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主流们,你们该忏悔了/薛涌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16日 转载)
    
     最近,我出版了两本书:《怎样做大国》和《仇富》,直接批评的是在我们社会中风行的劫贫济富的经济发展模式,以及为这种模式辩护的主流知识分子们;同时也希望探索什么是正当的、正义的发展模式,什么样的模式能使中国成为真正的“大国”。
     根据国家发改委2009年重点课题《促进形成合理的居民收入分配机制》的报告,中国的贫富分化在急剧加速。从1988年至2007年,收入最高10%人群和收入最低10%人群的收入差距,从7.3倍上升到23倍。特别是城乡居民收入差距已达到历史最高水平。在城镇居民内部差距、农村居民内部差距、城乡居民之间差距中,城乡差距最大。 (博讯 boxun.com)

     城乡居民收入差距对居民总体收入差距的贡献率在2007年达到64.45%。另据不久前公布的胡润百富榜,2008年中国身价超过10亿美元的富翁人数从101名增至130名,这个人数名列全球第二,仅次于美国。而前1000名最富裕人士的财富总和从 4390亿美元增至5710亿美元。中国的贫困人口估计接近3亿。据人均每日1.25美元的贫困线推算,这3亿人一年全部的财富不足1370亿,还不到前 1000名最富裕的中国人一年5710亿美元财富总额的四分之一。也就是说,一个顶尖巨富,占有的财富相当于一百二十万穷人的家当。更令人忧虑的是,这样惊人的贫富分化还在愈演愈烈地发展。
     再看看近几年一些“主流知识分子”的雷人语言。从茅于轼的“保护富人”、“工人农民都不算数”的理论,到厉以宁的“将基尼系数农村城市分开计算,这样中国贫富分化就不严重了”的“经济学”游戏;从张维迎的官员是改革中相对受损最大的利益集团、应该补偿,到吴敬琏的不给拆迁户市场价值补偿、以及江平的以政府权力代替市场机制帮助开发商推倒民房创造就业机会的叫嚣。我们大致能理解这些年中国的贫富分化是从哪里来的。这些“主流”的逻辑很清楚:你如果是普通老百姓,那么你的房子被迫拆迁时就不应该得到市场价值的补偿,因为房子升值是整个社会经济发展的结果,是企业家们的功劳,你作为普通人则属于“不算数”的阶层,这一切跟你没有关系。与此相对,官员腐败则是因为他们属于“改革中相对受损最大的利益集团”,腐败是补偿他们的正当方式,可以“调动官员的积极性”。这就是“主流”们为中国的市场经济定下的游戏规则。
     这些人,几乎无一例外地以市场经济相标榜,反对动用政府权力对社会财富进行再分配。但是,看看以上言论就知道,他们在关键时刻并不尊重市场。他们自己率先绕开市场,在那里决定什么人应该补偿,什么人不应该。三十年的改革,中国并没有出现盖茨,并没有出现丰田这样的世界级品牌。中国的经济奇迹,主要依靠的是低端的、劳动力密集型的制造业,是劳工们凭力气干出来的。在这么一个缺乏创新附加值的社会,一个人的财富积累超过一百二十万人的家当,这难道是市场竞争的结果?人们难道没有理由对这样的结果仇恨?
     我对这些“主流”的批判已经持续了几年。这些批判大部分汇集在这两本书中。遗憾的是,至今这些人没有一个出来对这种批判作出正面回应。我所受到的,是许多站在他们一方的媒体的封杀。其实,是否回答我的批评还在其次,社会需要向这些“主流”讨个说法,要个公道:当一个人积累了一百二十万人的财富时,我们的社会还应该优先保护这个富人吗?在现行的游戏规则中,那一百二十万穷人是否真能照着这位富人的榜样同样地致富呢?当一位拥有一百二十万人财富的开发商要推倒民房“创造就业”时,是否应该不对那些贫困的拆迁户按市场价值进行补偿、而非利润全交给这个能“创造就业”“创造财富”的开发商?
     市场是人类迄今为止最有效率的经济模式。但是,市场经济的基础是人之平等,而不是人与人之间的掠夺。那些为掠夺辩护、唱赞歌的“主流”们并非全不可原谅。他们可以解释说“我生活在特权之中,对普通老百姓的生活缺乏理解力”,或者“我人老了,一糊涂就说错了话”。但是,他们应该意识到,他们的言论具有严重的社会安定后果,他们对在野蛮拆迁中流离失所的老百姓负有责任,他们首先应该自己出来忏悔、道歉。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怎样做大国/薛涌
  • 通用破产是否会催生新的资本主义/薛涌
  • 徐昌生:薛涌算不算背叛了中国经济?
  • 奥巴马的经济计划能有多灵验/薛涌
  • 讲文化的共和党与讲政治的民主党/薛涌
  • 学霸心态统治了中国的大学/薛涌
  • 美国如何保护儿童用品的安全?/薛涌
  • 美国的房价比中国大城市便宜多了/薛涌
  • 薛涌/崇拜财富并不能创造财富
  • 薛涌/保护茅于轼的社会病理分析
  • 南都应向薛涌道歉/莫之许
  • 刘晓波:我看薛涌与《南方都市报》的决裂
  • 我为什么终止和《南方都市报》的合作/薛涌
  • 为穷人奋斗:和谐美国,政治家给穷人当实习生/薛涌
  • 房奴心理学/薛涌
  • 大屠杀煞不住拥枪权/薛涌
  • 薛涌:张五常凭什么给中国工人定工资?
  • 既非龙的传人,也非孔子传人:评薛涌“我绝对拒绝做龙的传人”/方强
  • 薛涌:我绝对拒绝做龙的传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