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世航:终将穿破专制黑云和物欲阴霾的精神光芒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19日 转载)
    
    作者:张世航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博讯 boxun.com)

    纪念《零八宪章》发布一周年征文
    
    尽早实现民主转型,不独是海内外民主人士的渴盼,也是很多中国民众的祈愿,在体制内也有相当数量的开明人士怀此希冀。一个社会实现良性转型的直接推动力,主要在于为私之心的淡化,在于精神价值的追求,在于道德水平的升华。一言而蔽之,决定一个社会实现良性转型的直接推动力是意识因素而不是物质因素。譬如,普遍良知意义上的“德性”,对自由的本能渴求,对弱者的同情悲悯,对强暴武力的本能厌恨,独处静思的道德自建本能,对物欲的被动克制和主动克制,对意境美的向往,对善良人性的后天性本能依恋(关于人性,我以为,人没有自我意识时,无所谓人性。所以,人性是后天产生的;依恋善良人性的本能也是后天性的。人在走出幼年懵懂状态之后,会逐渐体会到自身的脆弱性,同时,对自身脆弱性的担忧、无奈、力图弥补等情绪会有意无意地转为对待他人的渐趋于理性的思维方式,这就是人性)等。“物质决定意识”之类的马列逻辑,在很大程度上排斥人性、美、精神价值的自我发现等意识因素对现实的主导作用。其理论被断章取义后所力倡的“阶级斗争”、“专政”、“暴力”等成分,为共产政权建政理念的非人性化、压制自由、排斥审美注重实用、不在意纯粹精神价值等恶劣倾向奠定了基础。
    
    自毛泽东逝世之后,迄今为止,大陆社会所发生的对良性社会转型有积极意义的一些较大规模的群众运动,其直接推动力都是以意识因素为主。信仰团体所进行的维护信仰的非暴力抗争自不必说。而侧重于争民主反专制的群众运动,如“六四事件”,其直接推动力也是以意识因素为主。
    
    “六四事件”爆发前夕,被视为党内开明改革派的胡耀邦的突然去世,以及关于胡耀邦被排斥、打击等传闻引发了广大民众的恻隐之心。这是被人性火花点燃的导火索。当然,当时的反“官倒”反腐败的社会意识潜流里带有一定程度的“物质要求”成分。但这只是背景原因。如今的腐败和权贵经济戕害民生的严重程度远甚于当时,而并未爆发大规模民主运动。可见,意识因素对大规模群众运动的推动作用是主要的。再说,“六四事件”的主要发起群体是心志纯直、胸怀天下的大学生,他们愤而上街并非缺吃少穿和利益追求所致。他们尚未真正走入社会,他们发起游行,初衷主要是希望推动国家走向民主和法治的道路,没有太强烈的特定社会阶层之利益诉求色彩。至于在“六四事件”的高潮、尾声阶段,社会责任感远强于今的市民们自发走上街头支持、援助、救护学生,更是为“六四事件”添上了毫无私心的精神价值光彩和悲悯博爱的人性光辉。
    
    “六四事件”至今,已二十春秋。这期间,除了信仰团体所发起的较大规模的非暴力抗争运动,再没有纯粹性的以争民主反专制为目标的大规模群众运动。客观地说,当今大陆社会所暗蕴的以意识因素为主的民主转型推动力,比之“六四事件”时,整体而言确是衰弱了。然而,当今大陆社会中,仍然有大量的潜而未发、涌而未荡的以意识因素为主的民主转型推动力。这些以意识因素为主的民主转型推动力,比之“六四事件”时,虽合力有减,但有了多元化、阶层化、成熟化的特点。这些愈趋于多元化、阶层化、成熟化的以意识因素为主的民主转型推动力,已在专制黑云和物欲阴霾中焕发出隐然之光彩。一道道精神光芒,在各个阶层中隐隐放射出来,交叉闪现,相互辉映,愈来愈强,终有一朝将穿破专制黑云和物欲阴霾,照耀出一个生机勃勃自由民主的中华。这些足令每个中国人都充满对未来之希望的精神光芒,由赤绿橙黄青蓝紫诸色光合成:
    
