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请看假学者、真流氓的嘴脸——致李毅的公开信/姜万里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2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李毅先生:
     从<博讯>网上拜读了你的"讨右檄文"《不仅要从精神上、可能还要从肉体上消灭右派 》,看见你那磨刀霍霍、杀气腾腾的雄姿,就像儿时看猴戏看见猴子舞刀弄棍一样的有趣。因为童年的我也知道那猴儿不过是奉主人之命在那里表演作秀以换取主子赏赐几块食物而已 (博讯 boxun.com)

    我就是一个您想要从精神和肉体上消灭的曾经的“右派分子”,今天就迈步走到你面前,准备领教一下你的刀斧之刑。
    不过,在你大刀落下之前,我就要向你大喝一声:听着!现在早已不是“红卫兵”们无法无天横行之时了。该接受审判的是你们一伙!
     首先,请问你对中国当代史知道多少?您号称社会学博士,有着众多耀眼的头衔,诸如:
     旅美社会学家。中国西北大学文学学士,北京大学社会学系修满研究生学分,美国密苏立大学社会学硕士,美国伊利诺大学社会学博士。理论取向为唯物史观、世界体系论、社会发展大战略。方法论取向为定性社会学、历史社会学、比较社会学。学科取向为国际社会学、发展社会学、分层社会学。研究对象取向为中国研究、东亚研究、国际研究。等等,
     但我却为你对中国历史、特别是当代史之无知感到可怜,不过是个银样蜡枪头的文丐而已!
     你知道反右运动的来龙去脉和“阳谋”是怎么回事吗?你知道那场运动造成多少优秀的爱国知识分子的灾难和给中国的发展建设造成多么大的危害吗?你或者不知,或者装作不知,那么,你就不要胡说八道,更不要凭空扣大帽子说“右派反革命汉奸卖国贼思想”,而应该回过头来老老实实查阅记录那段历史的文献档案。
     作为致力于研究中国社会的社会学博士,你不会不知道中国共产党在1981年6月27日召开的第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也不会不知道薄一波先生写的历史记录:“粉碎四人帮特别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改正被错划右派分子的结果表明,反右斗争中所划的55万人中,除极少数是真右派外,绝大多数或者说99%都是错划的。……”(另,最新资料:据中共中央公布的资料,1957—58年共划右派552973人,1978年以后“改正”552877人。不予改正的有章伯钧、罗隆基、储安平、彭文应、陈仁炳和全国各地共96人。扩大化5759.1354倍,错划比率占99.99%。所谓“必要性”只占万分之1.736。又据解密后的中央档案,全国划右派总共是3178470人,还有1437562人被划为“中右”(中右者也受到不同程度的处罚)。实际上戴帽的“右派分子”不是55万,而是55万的5.6倍!)况且,这96位“不予改正”的人士中有许多还是冤枉的,中共中央在1980年6月11日发出《批转中央统战部<关于爱国人士中的右派复查问题的请示报告>的通知》,又为这96人中的22位予以改正(这22位的名单见附后)。即便剩下的74人,后来有些也通过委婉的方式给予了改正,如章伯钧、罗隆基、彭文应、陈仁炳等四位,他们的骨灰于1980年和1984年先后被安葬在八宝山革命公墓第一室,并且他们的家属也得到适当安抚,如章伯钧的夫人李健生由全国政协委员升为常委。(资料来源:叶永烈著《反右派始末》,青海人民出版社1995年12月版第592页——630页)
     照此计算,所谓的“真正的右派分子”只剩70人,占被打击者队伍的0.000022%,也就是十万分之二;换句话说,为了揪出一名真右派,要有五万人受冤枉、遭受非人的折磨。
     博士先生,您说这样的运动荒唐不荒唐?这是不是中国知识分子的大劫难、中华民族的大灾难?是不是一言堂独裁政治制度造的孽?
