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博士大跃进”泡沫令人担忧 中国博士超美国?
请看博讯热点:中国教育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9月02日 转载)
    
     最近,中国教育部发出通知指出,根据国家经济、科技、社会发展对高层次人才培养的要求,以及《国家教育事业发展“十一五”规划纲要》确定的发展目标,2009年硕士研究生招生计划按比上年增长5%左右安排,博士研究生招生计划按比上年增长1.7%安排。
     (博讯 boxun.com)

    8月25日,教育部考试中心专门公布了明年研究生考试的考研大纲。现在,中国已经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博士学位授予国。学界普遍认为,其中的“博士大跃进”泡沫,令人担忧,亟待加以必要的整顿、充实和提高,真正回归精英教育,实现高学历与高水准的学术精英、创新人才相匹配,才能将虚胖的博士教育“大国”,向扎扎实实的“强国”转变。
    
    国务院学位办主任杨玉良指出,在中国大陆,获准授予学士学历的大学有700多所,美国有1000多所;但中国拥有博士授权资格的高校超过310所,美国只有253所。2006年美国培养出5.1万名博士;中国大陆是4.9万名,到2007年的博士数超过5万人,2008年继续上升,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博士学位授予国家。
    
    事实上,相比较欧美国家来说,中国的博士教育起步很晚。全国高校教育经受了10年文革动乱的严重破坏,无论是教学质量还是科研水平,都还处于相当一段时间的整顿恢复期。1978年,中国第一批18名博士生入学。1982年6月,马中骐等6人获得博士学位。这是新中国自1981年1月1日正式实行学位制度以来培养出的第一批博士。尔后,中国迅速地由研究生教育小国跨入世界研究生教育大国行列。
    
    据统计,硕士生招生数从1982年的10778人发展到2007年的360590人,年均增幅为15.07%;博士生招生数从1982年的302人发展到2007年的58002人,年均增幅23.41%,大于硕士生招生数的增幅。截至2007年,累计授予博士学位达24万人、硕士学位180万人。随着博士教育规模的扩大,目前博士生在学规模已超过20万人。预计到2010年,每年授予博士学位的人数都将超过5万人。美国有100多年博士教育的历史,而中国仅27-8年就实现了超越。有学者用“大跃进”、“泡沫化”来形容这种“赶美超英”的速度。
    
    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和科技进步,加之科技经费投入的增长,国家对高层次人才的需求不断扩大,推动了博士教育的快速发展。1999年全国高校本科生开始扩招,研究生教育的生源规模也随之水涨船高,高等教育大众化的过程也是促使博士教育规模扩张的动力。据调查,中国博士生导师数量远远不能满足日益增长的博士生数量的要求,平均每名博士生导师要带5.77名博士研究生,高于国外每名导师带2至3名学生的比例。这种现象势必影响到博士生的培养质量。加以实际科研项目数量有限,不少博士生从事的科研方向并不是学科前沿的研究工作,有的则长时间限于一些低水平横向开发项目上。有相当一部分学生读博并不是为了学术和科研。由于多年来大学扩招和严峻的就业形势,很多学生选择读博是为了继续留在学校,推迟就业。近些年还有相当数量的官员出于各种需要开始“回炉”或突击在职读博。
    
    天津南开大学负责人薛进文指出,博士作为学历教育的“塔尖”层次,其教育水平不仅反映一国最高教育水平和科研水平,也影响着一国知识创新能力和学术水准。长此以往,不仅难以保证博士生的质量,还会带来博士生就业难问题,乃至出现“高学历,低就业”现象。
     博士“泛滥”不仅是教育界对社会的不负责任,更是对国民教育资源滥砍滥伐。教育学者熊丙奇撰文谈到,今天国内的博士教育,其首要功能不是培养学术人才,而是满足社会对“具有博士学位人才”的需要,说白了就是对“博士头衔”的畸形需要,这导致博士教育规模迅速扩大,而质量急剧下滑。
    