    (一)日益严重的社会不公所导致的贫富分化等因素,对物欲的压制作用远强于刺激作用。被压制的物欲却为私心的淡化和精神的自调提供了条件。从大多数普通人的普通生活中折射出来倾向于“安贫乐道”“知足常乐”的平淡却持久的德性光彩。在官僚权贵阶层中,也有少数人因其坎坷遭遇、特殊经历所致而富有良知,洁身自好,不为物欲、权欲所累,在黑暗的专制统治阶层的一隅焕发出各所独具的德性光彩。
    
    未写这篇文章前,我心里一直盘亘着这样一个问题:当今大陆社会,一方面是“物欲横流”(“物欲横流”是在民主人士的文章里出现频率最高的词汇之一,我每见之,必心头一凉),一方面却是以下层民众为主体的各种宗教尤其是被打压的“地下宗教”的人数的剧烈增长。这个显然可称作悖论的现象,为我苦思许久。而今,通过写作本文之前的思考,基本理清了思路。
    
    “物欲横流”“人人都向钱看”等,在当今语境中一般用作贬义形容,指对金钱的强烈贪欲。而对金钱的强烈贪欲,主要源于获得金钱的轻松和简单。而普遍贫困的下层民众,获得金钱的方式既不简单又不轻松。各个方面日趋不公的当今大陆社会所涵纳的如民间利润空间狭小、贫富分化、物质财富增长等因素,对人的物欲既有压制作用又有刺激作用。就当今大陆社会整体来看,多数普通民众的物欲到底是被压制了。民众对金钱的欲望之强烈程度,远不及中共官僚权贵及其附庸者,远不及那些形形色色的以损人利己方式获得不义之财的人。
    
    当今大陆的官僚权贵经济已臻空前强盛之地步。我们看看现实,就很容易搞清这一问题。譬如在大陆县城里,很多行业如教育、房产、医疗、通讯、自来水、电力、烟草等,都是高度垄断的。教育,一般是县一中、二中、三中……而民办学校或濒临破产、或依靠行贿等手段不顾一切地依附于公办学校而维持残喘。通讯,还不如教育,移动、联通、网通、电信四大家族垄断了全部通讯资源,皮毛也不给民间。医疗,也是公办医院一手遮天,除了有特色的技术力量较强的专业医院之外,其它的盲目求全的民办医院基本都不怎么景气。至于房产,更是官商一体狂敛民财的绝对垄断性行业。绝对垄断的背后是绝对权力。绝对权力加上绝对垄断,为官僚权贵群体掠来绝对利润。滚滚暴利中的每一分钱,都附有无法洗脱的原罪。官僚权贵经济占据着九山九水,余下一山一水也不甘愿抛给民间,仍要努力蚕食。另外,民间的“一山一水”中,有相当部分是官僚权贵体系洗钱之后的产物。与官僚权贵经济毫无瓜葛的狭小的纯粹民间利润空间里,普遍也是分割完毕、各有山头。官僚权贵资本主义的血盆大口吞噬了绝大部分利润空间。极其有限的剩余利润空间无法形成对广大民间的普遍性激励。缺少足够利润激励的民众,对于金钱的欲望之强烈程度要大打折扣。
    
    另外,在贫富分化日益严重、相对贫困的广度深度都在加大等各方面原因的综合影响下,很多无权无势的工薪阶层、中下层市民、打工仔、农民工、农民等,百般努力饱经挫折仍生活拮据或度日艰辛,“致富无望”对他们而言,成了一个愈来愈明朗的判断,渐渐将他们的生活之激情和躁动之物欲一起冻住。他们对金钱的欲望淡化再淡化,更倾向于“安贫乐道”“知足常乐”。尽管他们的物欲的淡敛在很大程度上是无奈的被动克制,但终究是淡化而不是增强了。所谓“一个人有一个人的活法”“怎么过都是一辈子”,由于传统文化中务实观念的影响,中国人普遍是比较善于变通的。他们会为自己琢磨一套“活法”或“玩法”,使自己的物欲在长久的显性或隐性的压制过程中实现“注意转移”,自觉不自觉的形成一套抗拒欲望、平衡身心的生活结构和思维方式,以“平平淡淡才是真”而悠然自得——这种社会生态基础普遍是倾向良性的。另外,很多下层民众在出力流汗才获得了可供维持生计的金钱的艰辛过程中,也建立了牢固的“辛苦才有收获”的朴实而健康的谋生观念。健康的谋生观念,能对强烈物欲、贪婪私心等负面人性形成强大压制。上述因素共同作用之下,广大民众的物欲、贪婪、私心等负面人性在很大程度被压制,进而自行弱化。是故,当今大多数普通民众的普通生活中,都会不同程度地折射出来平淡却持久的倾向于“安贫乐道”“知足常乐”的德性光彩。这也是多种宗教在饱受打压之时还依然能广传于大陆的根本原因。
    
