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探望热比娅东京日志/林保华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23日 转载)
     自从世维大会主席热比娅成为全球与台湾新闻人物后,很想与她见面,接触一下这位共产党的敌人。由于马英九政府遵从中共的指令,不许她进入台湾,因此考虑能否在接近台湾的第三国与她见面。最理想的见面地方是日本,因为能够顶住共产党的压力而距离台湾最近的就数日本了。正好,当热比娅出席了德国法兰克福国际书展后,居然来到日本,于是与太太决定赶到日本相会。
    
       十月二十九日 新宿风情 (博讯 boxun.com)

    
      上午飞东京,下午抵达。在东京成田机场搭乘机场到新宿酒店的公车,还算方便。到了酒店,首要任务是联络朋友,人生地不熟,语言不通,“出外靠朋友”,此话不假。
    
      晚上一位媒体朋友A君来,相陪游新宿。出门不久就看到人行道边有好几个流浪汉睡在墙脚。我问为何他们不住在地铁地下道里,不那么冷。后来另一位朋友告诉我,流浪汉也有他们的行规,要最后一班地铁开走后,他们才会进入地下;到一早第一班车开出前,他们就搬出来。这也是法治精神啊。
    
      新宿很热闹。不少食肆与娱乐场所,总算见到电影里经常看到的“歌舞伎町”。不论食肆还是娱乐场所,都有年轻人站在楼下,尤其是食肆酒吧,拿了菜牌向客人介绍。九、十点钟后,行人少了,A君说,不是回家了,而是泡酒吧。A君有事先走,我们夫妇自己逛,后来还一路问路走回旅馆。
    
       十月三十日 银座铁塔
    
      一早去新宿中央公园,没什么特色。附近的大楼,倒是各有千秋,为此拍了好几张相。后来去著名的都厅(东京市政府),发现原来有两个。因为时间关系,只在外面看看。回酒店后就上网,把两天还没有看的资讯存起来。这次带了新买的小型笔记电脑,非常轻便,但是真用起来,发现太小了,眼睛很吃力。
    
      傍晚,台北来的B君带我们游银座。他说,如果新宿像西门町,银座就是台北市的东区。果然银座灯火辉煌,全世界的名牌店都在那里出现。B君带我们到横街三越对面的一家“山野乐器”,说那是东京最贵的地标,大约相当于香港的铜锣湾商铺了。在大街的另一边,还有一个地标,叫“鸠居堂”,卖字画毛笔文具。怪就怪在这家店铺生意很好,许多人买字画纪念品,包括礼卡、圣诞卡、新年贺卡等等,还有明年虎年的一系列纪念品。没想到的是,买这些传统字画纪念品的,多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不知道日本政府有什么办法保持住这些文化传统?
    
      我们还去看即将拆卸的“歌舞伎座”。吃完晚饭,B君带我们去看著名的东京铁。在那里等到十点,变回原来的橙色与金黄色。那个金碧辉煌,给人深刻印象。离开那里,要搭地铁,经过一家高级“豆水”餐厅,见到一批西装笔挺的西人正准备离开,后来见到宴会主人,原来是日本前首相森喜朗。
    
       十月三十一日 接受采访
    
      早上C君来带我们出去。他是台湾旅居日本的著名作家,人脉很广。他带我们去四谷的一家会馆用餐,还见了两位日本媒体人。一位是著名评论家高崎正弘,一位是共同社国际资料室编集长阪井臣之助。阪井会讲普通话,八○年代末期及九○年代初期派驻香港,因此我们有不少共同的朋友。
    
      吃完饭,接受日本政策研究所的访问,他们来了董事长、所长与编集长三位。他们关心中国社会的不稳定,中国政府有什么办法解决?谈到胡锦涛“政治辅导员”的保守,他们感到意外。这些日本朋友也都问我对热比娅仍然可以访问日本的看法。我表示对日本法治体制的敬佩。
    
      采访结束后,因为靖国神社就在附近,当然要去看看这个常常令中共咆哮的“圣地”。不过走到那里,空旷而人烟稀少,我感到失望。那个“神社”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本死者名册。或者社里有“东西”,那是看不见的死者灵魂。因此台湾蓝营立委高金素梅大闹神社,要把原住民的“牌位”领回台湾,被日本人讥为无知。而中国像发疟疾那样隔一阵要发作一次,日本人看了也莫名其妙。C君介绍,日本人死后,什么都一笔勾销了,包括善恶之分,所以各式人都放在一起,难道共产党有本事切割他们?
    
