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施化: 亟待产生思想的中国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09日 转载)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60周年庆典已经结束,北京和各大城市的民众仍然沈浸在欢庆的喜悦中。为了让中国老百姓高兴一把,北京当局做足了功夫。其中包括向参加庆典和有关的群众大派红包,为离退休人员增加工资,组织机关干部向各界慰问以外,还早早地封锁了互联网,清除了上访群体,关押监视着大量的不同政见者。所有这一切,只不过为着一个目的:不改变中国目前的权力状况。
     (博讯 boxun.com)

    中国的最高权力现在掌握在几个最具有实权的中共在职或离职人员手里。这些人掌握最高权力,并不因为他们对政治作了重大的贡献或特别称职,而只是因为前任遗留下来的局面所致。不改变目前的权力结构,也就是不放弃这几个人的权力,在中国目前高度集权的体制下,还是容易做到的。所谓容易,不是指这些人有什么特殊的本事,能够震慑亿万大众,只因为中国有几千年的帝制传统,而最后一个帝王毛泽东又对此传统作了精致的完善和强化,习惯已成自然。这样一来,权力是稳固了,但与此同时,整个民族的思想也凝固了。思想凝固的民族是没有前途的,用牺牲民族前途的代价来稳固权力,这一点很少被中国的精英们哪怕细微地认识到,因为他们的思想也凝固了。
    
     从两个简单的事实,看得出中国的思想凝固。
    
    一个是60周年国庆庆典。这个庆典在思想上毫无新意,完全是30年前政治模式的翻版。很多从电视画面上看到阅兵游行场面的观众说,“又回到了我们年轻的时候”。无论游行的口号,游行的构图设计,领导人的出现,全部是模仿过去。模仿比创造相对不容易犯错误,但是一万个没有错误的模仿,不如一个有错误的创造。模仿是没有生命的,创造才有生命。把一句顺口溜稍微改造一下可以说,“改革开放30年,游行回到改革前”。本来改革是反对个人崇拜的,但是游行开了一个很坏的头,把巨幅领导人画像塞进游行队伍,今后中国很可能要重新恢复个人崇拜。中国目前看得到政治前途只不过是文革时期的“领袖挥手我前进”,30年连一寸进步都没有。
    
    另一个事实是中国的经济结构。如果说,现在的政治生态已经回到30年前的话,那么经济生态则早已经回到60年前。现在中国的经济生态,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没有脱离国民党在大陆统治最后几年的模式,即权贵资本主义模式。所谓权贵资本主义,实行的好像是资本主义经济规律,但实质上不存在资本主义市场的自由和平等,而只存在几个巨头或家族的背后操纵。“蒋宋孔陈”四大家族的垄断,被形容为当时的经济模式,现在仍旧如此,只不过改换了姓名而已。中国的能源,通讯,钢铁等支柱产业的所有权,都掌握在太子党或权贵手里。其余的中小产业,只不过是附庸。而基本规则,不论明规则暗规则,都是由最有权力的党政要人制定的,法律不过是儿戏。
    
    政治和经济的复旧,说明一个严重的现实问题,即中国没有思想创新。严格地说,不要说创新,连和几个时代前存在过,被证明是错误和失败的那些思想有微小改进的思想都没有出现过。出现的只是一个高楼林立,灯红酒绿,醉生梦死的思想荒漠。
    
    近日读本地的华文报纸《环球华报》,注意到两篇有代表性的评论文章。一篇是黄非祸的《写给一甲子的新中国》。作者把中共政权和唐太宗李世民的贞观之治作了比较,指出两者的相同之处都是“兄弟阋墙(指玄武门之变和国共内战),成王败寇”,苦口婆心地劝说中共要如唐太宗那样,愿意聆听,懂得分辨,包容,并适时采纳不同,甚至相反的意见,才能强大和赢得尊敬。另一篇是文扬的《中国领导世界的资格》。文章是一个虚构故事,虚构了几个大国领袖的对话,要点是想说,中共政权是历史上唯一先后实践过保守主义、自由主义、共产主义和国家资本主义四种现代化模式的政权,有资格领导世界。
    
    这两篇文章被报纸编辑选中,应当被理解为是有思想的。但是我读遍全文,找不到一点新思想。黄文的思想只不过停留在帝王思想上,认为中国前途在于劝谏。文文则更不堪,作者非常想为中国的现行政治寻找理论根据,但是只找到一锅大杂烩。一个什么都有的模式等于什么都没有,因为你自己连选择什么也不知道。不错,有些大杂烩是好吃,但一定要经过厨师精选,不能什么料都往里放。一个画家把所有颜料都倒进调色盘,调出的一定是大粪的颜色。说到思想,这还是在海外被认为言论相对自由的地方的“思想”,想想大陆境内层层的新闻审查,言论自律,那就更不可能有半点思想了。内地和海外不是不存在有思想的作者和文章,但是都被高度一致的“维稳”驱逐或屏蔽了。一些带有火花的思想,还没等到点燃就熄灭。不知道有人在庆祝胜利的时候,有没有用脑子想一想可怕的后果。
    
    
    
    现在世界上一切的文明和进步,都不是自然产生的,而是人类冲破阻扰大胆思想的结果。有人以为经济好了,思想自然会进步,这是一种盲目乐观。罗马帝国创造了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经济和军事力量,但是缺乏人心所向,最后灭亡了。希特勒的第三帝国创造了当时世界最高的生产率,但是仅有的玄学思想让这些经济成果化为废墟。同样搞政治,经过深思熟虑,对照借鉴,去伪存真的大脑思考,和盲目照搬,无所作为的随波逐流,结果是完全不同的。
    
     为了权力而盲目追求稳定,为了稳定而绞杀一切思想,而人民对此却无动于衷。这样的一个民族,这样的一个人口大国,不知道会有什么前途?我只看到一个前途,那就是不断地重复历史上多次犯过的错误,自找苦吃。一个不产生新思想的国家,谈何领导世界?不让世界操心“共管”就不错了。 (博讯记者:格丘山)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