    在官僚权贵阶层中也有少数德性高洁之士。这一类人群之大部分,因在官僚权贵中经受内争互斗之苦,对自己所属群体的种种作为有着深刻的反思;除此,多是虽基本未受本阶层所加之舛难却因其有着特殊生活经历和较为独立的思考而有着“出淤泥而不染”特质的年轻人。官僚权贵阶层中的有德之士,多洁身自好、富有良知,不为物欲、权欲所累,在黑暗的专制统治阶层的一隅焕发出各所独具的德性光彩。官僚权贵阶层中的德性高洁之士,其深蕴的精神力量对民主转型的促进推动作用,是不可小觑的。但,这一类人群所蕴含的有利于推动民主转型的精神力量不具有普遍意义,故不作过多论述。
    
    这样一分析,竟然得到这样的结论:假“改革”之名拼命掠夺民众财富、榨取民众血汗并内争不休、内耗无已的中共,原来是促使道德相对平衡(或相对增强)、削弱物欲私心、推动宗教(地下宗教)广泛传播的重要动力!尽管这种动力作用是中共间接、客观为之。分析至此,可谓令人哭笑不得!你逼人家去“安贫乐道”、洁身自好,又绝不肯让人家在“安贫乐道”的基础上再作一点良性变通。由这一点也可看出,任何专制政权都无法逃脱最终灭亡之结局。所有专制政权,无论它怎么折腾,都是自己直接或间接地给自己掘墓并促使多数人为自己掘墓。
    
    在推动民主转型的意识因素中,我们很有必要看到,在大多数普通民众的身上都会不同程度地折射出来的倾向于“安贫乐道”“知足常乐”的平淡却持久的德性光彩。虽然,这种光彩不强,但发光范围很广;虽然,这种光彩看似无奇,生命力却顽强,虽得于黑暗之专制而缓韧地消解着专制之黑暗;虽然,这种光彩是被黑暗燧石打出的,却从不曾被专制黑云和物欲阴霾遮住和湮没,它一直熠熠闪射,并衍射出其它颜色的色光。
    
    (二)各种信息传播工具的广泛普及,使普通民众获得各种信息的机会大大增加。在被专制之苦刺激出的“趋利避害”本能的带动下,人们普遍会自觉或不自觉地用“逆向思维”来辅助正向思维,最大限度汲取着、发掘着与自由、民主、人权等有关的各种信息。在官僚权贵阶层中的德性高洁之士中,因饱受内斗之苦或因特殊人生阅历所致,也不乏认同普世价值、民主理念者。民主自由观念愈来愈深入人心,加上昭示着中国之发展方向的《零八宪章》的催化作用,熊熊燃烧的千万颗矢求民主之心,在专制黑云的笼罩下焕发出令人心醉的夺目光耀。
    
    中共早就看到了这一点。我估计,中共的头头们一听到“自由门”“无界”“自由亚洲”等,都不免会出现皱眉、咬牙等条件反射症状。他们咬牙切齿、丧心病狂、不顾一切地挪用巨额民脂民膏去干“防民之口”的勾当。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们拼命而为的封锁,确有暂时之效。最近几个月——大约从八月份开始,破网时的速度明显变慢,愈近十月,破网速度愈慢,在九月下旬,“自由门”家族的全体成员都在“网络高墙”前败下阵来。调动“无界”家族,仍无济于事。我很是心灰意冷了一阵子。唯一让人欣慰的是服务器在境外的免费邮箱,经试验是封不住的。十月下旬,我自度,中共已尽得所谓“六十大庆”之亢奋,紧绷的神经应稍稍放松了。遂于深夜(直接负责封网者大概会在夜间放松警惕、或因疲劳而稍麻痹)使用破网软件。终于成功。立下载“自由门最新版”等软件。经实践,在白天和晚十一点(大约时间)之前,只有新版自由门和“绿坝克星”管用。看样子,网络封锁和反封锁的恶斗真的到了最剧之程度,出击和招架的时间间隔愈来愈短。那就看谁能坚持得久。看到底是堤能封洪,还是水可决堤。
    
