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从日治台湾历史看新疆暴乱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11日 转载)
    
    来源:香港《争鸣》杂志
     (博讯 boxun.com)

    茉莉/在中共治疆六十年间,流传下来的一个最恐怖的传说,即著名的“王胡子”神话。“王胡子”是共军将领王震的外号。1949年,凶狠的王震率领十万官兵进军新疆,杀人如麻。
    
    以暴力反抗异族统治,酿成血光之灾,古今中外的历史上并不鲜见。自1745年清军横扫新疆,开始互相仇杀,两百多年间,国家暴力和民间暴力事件不断。今年7月5日在乌鲁木齐发生的“打游击”式的城市暴乱,是一场令人惊心动魄的流血悲剧。
    
    不少识者因此检讨中国的族群关系和民族政策问题,其观点有不少可取之处。但在笔者看来,维汉两族并没有化解不了的深仇大恨,最根本的症结,还是一个民族尊严和民族自治的问题。不管代表大汉族的中国政府给予维吾尔族人多少具体的优惠政策,都不能安抚一个民族的深切之痛----自治权利的损失。在自己的土地上被他人任意主宰,不能维护自己的权益,这是维族人要浴血反抗的根本原因。
    
    使用武力可以暂时压服不肯驯服的弱势民族,却会留下更大的后患。要想获得真正的稳定,还得另谋良策。去年笔者在台湾旅行访友时,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历史现象,即日本统治台湾时曾一度创造了和平安宁。这个例子可能令中国人不太愉快,但可以给中国维汉民族冲突的解决提供一点借鉴。
    
    1895年,清廷将台湾割让给日本,在台湾人民中引起了轩然大波,抗日运动由此兴起。然而,台湾的武装抗日运动只持续了二十年,在1915年的西来庵事件后基本熄灭。当时台湾人放弃用武力抵抗异族统治,其中一个原因是,他们已经成了被祖国母亲抛弃的“亚细亚孤儿”,孤悬海上,无处可以投奔。
    
    然而更重要的原因却是,此时日本本土已经开始民主化进程,这个进程也影响到殖民地台湾,使台湾知识分子有了合法抗争的机会。于是,台湾人放弃暴力,开展了风起云涌的社会运动,争取自己的政治权利,殖民地的民主化一度出现曙光。
    
    议员半数民选,日本释放自治权
    
    在上个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之间,二十年代到三十年代初期,日本出现了历史上第一个民主政治时期----“大正民主”。这个时期由原敬内阁主导,以“政党内阁、普遍选举、特权的限制”为特征。日本国内充满了比较自由的社会气氛,一些知识分子也开始关注殖民地台湾的不公平处境。
    
    受民主思潮的影响和鼓舞,旅日的台湾知识分子组织了“新民会”,推动台湾的政治改革。其行动之一是要求撤销“六三法”,取消该法赋予台湾总督的立法特权,要求在台湾适用日本本地法律。这即是说,原来被视为此等公民的台湾人,要求平等享受日本的国民待遇。“新民会”的另一个重要主张是,要求日本帝国议会同意台湾人设置自己的议会。由此酿成了一个“台湾议会设置请愿运动”,该请愿运动持续了14年。
    
    就在旅日台湾人一次又一次发起请愿时,台湾岛内的社团运动也空前活跃。其中有蒋渭水等人倡导的“台湾文化协会”,以展开文化启蒙为宗旨,提出了“台湾是台湾人的台湾”等反抗殖民统治的口号。其他具有代表性的政治团体有“台湾农民组合”、“台湾民众党”、“台湾工友总联盟”、“台湾共产党”和“台湾地方自治联盟”等。
    
    由于各种社会运动的抗争,日本殖民当局不能不考虑台湾人的自治要求。为缓和台湾人的情绪,日本人于1935年修改制度法规,公布《台湾地方自治制度改正》。新法规定,台湾的州会、市会议员和街庄协议员,均由全部官选改为半数民选。这是台湾历史上第一次经由民选方式产生议员,虽然尚属不完全的自治,但毕竟有了一个开端。可惜后来日本结束了“大正民主时代”,走向万劫不复的军国主义,台湾渐进改良的议会道路也因此中断。
    
    比较起来,当今占领新疆统治维吾尔族人的中共当局,从未考虑过维族人的自治要求,从未在新疆进行过民主选举,也从未允许各种自由的政治团体为自己的权益发声。这样一味以强权压迫异族的结果是,把维汉两族人民推向仇杀的血海之中。
    
