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三年饥荒勒紧了谁的裤腰带/李建华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18日 转载)
    
     一天我看了一段电视采访:有一个当初是中国女外交官员,回忆当初中苏关系紧张时,中苏谈判,苏联代表说:苏联当年曾给中国大量援助,中方代表感到窝气。大家一致商量还清账勒紧裤腰带也要争口气,回国之后立即向中央汇报,中央采纳他们的建议,决定还清一切债务。那个女外交官一脸轻松骄傲地说:中国人民有志气,同心同德勒紧裤腰带,战胜了自然灾害带来的困难,还清了欠苏联的所有外债。说实在的我听了很是气愤,感到此人很恶心,但草民没有喉舌只有接受灌输的权利。多少人忍饥挨饿、多少人活活饿死换来了统治者的面子。
     (博讯 boxun.com)

     在中苏关系蜜月时那叫国际共产主义大家庭,那侵占大量中国国土的苏联沙皇头子斯大林被尊称为:我伟大的父亲。中方就把大量的物资送给苏联。那时的劳模作为中苏友好的使者访问苏联,女劳模受到性侵害,因为佬俄很臊,现在的性滥就是源自苏俄。其实也是先进性,苏俄的奋斗目标就是要消灭国家和家庭,因为家庭是私有制的根源。
    
     中国的物资在老大哥那里任意挥霍,装满白糖的列车停在车站老大哥无暇卸车,满车的白糖被雨浇着。苹果要过筛子个儿大不行,个小也不行。成车皮的猪肉每扇猪肉都用"十斤白"布袋裹着,老大哥只要说不合格,就往海里倒。
    
     当时有纪律,去苏联的劳模在国内不能在国内讲"不利于中苏友好的话",叫他们守口如瓶坚持党性原则。有的劳模由于良心使然对人们讲了访苏见闻,结果被打成现行反革命,罪状是破坏中苏友好。要知道:在工厂里戴帽改造人不人,鬼不鬼还不如蹲监狱了。在中苏交恶时他们还是反革命因为他们泄露了党的秘密。据说当时彭德怀往回截那些送老大哥物资的列车,受到伟大领袖的严厉批评。
    
     中国经历了三年饥荒还有人说:那时没有腐败大伙一起挨饿,毛时代是最公平的时代。我以自身经历谈谈那"最公平最廉洁的时代"。
    
     那时天津市国营商店的物价没涨,但把居民食品定量限制在最低水平,也就是达到挨饿但饿不死的水平,也就是伟大领袖所说:忙时吃干,闲时喝稀。但"黑市"价格是:鸡蛋每只8毛,猪肉每斤5块。所以那时家家都吃树叶、吃树根、挖野菜孩子饿得直哭。吃了上顿没下顿。什么"增粮法"、"瓜菜代"人们都胖了,原来是浮肿。
    
     那时四个吃香的职业:"听诊器、方向盘、人事干部、售货员",当官的更别说都有特需供应证,凭特需证到特需商店能买到老百姓不能买到的东西。那时售货员都是"大爷"掌握着物资,一个售货员每天私拿个十块二十块钱没问题,那时他们都很了不起。另外别看警察挣得少但抓获"黑市投机倒把份子"缴获的赃物他们可以坐地分赃。
    
     我父亲复员后到一家国营厂每月工资70多元,我母亲也是70多元工资,这在五十年代属于高工资,据说1950年及以后一段时间一元人民币能买120个鸡蛋,一毛钱买一对大对虾,可见当时延续以前自由经济,社会生产力是发展的。主要是伟大领袖还没来得及搞计划经济和支援世界革命,所以人们的生活仍然还是挺富裕。我父母有一爱好就是好打麻将牌,手气也壮经常赢钱所以经常买着吃,这样就存有余粮在闹饥荒时存了五袋面。当时棉纺厂分布家里有几丈棉布。我父亲做了三件事使我们在三年饥荒时免遭饥饿。
    
     第一件事是订牛奶。那时订奶是非常难的事情,产妇凭医院证明供应一个月的牛奶也就是每天半磅一瓶。肺结核病人凭三级甲等医院证明可以订奶。我父亲懂得社会运作规则,花十几元钱买了个镜子,以那片居民全体居民的名义给送奶工写了封表扬信,那封信可以说"文章锦绣,字字珠玑",表扬了奶站的领导和职工的为人民服务精神,我父把镜子和表扬信送到奶站站长那里,站长很高兴对我父亲说:您想订多少瓶就订多少瓶。那时官价每瓶一毛五分,就这样订了两瓶奶,我和我弟弟每天早晨喝牛奶。
    
     第二件事是买烧饼买馃子。有个邻居是国营馃子铺炸馃子卖烧饼的,吃饭是没问题。家里的孩子大了穿衣是问题,那时棉布是按人头供应的,不论岁数大小供应数量相同,邻居家孩子最大的比我大八岁自然需要布匹,我父亲就把家里存的棉布送给邻居,邻居同样是告诉:馃子、烧饼随便买。有时到邻居家去拿馃子、有时邻居把馃子偷偷地送到我家,我母亲怕别人看见拉上窗帘,那时候如果有人举报,烧饼、馃子就要被没收还要受处分。
    
     第三件事是到南郊区买鸡。那时对城乡物资交流是打击和控制的,郊区和市区之间的通道都有人民警察和民兵设卡控制,拦截那些去农村购买食品的人,骑自行车带着篮子是要搜查的,如有食品则被没收,然后被人民警察和民兵共产分享。我父亲在歇班的时候找人借一辆自行车,带着篮子、刀子和放有盐面的碗,从市区骑车到南郊区的咸水沽买鸡和食品,买来公鸡就杀了放在篮子里,买来母鸡就捆好带回来留着下蛋,那时许多人买完东西就被人民警察或民兵截获,我父亲在天津南郊长大对地形比较了解,每次都是顺着大道去,买完东西就顺着庄稼地小路回来,也曾遇上买完东西后边有追兵的险情,一般是骑车飞快甩掉追兵班师回朝。
    
     那时我父亲经常气愤地说:把好东西都给穷佬俄大鼻子送去了,中国人这么穷,中国人吃点东西都犯法。
    
     其实那时并没有什么天灾,而是人祸。那苏俄也没拼命催要债务,那个女外交官所言的事实:是中国人民有志气,宁可死也要还账。所以死了多少人也不足惜,不就是个数字吗?其实那时物资并不短缺,而是控制起来,能出口送人的就送给外国人,外国人认为不合格的产品就"出口转内销",粮食也是库存多年的变质发黑变味的,国营店买定量鸡蛋时要用灯光照看看是否变黑。冻猪肉都是库存三年以上的,有个朋友还记得63年买的猪肉,肉上的蓝戳显示是1960年。60年都在挨饿而那时的食品物资却库存起来。
    
     本文是说明一个事实:所谓那时候社会公平、没腐败同心同德万众一心,完全是骗人的鬼话,那时等级特权森严,挨饿的是安分守己的普通百姓,那时视民如草芥。那时崇洋媚外,国人不如洋人,友谊商店就不许百姓进入。专制的骗子别再忽悠国人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