     尤其是因为反右运动中采取的打击说真话的方针所造成的后遗症,导致在随后的1958年大跃进中全国上下浮夸吹牛“放卫星”,进而导致1959——1961三年大饥荒,饿死3750多万人,这是不是中国人民更大的劫难?你面对这血写的历史装聋装瞎,却对我们这些劫后余生、风烛残年的一些受害者说些真话而作威作福,是何道理?我们只是向中国共产党进言,要求中国共产党正视历史,不要回避或企图抹杀历史,以担当起自己应负的责任。这何错之有?我们遭受22年的人格侮辱、精神摧残、肉体折磨,既然当政者搞错了,如今我们要求赔偿有何错之有?我们的正当之举,却招来你还要把我们从肉体上彻底消灭,你真不愧是得到了法西斯主义真传的希特勒党卫军的分队队员。
     你诬蔑我们是“国内右派反革命汉奸卖国贼思想”、“是要搞垮中国、分裂中国”,那么请你拿出证据来。面对当前国内严重的社会问题,诸如贫富两极分化、基尼系数已经大大超过社会稳定的临界点、到处的强拆民房强征农民耕地、官员腐败前仆后继、上访民众犹如大海波涛一浪高过一浪,博士先生,你说这是我们几个风烛残年的老人鼓动起来的,还是共产党自身执政体制有了问题?面对如此严重问题,我们呼吁共产党认真推进政治改革,何错之有?
     比如,我们呼吁真正贯彻实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所规定的言论、出版、集会、结社自由,尽早出台《新闻法》,以民众监督和新闻舆论监督来遏制官员腐败,这对国家和人民是有益还是有害?
     如今以“引导舆论、发扬主旋律”为名,压制“拒绝遗忘、正视历史”的呼声,压制新闻自由,不准纪念反右运动二十年座谈,不准出版揭露反右运动所发生的残酷事实的回忆文章和出版物;不准发表揭露毛泽东所犯罪错的文章,其目的不外乎是为尊者讳,以维护中国共产党“伟大、光荣、正确”的形象。然而,一个人也好,一个政党也罢,其形象不是靠自吹和封堵人民之口所能达到目的的,而是要靠自己真实的政绩证明的。
     许多有识之士多次向中国共产党中央建言指出:”在20多年的反右施暴中,毛泽东特别着意于开创一个恶例,就是按照他的授意,由一个政党中的某一部门直接诬陷和残害另一政党中敢于表达人权和民意的骨干成员和知识精英。这个恶例一开,毛泽东的暴行就不仅是撕毁共同纲领和践踏国家宪法,而且首先是以嘲弄和羞辱他本党党章为代价,使中共自毁形象。五十二年前毛泽东这样做的直接用意在于堵死中国民主革命之路,在旧传统的宿根上嫁接他的封建社会主义,这就是他“斯大林加秦始皇”理念的实践。但是,对曾经患难与共的民主党派进行践踏和犬儒化的后果,不但提升不了执政党的素质和形象,而且直接导致半个多世纪党形象的日益矮化和党群关系的江河日下。”这些慷慨激昂的肺腑之言,请问博士先生,您以为如何?
     又比如,我们多次呼吁建立并实行“官员财产公开申报制度”,这种制度在欧美等先进国家早已实行多年、并且证明是从根本上遏制官员腐败的治本之策,有什么不好?为什么在历年的全国人大、政协两会上有多位代表提出提案而总是不能被采纳?阻力在何方?博士先生,您博学多才,请您回答。难道不是那些依仗权势而巧取豪夺的既得利益集团吗?你心知肚明,却妄顾而言它,恰正暴露一副犬儒奴才嘴脸。
     您最后说:“看到中国的未来是这个样子,我并不愉快,但一点也不悲哀”,我不明白你所指“中国的未来”在你心目中是个什么样子,而引起你不愉快的又是什么样子。是政治腐败引起的乱象丛生、还是我们右派老人呼吁政治改革而搅扰了你们官员大老爷们一言堂的美梦?
