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节:东突独为什么仇视汉人? /巴克推荐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03日 转载)
     处在中国西北部的新疆在红色恐怖笼罩下,维族人民更处在水深火热之中,这是新疆人民欲独立的基本原因,原本是,维族人民应该在自己的土地上获取到更多的政治上的、经济上的实际利益,可在中共统治一来,特别是中共的“改革开放”一来,新疆维族下层人民却更加穷困潦倒——也是思维进化落后受制的必然吧。同时,流氓政府的血腥杀戮给维族激进分子带来了报复的理由,所以街面上出现各种攻击汉人的活动,特别是扎针手段十分地残忍,我们虽然同情维族人民,可对这种针对平民的伤害还是持谴责态度的,因为这样的恐怖手段并不影响流氓独裁政府的存在,反更加剧了维汉人民的矛盾,却忽视了真正的敌人、中共流氓当局。
    但是,我们除了谴责“扎针事件”以外,还应该更清楚地认识到:这些攻击汉人的维族人,的确是对汉人的统治不满,并不是对汉族人民不满,再说了,汉族人民有什么能力遏止中共这伙害群之马祸害维族人民呢?他们不还是维族人民一样的是受害群体吗?维族人民不应该采取对汉族人民仇视的行动。然而,躲避在刀枪后的中共利益群体,让手无寸铁的维族反抗者直接对准目标,那也是不可能的,毕竟这些流氓分子,也不会赤膊街上行走,在街面上行走的都是没有势力的老百姓,决没有多少利益集团的成员。
     只不过,维族激进分子如果采取报复,起码是针对政府官员以及警察人员进行攻击,其影响远胜于对平民的伤害,还能得到更多人的同情与支持。尽管这样的攻击非常困难,但毕竟政府官员所具备的车辆非常明显,只要具备起码的枪械、火箭筒就足够了。而具备这样的常规武器并不难。若是这样采取行动,在动摇独裁统治上将起到根本上的作用。 (博讯 boxun.com)

    眼下,杀戮者在胡锦涛的间接指挥下,先于对维族反抗者公然挥舞屠刀,并用快枪猎杀维族人民几百之多,而这些杀戮者岂不都是汉族人民的子弟?再说,利益集团能够开枪就开枪,我们光谴责维族人民的反抗岂不也是纵容更邪恶的中共这群恐怖分子吗?况且,维族的恐怖分子在没有起码的兵器的前提下,他们在驱逐汉人的活动中也与我们一样地在网络写写文章,搞臭几个独裁者以及帮凶,能解决什么实际问题呢?
    可以说,恐怖事件虽然不可取,但它是中国独裁统治的国家走向分裂的开始,流氓集团只要不放弃独裁制度,继续公开掠夺新疆的民脂民膏,新疆维族的行为也就自然引发更多的效仿者,也是中国四分五裂的一个基本演化条件。历史的车轮仅仅的依靠杀戮与恐怖是阻挡不了的,同时我们在不赞成维族东突独做法的时刻还要有点理性思考:假若没有独裁制度,没有中共这伙杀戮者,维族人民也有公平的竞争条件,那么新疆就不会有这样的事件发生。
    所以说,我们虽然不赞成维族对汉人统统地仇视,但对流氓当局对维族人民的杀戮一样地谴责与愤怒,而且是流氓当局毕竟有点文化,应该懂得更多的道理才对,可他们却成了阻挡中国进化、蛮不讲理的恶人,使中国到了这个样子而不知悔改。若是任由他们这样持续下去,怎么得了?不铲除他们,又怎么行?也是我们赞同任何对独裁集团攻击的正义行为的根本所在。特别是,中国境内,没有反暴力行动,只是停顿在网络世界里杀伐,取对客观现实逃避的态度,实际上是对中国现实问题的逃避,对流氓杀戮的恐惧,也间接纵容着杀戮者行凶杀人。
    任何时候,没有无缘无故的仇恨,维族的东突独对汉人的仇视是因为汉族的统治者杀害了维族人民太多了,尽管维族的精英对汉人的仇视是多么的愚蠢,他们的欲脱离汉人的统治又是多么地迫切,可我们作为民主人士,没有什么理由进行阻挠,因为我们制止不了中共当局对维族人民的的歧视与蹂躏,这也使我们不得不冷静地通盘思考。
    要说中国流氓当局的邪恶是因为他们拥有着国家强大的凶器,已是事实,如果分裂出几个国家,他们再如此嚣张也是不可能的,因此,我们赞同任何能铲除独裁制度的形式,其中也就包括了分裂的模式。而分裂的模式,也是无奈的办法,罪不在我而在独裁当局。所以,对于东突独的政治选择我们暂时保留我们意见,除非独裁制度被取缔之外,我们决不反对东突独的自由选择。
    眼下,国内封锁网络十分地猖獗,他们害怕国内民众知道真相,通晓中国境内都在发生着什么事件,导致了大多民众无法正常利用海外网络空间了解国内的实际状况,也影响了国内民众更加利用国外网络传递一些必要的信息。中共当局的邪恶到了如此的程度,是该有人站出来进行必要的活动了。当然是对流氓当局的有效打击了。
    
    2009年9月25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