      走出靖国神社大门,门边一位日本年轻人用麦克风呐喊,横幅上写的是西藏、新疆,南(内)蒙古独,台湾关系法。C君说,这位年轻人常常为“独”宣传。C君把我介绍给他,他说知道我,因为有看《大纪元时报》。
    
      离开靖国神社,沿着“靖国通”,走到神保町,正值一年两度的旧书展。路边一排书店,再加一排橙红色纸灯笼,人行道上堆了很多旧书在卖,人头涌涌。看来,日本好书之人还不少。当网路日益排挤平面媒体之时,这种盛况实在少见。
    
      晚上,C君约了几位台侨在新宿吃饭,聊聊台湾政情。他们多为医生,也有商人及文化工作者,老中青都有,有的下班后赶两个小时路过来。他们对台湾的局势非常关心,尤其是十二月的选举。饭后一位老先生亲自与我们一起走,把我们送到酒店才回家。
    
      今天走了不少路。东京有汽车的人少,因为公共交通发达,但也要走许多路。也许因为这样,日本人的平均寿命很高。
    
       十一月一日 见热比娅
    
      今天寒流来到。等电话确定晚上见热比娅的时间。因为星期天,附近中央公园的一块空地有跳蚤市场,我们就去看了一下热闹。
    
      回酒店后,赶一篇星期一的稿。下午,另一位媒体朋友D君来带我们去见热比娅。由于他们塞车,比原定时间晚了一个小时才见面。在场的除了他们夫妇,还有日本的接待单位。
    
      期望已久的这一刻,终于到来。在彼此拥抱问好之后,热比娅表达渴望能够尽快访问台湾之意,我解释目前马政府的倾中路线,举出达赖喇嘛访问台湾期间,马的“三不政策”。她对马英九如此听命北京难以理解,担忧台湾好不容易得来的民主成果或将不保。她表示,台湾人不能只看到今天的好处,而是要看到明天,否则就会像维人那样。我说,我明白共产党统战中的“吃小亏,占大便宜”。对她放弃“新疆首富”从事拯救自己民族的事业表示敬佩,这点令台湾人很受感动。我也简单介绍从爱国主义到现在关注新疆人权的过程,还开玩笑的唱起“新疆好”的第一段歌词。然而中共对维人造成的种族灭绝灾难,包括核辐射与掠夺资源,还是感到震惊。她最后还谈到未来合作构想,我欣然同意。
    
      果然,她与电影《爱的十个条件》中那样,为人直爽、幽默,是领袖之材。他的先生斯地克.肉孜在旁边倾听我们谈话,表示一直在看我的文章,也认同我的看法。根据电影的介绍,他是早期的“异议人士”,曾被中共关押,热比娅因此才嫁给他。
    
      热比娅到日本不久,达赖喇嘛也来了。他们相互认识,但是这次没有见面,显然也是相当掌握分寸。
    
      会见结束后,我还接受《周刊新潮》的采访。从见到热比娅谈到中日关系与台日关系,提到中国对高雄的抵制,希望日本游客能多多到高雄旅游。
    
       十一月二日 回到台北
    
      离开东京之前,上午到都厅一本厅四十五楼,鸟瞰全东京,并且买了一些纪念品。当晚,回到了台北。
    
     《动向》月刊 2009年11月号 _(博讯记者:凌锋)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我终于见到了热比娅/林保华
  • 热比娅旋风在台湾
  • 台湾的热比娅“热”/ 林保华
  • 给炒作热比娅的人提个醒
  • 热比娅与台湾素无关联 应拒其访台
  • 热比娅在锥心术前的风度和警示
  • 热比娅子女“灭”的是哪门子亲 赵静芝
  • 即便热比娅是坏人,也别让她的女儿来告诉我!
  • 不管是达赖,还是热比娅,都是咱们的引路人
  • 北京为什么要捧红热比娅?
  • 方影竹:仓皇辞席胡锦涛 帅印强加热比娅
  • 人民网用热比娅为薄瓜瓜遮羞?/姜维平
  • 中共传媒攻击热比娅的真实目的是党内权力斗争
  • 中俄美都反对 热比娅难成事/郑荣来
  • 外交部:中国对日本允许热比娅入境表示强烈不满
  • 热比娅:维族人被判死刑只会让我们更愤怒
  • 中国副外长因热比娅取消访问澳洲
  • 中南海备感棘手:达赖访台风波未平,热比娅纪录片继续登台
  • 拆热比娅物业图削影响力:恐爆流血冲突
  • 要拆热比娅商厦 乌鲁木齐或再爆冲突
  • 世维大会促北京与热比娅对话解决新疆乱局
  • “乌鲁木齐市再现对峙场面”:热比娅要求王乐泉辞职
  • 中国称热比娅没资格与政府对话
  • 中共报复 热比娅指新疆老家将被拆
  • 报复维族人权外交 热比娅三物业传将被拆除
  • 乌鲁木齐拟拆热比娅三幢物业
  • 抗议签证予热比娅 中国副外长取消访澳
  • 热比娅:独立还是不独立 看共产党态度
  • 流亡研究生力挺热比娅:何不让传媒采访热比娅家人?
  • 官媒:热比娅兒女致信境外母親,不希望媽媽被人唾罵
  • 新疆月内审骚乱疑犯,热比娅下周访问澳洲
  • 澳大利亚批准热比娅访澳签证
  • 日本认为北京没有立场抗议热比娅访日
  • 如何在国际上更有效地打击热比娅与达赖喇嘛?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