     您果真不悲哀吗?我看未必,当你这样虚张声势、自我安慰的时候,就已经让人们感觉到了你内心的颤抖。还是不要自欺欺人吧。如果是真博士、真学者,就应该正视历史、正视现实,继承五四运动先驱们科学与民主的精神,为人民大众、为祖国的科学发展、和谐发展做些实事,而不要总是手提铡刀拉开架势准备杀人。
     为了提醒您不要忘记历史的教训,认清历史发展规律是客观存在而不依人的主观意志转移,特摘录哥白尼、伽利略、布鲁诺三位科学家的小传给您,供您思考。
     姜万里 2009-11-26于沈阳
     附:中共中央1980年6月11日发出的《批转中央统战部<关于爱国人士中的右派复查问题的请示报告>的通知》中又补充改正的22位人士名单:
     章乃器、陈铭枢、黄绍竑、龙云、曾昭抡、吴景超、浦熙修、刘王立明、沈志远、彭一湖、毕鸣岐、黄琪翔、张云川、谢雪红、王造时、费孝通、钱伟长、黄药眠、陶大镛、徐铸成、马哲民、潘大逵。
     哥白尼的故事
    哥白尼在1506~1515年间已经写成“太阳中心学说”的提纲——《试论天体运行的假设》,可是《运行》一书却直到1543年他临终时才出版。他在《运行》一书的“序言”里提到这种情况时说:“在漫长的岁月里,我曾经迟疑不决。”
    哥白尼对于这本著作的出版,为什么要“迟疑不决”呢?原因就在于他害怕教会对这一新兴科学理论的迫害。
    早在哥白尼旅居意大利的时候,教皇亚历山大六世就重新颂布“圣谕”,禁止印行未经教会审查的书籍,可疑的书籍一律焚毁。
    1506年哥白尼从意大利归国时,就亲眼看到宗教裁判官对胡斯分子的血腥镇压,许多密谋聚会的人都被抓起来活活烧死。在哥白尼的一生里,波兰国境内至少进行过300次以上的宗教裁判活动。哥白尼也经常受到威胁和迫害,在他担任弗隆堡大教堂修士的瓦尔米亚教区,他舅父务卡施大主教死后,几个继任的大主教都三令五申地“查禁邪教”并对修士们严加监视。他们认为哥白尼是个“叛教者”,直到他临终时,身边还有上司所布置的密探和奸细。
    主使迫害哥白尼的,是波兹南宗教裁判官堆霍兹乌施,他是一个焚书的狂徒,后来升任波兰大主教。他连哥白尼的亲戚朋友都看成眼中钉,恣意迫害,其中包括修士亚历山大·斯古尔捷特和女管家安娜。
    斯古尔捷特虽是个修士,却信奉无神论,自己不做圣功,别人做圣功他还嘲笑。他对哥白尼十分钦佩,两人很快就成为知己。这就引起霍兹乌施和新任主教扬·丹提谢克的猜忌。丹提谢克是个很阴险的家伙,他看出如果《运行》出版,他所维护的神学殿堂就会土崩瓦解。于是,丹提谢克开始向哥白尼步步进逼。他首先要哥白尼和斯古尔捷特断绝往来遭到哥白尼的严词拒绝。斯古尔捷特后来遭到罗马教廷拘捕。
    不久,丹提谢克又根据弗隆堡教长的告密,强迫哥白尼和安娜脱离关系。哥白尼和安娜同居已近十年,感情很深。哥白尼向丹提谢克这个无理的要求提出抗议,但丹提谢克胡说安娜已使哥白尼“失魂落魄”,为了他的“灵魂得救”,他勒令安娜立即迁出弗隆堡。哥白尼在悲愤之下,几次要扯下身上的僧袍,扬言要还俗。为了使哥白尼的写作工作能继续下去,安娜忍痛离开了箭楼。不久,她又被驱逐出境。
    这一期间,罗马教廷对哥白尼的学说也很感惊慌。1533年,教皇克雷蒙七世曾叫人阐述“太阳中心学说”的基本原理。哥白尼学说的革命内容使教皇大为震惊,他决定想办法把哥白尼的手稿控制起来。1536年,一个红衣主教写信向哥白尼索取手稿,哥白尼拒绝了。
    意大利天文学家伽利略 (1564~1642年)曾经说过:“我一想起我们的教师哥白尼的命运,就感到心惊胆颤。”但是,教会的迫害并不能阻止《运行》的出版,哥白尼的斗争得到了不少人的支持。
