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颅骨骨折,颅内出血:陈国君死于“一果多因”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24日 转载)
    
    《方圆》  “按照公安部的要求,命案必破。但吉林通化钢铁公司发生的这起命案情况比较特殊。”8月7日,吉林省一位司法官员告诉记者说,“首先,命案发生的原因复杂。其次,命案是‘多因一果’,至少有几十人参与了殴打,但如果抢救及时,也不至于送命。” 
     (博讯 boxun.com)

      此前,7月24日,吉林通化钢铁公司发生了一起群体性事件,因民营企业———北京建龙集团控股通化钢铁(占66%股份),遭通钢上万名职工抵制,要求北京建龙集团“退出通钢”,北京建龙集团派驻通钢的总经理陈国君被扣押为人质,并遭殴打。省市两级政府组织武警和特警四次强行进入通钢厂区,企图营救陈国君未果。整个事件从上午8:30开始,至晚上11时警方将陈国君送往医院,陈不治而亡为止。死亡报告显示,陈国君死亡原因是“颅骨骨折,颅内出血”。 
    
      上述司法官员关于死亡原因“多因一果”的说法,得到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技术信息研究中心法医庄洪胜的认可。“颅内出血比较常见,抢救及时不会有生命危险。”也就是说,陈国君死亡的直接原因有两个,一是多人殴打,二是施救不力。 
    
      记者在吉林省采访中了解到,通化市公安局已成立了处置“7·24”事件指挥部,陈国君死亡案件的侦破工作由东华公安分局具体负责。“目前主要是收集信息,掌握动态,侦查工作暂时还没有开展。”一位知情人告诉记者,“如果传唤有关涉案人员,可能会引起更大的事端。目前,最大的问题是维护稳定。” 
    
      “到底是谁打死了陈国君,虽然有了侦查方向,但目前公安机关还没有准确的信息。”一位公安干警告诉记者。 
    
      谁打死了陈国君
    
      陈国君死亡三天后,7月27日,吉林省国资委召开新闻发布会,副主任王喜东称,“有些人挑拨、煽动群众不满情绪,将矛盾集中在建龙集团派驻通钢总经理陈国君身上,对其进行围堵,将其打伤流血不止,并作为人质挟持。” 
    
      这是目前官方唯一一次对陈国君死亡原因的“判断”。一位警官告诉记者,“从目前掌握的情况看,直接殴打陈国君的‘群众’可分为两类,一是通钢职工,二是社会闲散人员。但到底是通钢职工将陈国君打死的,还是社会闲散人员将陈国君打死的,目前司法机关还没有证据证明。” 
    
      不过,从作案动机上讲,通钢职工要“建龙滚出通钢”,而陈国君作为建龙的代表,职工会把怨气撒在陈国君身上,通钢职工有打死陈国君的可能。特别是自 2005年建龙入股通钢后,许多职工认为利益受到损害,收入和福利待遇减少,“去年冬天暖气都没烧”,“建龙损害了通钢和职工的利益”。陈国君作为建龙集团在通钢的代表,对职工又有过激的言辞和行动———7月24日当天上午,陈国君到通钢焦化厂开会,宣布将焦化厂的4个厂长免掉3个。“陈国君刚刚宣布完免职决定,就有人跑到主席台上,把陈国君拖下来扇耳光。还有人用拳头打,有人用脚踹。陈国君见势不妙,挣脱出来就往外跑,当时没往死里打,只是职工有气,教训他一下。”一位现场目击者说,“职工也都知道,陈国君就是一个高级打工仔,决策权还在上面。” 
    
      最初的消息,都认为是通钢职工将陈国君殴打致死。有媒体甚至使用了这样的标题:一句狠话成了陈国君的遗言———“我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让你们全部下岗”———愤怒的工人将躲藏在通钢一间办公室铁柜中的陈国君拉出来,片刻之后,陈国君命丧工人们的拳头之下。 
    
      但很快,媒体在报道殴打陈国君的“群众”时,出现了“没有穿工作服的人”———通化钢铁四周,已形成灰色经济群,从事倒卖钢材、废铁、运输等经营,其中借裙带经营的特殊利益者甚众。这些“没有穿工作服的人”被警方称之为“社会闲散人员”,也有作案动机。 
    
      建龙入主通钢后,通钢高管要重新洗牌,原先与通钢形成长久商业利益关系的“社会闲散人员”也将被重新考量,“围钢经济”也将面临“重组”———通钢需要什么产品,通化市就优先引进并扶持企业生产什么,谓之“围钢经济”。通钢周边依赖通钢生存的企业很多,但建龙集团介入后,精明严苛的管理机制很可能将这种利益格局打破。所以,真正下狠手的是一些没穿工作服的社会闲散人员,他们是靠“吃通钢”为生,陈国君截断了他们的财路。很多金属回收公司的钢铁就是从通钢内部偷出来的。因为和内部人员相勾结,有的甚至开着卡车直接进厂区偷钢材。严格的管理使很多“吃通钢”的公司倒闭。 
    
