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顶和踩立即民主(之3)/武振荣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05日 转载)
    
    
     ┌────────────────────────────┐ (博讯 boxun.com)

    │ 作者在文中说道:“在民主政治中,对于政治当权派你可以 │
    │ 无缘无故地顶,也可以无缘无故地踩,顶和踩都不需要出具 │
    │ 理由。在这个问题上,你是自由的。”──没错,从人们的 │
    │ “公民权利”看,“无缘无故”地“顶”或“踩”,每个人 │
    │ 都有十足的自由,但是,人们行动的是否应该懊悔,并不仅 │
    │ 仅在于行动的是否“正当”、“合法”,重要的还在它们的 │
    │ 是否“合适”、“有效”。因此,人们反思过去的“顶”毛 │
    │ 邓、“踩”毛邓时,就不能仅仅满足于它们的“正当”性和 │
    │ “合法”性,而需要追究它们的“合适”性和“有效”性。 │
    │ 也就是说,他们”不可以无缘无故地踩”,“顶和踩都需要 │
    │ 出具理由”的。果真需要懊悔,懊悔了,认识可以更加深  │
    │ 刻,意识可以得到提升,反思可以取得正面功效。     │
    │                            │
    │ 还好,作者曾在文中某处提到:“毛泽东在60年代中叶同意 │
    │ 人民造反、批准人民造反,是当顶的;邓小平在70年代末, │
    │ 允许农民单干、允许人发家致富,顶了他,也说不上是错  │
    │ 误”。可惜的是,为了推销“一分钟方案”,对于这个论证 │
    │ 作者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               │
    │                    ──洪哲胜 编按 │
    └────────────────────────────┘
    
    《立即民主》前两节说到了中国高层当权派的问题,虽然他们被“既
    得利益”的绳索紧紧地捆在了一起,且又形成了一个“阶级”,又被
    对于未来的共同恐惧所支配,但我也没有认为他们就是“铁板一
    块”,到关键的时候,他们中间的个别人也许有可能站了出来,力排
    众议的推行“一分钟方案”。如1989年的赵紫阳那样;尽管如此,我
    的“一分钟方案”的用意不在于规劝当权派推行它,实行它,而是要
    通过它说明民主在我们中国之今日已经远远地脱离了传统的形而上
    学、哲学和文化学的窠臼,不再是复杂得只有革命家、哲学家或者文
    化人才可以理解和掌握的东西了,它在时间里已经简化成为一个简单
    的东西,变成为普通人可以理解、可以操作的事物。
    
    说到我们人民中间的问题,那么,我们得承认,今天的人们是从过去
    的人民来的。在过去,人们接受民主时,是从形而上学、哲学、或者
    历史学这样的“高度”上起步的,所以,普通人即使再努力也很难够
    着民主,如果说在而后的时间里,人民批判共产党当权派时,也不得
    不从“哲学”的“高度”入手的话,那么,普通人在自己智力和能力
    不及的事情上使用力量,就等于是“瞎子点灯──白费蜡”。
    
    过去,我们普通人在说到民主(“无产阶级民主”)时,往往要牵扯
    到“宇宙的物质性”、“人类的发展规律”、“历史的进步公式”、
    “人类的终极图景”等等高智力难题,于是,我们就不得不徘徊在似
    懂非懂的边缘,没有一个可以理清楚的思想。所以,若不是在某几个
    时期内,人民曾经用“火一般的热情”武装了自己,以至于“热情”
    战胜了“知识”,人民是永远逮不着民主的。在1989年、1979年、
    1976年这些年份内,普通人都是被“热情”支配而参与了民主运动,
    也都收到了一个民主的意义。可见,我们之所以有了民主,不是通过
    “知识”、“理性”,而是通过我们的“参与”和“实践”。就此而
    言,中国民主的主流思想和主流精神应该是“实践的”就不言而喻,
    可问题恰恰就在此刻显现,我们在叙述自己的民主时,却往往抛弃自
    己的实践,只愿意回忆那些苦涩的事件,甚至把“诉苦”当成民主。
    
    民主的锦缎不是用“痛苦”的“丝线”编织成的,而是用“热情”的
    “梭子”织成的。因此,在回顾民主的历史时,如果给人一种失败的
    错意,那么民主离我们就有了距离;相反,我们如果把民主看成是绚
    丽多彩的斗争画卷,就可以发现此画卷中也有我们自己画上的一笔,
    民主的柱子就立了起来。
    
    我这样一说,反对的人肯定会反驳道:“中国人在20年前顶邓小平,
    40年前顶毛泽东,毛和邓不都是中国社会最大、最反动的当权派吗?
    中国人面对顶毛顶邓的历史,能够抬起头吗?”因此,这些人竭力主
    张中国人“全面认罪”、“全民忏悔”。好了,我即使同意他们这种
    主张,那么“认罪”要认到什么程度?是不是每一个人都是“杀人
    犯”?忏悔要悔到什么程度?是不是每一个人都当下十八层地狱?终
    究是不清楚的。考虑到13亿人的“认罪”和“忏悔”是需要一个很
    长、很长的时间,那么,民主因时间而被耽搁,就是现实的危险。在
    这样的思维模式中,是不会形成“一分钟方案”的。“全民认罪、全
    民忏悔”所需要的时间抵消了立即民主的可能。最后,一个主观上强
    烈反对共产党的方案,一旦付诸于实行,却同共产党用“共产主义”
    耽搁了民主一样,都为民主设计了一个在时间里永远也迈不过的“门
    槛”。
    
    罪的理论,既是神学的,也是哲学、亦可是道德学的,因此,它同样
    不是普通人可以逞能的领域,而民主,恰恰是允许和鼓励普通人逞能
    的制度,它仅仅是一套政治的组织和政治的制度,舍此而外,它什么
    都不是!
    
