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毕汝谐:深情怀念林希翎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26日 来稿)
    毕汝谐更多文章请看毕汝谐专栏
     当年,我初来纽约,过着潦倒文人的清苦生活.一日,历史学家唐德刚教授对我说: “大右派林希翎来了,有个演讲会,你想不想参加?”基于好奇心,我一口应允.
     林希翎的演讲水平一般,低于事前所期.会后,我与林希翎四目相对,我从她的眼睛里看到自进入青春期便异常熟悉的倾慕神情,觉得机不可失,便悄声探问: “林大姐,要不要去我家坐一坐?”林希翎欣然应邀. (博讯 boxun.com)

     所谓家,那是冠冕话,其实是法拉盛枫叶街地下室里的一个小小隔间.林希翎对此没有表现的丝毫意外和嫌弃,我由此猜想她在巴黎的生活也很拮据.由于木板墙壁没有隔音功能,我随手打开电视机以掩护即将发生的桃色事件.我意外地发现安全套已用罄, 而干柴烈火的情势已不容拖延,双方便随口做了健康无恙的表白并相互认可对方的口头保证,遂直奔床第,赤膊上阵.林希翎毕竟年纪大了,容貌也不出色,我便借口初次见面即上床有些害羞(其实,双方的脸皮都厚过城墙转角处),撩起林希翎的裙子遮住她的脸孔,专营下三路……
     政治立场成为激发性欲的春药; 林希翎,这个当年与谭天荣并列为学生领袖的著名右派,这个史无前例地同时持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及中华民国护照的大胆女人(作家无名氏称其为亚洲奇女子), 此刻成为我的胯下之妇,任由摆布.
     林希翎的床上功夫平平,缺乏必要的悟性.所幸,我是身经百战的惯家,驾轻就熟,领导淫行.
     事毕,按照个人惯例,我剪采了林希翎的一撮XX(之所以披露这一不堪的细节,后面自有交代),藏入日记簿.
     林希翎赞叹道: “你的(性)技术真棒.”
     我沾沾自喜地道: “在华人里,我是阳具和(性)技巧超一流的钢铁骑士.”
     林希翎嘱咐道: “这件事千万不要让旁人知道.”
     我笑道: “请放心,我的许多露水情人,都是各界知名人士或知名人士之妻,我保证守口如瓶,至死不渝.”
     而后,我和林希翎签名互赠各自的著作,又扯了一些闲话; 很明显,林希翎是与时代脱节的错位人物,其头脑依旧停留在1957年,故步自封----开口: “蒋介石称赞我”、闭口“杜勒斯知道我”……
     我委婉地指出: “杜勒斯于1959年患癌逝世,蒋介石于1975年与世长辞……”
     我和林希翎的一夜情,完全是基于一时的随机的生理要求,犹如偶遇于莽林深处的公兽母兽,交媾之后,便各奔前途……
     而后二十年无话.
     二零零七年夏天,我参加了彼岸杂志为林希翎接风的宴会(我是该杂志的定期捐款人),这是我和林希翎的第二次见面.
     岁月不饶人----我(当年的钢铁骑士)和林希翎(当年的胯下之妇)都老了.
     我自然不会贸然与之相认,便旁敲侧击地问道: “林大姐,二十年前,我们有一位共同的朋友---学哲学出身的香港女记者张翠容,你还记得她吗?(当年,林希翎借住在张家).”
     林希翎心照不宣,迭声道: “记得,记得.”
     次日, 林希翎来电话,邀我见面;她开门见山地道:“在巴黎,我是穷人,享受政府的福利救济;他们都说你很有钱,你能送给我五千美元吗?”
     我道: “不能.今年以来,我的几项投资都亏本了,不能像从前那样漫撒金钱了……”
     林希翎一如当年,沉浸于妄自尊大的幻觉里---“我正在写回忆录,全世界人民都在等待这本书……”
     我忍俊不禁地道: “不是这样的;今年是反右运动50周年,人们想起了你,明年是反右运动51周年,人们就不会提起你了.毕竟,现实生活纷繁复杂,值得关注的人与事实在太多了.”
     我们轻淡地回顾了一夜情的往事;我又说起新著 <<太阳与蛇>>---海内外第一部以中美间谍战为背景的性虐待长篇小说----问世后,我收到许多读者来信,反应热烈,毁誉参半;而海内外的许多旧雨新知原本答允撰写书评,结果是不约而同地自食其言,无一人践诺,我深知失望、遗憾……
     林希翎正色道: “谁敢写呀?中国国家安全部、 美国联邦调查局是中美两国最厉害、最可怕的老虎衙门,你一支笔捅了两个马蜂窝,谁敢写书评?!”