    从吴凤神话看日本人怀柔治台
    
    日本人治台的怀柔感化政策,在他们宣扬的“吴凤神话”里体现得比较充分。吴凤是一位传奇性的人物,不管是大清帝国,还是日本殖民当局,甚至光复台湾的国民党政权,都一致把吴凤定位为“宽大慈爱、自我牺牲”的典型化身。自1935年后台湾的小学国语读本里,都有吴凤杀身成仁的故事。
    
    该故事的大致梗概是∶清朝康熙年间的汉人吴凤,被派到阿里山当通事。为了杜绝当地邹族人猎取人头祭神的恶俗,吴凤身穿红衣红帽让邹族人猎头。当邹族人发现这次被杀的人竟然是他们平日最敬爱的吴凤时,大为懊悔,被吴凤杀身成仁的伟大人格所感动,从此不再猎取人头。
    
    在日治时代,日本学者在台湾详细考察这段历史之后,编写了《杀身成仁通事吴凤》一书,对吴凤化番的事迹进行了艺术加工。殖民当局盖起了吴凤庙,由总督亲自主祭,颁发匾额,还把该故事编成歌舞剧、拍成电影。如此隆重地宣扬一个清朝汉族官员的英雄业绩,日本人显然是别有所图。他们特意呈现出文明和野蛮的对立,将殖民当局的“理蕃政策”正当化。这是日本在对台湾进行政治压迫和经济剥削的同时,为了巩固其统治,所实行的柔性的文化教化活动。
    
    不管日本人构筑神话的动机如何,其手法还算高明。一方面,他们以清朝的官员吴凤做榜样,教育自己的官吏对台湾土著要宽大仁慈;另一方面,他们向台湾人显示,日本也弘扬中国的圣人之道,这样就给殖民统治涂上了一层友善的色彩。同时,日本人撰写的吴凤传记,还批判清朝官员擅离职守,不负责任,贪污受贿,纵容奸人,治民无方,治番无策等劣迹,这就巧妙地告诉台湾人,他们日本人的管治要比前朝更清廉更有效。
    
    “王胡子”神话和库尔班大叔
    
    一个社会流传什么神话,多少会反映其现实的一面。在中共治疆六十年间,流传下来的一个最恐怖的传说,即著名的“王胡子”神话。“王胡子”是共军将领王震的外号。1949年,凶狠的王震率领十万官兵进军新疆,杀人如麻。他甚至用大炮轰平维族村庄,大批维族人惨死。后来新疆人用王震的外号来吓唬哭闹的小孩,每当小孩子哭闹,大人就吓唬说∶”王胡子来了!”于是小孩害怕了,立刻停止哭泣。
    
    据中共的历史资料,王震在新疆大开杀戒,杀得连中共中央西北局的习仲勋也看不下去。习仲勋要求王震立即停止牧区“镇反”,王震不服,还发生过严重的争论。后来王震离开新疆,直到晚年,他对自己的杀人罪孽仍然毫无悔过之心。
    
    “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北宋岳飞的《满江红》中的“胡虏”和“匈奴”,都包括维吾尔族。这种杀戮异族的豪情壮志,几百年来激励着一代又一代汉族将领。受王震崇拜的晚清名将左宗棠在率兵入疆时,也曾有“左屠夫”之称。在“精忠报国”的口号之下,毫无人道的杀戮被视为英勇的爱国行为。比较起来,日本人在台湾宣扬仁慈的吴凤,即便被视为伪善,也比中国汉族的这类杀戮神话少一点血腥。
    
    关于维吾尔族的一个喜剧性的神话,是“库尔班大叔见到毛主席”的故事。1958年,新疆和田的一个农民库尔班·吐鲁木,在北京中南海受到毛泽东的接见。后来这个故事被加工成神话,在国画大师黄胄的画笔下,这位维族老汉骑着毛驴,弹着冬不拉,唱着赞歌,迎着朝阳向东方走去。就在中共大肆宣扬库尔班大叔北京朝圣的幸福之时,新疆发生了令人震惊的“伊犁事件 ”(1962年),维族人民因饥荒而抗议,因抗议而遭到屠杀,几十万人悲愤逃亡他乡。
    
    为了独裁堵死和平解决途径
    
    从上述各种不同的神话,可窥见新疆问题的极端复杂性。它既有一部历史的血泪帐,也有维汉两族的现实冲突,更关键的是一个社会制度问题。如果不变革现行的一党专制制度,只空谈族群和解,以为调整一下民族政策就可以解决麻烦,那就把这个问题简单化了。当今中共不愿放弃专制实行民主,只想通过给予维族人优惠和财政补贴的办法,来和维族人做政治交换,让他们接受现存的专制制度。这次乌鲁木齐的流血悲剧表明,这种交换已经行不通了。
    
