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共良心到底是什么/荷兰卢益明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27日 来稿)
    
    更迭的时光,变换的季节,稍有寒意的秋天
     落叶将草地厚厚的铺上一层,缕缕的思绪 (博讯 boxun.com)

    像雾像风又像雨,心灵的创伤针扎的痛
    只在梦中回味着当初的痛,曾经的痛面对伤痕累累
    难以预测的恐惧,网上交流的忙,心里流淌的字
    无论多少痛苦,无论多少无奈,信念的判断,正是当初的唯一
    民主自由的道路坎坷还将继续延伸下去
    无论多少迷惑,无论多少艰辛,前天昨天今天的记忆
    删不去的情节,抹不掉的记忆,唤醒心中思念的涌动
    在生命的长河里,在人生道路的转角处
    为了正义事业,用笔去探索民主理念的新奥秘
    自我放逐,游离在海外追求真理的初衷
    选择发现良心的自省能力,良心到底是什么?
    良心就像审判官,分析当前的抉择,检讨已做的事
    权衡利弊判定对与错,还要经得起阳光的照射
    在这复杂的世界,在这个极权统治的国家里,要面对
    要面对诸多选择,牵涉到“以党治国”还是“以法治国”,的最后抉择
    面对60年的“以党治国”,重新鼓吹“党的生命就是党内民主”
    “加强基层民主建设的基础,切实推行党内民主”
    地地道道的一道全席甜菜,“伟光正”的甜点,洗脑了“头盘”
    中共党员,中国百姓,60年的盘庆宴上,品尝着被包装的民主甜品
    所谓的民主社会,分明就是缺乏咸、鲜、辣的自由调料
    伴随着被强大的生活水准,调教着中国第三第四代。。。。。。。
    甜言蜜语,花言巧语,变了味的党的生命
    侵蚀着毒害着中国的未来,缺乏自身抵抗的一代又一代
    尽管世界民主宪政的洲际导弹,准确无误,长驱直入
    拖着满心的疲惫,挥不动已经扛起的基本人权大旗
    带着踌躇满志的心态,喊不动已经喊了多少年的反腐口号
    突破层层封锁的互联网,满载着民主自由的新理念
    最终还是虎落平阳,被打入残酷的冷宫
    曾经的创伤,更迭的创伤,曾经的痛苦,更迭的痛苦
    曾经的无奈,更迭的无奈,曾经的恐惧,更迭的恐惧
    顾名思义的民主《世界人权宣言》的重中之重
    中共再次推出党内言论、知情、监督、选举、罢免自由之权
    其实就是当年毛泽东延安整风运动,三反五反运动的独家翻版
    令人闻风丧胆的整人模式,权利高度集中,拒绝党内变革
    徒有虚名的“党内民主”,践踏了宪法,更践踏了《世界人权宣言》
    曾经的扭曲,还在扭曲继续,曾经的贿赂,还在贿赂继续
    曾经的腐败,还在腐败继续,曾经的贪污,还在贪污继续
    曾经的垄断,还在垄断继续,曾经的霸占,还在霸占继续
    专制的丑恶良心比什么都诡诈,权欲、钱欲
    支配着权贵们抛弃苏联大哥的当初,用专制的民主集中
    透视新加坡为什么能民主制度下的一党执政
    20年前,东欧民主新国家,喻似乎借用民主的砖块,敲专制的门
    20年后的今天造访,显然就是巧取豪夺
    江泽民的拍马骗权术,转嫁给习近平用另类骗权术
    获取民心拉选票,这不仅是百姓的灾难,更是中华民主的悲哀
    东西文化的碰撞,家喻户晓的唤醒明白
    大势所趋的自由民主之心,已经超越专制的党性
    多党制的民主宪政,注定要主导当今世界的新潮流
    摆脱一个主义,一个政党,一个领袖
    摆脱绝对的权利,摆脱绝对的垄断,摆脱绝对的霸占
    近期群体事件充分表明,深入人心的民主宪政更需与时俱进
    别让百姓不明白,一党制将亡国,决非危言耸听
    振奋精神的中华儿女,挥动着中华联邦共和大旗
    与生俱来的基本人权心声,呼唤着“以法治国”
    更呼唤着大墙内,铁窗下的中国民主精英
    刘晓波,郭泉,胡佳,高智晟,陈光诚,周勇军,谢长发,贾甲。。。。。。
    继续用中华古老文化精髓,拓展民主宪政的自由宽度
    更迭一党专制,更形同更迭时光
    更迭一党专制,更形同大自然变化更迭的必然
    寒冷的冬天很快会过去,春天还会远吗?
     荷兰卢益明
     2009年10月26日 20:11:38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阳光下的“罪恶”/卢益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