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我心中的毛泽东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18日 来稿)
    
    我生在旧社会,长在红旗下,从小接受的是热爱党,热爱毛主席的教育。我家五弟兄的名字里含有“泽东新中国”五个字,可见父母希望我们成为什么样的人。在小学中学,我的学习成绩都很好,因为我一心想当科学家,要为党,为人民,为祖国作贡献,为毛主席争光。我政治上也积极要求进步,还当上了校团总支副书记。上了大学,我开始认真系统地读毛选,曾被评为“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第一学期,我把毛选四卷通读了两遍,越读越觉得毛主席真了不起,真伟大。不久,文革爆发,我响应毛主席的伟大号召,到大风大浪中去锻炼,成为一名无限忠于毛主席,誓死捍卫毛主席革命路线的“革命小将”。我如饥似渴地读毛主席的书,无限虔诚地学习最高指示。我最爱唱的歌是《东方红》和《大海航行靠舵手》。那时,我心中的毛泽东不仅仅是“伟大的导师,伟大的领袖,伟大的统帅,伟大舵手”,而已经近乎于神了。我对毛泽东的崇拜达到了狂热的颠峰。后来,造反派分裂成两派,一派掌权后,把另一派打成“反革命大杂烩”。我与两派的观点都有分歧,没有介入他们之间的斗争。但我认为被打击的一派是“犯错误的老造反派”,掌权派用武力镇压他们,违背了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为了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在一片白色恐怖之下,我跳出来要求为被镇压的那一派平反。掌权派动用了所有的宣传工具对我进行围剿,把我关进私设的监狱,在批斗大会上殴打我,暗中对我下毒手(险些丧命),军宣队甚至扬言要逮捕我。但是,无论多么大的压力,每当我一哼起“抬头望见北斗星,心中想念毛泽东”,心中便充满了革命的大无畏精神和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环境的改变,我逐步认清了文革的本质和危害,意识到自己对毛主席的纯真的感情被愚弄了。特别是当毛把斗争的矛头指我最敬重的周总理时,毛泽东,我心中的这尊偶像轰然倒塌了。
     (博讯 boxun.com)

    毛泽东死去33年了,还有不少人怀念他。纪念堂前的长龙,各地的纪念活动,网上的狂热吹捧,搞得不亦乐乎。有人说这是人们对现实不满引发的怀旧感,可以理解。诚然,现在的腐败比毛时代严重很多,但这是经济改革不到位和政治改革滞后造成的。我们不能因为出现了腐败就走回头路, 回到阶级斗争的年代,回到凭票证购物的年代,回到大锅饭的年代,回到饿肚子的年代。
    
    有些年轻人崇拜毛泽东,或许是阅历有限所致。我曾有个年轻的室友,国内名牌大学硕士生,非常崇拜毛。我俩经常辩论,他却不知道大跃进是怎么回事。我还有个工友,30多岁,大学油画教师,也爱和我辩论,她荒唐到竟然不知道刘少奇是谁。希望这类人多了解一些现代史常识,不要不求甚解,人云亦云。
    
    有人称,不管毛做错什么事,他都不失为伟人。这或许是对“伟人”这个概念理解有偏差,或许是根本就不知道毛究竟做了哪些错事,以及这些事的后果有多么严重。 毛的秘书,前中组部副部长,仍健在的93岁的老革命家李锐对毛的评价是“建国有功,功劳盖世;治国有罪,罪恶滔天” ,“七分错误,三分成绩”。毛领导中共,牺牲和杀戮了国共两军数百万生命,用武力赶走了国父孙中山先生创建的,领导中华民族打败日本侵略者,从而成为联合国创始国和常任理事国的中华民国,建立了一个比国民党政府更加专制,更加腐败的政府。这“三分功劳”也只能算是毛对中共当权者们的贡献,与广大平民百姓无关。一个人所做的事,破坏了社会生产力(阶级斗争打人杀人,人民公社饿死人),破坏了自然环境(大跃进大炼钢铁几乎毁掉所有的森林),给社会带来巨大灾难,把国民经济搞到了“崩溃的边缘”(中共自己承认的),此人何伟之有?再则,毛是一个政治人物,但他丝毫不讲政治伦理,奉行“和尚打伞,无法无天”的封建帝王理念。明明是他号召帮助党整风,不几天就“事情正在发生变化”,突然变成了“引蛇出洞”的“阳谋”,把几十万天真善良的人们打成了右派。他不仅用非法手段对国家元首刘少奇,共和国元帅,开国元勋彭德怀,贺龙等老一辈革命家在政治上打倒搞臭,而且用极其残忍的手段将其折磨至死。世界上哪里找得到如此丧失人性的“伟人”? 执政者 从自身的利益考虑,不得不维护毛的形象。他们对毛的“错误”要么避重就轻,要么让四人帮当替罪羊,说那些坏事是四人帮背着毛干的。众所周知,文革中毛的权威登峰造极,不亚于历史上任何一个帝王。对毛不忠,必死无疑。毛最亲密的战友,法定接班人林彪与毛仅仅在是否设国家主席 问题上有分歧,毛旁敲侧击讲了几次话就吓得林仓皇出逃。难道四人帮吃了豹子胆,敢违背毛的意愿,私下干出如此重大,如此无法无天,如此丧天害理的事?
    