    半个世纪以来,五十多万维吾尔人被迫逃往他乡,顽固的中共当局拒不理睬他们的政治诉求。1998年,笔者曾采访欧洲“东土耳其斯坦联盟”主席艾尔肯先生,新疆维族流亡者中主张 “和平非暴力”的代表。当时艾尔肯想要在流亡维吾尔人中建立一个议会,其诉求类似八十年前日治时期台湾人的民主自治主张。
    
    艾尔肯先生至今未能回到家乡新疆去建立议会,而在北京致力于民族和解、反分裂反暴力的维吾尔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最近被拘押。看来,为了保住一党独裁,中共宁愿堵死一切和平理性解决新疆问题的途径,就连当初日本帝国给予台湾人的部分自治权,也不准备给予维族人。那么,当年吓得小孩不敢哭的“王胡子神话”,还会在今日被军管起来的新疆,以新的版本继续流传。
    
    原载香港《争鸣》杂志2009年8月号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新疆问题是因为镇压不力吗‏
  • 新疆问题建议/李贵强
  • 新疆特产是袁木
  • 指鹿為馬的新疆新聞辦
  • 余英时关于新疆问题的5个常识性的错误/中国学社
  • 新疆流血事件发生质的变化/林保华
  • 打压新闻自由:新疆“维稳”乱上加乱/卢峰
  • 六四镇压与新疆事件/郭保胜
  • 心惊胆颤走新疆,胡锦涛僵化到极点\陈破空
  • 卫方:我马上要回新疆了:乌鲁木齐出事,全疆都要封网?(图)
  • 新疆问题的出路在于渐进式民族融合/冒招
  • 新疆问题出路与思考(一)
  • 新疆王与西藏张:一手杀人,一手捞钱/陈破空
  • 新疆屠杀事件前因后果
  • 漫谈新疆骚乱的预警和“阴谋”/毕研韬
  • 对新疆暴乱的再检讨/《争鸣》
  • 八千湘女嫁新疆:请对他们说一声yahximusiz
  • 新疆大暴乱引中共高层内斗 矛头直指周永康
  • 海来特·尼亚孜:新疆主要威胁不是分裂倾向
  • 新疆冷静应对针刺事件 阿勒泰等三地抓获9名嫌犯
  • 垄断是自由的天敌:由新疆武警对香港记者动粗想到的
  • 四中全会问责「新疆王」
  • 新疆维族口述9.3事件中的案例
  • 新疆局势再度紧张:乌鲁木齐有居民自备粮和水
  • 新疆采取多项措施应对针扎事件 起诉第2批疑犯(图)
  • 新疆汉人和维吾尔人之间关系依旧紧张
  • 维吾尔在线网站创办人伊力哈木谈近日新疆局势
  • 新疆当局指控港媒煽动闹事 或激起更多港民十一上街
  • 靠王乐泉发家的新疆首富孙广信近日被调查
  • 在疆的维吾尔人讲述当前新疆民族关系的一些案例 (图)
  • 新疆问题的“三不”困局
  • 指鹿为马的新疆新闻办
  • 新疆乌鲁木齐市仍萧条 武警街头戒备
  • 新疆高层人士变动令人关注
  • 新疆官方指被打記者涉煽動群眾及未持有效證件,各方抗議
  • 新疆百姓称粟智背了黑锅 王乐泉中央有人
  • 新疆事未了
  • 被罢免的新疆自治区公安厅厅长柳耀华 维语专业毕业 (图)
  • 宝钢集团新疆八钢被诉违反劳动法案二审代理词及上诉状
  • 宝钢集团新疆八一钢铁有限公司四千多内退职工集体诉讼案4月23日二审
  • 新疆呼图壁马兰英劳教因公摔伤索赔,无赖劳教所与法院狼狈为奸(图)
  • 马兰英控诉新疆昌吉劳动教养委员会上访被劳教的申诉(图)
  • 新疆呼图壁县园户村镇和庄村五组居民致信全国两会代表(图)
  • 揭露新疆兵团106团党委书记集体掠夺血汗民财
  • 新疆石河子市高中家长的呼吁!
  • 新疆弱女子方秀兰的紧急呼吁书
  • 新疆:要办免税政策花的钱,比免得税都多
  • 博讯特稿:那场远去的大火,至今烧着我们的心--新疆克拉玛依12.8大火十周年祭
  • 曹长青:新疆的三光政策──吃光,抢光,分光
  • 新疆"抹黑警察"闹市再行凶 乌鲁木齐市民群起攻之 警察成了过街老鼠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