    1539年春天,一个青年学者带着许多珍贵的书籍,千里迢迢地来到弗隆堡,拜哥白尼为师。他就是德国威滕堡大学的数学教授列提克,后来成为哥白尼唯一的门生。在列提克的鼓励和支持下,哥白尼很快就振奋起来了。他们一起修订《运行》的原槁,积极准备出版。这时,丹提谢克听说哥白尼收留了一个“邪教徒”,就命令搜查修士们的住宅,看看“是否藏有充满路德教派毒素的书籍”。
    积极支持哥白尼出版 《运行》的,还有他的朋友铁德曼·吉哲,铁德曼当初是弗隆堡的修士,早就了解哥白尼并一直支持他的科学研究工作。后来,铁德曼升为柳瓦巴教区的主教。他看到哥白尼的困境,就邀请哥白尼和列提克到柳瓦巴教廷作客,以便他们集中精力完成定稿工作。丹提谢克立即对铁德曼进行恫吓,宗教裁判官霍兹乌施还说在铁德曼的著作里发现了什么“荷兰邪教”,企图加罪于他。
    这时,哥白尼的学说在社会上也引起了不少的非难。新教徒 (路德派)比旧教徒更为敌视哥白尼的学说。马丁·路德曾挖苦说:“这个傻瓜想要推翻整个天文学!”《宗教宣言》的执笔人菲利普·梅兰赫东也指责哥白尼“不顾眼前的事实而想入非非。”
    在埃尔布郎格城里还上演了一幕闹剧。它讽刺一个装腔作势的天文学家把自己的著作锁在柜子里,满嘴胡言乱语,最后被魔鬼套上大车送进了地狱。这个剧本当然是影射哥白尼的。原来,哥白尼那篇阐明当时连续出现彗星完全是大自然的现象、和人们的生活毫不相干的论文的发表,得罪了教会,教会就采取这种卑鄙的伎俩对哥白尼进行公开的侮辱。
    尽管环境很险恶,哥白尼并没有妥协。1541年,他最后下决心将他的著作付印。
    哥白尼将他几十年来心血的结晶——《运行》的手稿,交给他的朋友柳瓦巴教区的主教铁德曼,铁德曼又转交列提克。列提克因被来比锡大学请去教书,便将这本书的出版工作交给他的朋友、纽伦堡的一个出版商奥塞安德尔。奥塞安德尔曾学过天文学,他在领袖梅兰赫东的授意下,窜改了原稿,删减了哥白尼学说的一些内容,力求使科学迁就当时社会的旧有认识。
    1543年5月24日,当这部巨著印好并送到弗隆堡时,久病的哥白尼已危在旦夕。御医梭尔法把书放到被子上,并把哥白尼的手放到书上,哥白尼用他的无力的手痉挛地抓住书本。哥白尼已到弥留的时刻,一小时以后他就与世长辞了。
    《运行》带着遍体鳞伤,在人世间流传了300多年。
    直到19世纪中叶,《运行》的原稿才在布拉格一家私人图书馆里被发现。1873年,出版了增补哥白尼原序的《天体运行》,但有关原子说的章节仍未补入。1953年,《天体运行》出第四版时,才全部补足原有的章节。这时哥白尼已经逝世了410年
     伽利略的故事
    伽利略(1564—1642)—意大利物理学家、天文学家、数学家。伽利略可能比任何其他的人更有资格称为近代科学的奠基人。其与天主教会名闻遐迩的冲突是他哲学的中心事件。这是因为伽利略是作如下论断最早的人之一:人类有望理解世界是怎样运行的,而且我们还能通过观察现实世界来做到这一点。伽利略很早就相信哥白尼理论(即行星绕太阳公转),但只有当他发现了证据来支持这一学说时,才公开表示支持。他用意大利文写有关哥白尼理论的文章(没有用普通的学院式拉丁文) ,并且他的观点很快就广泛地得到大学界之外的支持。这惹怒了亚里士多德派的教授们,他们联合起来反对他,并极力说服天主教会禁止哥白尼主义。伽利略为此而担心,他赶到罗马去向天主教权威当面申诉。他争辩道,《圣经》并未试图告诉我们任何关于科学理论的东西,通常都是假定,当《圣经》和常识发生矛盾
    时,就成为比喻。但是教会害怕这丑闻可能伤害它对新教徒的斗争,所以采取了镇压的 手段。1616年,它宣布哥白尼主义是“虚伪的、错误的”,并命令伽利略不准再“保卫 或坚持”这一学说。伽利略勉强接受了。