    因此,当前最需要解决的问题,是纠正博士教育只保留“不起眼”的学术功能,从根本上把大学“还原”为教育机构、学术机构,明确只追求教育价值和学术价值。武汉大学原校长刘道玉最近在《彻底整顿高等教育十意见书》中指出,西方国家大学的博士研究生淘汰率大约30%,而中国基本上是零淘汰率,对官员和老板考博更是一路绿灯。要严格整顿授予博士学位的大学,至少应砍掉二分之一大学的博士授予资格。
    
    据了解,如今除了高校教职岗位、科研机构的研究岗位需要从业者有高学历外,其他一些本不需要高学历的岗位也纷纷提高学历门槛。有的地方招聘处级干部,就明确提出应聘者须有博士学历;还有的地方,在职务晋升中,高学历也是成了明文或者不明文的重要标准。这同样影响到包括教授、研究员、工程师、艺术家等在内的专业人士。其实他们有的人专业水平已经达到或超过了博士水平,只是没有这个头衔,而相关部门又有硬性规定,于是就出现当了多年教授,甚至已经指导过博士生,却要在职读博士的怪事。
    
    一些成就斐然的演员、画家、运动员,也往往要在自己的巅峰阶段去拿一个博士学位。不少用人单位对博士学位盲目崇拜。中学教师招博士早已不是新闻,博士当小学教师或到幼儿园任职也不再引人注目。至于这些博士的专业是否对口,一些用人单位并不在乎,看重的只是学位。在高校内部也是如此。博士点和博士生的数量成为一所大学、一个院系的统计指标,博士生导师也成了一种身份和待遇。
    
    于是,相当一些人仅为找好工作或晋升而读博,使得培养国家研究型顶尖人才的博士生教育俨然成了“职业教育”,结果形成了读博功利化现象。高等教育管理专家、北大原常务副校长王义遒教授说,如今部分单位,比如高校在录用教职人员时都会盯着博士,这不是一个好现象。据称,哈佛大学虽然是美国首屈一指的高校,但它的教职人员整体学历水平并不高。上世纪90年代的一项调查甚至将哈佛大学的教师整体学历水平排在全美最后一位。“高校需要有较强研究能力的教师为学校出成果,加分数。但一些实践能力强,技术高明的人才高校也很需要。”
    
    近年来,屡见不鲜的博士论文抄袭现象,更是加剧了人们对博士质量的担忧。“博士三年,论文一篇。东拼西凑,也能评优。”“剪刀一剪,浆糊一粘,大名一签,长长一篇。”“课题不掺假,典型一大傻。”有关博士论文造假引发的学术诚信问题,已被各高校、科研院所和社会的广泛关注。华东师大何青教授说,目前一些博士生论文质量堪忧,这与博士生淘汰率极低且毕业又相对较容易有关,“像美国的麻省理工学院,博士生的淘汰率高达47%,而我们国内只要考上了博士生,就几乎人人可以拿博士文凭了,这也造成了有个别博士生不专心学问,不认真从事课题研究。”
     何教授提出,根据博士研究生培养的实际,博士淘汰率应当保持10%至20%的比例。日前,南开大学公布了《关于超期未毕业博士研究生的处理决定》,有28名博士生因未达到毕业要求而不授予学衔,只能拿到结业证书。使该校成为中国第一所勇于向博士生培养零淘汰现象说“不”的高校。轰动一时的西南交通大学副校长黄庆教授博士学位论文涉嫌抄袭一事引起公忿。7月15日,该校宣布取消黄庆教授的博士学位,撤销其研究生导师资格,并上报国务院学位办备案。
    
    耐人寻味的是,中国科协的一项调查显示,44.1%的人对博士生的印象是“抄袭严重,水分很多”;56.8%的人认为一心为搞研究读博士的人太少了;50.6%的人感到现在的博士越来越多,已经不稀罕了;还有29.0%的人对博士的印象是“书呆子,创新能力较弱”。对一直以来都令社会不齿甚至愤怒的“学术不端行为”,分别有39%和23%的博士认为是“值得同情”和“可以原谅”的。其理由无非是“天下文章一大抄,看你会抄不会抄”。不过,王义遒谈到在参与北大博士生论文答辩时发现,很多博士论文质量远超过10年前的水平,加之现在国内的各种实验仪器、设备已经和国际接轨,博士生的眼界和能力也大大提高。当然,“各个大学的情况不一样,博士生教育也存在优劣。不过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就是博士太多,师资不够。”他认为,如今博士质量下降也许主要是指部分文科博士生和在职博士生。特别是文科在职博士生,有很多官员和企业家就读,含金量较小,“北大现在已经不招文科在职博士生了。”
    
