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施化: “不满-造反”的王朝兴衰何日而止?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30日 转载)
    
    施化
     (博讯 boxun.com)

    
    张三一言先生近来对施化情有独钟,一直在写文章跟批施化的谬论。因我的《不满离造反有多远》,又写了一篇《造反本相》。现附在后面。
    
    关于“不满-造反”的中国王朝兴衰律,历史上谈论的人多了,我绝对不是第一个。现在张先生想通过否定施化的文章来否定这个铁律,用力用的不是地方。但张先生给造反下一个不同于传统的定义,即“由民眾力量叛變、反抗、推翻、取代現體制政權”,以利王朝兴衰继续,用意还是十分明显的。
    
    造反其实不用多解释,就是“改朝换代”,而且一定采用暴力形式。至于说“民众力量”,那是不言而喻的,墙倒众人推,没有很多人造什么反。张先生肯定了我对过去造反形式的定义,却要否定我对将来造反形式的预测,实在让人不懂里面的逻辑联系。因为凡是一个说中文的人,说起“造反”这个词,脑子里想的概念就是从小受教育,读书,和人谈论当中的那个“造反”,不会是张三一言重新解释过的“造反”。如果要每一个说中文的人在造反一词后面加一个括弧:(张氏注解),其困难程度一定远远大过使用另一个不同词汇。“革命”也是如此。人们不会主动地加以区分,针对谁的造反是造反,针对谁的造反不是造反。我们从小相信的“造反有理”,倒是有区分的:不能造毛主席他老人家的反,那是钦定造反。在中国,只有皇帝有这个能力和权威。
    
    不仅如此,说到造反的“民众”是谁,里面的学问就多了。民众是由各种不同的人组成的,很多人带着不满,却不一定个个都要造反。真正想造反的,都是善于利用民意的权力野心家,如果这个野心家既有鼓动宣传能力,又有组织能力,民众就绝对一拥而上地跟从。是不是仅仅因为造反的是“民众”,就“有理”了呢?民粹主义者一定说“是”。我说不是。据我的观察,历史上所有的造反,如果没有一个或几个野心家,光靠民众是没有结果的。如果有,也只是“骚动”,“群体事件”,不改变政权。
    
    正因为造反的实质是野心家造反,不是“民众”造反(表面看来是,或者被宣传成是),所以造反成功,改朝换代以后的民众仍旧没有地位,继续被欺压和玩弄。这已经不用举例,例子遍地都是。我厌恶和诅咒这种造反,何罪之有?
    
    简言之,我不相信简单更换一个政权名称,更换一批政权要人,就能得到社会进步。社会进步的推力是思想,不是人。尽管表面看来是人,那是因为这些人顺应了某种进步思想。什么是进步思想?过去重复千百遍被证明失败的,一定不是进步思想。比如“不满-造反”的王朝兴衰律。台湾今天的进步在于抛弃了孙中山的党国思想,不是什么辛亥革命成功,中华民国奠定的民主体制,很多人看来都没有明白这一点。
    
    从中共统治阶层为了自我利益,对“毛泽东思想万岁”方阵的让步来看,从张三先生的振振有词来看,要想终止王朝兴衰,还不是那么容易。
    
    
    
    附:《造反本相》
    
    
    
    張三一言
    
    施化寫了一篇《“不滿”離“造反”有多遠?》文章(http://www.ncn.org/view.php?id=76613)。文章主旨是厭惡和咀咒造反,規勸共產黨避免造反。
    
    甚麼是造反?
    