    其实,就算中共能全面取得网络封锁的成功,也无法全部消灭网络上的不利于其专制统治的信息。再说,除了互联网,还有卫星接受电视、收音机、手机等各种信息传播工具。当下,在与自由、民主、人权等相关的各种信息传播过程中,在音画虚拟世界与现实的互动过程中,现已普及的所有的信息传播工具都有着尚未得到充分发掘的巨大潜能空间。所有信息传播工具都尽得其用之日,便是专制统治彻底败亡之时。
    
    除了如何充分今已普及的所有信息传播工具的现实课题,广大民众接受信息的一般性思维规律亦值得深究。据我的观察经验和思索分析,由于大部分民众都直接或间接地受过和正受着不同程度的专制之苦,在“趋利避害”本能的驾驭下,对于有利于中共的信息,很多情况下会自觉或不自觉地倾向于“逆向思维”,进行反面思考;会本能的、不自觉的接受那些抨击、揭露、对抗中共专制的相关信息——这些信息,大部分都和民主、公正、自由有关。通过分析民众接受信息的一般性思维规律,不难看出,这一点和本文第一条关于“安贫乐道”的德性光彩的产生机制有异曲同工之妙。中共对民间的压迫之力、剥削之功,很多都已返还或正返还自身。你给物体一个作用力,必定得到一个反作用力。天道循环,相克相生;报是要报,时候不到。悖天逆理,必食其果。狂作孽,岂可活!?
    
    促进民主自由观念加速传播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官僚权贵阶层中的德性高洁之士,或因饱受内斗之苦,或因特殊生活环境、人生阅历所致,也不乏认同普世价值、民主理念者。值得一书的是,昭示着中国之发展方向的《零八宪章》,已得到了越来越广泛的认同。当然,《零八宪章》所倡的理念未必能被一些民主人士全部认可(比如,我固赞同在民主化之后实现全民的土地私有权,但不太赞同《零八宪章》主要倾向于保证农民对土地的所有权的理念。我以为,由现在的土地使用状态平行过渡到土地私有权,对农民之外的民众尤其是弱势市民是一种巨大的不公)。但若说,《零八宪章》昭示着中国之发展方向,最大限度地传达出了最大范围内的渴望民主自由的国人的心声,稍存理智、稍有辨析能力的人对此应都不会有异议的。至于《零八宪章》的广大签署者们的认可、宣传、实践《零八宪章》的不同言行,我认为只是见仁见智的个人选择问题,绝不会、也不应导致未签署者对《零八宪章》自身理念的大范围否定。《零八宪章》的传播、影响和《零八宪章》的理念不能混为一谈。执意混为一谈,只能是欲掌所谓“话语霸权”(这个短语本身就有难以自圆之嫌:真正意义上的“话语霸权”只属于专制统治阶层,其他人们能有不充分的“话语权利”便已大幸了,遑论“话语霸权”)的别有用心之举。
    
    未来的历史必将会证明《零八宪章》的非凡价值。《零八宪章》能够日益显现其价值,其原因不仅在于《零八宪章》符合了人心向民主、万众盼自由的历史大势而具有无尽的潜在价值,还在于《零八宪章》有着深厚的基础价值。《零八宪章》的基础价值在于,它既是当代民运的结晶,还是历史价值的凝聚。在《零八宪章》的孕哺能量中,不仅有可敬的刘晓波先生等人的巨大付出,还有历史上、现实中一切为推动民主而战的人们的付出和牺牲。《零八宪章》字里行间,都涌荡着所有中华儿女力争民主的澎湃热血,燃烧着一切反专制人士的炽热之情。正如民主同道所言,“《零八宪章》面向中共、面向现行专制政体。但是,又绝非仅仅面向中共与现行政体。唤醒公民社会、凝聚体制外共识,是‘宪章’更为迫切、更加重要的使命。”确如此。《零八宪章》因深涵着巨大的价值感染力和道义召唤力,在当今大陆民众的民主自由等意识因素还未积累到一定程度、尚不足以引发质变之际,起到了并正起着巨大的催化作用,《零八宪章》如耀目的星辰,穿破物欲阴霾和专制黑云冉冉上升,使万千民众受之激励、遽然觉醒,愈来愈多的渴求民主之心熊熊燃烧,在专制黑云的笼罩下焕出令人心醉的夺目光耀。
    