     我笑道:”林大姐,你素以敢言著称,请你打头阵吧.”
     林希翎兴奋起来: “好呀,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你给我一点钱,我一定好好地写书评;你是一个邪恶的天才---无论是文学创作还是对付女人……我九岁就在报上发表文章,很少敬佩什么人.但是我佩服你的文笔……我最近比较忙乱,我保证年底以前交稿.写不出来,就把钱退给你.”
     几天后,我把十张百元美钞交给林希翎,林希翎将两条肥腿搭成二郎腿,快速地清点着……林希翎的动作带出一种贪婪和急迫,令我忆起年轻时著名话剧“千万不要忘记”里的小业主姚母;我的心头掠过一丝阴翳,但是却又被对于林希翎的近乎盲目的信任掩住了……
     我道: “林大姐,穷山恶水出刁民---民运圈子的人格和信誉明显低于社会普遍水平.才华卓越的女作家徐晓(光明日报出版社副主编),曾经骗走我三千元人民币(区区之数!),还厚颜无耻地道:毕汝谐,我已经把这钱花掉了,你能怎么样?我做过许多生意,都是先交一部分定金,事成之后再付全款.林大姐,你是读苏联小说长大的五十年代的老派人物,我信任你,一次过钱……”
     过了几日,林希翎又打来电话: “如果我马上交稿,你能再给我买张回巴黎的飞机票吗?”
     我一口回拒: “不行,这事不是急茬儿,我也不是圣诞老人.”
     转眼新年到了,我给林希翎打电话: “你的文章呢?”
     林希翎道: “我还没动笔呢.”
     我不高兴了: “你说过年底以前交稿.”
     林希翎厚颜道: “我只答应写书评,没有时间上的承诺.”
     我愈益不高兴了: “没有时间上的承诺?你打算一百年后交稿呀.你把我当傻子?你说过写不出来文章,就把钱退给我,请退钱吧.”
     林希翎道: “毕汝谐,你这样对待我,是不是出于政治上、经济上的原因?最近,我和法轮功有接触;最近,股票大跌,你或许手头拮据?”
     我冷笑道: “都不是!人可以有不同的政治立场,却应当具有基本的人格和信誉. 你瞪着眼睛说瞎话,我不想和你做朋友了.你是穷人,没有人格和信誉,谁还搭理你?在美国,骗人一次等于骗人一万次,谁还相信你?今后,我将遵守君子绝交不出恶言的古训,不会说你一句坏话.我的那本《周恩来评传》上,有好几处赞扬你的地方,也不会因此删改……”
     林希翎道: “我手上没有多少美元了,还给你欧元好不好?”
     我道: “欧元就欧元吧.请你把欧元交给L先生,我再也不想看见你了.”
     林希翎开始胡搅蛮缠了: “毕汝谐,你没有资格跟我讲人格!二十年前,你把我带到你家, 骗了我的身子(其口吻俨若电视连续剧里的失足少女!)……这是一个长达二十年的噩梦,我一想起来就浑身发抖……”
     “胡说八道!你比我大十五岁,社会阅历丰富,我怎能骗你的身子?!”
     林希翎终于说出了将自己等同于市井无赖的决定性的话: “毕汝谐,你有什么证据说我借了你一千美元?”
     我怒斥道: “你是无赖!”
     “你是色狼!”
     “你是无赖!”
     “你是色狼!”
     (林希翎的谩骂软弱无力---文革年代,在北京那个特定的圈子,毕汝谐这个名字根本就是“放荡不羁”的同义语,许多有妙龄女儿的人家,防火防盗般地防范毕汝谐,唯恐发生桃色事件.
     我的情场优势堪比王子---西哈努克亲王曾经告诫金边市民,当他的几位王子在市内游逛时,务必将自己的妻女藏起来,以免被王子们勾走……)
     我怒骂道: “他妈的,你当毕汝谐的钱是好骗的?! (我的一位老友说过:和毕汝谐结仇,就像走夜路踩着毒蛇一样可怕---毕汝谐有钱有闲,而且报复心理极强);我要写一篇文章,向世人揭露你的真实嘴脸----经济上坑蒙拐骗,不择手段;生活上人尽可夫,急于上钩!”
     (假如, 林希翎操着同样腔调道: “毕汝谐,你有什么证据说我当年和你有过一夜情?”
     我将理直气壮地回答: “ XX在此,铁证如山!可以进行DNA鉴定!”
     或许有一天, 林希翎的XX就像所谓拿破伦的头发一样,出现于巴黎的旧货地摊!)