    造反就是叛變、反抗、推翻現權力。施化在本文沒有界定,但從他一貫文章的主張和本文邏輯推論可以得出:凡體制外,尤其是由民眾力量叛變、反抗、推翻、取代現體制政權就是造反(本文以下所有“造反”一詞都指這個含意)。由之推論,從現實看,除了由共產黨自我演變外,所有從共產黨外部取代共產黨權力的行為都是造反。我的判斷是共產黨沒有自我民主演進的可能,所以,反對造反客觀效果就是永恆地保留共產黨一黨專制制度。
    
    人類近代史前,因為造反沒有給人們創立比較合符正義和公正的社會制度,所以沒有甚麼好名聲;近年因為共產的反人性反正義反公正的造反,特別是毛澤東文革對造反這個詞的污染,遂令造反這個詞汙穢不堪。被共產黨和一些反革命派不費吹灰之力地把它當作反革命的方便武器。如今在大陸凡是幹壞事,都被共產黨及其禦文人被稱為造反。造反在近代史中創建了偉大和眾多的民主憲政國家,創出豐功偉績,但是在共產黨和反革命知識精英強力抺黑下,仍然是一個極之汙穢的貶性詞。看來有還造反一詞原貎的必要。
    
    [一]、造反不是中國特色,是世界共性
    
    施化對造反、改朝換代的敘事一部分屬實,但是既沒有時空觀念又以偏概全,所以,結論偏頗。
    
    所謂特色,有“獨有,他者無分”的特點。施化說造反是中國特色,但事實是造反並非中國所獨有,而是民主制度建立前人類史的共性,舉世皆如此;在民主制度建立前所有國家的政權更替大多數都是循施化描述的“不滿—壓制—再不滿再壓制,直到造反,改朝換代,然後再重來一遍”路徑進行的。這條路徑的核心是以新專制取代舊專制,故而循環。
    
    為甚麼會出現這種循?
    
    施化歸咎於用了“造反”這個手段。
    
    這個歸咎不合理。
    
    從事實上可以證實它不合理。因為今天大部分民主國家都是用造反這個手段建立起來的。最大最典型的民主國家──美國就是用暴力革命建立起來的;日本是由外來暴力強行建立的;近年數以十計的新興民主國家是用革命手段建立起來的,我們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民主憲政制度是由辛亥革命建立起來的。在眾多由造反、革命建立起民主國家這一事實面前說造反、革命造成由專制到專制的改朝換代循環是失實沒有根據的。所以,這種循環不是基於造反造成的,也與革命、改良、“革政”或其它手段無關。
    
    從理論上來看。是不是新專制取代舊專制,故而“不滿—壓制—再不滿—再壓制,直到造反,改朝換代,然後再重來一遍”循環,基於兩個因素決定。
    
    第一因素是,這個造反的目的是為了用我的專制朝取替你的專制代,還是為了用自由民主制度取代專制獨裁制度。若是前者,結果就是施化所說的改朝換代;若是後者很可能是由民主制度取代專制制度。
    
    第二個因素是,在造反過程中,如果是由一個獨一無二的勢力完成的,那麼它的結果是專制取代專制的可能性大於一切;即使是懷著民主目的也難逃脫這一命運。若是由兩個或以上相互制衡的力量互動完成的,則民主制度取代專制制度的可能性極大。孫中山以自由民主為目的,但是基本上是國民黨一黨勢力完成民國革命過程。本來共產黨可算是一個制衡力量,但是共產黨不願走民主之路爭取政權而選擇槍桿子出政權的道路,所以出現蔣介石的專制時代。後來民進黨崛起,有了制衡力量,且採取了爭選票贏政權的道路,加上孫中山的國民黨具備了以民主為目的(體現在中華民國憲法上),就有了民主目的加制衡的政治格局,於是民主制度就在台灣實現了。施化所謂由一個專制取代另一個專制中國特色的改朝換代就不存在了。共產黨則走一條既反民主的政治目的,又消滅一切制衡力量的道路,所以走向專制獨裁勢所必然──因為它缺乏建成民主制度兩條決定性條件。
    
    這兩個決定性因素可以採用各種手段;是造反、革命還是改良、“革政”或其它手段造成的都可以。所以,把造反視作不能建立民主制度,必然導致由專制到專制的民朝換代的理論是不合理的。
    