    (三)各类宗教团体尤其是饱遭打压的“地下宗教”,虽受百创而生命力不减,如火燎原,愈来愈盛。各类宗教团体在专制黑暗中显现着的信仰光彩,使得愈来愈多的沉于物欲、权欲之泥沼的灰暗心灵被召唤,从堕落中回升,并焕发出道德的热力。各类宗教团体尤其是“地下宗教”的广传,使这一被专制黑云和物欲阴霾包裹着的灰暗时代镀上了信仰者所独具的圣洁光华。
    
    当今大陆宗教之最强盛者,不是被中共允许“合法存在”的“地上宗教”,而是饱遭打压的“地下宗教”。“地上宗教”虽传播条件好,但人数很少,不少“地上宗教”的信仰基础并不牢固。中共对“地上宗教”,在允许其公开活动的同时,一方面以一系列方式限制其发展,另一方面,对“地上宗教”赖以存身的活动场所进行商业化处理,将其变成景点之类,以利益来淡化、瓦解这些“地上宗教”的信仰,最大限度地使其世俗化,使其因信仰淡弱或无存而没有多少生命力和发展潜力可言,从而最大限度地消除了这些“地上宗教”对专制统治的潜在威胁。另外,中共以一系列组织对这些形存而神散、人丁稀少的“地上宗教”极尽行拉拢、钳制之能事。相对而言,少数民族的“地上宗教”的发展条件要好些。但也不同程度地受到中共的限制甚至打压。少数民族的“地上宗教”的传播范围一般仅限于本民族生活地域。少数民族整体力量的不足,决定了少数民族“地上宗教”的弱小。
    
    相反,汉族地区的各种“地下宗教”虽饱遭打压,却因为没有“地上宗教”所受的种种限制、腐蚀和掣肘,发展速度一直是有增无减。我曾因为信仰团体的朋友撰文鸣冤而被抄家毒打和非法劳教,和此信仰团体的朋友同囚一处。与我同在一囚室的一位朋友告诉我,国保警察审他时,曾对他说,你们的人数不是少了,而是越来越多了,而且还有年轻化的趋势。我所在的大队,确实有不少人很年轻。而且都是在该信仰团体被打压之后加入此信仰团体的。我所在的大队,有百分之六十左右的人是“二进宫”。这些人告诉我,他们“一进宫”时(大约从零零年到零三年),队里所有的人平均年龄是四十五左右。而我与他们同囚之时(零六年到零七年),所在大队的所有人的平均年龄仅三十七、八。据一些针对所谓“邪教”而建的网站的相关资料分析,汉族地区的其它“地下宗教”的总人数也都在逐年增长。
    
    汉族地区的各种“地下宗教”逐年壮大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在本文第一条关于“安贫乐道”的德性光彩产生机制之分析中,我已对各种“地下宗教”发展壮大的社会生态基础进行了一定的说明。广大普通民众身受着专制统治的重压和重重剥削,很多人已安于贫贱。生活普遍不如意的他们,需要从宗教中获得生活信心和感情慰藉。宗教为他们营造了美好的精神家园,他们的信仰同时也是其生活状态的精神支持。当他们有了生活困难和不虞之灾时,还能获得其他信仰者的帮助。这些,都使他们对所信宗教产生强烈的归属感。需要这些的,不惟是普通民众。一些官僚权贵阶层中的德性高洁之士,何尝不需要这些。关于官僚权贵阶层中的高洁之士的德性色彩的大致产生条件,我在本文第一条已有论述。官僚权贵阶层中的高洁之士的德性色彩的大致产生条件中,基本具备了走进宗教的客观心理因素。这些遍布各阶层人们在享受宗教所予的种种美好时,不因高低贵贱而有别。宗教所予的种种美好都是中共不可能给他们的。不仅不给他们,还要强制他们放弃。他们怎肯放弃。大陆所有的“地下宗教”都饱遭打压,却都以非暴力方式顽强抗争。他们的人数在不断增长,这和他们坚韧不屈地进行非暴力抗争有着密切关系。他们与中共抗衡至今,纵然谈不上胜利,却终归没有失败。他们以各自所特有的非暴力抗争方式,感动并教育了相当一部分大陆民众,并在世界很多国家赢得了很好的声誉。
    