    有人称毛泽东为“悲剧式的理想主义者”,“中国的唐吉柯德”。他们认为毛的动机是好的,是好心办坏事。毛多次强调,马克思主义者应该是动机和效果的统一论者。这一论断应该适合用于评价毛本人。当然,有时善良的人们出于好的动机也可能办坏事,但这是偶然。然而毛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干坏事而不思悔改。庐山会议本来是为检讨大跃进的失误而召开的,却因彭德怀的“万言书”而改变了方向。刘少奇的“三自一包,四大自由”使国民经济刚开始复苏,却招来杀身之祸。周恩来费尽心机保护老干部,呕心沥血“促生产”,却落得个“投降派”的罪名。全面地,历史地审视毛的所作所为,其动机不能不让人怀疑。毋庸置疑,毛作为最高统治者,应该有让其子民过好日子的初衷。然而,事实证明,一旦人民的利益与毛的统治地位发生冲突,他就毫不犹豫地放弃前者而不择手段地维护后者。毛的动机不是“为人民服务”,而是“人民为朕服务”,更是“宁可天下人负我,不可我负天下人”。
    
    不能不承认,毛是一位罕见的天才。他通晓古今,是个历史天才;他精通孙子兵法,是个军事天才;他熟谙宫廷权谋,是个政治天才;他文笔犀利,赋诗作词,是个文学天才;他口若悬河,幽默风趣,是个演讲天才……可惜天才不正用,越有本事的人干起坏事来其危害性越大。“知识越多越反动”这顶帽子戴在毛的头上最合适不过。
    
    毛自认为赶走蒋介石和文化大革命是其最得意之作。文革也被中共自己全面否定,勿需赘言。常言道“乱世出英雄”。毛的成功,有其个人因素,但当时中国的历史环境,特别是日本帝国主义的入侵为其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遇。天才毛泽东紧紧抓住了这个机遇。他抗而小战,游而少击,借机发展武装力量,扩大根据地,使濒临绝境的几万红军发展到近百万正规军,三百多万民兵。抗战胜利,毛迫不及待从宝塔山上跑下来摘桃子,到处抢地盘。八年抗战,民不聊生,全国人民渴望和平,国家需要休养生息。当时,全国大多数党派和政治力量都赞成宪政民主,支持成立联合政府。在战争与和平的历史关头,羽翼丰满的毛泽东断然拒绝参加谋求和平的政治协商会议,用枪杆子导演了一场中国人杀中国人的惨烈的历史悲剧。“一将功成万骨枯”,“逐蒋”的功过,尚待历史评说。
    
    对毛的评价,见仁见智,不同看法的争论是好事。我相信,事实越摆越清,真理越辩越明。还原毛的本来面目,认清其专制独裁,自私残忍的本性,无疑会对提高中华民族的自由民主意识产生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现在,网上活跃着一帮毛泽东原教旨主义者,他们居心叵测,扯起毛泽东的大旗,反对改革开放,号召再来一次文化大革命,甚至鼓吹暴力革命。善良的人们切切不可掉以轻心。
    
    一名爱国侨胞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中国利益遭叛卖 毛泽东愤怒呐喊
  • 毛泽东的后遗症­——贪污腐败/黄天罡
  • 杨恒均:我为啥不批评毛泽东的崇拜者?
  • 批评崇拜毛泽东的草根民众和年轻人果真是“脑子进水”?/李悔之
  • 岩石/驳黎阳《如何看待毛泽东时代》之十
  • 周恩来弑了林彪,毛泽东又弑了周恩来/李扬
  • 赵本山与毛泽东/杨新贵
  • 对照蒋介石 看看毛泽东
  • 铁流:毛泽东又灭了一枝政治香火
  • 千古暴君毛泽东 /戴传熹
  • 比较另类,看建国前一位知识分子怎样描写毛泽东
  • 毛泽东之毒/盐巴
  • “治国就是治吏”毛泽东未能 当权派未为/梁晓宇
  • 这笔卖国账,必须算到毛泽东头上!
  • 毛泽东号召全民学雷锋,目的何在?
  • 毛泽东是不是中华民族最大的卖国贼?
  • 反对拘留纪念毛泽东的平民/胡星斗
  • 信力建:毛泽东信仰与中国式不高兴
  • 权贵官僚之外,哪管洪水滔天—评葛丽英祭奠毛泽东被抓
  • 毛泽东曾孙长沙橘子洲头诵读《沁园春》
  • 郑州人民纪念毛泽东遭到驱赶(图)
  • 美国禁书竟然是这样描写毛泽东 (图)
  • 毛泽东去世日纪念堂排长队,不乏外国人(图)
  • 严家祺:毛泽东时代中国不是警察国家
  • 扮演毛泽东的演员接连横祸死亡
  • 上海世博:工人正将隧道出入口的毛泽东拆下来(图)
  • 毛泽东思想学习小组会临时负责人 赵东民 被刑事拘留
  • 毛泽东曾经畅游的湘江沦为下水道
  • 毛泽东黄金专机模型亮相北京(图)
  • 湖南起草“毛泽东像”地方标准
  • 毛泽东专用特供烟解密
  • 薄熙来重提毛泽东的“历史周期率”
  • 毛新宇:毛泽东三大开创贡献
  • 改革30年垮了30座大桥,毛泽东留下的“危桥”爆破不倒
  • 毛新宇踏上“毛泽东小道”
  • 把毛泽东误作通缉犯:中国媒体出大错(图)
  • “人民网”通缉毛泽东
  • 葛丽英宣传毛泽东思想被拘
  • 毛泽东石膏像成神-求海外华人管一管这缺德事/余明
  • 毛泽东去世三十周年:苦涩的笑话/彭小明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