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共骑着资本家,哼着马克思/刘忠世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20日 转载)
     “主义”的争论与坚持,仍是当下的“宏大叙事”。书面上的思想、理论、观念、说法,越来越多,真实的含义却越来越糊涂,要统一思想也不知统一到哪朝哪代上去了。生活在现实中的小民百姓,只能面对最实际的现实生活,由此产生出对生活的意识,这意识就是: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有资本无主义,有主义无社会。
    
     解释一下这句像是绕口令的话。在我们这里,到处都是资本的统治,但就是不说与资本连在一起的那个“主义”,不说是不愿说、不敢说、不让说,“打死我也不说”;与此相对,在我们这里,到处都在轻松地说、鼓励地说、不断地说,“社会”而且“主义”,然而,说尽管说,说也只是说,说说而已,至于“社会”,不知在何处,是为“有主义没社会”。概括起来,前者是只做不说,后者是只说不做。 (博讯 boxun.com)

    
     当然,说“有资本”,并非是指已成为完全的资本社会,而是指,资本正在逐渐地成为各方面的主导力量,但在范围上的不完全;在深度上,则更达不到完全。造成这一特征的,并非“超越” 了资本的瓶颈,而是前资本社会的强大力量,仍在占据着重要领域,并在深层上主宰着社会。具体的表现就是权力、权贵、黑帮这些超经济力量的横行无忌。也正是由于这些力量的压制和渗透,尽管资本对经济、社会的影响已成为决定性的,但各种超经济力量不允许它成为一种合理的、法治的、有序的“主义”,自然也就不会让这种“主义”成为目标。这些力量希望的“资本”,是一种权贵资本即权贵+资本,或权贵控制下的资本。而在他们的手伸不到或不屑于伸的地方,则容忍甚至纵容黑帮横行,直接或间接地控制、支配资本。
    
     至于“有主义没社会”,好理解但难说破。当“社会”与“主义”联系起来时,它强调的是所有社会成员、每一个人而且是具体的个人。然而真实情形如何呢?
    
     最迷惑人的自然是所谓的 “公有制”,这也使得许多“不明真相”的人,正在鼓噪回到毛时代。确实,当年已经实实在在地消灭了私有制,但不仅消灭了有钱人的私有制,也彻底地消灭了 “靠自己劳动挣得的私有制”(马克思)。从那之后,实际上的“公有制”中的“公”,是王公贵族的“公”,而不是“共同”、“公共”的“公”。因为,这里的共同体,个人是自发的(天生的)、被迫的(不能选择的)参与其中的。普通个人不仅从未获得在共同体中的参与管理权,而且连表达权也从未获得,共同体的支配权完全控制在极少数权贵手中,他们通过控制政治权力而控制了经济命脉,通过控制社会大多数成员的人身进而控制了他们的劳动成果。
    
     时至今日,这种通过控制政治权力进而控制经济、通过控制人身进而控制财富的状况并未发生质的改变,仅仅“松绑”了一下,让许多普通人能腾出手来挣碗饭吃而已,如此也才有可能给权贵们创造财富。至于对人的控制,并没松绑多少,二元分割、地域分割的户籍制度,就是明证。贫富差距的迅速扩大、贫困的世代继替,不过是这种身份等级制度的生活表现罢了。
    
     至于马克思所设想的,“以每个人的全面而自由的发展为基本原则的社会形式”,不仅丝毫不见踪影,而且连说也不敢说、不能说了。在这里,相当多的人挣扎在贫困线上,发展根本不在梦想之中;在这里,绝大多数人连自由阅读、自由思想、自由交流的权利都受到严格限制,又谈何“自由发展”?
    
     这里很独特,别无分号。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取消马克思在中国的神学地位/张雪忠
  • 马克思主义研究范式的重建与转型/何中华
  • 俞吾金:对马克思和黑格尔关系的当代解读
  • 何中华:论马克思实践观的本体论向度
  • 江棋生:哈耶克的睿智和马克思的悲剧
  • ZT卡尔·马克思的成魔之路(1,5)
  • 张成觉:胡乔木不懂马克思
  • 邓玉娇的身上,闪烁着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灿烂真理之光/转业军人王卫平
  • 认识金融危机:回到马克思/卢周来
  • 张一兵:从《回到马克思》到《回到列宁》
  • 用三大民主手段来打击腐败/马克思主义研究院院长程恩富
  • 张雪忠:中国需要去马克思主义化
  • “重读马克思”:可能性及其限度/何中华
  • 人文关怀:马克思哲学的另一个维度/俞吾金
  • 马克思致信祝贺林肯连任总统:肯定人类普世价值
  • 敬畏马克思主义:一个必须的态度/孙亮
  • 马克思主义登陆中国的奥秘 /周伦佐
  • 吴云龙:批判列宁的'马克思主义'
  • 李成瑞:开展马克思主义的大学习大讨论
  • 马克思主义评论网关于春节期间停站的公告
  • “后现代主义与马克思主义”国际研讨会在沪召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