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许多人在急切地盼望着周莉回家 /李俪洋(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2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 致国家主席胡锦涛先生的公开信

    
许多人在急切地盼望着周莉回家  /李俪洋
图为周莉近照

     2009年8月12日晨8时许。周莉正在酣睡,一伙人砸开她家的门,自称警察,要带她去派出所问话。她一边要求警察出示相关证明,一边通知友人自己不妙的处境。但当友人赶到时,自称警察的人早将她绑架走,至今已有十五天了。她一岁零七个月的小儿子无母亲关照日夜寄放在保姆处,也已十五天了

    这一切发生在中国,在北京,在天桥派出所的辖区内。当记者闻讯,致电天桥派出所查证时,得到的答复是不知道此事!

    另有记者致电崇文区的派出所咨询道:“ 派出所要抓一个人的话,一般会不会都给家人 留个条子?或者说这个人带到哪儿去了?为什么给他[她]带走了?”派出所的官员回答:“ 按照法律规定,应该在24小时、或者多少小时之内通知这个人的 所在单位和他[她]的家属。

    偷偷摸摸地越辖区绑架、没有一丁点儿公开信息的神秘失踪。一位一岁多孩子的母亲,类家庭妇女[没有听说她有工作]式的女性,共和国的合法公民,被自称警察之人抓走了十五天,却没有一个政府部门愿意给那个经常啼哭的幼儿、也给民众一个正大光明的理由,或帮助寻找。胡锦涛主席,这样的事件发生在你治下的中国,你作何感想呢?

    我不是没有听到这样的传言:2007年5月13日,周莉在崇文区红桥(也叫六号地)为当地居民做了一次免费的拆迁法规资询,帮助被拆迁户了解国家法律法规,此举致使这次违法拆迁流产。当时非常轰动,警察说是国内十大维权案例第一名,连胡锦涛都知道,非常震怒。现在红桥拆迁再次启动,担心周莉再次提供法律咨询,先抓了她、、、

    如果这个传言是真实的,锦涛先生,倡导法律至上,使违法拆迁被搁置,政府不是该嘉奖周莉么,怎么能抓她呢?你“震怒”过吗?倘若这个传闻不属实,请你清楚明白地告诉我。我想知道是谁抓走了周小胖的母亲周莉?谁是这一“人道灾难”的幕后主使者?哪一个?请他大声地告诉我,他知不知道分离母亲与幼子是丧尽天良?

    我愿意坦诚地告诉你,锦涛先生,像我这样,受到过不错的教育,也有一定社会阅历的女性,对这类事件的感受是什么。我感到相当的耻辱!

    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曾公开对他的支持者们说:“我曾说共产党吃婴儿,遭到很多人的指责,但你们去看那本有关共产主义暴行的书就会发现,中国煮婴儿不是为了吃,而是为了给土地当肥料!” “我可以成立一个委员会,向大家证明共产党不仅吃婴儿,更坏的事也做得出来、、、”

    据我所知,49年以后的毛时代,发生过人为的三年大饥荒,确有过饥民食子或换食儿童的悲惨事件。之后的江时代广州开始流行“壮阳极品婴儿汤”。到了胡锦涛主席你的时代,去年曾金燕的婴儿和她一起被警察围困,得不到奶粉、、、现在警察又绑架了一岁周小胖的母亲,并24小时监控了他本人和保姆,不许出门!从49年到当下,你还要我字字血声声泪地说下去么。

    锦涛先生,你不会是以为阅阅兵,放放礼花,国民就会有幸福感,国家就有了国格吧?其实,周小胖能不能有母亲陪伴度过童年,周莉会不会为一次免费的法律咨询坐牢,才是像我这样的人真正在意的。得到尊重的国民才会有幸福感,尊重国民的国家才有国格。连儿童都忽略的国度,礼花放的再多,又有什么用呢?

    许多人在急切地盼望着孩子的母亲周莉回家。 我也是其中的一个。那么,主席先生,该你了,你呢?

     李俪洋 写于8月27周莉失踪的第15天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周莉,你儿子喊你回家~~~/李俪洋
  • 邓玉娇舍命拒“买处”:胡主席,你为什么不说话 ?/李俪洋
  • 曾金燕如是说(14): 抗议法庭逼金燕出卖胡佳/李俪洋
  • 曾金燕如是说(11): 终极诊断 /李俪洋
  • 曾金燕如是说(10):无处可逃 /李俪洋
  • 曾金燕如是说(9):自由离我们有多远?/李俪洋
  • 曾金燕如是说(8) :搜寻齐智勇壮士/李俪洋(图)
  • 曾金燕如是说(7):怯懦大国的悲歌 /李俪洋
  • 曾金燕如是说(5):真相、假相,我质疑! / 李俪洋
  • 曾金燕如是说(4):温总理,是时候泪撒自由城了/李俪洋
  • 曾金燕如是说(3);为自由而突围/李俪洋
  • 曾金燕如是说(2)/李俪洋
  • 曾金燕如是说/李俪洋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