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仗义每多屠狗辈——葛昌裕记/黄河清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22日 转载)
    黄河清更多文章请看黄河清专栏
    
     一个古老而壮丽的故事发生在人杰地灵的浙江、发生在羁狱人犯葛昌裕身上。 (博讯 boxun.com)

    
    葛昌裕,浙江台州市杜桥镇人,46岁,自诩骗官败露以诈骗罪入狱,与良心犯画家严正学在台州市看守所同笼关押。
    
    严正学在狱中撰写《行为艺术下课!》近30万字,无法带出。葛君指点、帮助严将复写在极薄极薄拷贝纸上一式四份的文稿卷成烟蒂大小,葛君又动手挖空多块雕牌洗衣皂,塞入两份文稿,另两份塞入严正学自己的垫被棉絮中。葛君说:塞入雕牌洗衣皂的文稿,“就是死也会帮你带出”。这一切发生在2006年底浙江省台州市看守所。
    
    2007年4月26日,严正学戴着脚镣被押解至浙江十里丰监狱,与葛昌裕两地分隔,音讯不通。两个月后,葛昌裕狱中死于非命去阴曹阎王府报了到,自此天人永绝。
    
    葛昌裕死后约两年,严正学出狱。严正学出狱第二天,2009年7月19日,在台州寓所铁栅门后,拾起一个塑料袋,塑料袋里装着近百个烟蒂大小的纸卷,正是2006年底葛昌裕塞入挖空的雕牌洗衣皂中的文稿。
    
    葛昌裕死前托人将严正学的文稿带出,兑现了“就是死也会帮你带出”的承诺。受葛昌裕之托无名君,冒着极大风险,兑现了对葛昌裕的承诺,将受托之物带出看守所。其中一份经多方辗转,终于到达笔者手中。惜笔者无法与不留名的无名君联系以敬此义薄云天之举。2009年7月19日,无名君得悉严正学出狱返家后,又在第一时间将文稿送至严寓所门外,电话通知去取回。
    
    一个囚犯们的承诺,一个底层们的承诺,一个处在唾沫浓痰狗屎堆里人们的承诺;一个毫不起眼的承诺,一个不涉分毫金钱价值的承诺,一个绝不可能有任何回报的承诺,一个随时可能因败露而遭毒打、加刑、关黑牢诸极大风险的承诺;一个循环的承诺,一个毫不走样的承诺,一个不留名的承诺,一个绝不张扬的承诺,一个默默兑现的承诺;一个远胜千金的承诺,一个古老的承诺,一个完美而壮丽的承诺,一个伟大的承诺!
    
    严正学回到了据说是作家文人集聚之所,他原引为作为一员而自豪的独立中文笔会。严正学以为回家了,可以诉说委屈,揭露遭害的真相,公道就在眼前了。未料躲藏在笔会里的害人者刘路转下追杀令,威胁严如继续揭露他,就配合大陆当局将他重新送回监狱重判。严正学号呼:“现在,李建強(刘路)要将我这个才提前三个月颤危危重获自由的老人重新处死,大家都作壁上观,等着好戏开张!李建强的恐吓,使我妻昨亱通暁达旦未曾合眼。”“血淋淋的手段、冷飕飕的恐吓。会长理事及同仁们,你们不能再不说句公道话。”“严在看守所已自杀过一次了,你们还要逼他再自杀一次吗?若不是有天大冤屈,谁会以死抗争呢?我不说你们也会明白:倘若把严正学整死了,那血会溅上你们的手脸,洗不净的。说白了,老严这次没死,那是你们的侥幸、福气。”
    
    人生识字忧患始。人生识字糊涂始。人生识字可耻始!人生识字堕落始!
    
    仗义半是屠狗辈,卖友每多读书人!葛昌裕、无名君用行为见证了信义的美丽伟大和光明。作家文人用选择性表态、廉价的同情和张扬的夸饰实践了人性的堕落伪善和黑暗。
    严正学说:“文稿失而复得,我热泪盈眶,真不知如何感谢送东西来的人。回顾茫茫夜空毫无人的踪影。莫非是成了鬼魂的葛昌裕,真的来履行他的生死之约。我对着漆黑的苍穹大喊:”胖子,葛昌裕,葛胖……”
    
    两年前的2007年9月28日,严正学在十里丰监狱骤悉葛昌裕死讯时就曾抢天呼地:
    
