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吴稼祥:自由使天堂成为可能——纪念柏林墙倒塌20周年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18日 转载)
    
    
     20年前,一堵墙倒了。墙东边的人们像决堤的洪水一样,向西边淹没过去,带着欢呼,跳跃,和从身体上被扯烂的布片,像旗帜一样飘曳,奔向西边,奔向自由。 (博讯 boxun.com)

    
       20年后,德国《明镜》周刊调查发现,57%的东部人认为民主德国“好的方面要多于坏的方面”,人心背朝西边,回望东边,逃避自由。
    
       刚逃出埃及的以色列人也曾经害怕过自由,《圣经》旧约的作者写道,当他们被法老的追兵咬到尾巴时,对摩西抱怨说:“难道在埃及没有坟地,你把我们带来死在旷野吗?你为甚么这样待我们,将我们从埃及领出来呢?”(14:11)
    
       获救后的欢呼刚刚停歇,怨言伴着饥饿又向摩西袭来:“巴不得我们早死在埃及地耶和华的手下;那时我们坐在肉锅旁边,吃得饱足。你们将我们领出来,到这旷野,是要叫这全会众都饿死啊!”(16:3)
    
       一切灾难过去之后,以色列人开始败坏。背弃拯救他们的神和摩西,崇拜金牛,纵情淫乐。神发怒要灭绝他们。这时候,如果有人在这些以色列人中间搞一次民意测验,说埃及“好的方面要多于坏的方面”的人数肯定不少于57%。
    
       这就是人性!与逝去的噩梦相比,不如人意的现实总是更让人失望。人总是愿意拿现实中最绝望的东西与过去最让人怀念的东西比较。
    
       中国人也不例外。1978年,中国开始了经济上的“出埃及”,开始拆除经济上的“柏林墙”,告别了大锅饭,铁饭碗,以及束缚手脚的牢笼,当然也告别了无就业压力、无贫富差别和舒缓的生活节奏。如果以“毛泽东时代好,还是现在好”为题做个问卷调查,说前者好的人的比例恐怕也不低吧。
    
       这就是人性?
    
       也不全是。这里还有对“自由”的误读。自由并非天堂,它有时也是地狱,如果你不配享有自由。自由不意味着奶和蜜自动流淌,也不意味着像伊甸园的苹果一样享受不完的权利,自由的最终含义是责任,对自己对别人的责任。自由意味着直立行走,不受奴役,意味着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只要无害于他人。如果你什么事也不想做,自由对你就是第6根指头,甚至是甲状腺肿瘤,是个赘疣。
    
       所有不愿或不能为自由承担责任的人,必定逃避自由。一切奴役制度败坏的正是这种责任意识,因为奴隶没有权利,因此也没有责任。所以,被解放的奴隶很少在一开始不逃避自由的。
    
       自由意味着你可以随时离开你所在的地方。不论现在德国东部的人怎么认为过去的民主德国好,如果真要重建,他们比谁逃得都快。所有你不能离开的地方都是牢笼,即便是天堂,假如你不能离开,那就是名叫“天堂”的牢笼。也许人们没有意识到,正是自由,使每一个你已经离开和即将到达的地方有可能成为你的天堂。
    
       自由并非天堂,自由只是使天堂成为可能。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仲维光:最後一塊多米諾骨牌——柏林墙倒塌的歷史意義(二)
  • 格丘山: 长城, 柏林墙, 网络墙和中国对未来世界的贡献(图)
  • 楚江风:从柏林墙到《零八宪章》
  • 柏林墙没有全倒!/刘自立
  • 论柏林墙的倒掉
  • 中国学生示威引发柏林墙倒塌
  • 柏林墙为什么会倒塌?/刘军宁
  • 从柏林墙的倒塌看墙后的中国
  • 孙文广:该拆中国柏林墙——有感柏林墙倒20年
  • 共和国大逃亡——写在柏林墙倒塌20周年/钱跃君
  • 孙文广:该拆中国柏林墙
  • 见证了柏林墙倒塌的中国人
  • 柏林墙沉思/李小宁(图)
  • 陈宇:柏林墙一段痛彻心扉的集体记忆
  • 柏林墙倒塌20年的另一层思索/邱震海
  • 柏林墙倒塌与世界的变革
  • 柏林墙为何一夜倒塌/景凯旋
  • 许知远:柏林墙与深圳河
  • 江棋生:穿越电子柏林墙
  • 柏林墙倒塌和中国媒体的报道
  • 北京及台湾艺术家行为艺术展:摧毁北京的网络柏林墙
  • 柏林墙倒塌让中共项政策随着客观环境调整
  • 无形之“柏林墙”更值得去关注、去推倒
  • 昝爱宗:“我们最好自己把柏林墙拆了”
  • 中国当局查封纪念柏林墙倒塌20周年网站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