    既然是这样,对于中国人20年前顶邓、40年前顶毛的历史我当怎样说
    呢?我的说法是:民主允许人民顶一个人,也容许踩一个人,因此,
    人民在某一个时间内把某一个人顶到天上,把某一个人踩在脚下,都
    是正常的政治现象。这一顶,一踩,没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说得明
    白一点,这顶和踩都是我们常常念叨的“公民权利”里的行为,没有
    什么不正当的或者不合法的!
    
    过去,我们把毛和邓,分别顶上了天,到他们死之前,又把他俩踩在
    了脚下,都是权利中的事情。对此,我们不要为自己在以前顶过一个
    人而后悔不已,也不要因我们曾经踩了一个人而懊悔。民主──说到
    底不是要你对政治上的当权派持一种定见,而是鼓励你对他们“心怀
    二意”。因此,你即使在此时顶他,也不意味着你在彼时不踩他。只
    有这样,你才堪称民主中的人;否则,你就是专制中的人,一个一文
    不名的人。
    
    不要对你自己的过去的行为耿耿于怀,你顶过毛,顶过邓,他们俩在
    那时也许应该顶。毛泽东在60年代中叶同意人民造反、批准人民造
    反,是当顶的;邓小平在70年代末,允许农民单干、允许人发家致
    富,顶了他,也说不上是错误。联系起来看,在后来的时间里,顶毛
    的人踩了毛(1976年)、顶邓的人踩了邓(1989年),不都是成全了
    一个历史的过程吗?
    
    民主是一个开放的制度,对于它,你必须有一种开放的态度和开放的
    心理,你千万不要以为你自己的历史就是一个闷葫芦,非得你钻进去
    不可。因此,用开放主义去组织和检讨你的历史,你的生活固然不断
    地遇到错误,可你的历史却并不错误!如果你感觉到作为普通人你的
    历史是错误的,那么,错误的发生在于你用错误的方式组织了自己的
    历史,而不是被组织的历史是错误的。在民主政治中,对于政治当权
    派你可以无缘无故地顶,也可以无缘无故地踩,顶和踩都不需要出具
    理由。在这个问题上,你是自由的。在民主的选举中,选票为什么不
    记名?为什么只画圈圈、不填写理由?这些事情是有原因的。因为民
    主选票要有同等价值,它必须省略掉理由,实行无理由计票法。
    
    就此而言,你如果象某一位作家那样,把能不能批倒、批臭毛泽东当
    作中国能不能民主的条件,那么,你等着吧?这样的条件要成熟也许
    得50年哩;你又如果象某些知识分子那样,把中国能不能“肃清”
    “马列主义流毒”当作实现民族的前提,也还是需要等待;如果你又
    象某些人主张的那样,把给中国人民“洗脑”当作实现民主的条件,
    那么,13亿颗脑袋瓜要“洗”完──需要多长时间,你计算过没有?
    同样,你如果象某一位社长所说的那样“民主需要碎步走”,那么,
    走到“民主”的那一天,人也许就到了“共产主义”(坟墓)?立即
    民主的思想与此截然相反,旨在打破和破除以任何原因和借口提出的
    “等待”!
    
    目前,海内、外民运队伍中有一种很不健康的风气占据主流地位,那
    就是一批人紧紧抓住人民顶毛、顶邓的时期不放手,非得要把我们拉
    回到那个我们已经走了出来的老路去,就这样他们还嫌不够,象毛泽
    东一样地教导普通人如何“走路”、如何“抬头看路”。他们用心良
    苦,这一点我不否认,但是其做法导致的后果,让“立即民主”变成
    了“等待的民主”却是可怕的!
    
    对于顶毛、顶邓的那几段历史,他们要求中国广大人民“忏悔”,我
    看是没有必要!有什么可“忏悔”的呢?如果胡锦涛在2008年听到瓮
    安县人民“火烧”县政府、公安局的消息之后,模仿毛泽东的口气,
    给他们发送电子邮件(胡锦涛的一“秀”是“网上对”)说:“你们
    的行为说明对反动派造反有理,我向你们表示热烈的支持!”瞧,瓮
    安县人民不顶胡才怪呢?再假设江泽民在位时,推行的经济体制改
    革,使人民群众象在华国锋、邓小平主政初期那样地得了些油水,人
    民也会顶他的,绝不会用编顺口溜的方式去骂他、讽刺他、挖苦他!
    
    对于人民来讲,即使处在专制主义的极度压迫下,也存在着人民的基
    本智力和判断力,尽管它被压得很低;而民主的方式,说到底就是要
    解放它,释放它,而不是“否定”它。
    
    我告诉朋友们:历史不生产后悔药,我们即使对某一段历史懊悔莫
    急,也没后悔药可吃!
    
    (2009-09-18)
    
     _(博讯记者:武振荣)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武振荣:论“割肉”__立即民主之(2)
  • 立即民主:一分钟政改方案/武振荣
  • “毛邓三科”是什么货色(下)?/武振荣
  • “毛邓三科”是什么货色(上)?/武振荣
  • 论民主的精神/武振荣
  • 请不要为的实现设置“条件”/武振荣
  • “寂寞党”论/武振荣
  • 关于民主运动中的少数民族问题/武振荣
  • “6•4”之后的中国人权问题/武振荣
  • 网络革命刍议/武振荣
  • 网络革命刍议/武振荣
  • 80后问题/武振荣
  • 妇女与民运/武振荣
  • 群体事件面面观/武振荣
  • 启蒙与梦/武振荣
  • 鼠标能点出民主吗?------《民运政治论纲》(之9)/武振荣
  • 三句话/武振荣
  • 泰山与麦秸/武振荣
  • 论解放/武振荣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