    从旁观者的角度看,“地下宗教”自身不是没有问题的。譬如,他们所制作的对中共进行揭露的书籍、材料,由于种种原因的影响,有一些不符实之处。他们对中共的揭露抨击,多从本团体立场出发,不是十分在意广大民众的所思所想,他们对中共的批判立场和多数民众对中共的批判立场很不相符。而他们所制作的最大限度地排除了本团体立场的揭露抨击中共的书籍材料,又多有断章取义的成分,逻辑性不强,切不中要害。由于这些因素的影响,虽然,他们自费制作很多宣传材料,初衷都是好的,却使不少民众反感。我曾多次亲眼看见,他们省吃俭用挤出资金、耗费很多精力制作的材料,被人信手一掷,抛在地上。
    
    尽管,“地下宗教”自身有着一些缺欠,但整体而言,“地下宗教”的存在,在积累非暴力斗争经验、揭露专制政权的罪恶、消解专制政权的能量、加速专制政权的瓦解、鼓舞其他受压迫民众的反专制的勇气、整合民间力量、促进多元化社会的形成、推动和平民主转型等各个方面都是有积极意义的。最重要的是,各种“地下宗教”的广泛发展,对飞速滑坡的大陆道德,起到了极其重要的阻遏作用。各类宗教团体在专制黑暗中显现着的信仰光彩,使得愈来愈多的沉于物欲、迷于权欲的灰暗心灵被召唤、从堕落的泥沼中回升并焕发出道德的热力。而道德的回升、私心的收敛、物欲的淡化等因素是增强全体民众的社会责任感、公民意识和民主意识的重要条件。只有很多民众有了比较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公民意识和民主意识,民主转型才能最为顺利地完成。毫不夸张地说,对飞速滑坡的大陆道德的阻遏,是当今大陆各种“地下宗教”为民主转型和未来中华所作的巨大贡献。各类宗教尤其是“地下宗教”的广传,使这一被专制黑云和物欲阴霾包裹着的灰暗时代镀上了信仰者所独具的圣洁光华。信仰者所独具的圣洁光华,与“安贫乐道”“知足常乐”的德性光彩,是各有姿彩而又交相辉映的。
    
    (四)被专制之恶震荡、激怒的各个阶层的良知之心迸发出无法被遮掩的正义之光。专制势力为恶愈剧,正义之光愈强,这样相持下去,愈来愈强的正义之光必将汇集到某一邪恶目标点上,聚焦燃烧。
    
    这一条,和第一条很有些相似。不同的是,在第一条中,中共所起的作用还是比较间接的。但在“用邪恶唤醒正义”方面,中共所起的作用是直接的。由于中共专权者执迷不悟、在体制内外一律是排斥民主因素顽固坚持高压专制,加上愈来愈大的官僚权贵经济的“胃”和愈来愈大的部门权力、地方权力之“口”,日益处于弱势的广大民众还要饱受城管交通、凶警淫官等专制恶势力的直接的陷害宰割和打压欺凌。专制恶势力欲以民众为鱼肉,然而民众终究不是鱼肉。刀砍在肉上很舒服,砍在硬骨头上,便是刀挫骨损的两败俱伤。对民众任意欺凌肆意宰割N次,总会有那么一次要获得等量或超量的反馈。只要民众能保持敢怒不敢言的准奴隶状态,那些形形色色的专制恶势力就应知趣了。如果杨佳事件、邓玉娇事件还不能使专制恶势力稍事收敛,总还会有人替老百姓还以颜色。
    
    不过,你想让专制势力不作恶也难。人一旦成群,且没有足够的道德自我约束力和外在钳制力,与猛兽无别。对待猛兽,没有笼子也要用链子锁着。没有笼子,没有链子,猛兽定然要咬人伤人吃人。不能和美国比。一比就比得我们心烦意乱。我们在冷静时,好好看看自己的历史,有助于增长勇气和希望。我们没有华盛顿杰斐逊富兰克林,但我们总算还有孙中山。民主转型是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只要还有和平转型之路,只有疯子才会用其它过激手段。但如果一切和平转型之路都被堵死,很多人会被逼成疯子。史海今事,历历在目,可察可鉴;果要顽固到底,勿谓言之不预。在此,我想再用本文前面的话对那些读到本文的钟情专制者敲一下:天道循环,相克相生;报是要报,时候不到。悖天逆理,必食其果。狂作孽,岂可活!?
    
