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日本大选手记:被重提的“世袭”往事/陈言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10日 转载)
    
    麻生首相有家族财阀企业作后盾,鸠山由纪夫家族则有与名门企业联姻的传统
     (博讯 boxun.com)

    日本人很有意思:对于朝鲜半岛一些组织的世袭制度,日本民众持非常强烈的否定态度,但话题转到了日本,大多数日本人对本国绵延不断的世袭却是很有好感的。
    
    丰田公司在2008年遭遇巨大经营赤字的时候,公司首先想到的是,让丰田家族的嫡孙丰田章男来带领公司度过艰难。于是,2009年丰田章男顺利地在股东大会上被推举为总裁。尽管以丰田家族持有的丰田公司股票来计算,该家族甚至算不上大股东,和福特家族持有的福特公司股票的比率不能比,“但我们真切地希望丰田章男出来收拾残局,带领公司走上新的发展阶段。”丰田公司的很多职员,异口同声地这样回答日本媒体的采访。世袭与职工对企业的忠诚紧密地联系在了一起。
    
    在东京东银座歌舞伎剧场,可以看到很多演员的名前冠有XX代。在剧场粗略地看一下就有“九代目中村福助”、“十五代目片冈仁左卫门”、“五代目尾上菊之助” 等等。从名字上就能知道,同一个名称已经传了几代或者是十几代了。日本人称这些演员为“袭名俳优”,被认为是特别著名的演员。
    
    不仅歌舞伎,相声、茶道、僧人在日本大都采用世袭,至于天皇家族的世袭,更是日本普通民众发自内心支持的国家制度。
    
    8月18日,为期12天的众议院选举战正式拉开帷幕。从电视、报纸上能看到的,基本上是父辈就驰骋在政治疆场上的那些政治家。20年前本刊记者刚刚到日本时从电视里认识的那些政治家,如今发现是他们的儿子、女儿在电视屏幕上不断出现,连争论的焦点都和父辈那么的相似。
    
    世袭扎根于日本日常生活,是日本政治的最大看点。麻生太郎首相的家族里,就有外公吉田茂(首相)、父亲麻生太贺吉(众议院议员)、岳父铃木善幸(首相)三位自民党大佬。民主党总裁鸠山由纪夫同样家族显赫,太爷鸠山和夫出任过众议院议长,爷爷鸠山一郎是著名的首相,父亲鸠山威一郎当过外务大臣。
    
    因此自民党对民主党的这场选举,也是麻生家族对鸠山家族的一场战争。
    
    麻生太郎:纯正的血统,不纯正的世袭
    
    麻生太郎首相的外公、父亲都从政,“麻生太郎”这个名字是传袭下来的,在麻生家族那里已经连续用了三代,但说麻生首相也是世袭,似乎多少有些冤枉。
    
    说到麻生太郎的外公吉田茂,读过点日本现代历史的人大多数知道他,前一段在中国出版的畅销书《激荡的百年史》就出自这位原首相。麻生太郎的父亲麻生太贺吉娶了吉田首相家的千金吉田和子(按日本的习惯婚后女子随夫姓,改称麻生和子),其实并没有靠近国家政治的意图,反倒是麻生家族需要为吉田首相提供大量的政治资金。后来麻生家族的人,每每谈到对吉田首相的支持时,总少不了谈到这些。
    
    麻生太贺吉娶了和子小姐,但对政治并不关心,只要能在岳父大人需要钱的时候,按时送去就可以了。但他从媒体的报道上看到老丈人在国会里和反对党争得面红耳赤,很多时候心情不那么舒畅,于是太贺吉决定拍案而起,在福冈地区拉出一班人马,参加到了政治选举中来。
    
    以麻生财阀在地方上的经济能力,当选议员自然不费太大的精力,太贺吉于是顺利地当选了国会议员。不过,他在国会上的主要任务似乎只是坚决支持自己的岳父,只要岳父在台上阐述一项政策,那么台下必定有太贺吉的响应(当然幕后的支持就更多了)。
    
    吉田茂在1954年走下首相宝座后,本来对政治并没有太多热情的太贺吉,也完成了自己的使命。议会一解散,他就宣布不再参加新一届议会的竞选,麻生家族与政治的关系,也就这么断了。
    
    自此直到1979年麻生太郎第一次当选为众议院议员为止的25年里,麻生家族与政治没有太多的瓜葛,当然也谈不上麻生太郎从父亲麻生太贺吉那里能继承什么。说麻生首相不算是纯世袭政治家,主要原因在这里。
    
