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约翰·贝拉米·福斯特:当前金融危机与当代资本主义停滞趋势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29日 转载)
    
      在古典经济学时期,亚当·斯密、大卫·李嘉图、托马斯·马尔萨斯、斯图尔特·穆勒以及马克思的经济学理论称作“政治经济学”——这一概念清晰地表明了阶级基础与国家政权对经济的影响。尽管斯密以市场经济的“看不见的手”替代了封建君主那只“看得见的手”,但斯密那个时代的经济学家对政治与阶级因素的分析渗透在其经济理论之中。
       19世纪30-40年代开始,工人阶级走上了历史舞台,资产阶级替代了地主阶级掌控了国家政权。而从这时开始,经济学理论走上了只关注个人、消费、生产与利润的纯经济分析之路,阶级分析退出了经济学理论;国家仍然被认为必须恪守不干预原则,但关于国家的分析研究成为了政治学这门新兴学科的研究内容。从此,经济学将经济从社会阶级与政治中脱离成为立场“中立”的“科学”。 (博讯 boxun.com)

      这种保守的新古典经济学的范式展示给我们的,是大量脱离历史背景的抽象概念、机械模型和数学公式;它不能反映现实经济生活。今天秉承这一模式的标准经济学理论完全没有从大萧条中汲取应有的教训——资本主义经济制度存在着根本的缺陷、实体经济的问题根源于实体经济之中而并非源自货币领域。事实上当前这场危机与大萧条完全相同——孱弱的需求导致生产过剩。但伯南克却如同他的导师米尔顿·弗里德曼一样对此视而不见,笃信经济自由主义,坚定地相信“稳住山崩的第一块岩石”就足以避免致命的金融体系崩溃。
      讨论这场危机必须回到政治经济学的分析范式之中。大萧条爆发后的一个时期,凯恩斯及其追随者、制度主义经济学家以及以波兰经济学家卡莱茨基为代表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曾经复兴并坚持了政治经济学的分析范式。但由“新古典综合派”产生开始,“二战”后的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又重新回到了新古典的分析范式之中;最后在20世纪70年代滞胀时期,货币主义、供给学派、理性预期学派等一系列新保守主义意识形态经济学登上舞台。经济学就此再度告别了政治经济学范式重回与阶级、权力无关的自由市场经济神话之中。
      经济从来就没有摆脱与政治的关系;政治生活更随处可见经济力量的影响。尽管亚当·斯密将那只君主控制的“看得见的手”换成了由市场控制的 “看不见的手”,但这只看不见的手绝对不是市场操控的,控制着这只看不见的手的是隐藏在市场竞争面纱背后的资产阶级。资本主义每经历一次重大的危机,都会将这层面纱揭开,暴露出阶级力量对市场的影响。
      2008年9月,财政部长保尔森请求国会批准7000亿美元拨款救市。这一在昔日不可想像的政府干预“暴行”广受赞誉。美国政府救市引发了这样的质问——谁将为如此大规模的救市买单?显然,资本主义置其引以为荣的市场机制不顾而动用政府干预将危机成本转嫁给了最底层的社会公众,将盈利的企业私有化、将亏损的企业国有化的游戏再度重演,社会公众被要求紧缩消费为资本主义体制买单。
      面对这场危机,社会进步力量最为重要的是要认识到这场危机的根源是资本主义体制自身而不是什么“自然灾难”。尽管处于社会顶层的利益集团同样因危机受到损失,但本应该为此承担责任的他们,却在竭尽可能利用资本主义制度的现有机制、以损害其他社会成员为代价弥补损失、获取利益。这个最富有的阶层理应为这场危机买单,这不仅仅是基于最基本的社会公平,更因为是他们以及他们的体制制造了这场危机。挽救危机的真正方法是满足社会底层的基本需求,而不是耗费普通纳税人的财富为处于社会顶层的少数人打造“黄金降落伞”(golden parachutes)。
      但私有市场经济制度中政府支出首要目标是维护有产阶级的利益。资本主义制度下的政府不会实施可行的政策满足公众的基本需要:它们不会为包括无家可归者在内的每一个人提供必要的住房、不会建立一个覆盖全部人口的单一保险机构式的全国公共卫生体系来代替漏洞百出的医疗保险制度、不会大幅度削减支持帝国统治的大规模军费开支、不会对富人征收更高的税款向低收入者进行转移支付、不会使全球环境得到更好的保护。
      这场波及全球的金融危机或许是一个历史转折点。深受金融投机伤害之后,人们或许能创造出一种更为理性的社会秩序。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