    灭亡,是一切专制政权的无可回避的终极命运。
    
    因为,你消灭不了普遍良知意义上的“德性”,你消灭不了人们对种种自由权利的本能渴求,你消灭不了人们对心灵家园的向往,你消灭不了人们对强暴武力的本能厌恨,你消灭不了人们独处静思的道德自建本能,你消灭不了唤醒良知的自我反思力量,你消灭不了人们对欲望的克制潜能,你消灭不了人们对意境美的向往,你消灭不了人们对善良人性的后天性本能依恋。你刚愎自用、自以为是、悖天逆理、胡作非为,都是要抛掷能量的,这些能量都会以不同的形式反馈给你自身。你用实际行动给广大民众书写的反面教材,在不断增厚,很多民众愈来愈清楚地认识到了专制之恶,自觉或不自觉的萌生出对正义、民主的渴求。专制恶势力一次次的暴虐之举,一次次的震荡、激怒着各个阶层的良知之心,亿万颗被震荡、激怒的良知之心迸发出无法被遮掩的愈来愈强烈的正义之光。一道道愈来愈强烈的正义之光,逐渐汇集到一点——此即民众精神力量的整合——一道道愈来愈强烈的正义之光,终将汇集到“专制”这个目标点上,聚焦点燃,在专制灰飞烟灭之时,我们会更清楚地看到那些美仑美奂的精神光芒,我们会看到,平淡广泛的德性光彩,各具姿彩的道义之光,熊熊燃烧着的捍卫民主之心焕发出的夺目光耀,信仰者们的圣洁光华,和千万道强烈如电的正义之光织在一起,在民主中国大地上交相闪耀,撼人心魄……
    
    作于2009年11月1日至4日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楚江风:从柏林墙到《零八宪章》
  • 妙觉慈智与大理零八宪章签署人林向松之间的通信
  • 零八宪章签名留言选登 三十六
  • 沙叶新:谈《零八宪章》与刘晓波
  • 《零八宪章》主题歌
  • 沙非公:《零八宪章》之“宪章派”与梁启超之“宪政党”
  • 《零八宪章》签署人殷德义:仅仅一天而已
  • 我是《零八宪章》的起草者、修订者/赵常青
  • 刘路:零八宪章的背景和对民间社会的影响—在中国宪政民主化国际研讨会上的发言
  • 张祖桦:《零八宪章》与中国公民运动的勃兴
  • 《零八宪章》签署人吴祚来:六四幸存者致当年总理的公开信
  • 零八宪章:自由,自由民,自由市和自由宪章
  • 刘逸明:促进中国民主化,《零八宪章》势不可挡
  • 《零八宪章》签署人夏业良:致中喧部长刘云山的一封公开信
  • 胡锦涛暗战“零八宪章”
  • 为宣传《零八宪章》的中原女杰刘沙沙喝彩!
  • 林文希:梁启超之国会请愿运动与《零八宪章》
  • 我从支持改变为反对《零八宪章》! /张三一言
  • 余杰:从《零八宪章》看一百年前的立宪运动--为刘晓波失去自由一百天而作
  • 教育部门户网站公开批评《零八宪章》
  • 《零八宪章》签署人罗勇泉狱中近况
  • 《民主中国》纪念《零八宪章》发布一周年征文启事
  • 纪念《零八宪章》发布一周年征文启事
  • 《零八宪章》签署人罗勇泉在狱中求救(图)
  • 《零八宪章》签署人段春芳被判刑
  • 零八宪章首批签署人李剑虹再被拒入国门
  • “零八宪章”签署人作家小乔 入境处限今日离境
  • 《零八宪章》第十六批签名人正式名单(422人)
  • 当局以不同名义打压《零八宪章》签署者
  • 《零八宪章》签名已9300名,第十五批签名人正式名单(536人)
  • 余杰:接纳零八宪章不致新疆流血冲突(视频)
  • 《零八宪章》论坛:对新疆乌鲁木齐7.5惨案的声明
  • 福建维权人士《零八宪章》签署人吴华英被抓走
  • 《零八宪章》电子月刊创刊出版
  • 《零八宪章》签署者张怀阳的劳教通知已经下达
  • 各地街头惊现支持《零八宪章》呼吁7.1大游行招贴(图)
  • 律师首次会见刘晓波 刘晓波愿为《零八宪章》负全责
  • 刘晓波被迫换律师:莫少平曾签《零八宪章》受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