    和父亲一样,麻生太郎也是娶首相的女儿做夫人。麻生太郎娶了铃木善幸首相的女儿千贺子为妻。麻生太郎开始从政的时候,正好也是铃木善幸当首相的时期(1980年7月~1982年11月)。岳父的无限风光,大概也让麻生太郎在心里暗暗发誓,日后也要做自民党总裁和首相。
    
    当了一届议员后,麻生很快在后来的选举中落选,这对他的打击相当大。以后无论多么繁忙,麻生再也没有轻待过自己的选区。本刊记者在日本采访时看到,尽管官房长官河村建夫在选举期间只有一天回选区演讲的机会,但麻生首相则抽出时间回老家福冈演讲,并没有因为有麻生财阀的支持和自己是现任首相而疏忽了在自己选区的活动。
    
    鸠山由纪夫:为钱多而痛苦
    
    8月30日以后的日本,如果是民主党在选举中取胜,党首鸠山由纪夫则将成为日本首相。
    
    与麻生太郎相比,鸠山由纪夫可以说是一位标准的世袭政治家。前面已经说到,由纪夫的父亲鸠山威一郎是当过外务大臣的政治家,威一郎的父亲鸠山一郎则是恢复日苏邦交正常化的首相,鸠山一郎的父亲鸠山和夫更是出任过众议院议长的政治大佬。
    
    麻生首相有家族财阀企业作后盾,鸠山由纪夫家族则有与名门企业联姻的传统。鸠山威一郎娶了普利斯通轮胎公司大老板石桥正二郎的长女安子为妻。安子生下的几个孩子中,长女和子嫁给了原第一劝业银行行长的儿子,更加加强了鸠山家族与财界的联姻关系。
    
    谈到普利斯通公司,一般中国读者仅知道这是家生产轮胎的企业,对其经营规模、盈利状况难以想象。用一个非常简单的例子来说明。大名鼎鼎的松下公司创始人松下幸之助逝世后,其子为了继承遗产,向国家缴纳了856亿日元的遗产税,为有史以来最高的一笔。但是后来石桥正二郎的长子石桥干一郎逝世时,日本法院向石桥家族提出的遗产纳税额为1135亿日元,大大超过了松下家族。
    
    还有另外一个例子可以说明问题。田中角荣逝世时,日本法院评估了田中的住宅后,要求其女为198亿日元的遗产缴纳65亿日元的遗产税。田中真纪子没有这笔现金,只好把父亲宅子的一部分折合成遗产税,以实物的形式交给了国家。“富不过三代”,这也是日本的一个说法。高额的遗产税是日本国家实现“均贫富”的一个重要方式。
    
    但到了鸠山家族就很不一样了。鸠山家的宅院占地 6600平方米,住宅建设在一个稍微隆起的小山坡上,鸠山威一郎逝世时,安子从丈夫那里继承了这笔遗产。到现在这个大院已经有80余年的历史,经历了三代人,但并没有出现田中家族在继承遗产时不得不缴纳一部分实物的现象。当时鸠山家族继承这笔价值高达152亿日元的遗产时,需要交纳50亿日元的遗产税。鸠山安子卖掉了手头上的普利斯通公司股票,加上鸠山由纪夫、鸠山邦夫兄弟各从银行支取了一定的现金,就把这50亿日元交上去了。
    
    到了选举的时候,印刷传单宣传画、召开各种集会、雇用各种帮助竞选的人员,开支不少。普通候选人为筹集这笔资金发愁的时候,鸠山由纪夫却在为从家里拿出大量的资金找一个说法而为难。为了维护选举的公平,每个候选人在选举期间能够使用的资金是有限制的,只能按选区的选民人数来决定。当然这说的是选举期间,在平日里,只要不违法,召集大家开个会,那是可以的。
    
    于是,政治家就只能接受各方面的捐款。按日本法律规定,包括像鸠山由纪夫的母亲安子这样的人,对每位政治家的捐款总量一年里不能超过150万日元。于是,本次选举期间,就出现了已故人士向鸠山由纪夫的政治资金管理团体“友爱政经联谊会”捐款的情况。鸠山由纪夫如果当上首相,这个账自民党一定会找他算的。
    