      “案件的复杂性在于,通钢职工和社会闲散人员可能都对陈国君实施了殴打行为,殴打时间跨度长达数小时,涉及人员数十人。”一位警官告诉记者,“按照惯例,这样的群体性事件,群殴行为,主要是追究组织策划者、主谋的责任,包括积极的参与者。所以,一般地打了一巴掌、踹了一脚的,不会追究刑事责任。这也是警方悬赏破案的主要原因。” 
    
      特警曾四次强行营救未果
    
      陈国君死亡的第二个原因是施救不力。 
    
      第一个巴掌落在陈国君的脸上,大约是7月24日上午9时左右,至晚上11时陈被送往医院不治而亡,其间共有14个小时。目前,一些视频片段已经静静地躺在有关部门的保险柜里,被当做绝密材料保管。 
    
      作为一个地级市,通化市所有警力,包括武警,都用上了,一些现场照片散见于互联网。但警力还是不够,经吉林省公安厅协调,又从周边地市调用大批警力。因为通钢太大,光厂区就有6个大门,原有职工3.6万人,后被精简为1.3万人。 
    
      悲剧,就从陈国君被扇耳光开始。陈国君挣脱后跑到了焦化厂二楼一个办公室里,一个工人为了保护他,将他藏在办公室的铁皮工具柜中,然后锁上办公室门。陈国君开始打电话,声称遭到殴打,请求警方保护。几乎是在同时,建龙集团董事长张志祥等人,也是在保安的护卫下离开的。按照计划,7月24日这天,建龙集团要全面接管通钢,结果引发通钢职工抗议,上万人要“建龙滚出通钢”,并采取卧轨等方式,迫使通钢全面停产。 
    
      此前,事件就有了预兆,所以警方为“建龙全面接管通钢”作了预案。事件发生前一天,7月23日,吉林省国资委、建龙集团高管等一行人,从长春前往通化,宣布重组决定。会议不欢而散,包括通钢多数管理层人士都强烈反对建龙集团再次入股通钢,并取得控股地位。通钢董事长安凤成和三位副总经理当场宣布辞职,以示不满。同时,陈国君被宣布任命为通化钢铁总经理。按照议程,第二天,陈国君正式走马上任。 
    
      “警方第一次营救差点成功。”通钢一位人士告诉记者,“陈国君不断地用手机与外界联系呼救,警方知道他所在的位置,是厂区的一个二层办公楼。当时,消防云梯已经架到陈国君所在的窗前,但云梯很快被楼下的工人围住,武警被人群隔开,营救失败。” 
    
      警方的意图很快被愤怒了的人群获悉。“人们把房子砸开,殴打陈国君后,把他藏匿到另一个隐蔽的地方。”知情人说,“当时有人提出,把陈国君当人质,迫使政府收回决定。” 
    
      政府的态度是“由硬到软”,“一步一步后退”,其中有一个耐人寻味的“拉锯过程”。开始,省市领导指示,抓紧调集警力,对现场进行布控,控制事态,不能手软;待伤者诊断出来后,再追究打人者的法律责任;要求通钢集团在现场的领导提供闹事者姓名,以便公安局开展工作。 
    
      警方接下来的营救遭遇了暴力抵制。“砖头、钢筋、铁块,雨点似的抛向警察和武警,盾牌被砸得砰砰响。”知情人说,“第二次营救失败,加上工厂全面停产,事态扩大了,决策层开始研究职工的诉求了———‘建龙滚出通钢’。” 
    
      7月24日下午3时左右,漫长的拉锯战开始了,第一个关键词是“暂缓”。出场的是通钢集团党委副书记崔杰,他告诉人群,“经省政府研究同意,建龙暂缓执行控股协议”。话音未落,矿泉水瓶伴随着砖头就飞了过来。同时,警方又开始了一次强行营救,仍然遭到人群的暴力抵制。 
    
      “暂缓”之后,第二个关键词是“终止”。出来宣布这个关键词的是吉林省国资委主任李来华———报省政府批准,国资委终止建龙集团重组并控股通钢集团的决议。“终止之后可以恢复,骗人的把戏。”短暂的寂静之后,人群又开始骚动。 
    
      政府已经知道陈国君的伤势严重,急需救治。由于停产,聚集的人群越来越多,形势急剧恶化。所以,第三个关键词出现了———“永不”。“大约下午6点钟,我们从广播里听到了这样一则公告:根据广大职工愿望,经省政府研究决定,建龙将永不参与通钢重组,希望广大职工保持克制,维护企业正常生产秩序,尽快撤离。”通钢一位职工告诉记者,“但职工们信不过,要求看到文件,因为口说无凭。国资委领导提出,现在下班了,没法制作文件;况且,从长春到通化,有300 多公里的路程。” 
    
      大约晚上8时,国资委的文件传真件———《关于终止建龙集团增资扩股通钢集团的通知》广为散发,通化电视台反复滚动播放。通钢办公楼前的广场上陆续响起鞭炮声和欢呼声。聚集的人群不断散去。约11时,武警排成方阵,进入焦化厂办公楼,将陈国君抬走送往医院。但为时已晚,陈国君不治而亡,死因是颅骨骨折,颅内出血。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国君是千千万万个蜕化变质者的缩影
  • 通钢生产恢复 陈国君被殴致死案正在侦破中
  • 通钢闹事人中不穿工作服居多 难说谁打死陈国君(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