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专制社会不会有真正的读书人/李炜光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18日 转载)
     人为什么要读书?这似乎是个很“低级”的问题:这还用说吗,谁不知道读书重要?我也经常向学生们提出这个问题,回答几乎是千篇一律的:“获取(增长)知识。”听上去无懈可击,从小学到大学,他们一直是这样被教育着的,从来没有怀疑过它的正确性。但我对这样的回答并不满意,准确地说,是这个貌似正确的答案,只是说明了一个事实,本身说不上正确还是不正确。
    
       我也是个老读书人了,书店对我有一种说不清的诱惑力,大把的银子花在买书上从不心疼。书读得好不好只有自己知道,但有一点自认为是有所认识的:读书,是为了人更准确地认识自身,为了获得自由的精神,为了寻求一种认识世界的方法,为了具备怀疑的意识和精神,为了培养自己的想象能力、批判能力和创作能力。 (博讯 boxun.com)

    
       读书与升官无涉,与发财无关,读书是一种纯粹的行为、善良的行为、智慧的行为、理性的行为。真正的读书人,从来敢于藐视权威,不承认偶像,总是具有独立的品格和质疑求辩的气质,总是不懈地探求真理,反抗权势与诱惑,拒绝诱惑与苟且。生命不息,读书不止。
    
       中国有重视教育的传统,但中国人读书的目的是“学而优则仕”,为了做官,起码是为了发财,所谓“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千钟粟,书中自有颜如玉”是也。做了官,就进入了“体制内”,从此就失去了读书人独立思考的资格和欲望,就变成了维护极权统治的工具。在圣人、大人面前,只会俯首低眉,告密栽赃。写文章、发表议论,不过是图解官方的意图、政策,就是被皇上杀头,也是为了维护人家的江山社稷而掉脑袋。即使这样,在极权统治下,读书人也永远只是“毛”,而永远成不了“皮”。像苏格拉底、柏拉图那样具有独立精神的“牛虻”,在中国是不会出现的。都说中国的读书人面对专制强权没有骨气,一点也没冤枉他们。
    
       读书是为了获取知识,仍然是在功利主义的层面上来理解读书,所以我说它不正确。对于真正爱书的人来说,读书固然是获取知识的必由途径,但这并不是读书的全部意义。如果仅仅依靠这种功利主义作为读书的动力,读书就永远是一件艰巨的任务,一项不得不完成的枯燥乏味的工作,一个需要苦苦对付的敌人。读书不应当让人感觉是个负担。如果你感觉读书很疲惫、很痛苦,那你还是放下书去做点别的事,因为你很可能根本就不是一个读书的材料。
    
       只有超越功利主义的读书才能体会到那种真正超凡脱俗的妙不可言的美丽和快乐,书中那凝结着作者意志与智慧的话语,常常使我们感受到某种巨大的震撼感和深刻的思想启蒙,可以使我们汲取成长的必需养分,获得黑夜中行走的勇气和力量。我们读书,就如同一个入迷的艺术家陶醉在他无限钟情的艺术创作中;我们读书,就像进入了一个灵魂出窍、浑然忘我的空灵境界。我们读书,就“没有一种外在的专制力量能迫使我违心屈从。书在很大程度上延伸了我的世界”。
    
       专制者禁书只有一个原因,就是害怕书里的“危险思想”。但历史已经无数次地证明,那些他们看来危险的思想,常常恰是真理。他们拼命掩盖或扼杀的,其实正是真理的光芒,是公众知识不可或缺的思想源泉。专制者禁书似乎总是能寻找到一大堆理由,但他们却从来没有达到过目的,禁毁思想的传播,就像抽刀断水一样可笑至极。
    
       专制奴役的社会不会有真正的读书人,人们读书受到种种限制,不可能获得真正的自由。由于不能自由地读书,不能读真书、好书,愚民就不断产生,精英就不断被埋没,对一个国民素质本来就不理想的民族来说,这无疑是釜底抽薪,更是对整个社会有机体的严重损害。因此,还读者以择书、读书的自由,关系到一个民族的基本素质和未来。读书,岂是小事一桩?
    
       如今爱读书的人好像不多了,人们宁愿把大把大把的时间花在看电视上,上班时闲谈是“电视上说了……”,却很少听到谁说书上是怎么说的。都说现在是信息爆炸的时代,但人们所理解的信息似乎只是明星的奇闻逸事、商品广告、征婚启事。说现在的人, “大脑已经休息,小脑正在反射”,这种听起来有点损的话其实并不过分。
    
       读书吧,除了读书,我们还能做什么呢?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没有新闻自由 报纸无异于废纸/李炜光
  • 皇权专制的赋税之弊/李炜光
  • 大屠杀与“服从机制”/李炜光
  • 李炜光:新闻自由该不该争?
  • 中国改革转了个圈儿又回到起点/天津财经学院教授 李炜光
  • 国人好为帝师 /李炜光
  • 李炜光:公共服务---政府存在的唯一理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