     “林希翎,你是个骗子!”
     林希翎洋洋得意地道: “我就是个大骗子,你能把我怎么样?”
     哦,林希翎原来是个大骗子!
     区区一千美元犹如照妖镜,林希翎的真实嘴脸在此暴露无遗!
     与林希翎打过交道的人,普遍地认为她不通人情世故;其实,林希翎只是不通善良的人情世故而已;邪恶的人情世故,林希翎无师自通,得心应手!
     而今,该林希翎仍然在海外华人社会招摇撞骗;善良的人们啊, 林希翎人穷志短,马瘦毛长(长耶?短耶?证据自会说话!)!林希翎是大骗子(下贱!)你们千万要警惕!
     <<太阳与蛇>>!
     毕汝谐(原中国文化部直属中央歌剧院编剧) 著
     海内外第一部以中美间谍战为背景的性虐待长篇小说!
     马克思辩证唯物论与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说相结合的典范!
     古今中外,前所未见!
     二十一世纪国际版《金瓶梅》!
     本书系海内外第一部以中美间谍战为背景的性虐待长篇小说。本书以间谍及反间谍活动为经线、性虐待(虐恋亚文化)为纬线,交织成错综复杂的生活画面。海龟博士诱引前妻(女市长)刺探中国的政治军事情报、国家安全局男女侦察员追踪破案,是两条平行而互相影响的故事链,揭示爱情既是为善也是作恶的神奇力量,并对性虐待的成因及演进作出独特而精彩的描写——常态及变态的灵与肉的交锋,折射出复杂多样的人性。
     尤为可贵的是,毕汝谐破天荒地深刻揭露了作为大陆官场有机组成部分的国家安全系统的黑暗和腐败,进而全方位地描述了当前中国病态社会的横剖面。
     本书约五十万字,兼俱故事性和学术性。传统的全知叙述结合空灵的意识流技巧,故事一波三折,人物各有特色,情节扣动心弦,文笔流畅典雅(甚至不乏五千年所未见的惊人之笔!)。
     为写此书,毕汝谐曾经多次采访美国中央情报局官员、美国联邦调查局特工、中国国家安全部地下工作人员,取得第一手材料,并参阅了大量有关资料。毕汝谐且亲临MS(性虐待)社交圈体验生活,取得感性素材。
     本书实为骇世惊俗的旷代奇书,雅俗共赏,具有良好的文学价值和市场前景。
     作者简介:毕汝谐二十岁即创作文革地下文学著名小说<<九级浪>>,载之于海内外数种文学史;<<九级浪>>残稿已作为文物收藏于中国现代文学馆。毕汝谐曾就读于中文及电机工程专业,曾任沈阳军区歌剧团剧本创作员、文化部直属中央歌剧院编剧;85年,毕汝谐作为访问学者赴美,曾于海峡两岸出版多种文史著作:《自由,你好》、《周恩来评传》、《我俩——北京玩主在纽约》、《我俩——一九九三》、《绿卡族》、《活水的江河》、《美国联邦监狱探秘》等;另发表散篇逾百万字。九十年代曾下海经商,现为自由撰稿人,定居纽约。
     作者E-mail: [email protected]
     购买、邮购 20 美元(含邮费)
     Mr Bi,43-12 Main St, Flushing NY11355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天堂里没有右派:忆林希翎/陈弘莘
  • 陈尔晋(陈泱潮)挽林希翎
  • 沉重悼念林希翎女士
  • 林希翎-中国自由知识份子的旗帜/亚衣
  • 哭林希翎前辈
  • 回顾与林希翎大姐的短暂交往/赵京
  • 铁流:从六十年忘不了的一首歌再想到林希翎
  • 黄河清:挽林希翎
  • 与林希翎一个最好的电话——彻底反叛了的林希翎/黄河清
  • 大右派:林希翎“我还活著”
  • 周素子:“右派情蹤:(11)林希翎
  • 带刺玫瑰林希翎凋谢巴黎 中共错失取信于民良机
  • 北大“五.一九”“右派”老友追思林希翎(之一)
  • 林希翎,中国自由知识份子的旗帜
  • 杜光:林希翎以异样方式辉耀桑梓的温岭老乡
  • 茆家升挽林希翎先生联
  • 杜光:沉痛悼念精神不朽的右派难友林希翎
  • 林希翎治丧委员会筹备组(中国区)第一号通告
  • 中国最后一个大右派林希翎:不管多么大的罪名 回去审判我好了 (图)
  • 至今未获改正的“右派”林希翎近况/RFA张敏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