    [二]、共產黨的本質和現實決定它亡於民眾造反
    
    我很認同施化對“不滿”的解說。但對勸導共產黨接納民意改善施政,開言路宣洩不滿以舒緩社會矛盾的良好善意不敢認同;因為這是沒有可能的事。
    
    我們單單從共產黨高調反對普世價值、民主(選舉、三權分立、多黨制、開放言論等等),國慶防民如敵,搞空前(很可能還是絕後)的無觀眾盛大國慶典禮來看,從強硬鎮壓維權和民運來看,這個黨和政權是不可能善待人民的。從共產黨視權為第一政治生命的傳統來看、從穩定壓倒一切來看,這個黨和政權是絕不可能對民眾放權讓利的。從共產黨專政傳統和崇拜武力傳統來看,它無法重視民意和舒緩民困的,它只會用打壓來對待民眾。共產黨這種作為,只能迫著中國民眾走上造反的道路。
    
    共產黨目的是專政,和共產黨是唯一政治勢力這兩點,確定其無法不敵視人民,無法走向民主。若不如此,專制制度就不保,連帶與專制制度合二為一的共產黨就面臨滅亡。所以,共產黨與民為敵的本性是改不了的。這個本性決定了中國民眾除了造反沒有第二條路可行。
    
    對這樣一個黨施化的良心和好意有甚麼用?祈待共產黨“開誠布公地和各政治反對派、民間各界的代表人物交談,找到一個大家都可以接受的共同綱領。”是百分之一百對牛彈琴。對牛彈琴,錯在彈者。
    
    基於產黨如上所述屬性,它自身是不可能自我演變成為民主政體的,所謂黨內民主之類的話題,純屬無稽之談。
    
    要在共產黨專制獨裁體制下實現民主,必須具備兩個條件,缺一不可。
    
    第一個條件是,取代共產黨的必須是抗衡共產黨的民主政治勢力。這個勢力可以是由共產黨內分裂而得,或者由民間崛起而來。其手段則沒有限制,造反、革命(包括暴力革命或非暴力革命)、政變,或者改良、施化提倡的“革政”或其它手段都可以。目前看來,前者手段達至民主社會的可能性遠遠大於後者。
    
    第二個條件是,不可以出現唯一的抗衡共產黨的民主政治力量。如果共產黨被中國唯一的民主力量推翻,那麼這個民主力量掌權後必然還是專制權力。
    
    一句話,說在中國大陸共產黨建政之前和建政時都是造反而改朝換代的歷史,是正確的,但是,說在台灣或者是現在結束共產黨專制制度時代的中國大陸也是和數千年來一樣會因為造反而改朝換代,就是無視時空,無視事實,理論上也完全站不住腳。
    
    2009-10-26
    博訊 (博讯记者:格丘山)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施化: 亟待产生思想的中国
  • 施化:“爱国”不如“爱人(图)
  • 施化: 政府能否主导出一个健康的经济?
  • 答施化:中國的革命和反革命?/張三一
  • 施化: 中国革命破坏了多少价值?
  • 施化:中共政权正在受到什么威胁?
  • 施化“革政”考──为美国革命辩/张三一
  • 张三一言:施化的“革政”新瓶装什么酒?
  • 施化:未来的安危,在于军队是否中立
  • 施化: 等待革命?
  • 施化选择的中国途径/张三一言
  • 施化:百年中国的选择途径
  • 施化: 誰鎮壓,誰滅亡!
  • 施化: 每一个中国人的六四责任
  • 施化: 意识化为敌我,利益化为均衡
  • 施化: 关于六四,一个最简单问题
  • 格丘山 : 何频老板, 你还能挺多久?------施化博在文学城被封有感(图)
  • 施化: 中共的“新三大法宝”开始失灵
  • 施化; “敌对思维”面面观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