    “胖子暴死之消息……我为葛昌裕痛哭了两场。‘103有鬼气’是胖子进来时对我说的,但该死的应是我!可是我横着出去直着回来,而胖子竟是直着进来,横着出去,这种结局是不公平的,至少对胖子而言。葛昌裕和我们同笼相处了整6个月。胖子天天喊着‘老爷子……’扶我上下统铺,伴我渡过了人生最黑暗的那段日子,给我勇气,叫我一定要活下去,活着出去…… 2007年4月26日,走出103室的我真是一步三回头,我见陈学东哭了,葛胖的泪挂在脸上,大家眼眶中都闪着泪花,我就预感是一种生离死别,但死的应该是我,谁又能想得到胖子他先我而去呢?那一天我走出牢门默默流着泪一直到天台才止住了这难以明状的悲哀,哪里想到后来的我,还要流泪而为葛昌裕仰天长啸。”
    
    这些血泪文字记录在严正学写给吴高兴转103监笼囚友王培君的信上。吴高兴当时就转发给了海外友人,笔者也曾辗转收阅,至今犹存。
    
    生践死诺的葛昌裕、无名君,在这文人几全体沉沦堕落的当世,你们的名字义行与日月同辉,偕天地不朽!
    
    严正学说:“我决定退出笔会。”
    
    严正学,你喊对了,你退对了!在这文人几体沉沦堕落的当世,葛昌裕、无名君,才配人之称,才是我们的兄弟,才是传统道义的体现。你的文字,那近30万字的狱中血泪绝笔,只有他们能为你传递、配作第一读者。
    
    根据严正学 “黄河清先生全权处理我狱中文字” 的委托,我将文稿录成电子文本在朋友中传阅,朋友皆为之动容;在严正学出狱后,我将文稿电子本连同有关信件电邮独立中文笔会诸领导,未得半人半声半字回复。
    
    不敢曰后,我愿追随义薄云天的狱中人犯葛昌裕、无名君,向大众介绍铮铮铁汉、画家、行为艺术家严正学狱中文字《行为艺术下课!》,它由四部分组成:
    一、浮世绘(出狱时遭毁)
    二、墨海濯日•胭脂中国
    三、墨海濯日•死亡日记
    四、九死一生(出狱时遭毁)
    
    2009年7月17日,严正学出狱。浙江十里丰监狱当局当着严正学的面,将他公开携带的约120万字文稿(其中有续写的“浮世绘”和“九死一生”)在粉碎机中绞碎,碎纸装了三大纸箱。 葛昌裕帮他塞入垫被棉絮的拷贝纸文稿被查获。经严正学据理力争、严正交涉后,得允挂号邮寄省高级法院附卷存档;监狱当局违背《监狱法》私拆后送给了台州市公安局。
    
    祈盼严正学病情转缓,补写成书付梓。现请海外自由圣火网站连载,以飨读者。需要说明的是,这是我擅主,一切责任由我来承担。
    
    附葛昌裕、无名君冒死带出的严正学《行为艺术下课!》手稿扫描件,以见证葛昌裕、无名君与严正学之间这一伟大、古老而美丽的故事。
    
    2009、10、15于地中海畔
    
    严正学《行为艺术下课!》手稿扫描件一
    
    严正学《行为艺术下课!》手稿扫描件二
    
     (《自由圣火》首发 转载请注明出处并保持完整)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黄河清:谎假表——国殇祭之三
  • 黄河清:贪官表——国殇祭之二
  • 黄河清:挽林希翎
  • 黄河清:1949年后的“国学大师”
  • 黄河清:生王之头曾不若死士之垄——万之《凯旋曲》读后
  • 保皇公然展开,历史拭目以待!/黄河清
  • 黄河清:八九六四回顾百问的继续——要输得像样一点!
  • 黄河清:八九六四回顾百问继续——要输的像样一点!
  • 与林希翎一个最好的电话——彻底反叛了的林希翎/黄河清
  • 为什么不把赵紫阳扣下来?——八九六四回顾百问/黄河清
  • 黄河清:六四名人列传
  • 黄河清:告密与特务统治——也谈章诒和揭告密者文章
  • 黄河清:六四廿周年感怀
  • 黄河清:“二流堂”人戴浩二三事
  • 黄河清:爱莲新说——纪念李九莲赴难四十周年
  • 黄河清:戊寅上书改良案,乞哀求恳全无用
  • 黄河清:戈扬扬戈
  • 百无一用书生懦,千古不朽杨佳烈/黄河清
  • 黄河清:百无一用书生懦,千古不朽杨佳烈
  • 六四底层列传(上)/黄河清
  • 黄河清:知识人与知识分子
  • 王若望传略——纪念王若望诞辰90周年之一/黄河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