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大裤衩-央视新楼,怎么办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23日 转载)
    
      何为央视新楼,央视新楼,就是央视所说的智窗,就是老百姓眼中的大裤衩,色情楼,春宫楼。央视新楼,是荷兰建筑设计师库哈斯倾力设计,是央视大楼日本人评委矶崎新鼎力推荐的。不是崇洋媚外,不可能会有今天的央视新楼,可以说,一座央视新楼,是典型的改革开放的产物。
     (博讯 boxun.com)

      不承认还不行,中国还真的是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盛世啊,中国前30年真的太封闭也太落后了,打开国门一看,一比较,原来中国真的是不行,真的是没人,还是外国有人啊,还是外国人才济济啊,这不,外国人稍微动一点脑筋,一座伟大的智窗(不是痔疮),一座伟大的大裤衩,色情楼,春宫楼诞生了,在改革开放的中国的首都北京诞生了。
    
      这设计师库哈斯也太缺德太不给中国的官僚们面子,太不把中国的狗官们当人了,库哈斯在他出版的一本名为《Content》的著作,真正当着全中国建筑设计师的面,脱下了“大裤衩”。此消息一出,在中国建筑界——何止建筑界——在全中国引起强烈愤慨,纷纷谴责库哈斯的行为。——居然和中国开了如此大的玩笑!可是,仅仅谴责库哈斯够吗?不是中国狗官们的卑躬屈膝无耻无能,库哈斯再怎么无耻缺德,他能够得逞吗?
    
      不说它淫邪的色情寓意,就是在其价值15亿的建造成本下,在100多米的高空展开的“悬挑设计游戏”、两条直楼呈6度的斜角向外张开一直向上延展的设计,也堪称“世界上最奇特的建筑”(美国《时代》周刊对其评价时的称号),央视有任何的理由要采用吗?中国非常富有吗?作为中国党和政府的重要喉舌央视,中国有什么理由要用这样的设计?
    
      央视新楼已经建成了,尽管央视的老爷们极力否认库哈斯设计的寓意,可是,库哈斯自己的说法,央视却是否认不了的。央视新楼的色情寓意:主楼是一个女性的臀部朝外趴着,副楼就是与之对应的男根……,已经被永远地固定在了那里。
    
      央视春宫楼怎么处理,网友们出了许多的主意,草民在“央视大裤衩,活脱春宫楼”一文中,曾经是支持河清先生及许多人的观点的,“邪淫的建筑应当拆除”。但是现在一想,央视新楼是无论如何也是不应该被拆除的。它应该保留着,这么一座实至名归的耻辱楼,最好能够永远地让它斜(邪)立在那里,以作为中华民族耻辱的象征。
    
      但是,央视是应该给人民一个交代的,
    
      当年,是谁不用中国人自己的设计而一定要用荷兰人库哈斯的设计?在已经有人指出了库哈斯设计的问题的情况下,是谁不顾国人的反对,仍然坚持要用库哈斯的设计?是谁,一定要请一个靠搞“生殖器建筑”而知名:“情欲主义是渗透在矶崎新隐喻中的一项常见因素。”(河清,《央视新大楼——邪淫的建筑应当拆除》)的小日本的建筑师矶崎新来作五位评委之一?最终又是谁,批准了这样的一个原本需要50亿,据说实际投资高达一百亿的设计建筑方案?央视的领导恐怕小了点,这么大投资他们是拍不了板的吧?搞出了这么一个天大的笑话,搞出了这么一个天大的国耻,总不能没事一样,不了了之吧?
    
      同时草民还是主张央视启用新楼的,尽管“主楼是一位双膝跪地的裸女,屁股对着观众,辅楼则作阳具状!”尽管央视的什么领导啊主播啊主编啊导演啊编审啊工作人员啊等等会出入大楼,尽管中国的外国的高层的领导啊“精英”啊,可能会进出大楼,那又有什么关系呢?进出就进出,那不过只是一个办公的地方嘛,管它“双膝跪地的裸女”,管它“裤衩就是象征女人的裆”,管它“阳具状的辅楼”,只要在里面舒服就行。央视的“精英”们能有这么一座现代化的且是“世界上最奇特的建筑”作为办公大楼,也许是应该感到光荣的自豪的,全中国13~4亿人,有几人能有这样的待遇?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大师猛批CCTV大裤衩:你凭什么蹲着?
  • 玩火者自焚,论大裤衩“文化”的烧掉/马景广
  • 章发林:当小沈阳穿上央视的大裤衩
  • “大裤衩”正式定名为“智窗”,网友笑喷:这名太贴切了/李斌(图)
  • 为“大裤衩”征集“雅名”,央视白费工夫!
  • 昝爱宗:关注央视新大楼“大裤衩”大火(图)
  • 视频:中央台草木皆兵抓访民,大裤衩下飘传单(图)
  • 央视内部征集新楼名称:“立体大裤衩”?(图)
  • “ZB与央视大裤衩”:上网看敏感新闻手脚要快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