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石述思:中产阶级在壮大还是在被消灭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28日 转载)
    
     中产阶级的庞大表明社会财富分配的合理和公正性。是整个社会关键的稳定器。
     (博讯 boxun.com)

      按照国际惯例,一个健康的社会结构是纺锤型的——绝对富裕和绝对贫困都占很小比例,而中等收入人群占压倒优势。
    
      而今天贫富分化严重的中国社会则更像图钉型或金字塔型——少数人的绝对富裕和大多数人的相对贫困共存于这个有13亿人口的国度。
    
      近日,著名社会学家、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陆学艺教授表示,我国中产阶级以每年1%的速度增长,现在中国中产阶级占人口22%至23%,封闭型社会已经成长为开放型、多元化的现代社会。现在的社会结构总体来说还是洋葱型,但是中产阶级在变大,洋葱的底部变小了中间变大了。
    
      我很钦佩陆老先生,也相信他是做了充分调研、分析才得出这个振奋人心的结论的。
    
      但很遗憾,我不信这是真的。我的直接感受是脆弱的中国中产阶层正在消亡,而且速度越来越快,目前多数是穷忙一族,是穷人最可靠的后备军。
    
      陆老先生表示,中产阶级是一个职业概念。中产不是某一个阶层,是若干个阶层的总和。所谓中产,是指你拥有的收入、声望、文化这三者的综合情况,根据你占有的文化资源、经济资源、权力资源多少来划分是否属于中产。从2001年和2006年的抽样数据看,2001年国家与社会管理者所占比例额是2.1%,2006年变成2.3%;私营企业主阶层当时是1%,上升到1.3%;农民大量减少,原来是42.9%,2006年是40.3%。
    
      也许,从笼统的身份变迁和收入变化考量,陆先生得出中国中产阶级队伍成长壮大的结论是有一定道理的。但首先需要指出一点:拥有同样身份的人,其实在中国财富、地位、名声集中度全球领先的中国,其差距也有天壤之别。比如同是知识分子,一个拥有院士头衔,国家科研经费充足甚至可以到处走穴挣钱的大学教授和普通高校青年教师不可同日而语,同样,一个受握实权的中央政府的官员的收入、待遇和一个国家级贫困线清水衙门的普通公务员也活在完全不同的世界。而且,尽管随着中国城市化的进程,中国宪法中的领导阶级之一农民正在大量涌入城市,但由于户籍制度等壁垒,他们仅享有一个准城市贫民待遇,学名是农民工。他们目前有2.25亿。
    
      还有一个事实是,这些年中国超级富豪增长的速度在超英赶美,目前增速为亚洲之冠,总量位列全球第四。同时,中央垄断国企在占尽资源、资金、政策优势的前提下实现了高管乃至收入的节节高升。研究表明,中国的国有企业占有了四分之三的资本,但其产出只占全部企业产出的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垄断国企低效率地占有并分配了大量全民财富的潜台词是:多数普通城市居民收入增长被抑制,在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数据中只能“被增长”——而他们本来有希望伴随着GDP的快速增加成为中产阶级——至少是其中一部分,可惜机会被剥夺了。中国的基尼系数从八十年代的0.25上升到现在的大约0.5,为亚洲最高。
    
      也许部分供职于民营企业和外企的管理者会躲过这种剥夺,但今天经济持续下行背景下,畸形的楼市和股市也不会放过你们的钱袋。更重要的是,由于国家福利制度的不完善,还有负担沉重的看病、教育、养老成本在等着你。前段时间,一位广东白领在网上发贴称“每年全家有20万收入根本不够花”便引起好多穷忙族的强烈共鸣。
    
      培育中产阶级是改革开放以后尤其是上世纪九十年代邓小平南巡之后中国政府的一项重要目标。党的十六大报告明确提出,未来若干年在我国要大力发展中等收入阶层。而建设“全面小康社会”更是为中产阶级的壮大提供了政治保障。但是为什么那么多年过去了,中产阶级不仅没有壮大,其生存环境反而越来越糟糕了呢?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先生认为,原因在于初次分配出现了严重的问题。在很长时间里,初次分配强调效率,二次分配强调公平是政府所坚持的原则。但是实际上的情形是,如果初次分配不能达到基本社会公平和正义,那么二次分配怎么进行也很难来促成社会公平。
    
      可以说,通过建立科学、公开、公正的收入分配机制是当前最主要的中国国家使命之一。
    
      因此,当前最重要的任务是加快体制改革,限制政府公务消费,改变经济结构,彻底打破国有企业的垄断,完善其治理结构;同时要从法律、制度和政策层面为中小企业的发展赋予真正的国民待遇。而在二次分配上,必须大力推进社会改革,完善国家福利制度——尽管这项工作目前政府已经提上重要议事日程,但推进中的阻力依旧不容忽视。此外,通过法治健全、政策引导,确立社会中介组织的主体地位,并调高个税起征点、尽快出台遗产税和奢侈品消费税,以引导富豪群体积极投身慈善等社会三次收入分配。
    
      我信一句古话:仓廪实而知礼仪。
    
      对于正在消亡的我国中产阶级而言,只有拥有一个公平合理的收入增长机制,并消除了导致穷忙的社保后顾之忧,才能奢谈声望和文化。
    
      不客气地讲,陆老先生描绘的中国中产阶级目前只是“脱贫”或“温饱”的另一个代名词。
    
      而拯救中产阶级,而非为其成长壮大轻率鼓掌,已成当前重要的时代命题。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石述思/副厅级官员呼买不起房很雷人
  • 石述思:高薪职位早已黑领瓜分
  • 个人所得税已成鸡肋/石述思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