    中科院软件研究所计算机科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的博士研究生黄沛杰通过对104名在读博士的走访调查,近日完成了一份《中国博士的理想与徘徊》专题报告。受访者包括普通博士、硕博连读、直博。调查发现,有60%的人表示读博士是为了提升能力,从而找到更好的工作;30%的人认为这与出国深造、工作一样,只是道路的选择不同;有21%的人是为了追求稳定的生活,更容易找到稳定职业;还有一些人认为读博是一项时间与机会成本的投资。
    
    受访者普遍认为,客观环境是造成困惑的重要因素,表现在杂事多,无法专心工作;得到的指导不足;经济压力大,生活需求不能满足;科研工作压力大,课题难度高或工程量大;能力培养知识面广度达不到要求;专业领域深度达不到单位要求;在社会见识与工作经验上与已工作同学有差距;交往圈子小、社会关系资源不足等。受访者一些人认为中国是一个重视学位的社会,博士头衔可以增加信用和承认度;一部分人认为读博士,可以为自己提供创业的能力和机会;一部分人对学术研究有浓厚兴趣,想成为学术界大师级人物。他们中意的就业类型依次为:研究机构与高校、外资企业、国有企业、事业单位以及党政机关等。
    
    环顾改革开放以来,各行各业、各个领域都先后不同程度引进了新的机制。但是博士研究生教育历史短、变化小,一直是自上而下下达博士招生指标,高校将指标分配给指导教师,与科学研究不完全相关。在某种角度上可以说,博士招生指标是国家给博士指导教师无偿使用的资源。这实际上是将博士研究生与本科生等同,而忽略了博士生是“准科研人员”的特殊角色。
     博士生指导教师应该是一种基本资格,是必要条件而不是充分条件,能否招生还取决于指导教师能否争取到科研课题,包括经费是否充足。国内不少博士生指导教师根本没有高水平研究课题和必要科研经费,甚至干脆没有课题和经费也可以招生。这样就造成博士生培养与实际科研脱节,很难做到博士生科研能力的提高。很多学校博士生课程未能达到博士层级应有的要求和特色,与硕士甚至本科层次重复,或者仅仅在横向层面扩展而深度不够,达不到掌握宽广基础理论与系统深入专门知识的要求。博士生课程中反映最新科研成果的前沿性课程也普遍不足。在多数情况下实行的单一导师指导方式也不适应边缘学科,新兴、交叉学科不断涌现,跨学科培养博士研究生的要求。
    
    从国家教育部直属高校研究生参与研究与发展课题统计情况来看:参与科学研究与发展课题(基础研究、应用研究、试验发展)的研究生只占在校研究生总数的20%左右,参与科技服务课题(研究与发展成果应用、其他科技服务)的研究生占总数的比例更低于10%。可见博士研究生科研能力训练的程度普遍不足。从博士生在读期间在自然(《Nature》)、科学(《Science》)等顶尖级学术杂志上发表论文的数量来看,中国博士生的科研创新能力与美国(哈佛大学四年统计在读博士生发表于这两个杂志的论文分别为203、184篇)相比有较大差距。
    
    应该看到,扩招不是原罪,是国家发展的大势所趋,但博士生扩招要有限度,要宁缺毋滥,切忌盲从“扩招大潮”。正如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原校长王大中院士所言:“必须考虑社会需求、科研投入、导师力量、学校办学条件等因素,要加强对博士生教育规模的宏观调控。同时要以提高博士生培养质量为中心,促进博士生教育的规模、质量、结构效益的协调发展。”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