然后给各省委的人洗,再给各市委的人洗,但是,你千万被给普通人洗;如果你要给普通人洗,不就是“柿子专挑软的捏”吗?如果洗脑论者不肯就此罢休,没有看到最当洗的人拒绝洗、也根本洗不了的事实,那么,退一步讲,他们可以给自己去洗,用肥皂洗,用洗洁精洗,任其自便,把他们自己的思想洗得象白床单一样又白又净,关别人何事呢?

    我说海外民运搞了20多年,为什么越搞越没劲?原因就在于我们的思想太陈旧,缺乏把传统知识变成新知识的能力,所以,外貌上我们和堂吉诃德一样,老是穿一副过时了的盔甲,动作笨拙,样子古怪。

    (2009-10-28)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立即民主(18之8)谁最应当竞争上岗?/武振荣
  • 谁最应当竞争上岗?/武振荣
  • 只需8岁智商——立即民主之(7)/武振荣
  • 革命与政府——立即民主:一分钟政改方案/武振荣
  • 就高不就低的问责制/武振荣
  • 革命与政府 立即民主(18之5)/武振荣
  • 主力军问题:立即民主之(4)/武振荣
  • 顶和踩立即民主(之3)/武振荣
  • 武振荣:论“割肉”__立即民主之(2)
  • 立即民主:一分钟政改方案/武振荣
  • “毛邓三科”是什么货色(下)?/武振荣
  • “毛邓三科”是什么货色(上)?/武振荣
  • 论民主的精神/武振荣
  • 请不要为的实现设置“条件”/武振荣
  • “寂寞党”论/武振荣
  • 关于民主运动中的少数民族问题/武振荣
  • “6•4”之后的中国人权问题/武振荣
  • 网络革命刍议/武振荣
  • 网络革命刍议/武振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