     1623年,伽利略的一位长期朋友成为教皇。伽利略立即试图为1616年的判决翻案。他失败了,但他设法获得了准许,在两个前提下写一本叙述亚里士多德派和哥白尼派理论的书:他不能有倾向,同时要得出结论,人类在任何情况下都无法决定世界是如何运行的,因为上帝会以人类不能想像的方法来达到同样的效果,而人类不能限制上帝的万能。这本题为《关于两个主要世界体系的对话》的书,于1632年在检查官的全面支持下完成并出版了,并且立刻被全欧洲欢呼为文学和哲学的杰作。不久教皇就意识到,人们把这本书看作是确认哥白尼主义的论证,后悔允许该书出版。教皇指出,虽有检查官正式批准出版该书,但伽利略依然违背了1616年的禁令。他把伽利略带到宗教法庭面前, 宣布他终身软禁,并命令他公开放弃哥白尼主义。伽利略又第二次被迫从命。
     伽利略始终是一个忠实的天主教徒,但是他对科学独立的信仰从来未被动摇过。1642年,即他逝世前4年,当他仍然被软禁时,他第二本主要著作的手稿被私下交给一个荷兰的出版商。正是这本被称为《两种新科学》的书,甚至比支持哥白尼更进一步,成为现代物理学的起源。
    6
     布鲁诺的故事
    布鲁诺
      
    【人物简介】
    
      日神崇拜的殉道士---乔尔丹诺·布鲁诺(意大利语:Giordano Bruno,公元1548年-1600年2月17日),出生于意大利那不勒斯附近的诺拉镇,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思想家和哲学家。他幼年丧失父母,家境贫寒,所以由神甫养育长大。这个穷孩子自幼好学,15岁那年当了多米尼修道院的修道士。全凭顽强自学,终于成为当时知识渊博的学者。
      
    【生平事迹】
    
      布鲁诺出生于意大利拿坡里(Naples)附近的的一个小镇Nola,父亲是军人乔凡尼·布鲁诺(Giovanni Bruno)。9岁的时候(按英文条目为11岁),他前往那不勒斯城学习人文科学、逻辑和辩论术。布鲁诺在17岁时进入修道院隐修(按英文条目为15岁),得教名乔尔达诺。布鲁诺学习亚里士多德学派哲学和Thomistic神学。24岁时获任命为神父。
      这位勤奋好学、大胆而勇敢的青年人,一接触到哥白尼的《天体运行论》,立刻激起了他火一般的热情。从此,他便摈弃宗教思想,只承认科学真理,并为之奋斗终身。
      布鲁诺信奉哥白尼学说,所以成了宗教的叛逆,被指控为异教徒并被革除了教籍。公元1576年,年仅28岁的布鲁诺不得不逃出修道院,并且出国长期漂流在瑞士、法国、英国和德国等国家,他四海为家,在日内瓦、图卢兹、巴黎、伦敦、维登堡和其他许多城市都居住过。尽管如此,布鲁诺仍然始终不渝地宣传科学真理。他到处作报告、写文章,还时常地出席一些大学的辩论会,用他的笔和舌毫无畏惧地积极颂扬哥白尼学说,无情地抨击官方经院哲学的陈腐教条。
      布鲁诺的专业不是天文学也不是数学,但他却以超人的预见大大丰富和发展了"哥白尼学说"。他在《论无限、宇宙及世界》这本书当中,提出了宇宙无限的思想,他认为宇宙是统一的、物质的、无限的和永恒的。在太阳系以外还有无以数计的天体世界。人类所看到的只是无限宇宙中极为渺小的一部分,地球只不过是无限宇宙中一粒小小的尘埃。
      布鲁诺进而指出,千千万万颗恒星都是如同太阳那样巨大而炽热的星辰,这些星辰都以巨大的速度向四面八方疾驰不息。它们的周围也有许多像我们地球这样的行星,行星周围又有许多卫星。生命不仅在我们的地球上有,也可能存在于那些人们看不到的遥远的行星上……
      布鲁诺以勇敢的一击,将束缚人们思想达几千年之久的“球壳”捣得粉碎。布鲁诺的卓越思想使与他同时代的人感到茫然,为之惊愕!一般人认为布鲁诺的思想简直是“骇人听闻”。甚至连那个时代被尊为“天空立法者”的天文学家开普勒也无法接受,开普勒在阅读布鲁诺的著作时感到一阵阵头目眩晕!