    小泉进次郎:低调的新贵
    
    在距离东京一个小时轻轨火车车程的横须贺市,有个第11选区是小泉的地盘,小泉家族在101年前就在这块土地上精耕细作。小泉纯一郎的姥爷小泉又次郎那时是码头挑夫的头头,和所有挑夫一样,一身的刺青。但当时的码头工人小泉又次郎已经知道,要用好选举,当一名议员,而码头工人就是他最坚定的支持基础。
    
    后来,又次郎的秘书纯也娶了小泉的母亲,入赘小泉家族,并改姓小泉,后来还接下了岳父的选举地盘,再后来让自己的儿子小泉纯一郎接着成为国会议员、首相。 2008年9月,小泉纯一郎宣布自己不再参加选举,“准备把地盘转让给我的二儿子小泉进次郎”。他在9月25日,也就是麻生刚刚就任首相几天后,对选区的支持者们说。
    
    从这个时候开始,小泉进次郎就成为了媒体追踪的焦点。本来以小泉纯一郎的秉性,是不该把地盘让给儿子的,但是他让出了。当时年仅27岁的进次郎,能否像他父亲那样担负起政治重任,也成了媒体报道的焦点。
    
    但目前所有关于这个27岁年轻人的报道都是外围的猜测。或许是压力太大的原因,进次郎从未给过任何媒体独家报道的机会。
    
    人们只是从电视镜头里发现,8月18日以前虽然进次郎没有举办大型活动,但能去直接接触选民的时候,特别是接触那些百余年来一直支持小泉家族的选民时,他还是很积极的。
    
    在选举高潮到来的时候,同一个选区的候选人难免在街面上碰到。通常大家会打个招呼,向对方致敬,面子上要过得去。进次郎的11选区,民主党推荐的是横久米胜仁,一个比进次郎还小一岁的候选人。人们在网络视频上看到,横久米候选人在会上把手伸给进次郎时,进次郎则给了他一个后背。“太傲慢了!”网上批评进次郎的声音不绝于耳。
    
    如果说进次郎是靠父亲的人脉和家族百余年来的积累,横久米则是骑着一辆自行车在选区内奔波。百余年来一直支持小泉家族的横须贺11选区的选民,虽然大多数人觉得小泉家族会最终取胜,但谁都关切地看着那个骑车呼吁投自己一票的横久米小伙子。
    
    有足够的金钱、知名度,有百余年来的积攒,但小泉进次郎同样感到肩上的压力很大,他甚至没有直接回应网络上对他冷落横久米的种种批评。
    
    世袭是经过民主选举后公认的
    
    世袭政治正在成为日本政治的一个重要特点。政治及政权的稳定,往往和子承父业、政治家一代又一代的世袭联系在一起。
    
    麻生太郎的前任首相福田康夫,是福田赳夫首相的儿子,福田康夫本来打算在今年和小泉纯一郎一样,让自己的儿子福田达夫接班的,但从首相的职位退下来后,身体渐渐地恢复了起来,因此今年在群马县的选区中,人们看到了福田康夫的影子。
    
    福田康夫的前任首相安倍晋三,如今已经完全恢复了健康。他是前外务大臣安倍晋太郎的儿子,这点所有日本选民都知道。安倍晋三无子女,他现在也还不到六十,不用考虑儿女接班的问题。如果有一天需要考虑了,从外甥侄子那里挑选一人,就算续上安倍家族的政治香火。
    
    和日本寺院、剧场不同的是,政治家的世袭需要选民投票同意,这是动真格的,来不得半点疏忽。再有钱、家族再显赫,得不到民众的投票就不能成为政治家,也不能延续家族的华丽。日本政治上的世袭是经过民主选举公认的世袭,与日本周边岛屿上曾经有过的世袭有着很大的区别。
    
    反对政治家世袭的声音并不是没有,但目前还不是日本社会里的主流声音,这大概是因为世袭能带来组织本身的超稳定,让人有某种安全感。
    
    不过,现在走在日本的大街上,感觉歌舞伎似乎快要成为活化石了,寺院同样非常的冷清。大多数日本大企业已经脱离了世袭制,比如松下公司松下幸之助的儿子松下正幸位列副董事长,想要当总裁并不是没有机会,但他并没有做这个努力,甚至公司决定在企业名称中淘汰“松下”,改称“帕纳索尼克”时,他也没有多说什么。
    
    民选制度在不断考验和革新着世袭政治,这种民主选举与世袭政治并行不悖的景象在日本还能存在多久,也是观察家们最感兴趣的议题。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