      布鲁诺在天主教会的眼里,是极端有害的“异端”和十恶不赦的敌人。他们施展狡诈的阴谋诡计,以收买布鲁诺的朋友,将布鲁诺诱骗回国,并于公元1592年5月23日逮捕了他,把他囚禁在宗教裁判所的监狱里,接连不断地审讯和折磨竟达8年之久!
      由于布鲁诺是一位声望很高的学者,所以天主教企图迫使他当众悔悟,以使他声名狼藉,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一切的恐吓威胁利诱都丝毫没有动摇布鲁诺相信真理的信念。一些神甫找布鲁诺交谈,说依他的天资,倘若重新回归宗教,苦心钻研教条,肯定会高升罗马的教廷。他坦然地说:"我的思想难以跟《圣经》调和."
      天主教会的人们绝望了,他们凶相毕露,建议当局将布鲁诺活活烧死。布鲁诺似乎早已料到,当他听完宣判后,面不改色地对这伙凶残的刽子手轻蔑地说:“你们宣读判决时的恐惧心理,比我走向火堆还要大得多。”公元1600年2月17日,布鲁诺在罗马的百花广场上英勇就义了,一个伟大的科学家就这样被烧死了。
      由于布鲁诺不遗余力的大力宣传,哥白尼学说传遍了整个欧洲。天主教会深深知道这种科学对他们是莫大的威胁,于是公元1619年罗马天主教会议决定将《天体运行论》列为禁书,不准宣传哥白尼的学说。
      布鲁诺不畏火刑,坚定不屈地同教会、神学作斗争,为科学的发展作出了贡献。他的科学精神永存!1889年,人们在布鲁诺殉难的鲜花广场上竖起了他的铜像,永远纪念这位为科学献身的勇士。 布鲁诺后被人们称为“继哥白尼之后的天文学家”。不仅如此,布鲁诺越发受人尊敬,教会也为当时的行为感到可悲……
      观点2: 经过近代学者研究,指出以往对布鲁诺的认识存在重大误区。科学界和教育界本着对自己有益的立场和观点,将一位神学家布鲁诺塑造成一位为科学献身的圣人。 布鲁诺的所作所为虽然在客观上起到了推动哥白尼学说的作用,但究其根本,仍然是绝对的理论上的基督教所定义的“异教徒”。 由此,读者们应该细细思索,历史上的所有种种流传,究竟几多真实?造神运动是必须被警觉地,任何人,不论出于任何目的误导听众特别是下一代,都应该受到严惩,因为绝大多数的情况,他们都是内心肮脏,动机恶劣。 作为一个中国人,最需要时时警觉的就是公众性的误导,因为在这片土地上,人格是很难独立的。媒体都在为政府服务,充当思想导师的多是江湖骗子。 这里的灵魂土地称得上是一片贫瘠。 中国人是时候学着“李宗吾”了,什么是宗吾?不再迷信权威,不盲从媒体,不得过且过,不忍气吞声,不一腔鸡血,不一煽辄动。自由思考,学着做人。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不仅要从精神上、可能还要从肉体上消灭右派/李毅(图)
  • 中国迈向胡锦涛时代/李毅
  • 中国重回世界第一大战略举隅/李毅(图)
  • 为什么中国统一、欧洲分裂?/李毅
  • 非常想念李毅中——有感于吉林化纤中毒事件(图)
  • 中国重回世界第一大战略举隅/李毅
  • 西方国际社会学述评/李毅 博士(图)
  • 李毅中:洪洞矿难为06年以来死亡人数最多的事故
  • 西方国际社会学述评(下)/李毅
  • 西方国际社会学述评/李毅
  • 十七大秘闻/李毅兵、吴一然
  • 李毅:中国为什么2007/1/11 打卫星?
  • 李毅:当今中国社会各阶级阶层的分析(稳定篇)
  • 面对矿难,送一句小马哥的话给李毅中:做得好继续做,做得不好换人做/李原风
  • 李毅中:三年之内不要再新建钢铁项目
  • 谢燕益控告信息化部部长李毅中
  • 李毅中:中国中小企业歇业停产或倒闭占7.5% (记者会实录)
  • 山西政协主席金银焕车祸案,被告李毅判囚六年(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