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北京何处寻胡同/李海军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22日 转载)
    李海更多文章请看李海专栏
    
     久居京城的长者都知道这样一句话,叫“东单、西四、鼓楼前”,说的是老北京几处最繁华的地方。而其中鼓楼应该是最具京味儿和代表性的标志物,不仅因为它宏伟辉煌、古色古香,不仅人来人往、熙熙攘攘,更因为它坐落在老北京城中轴线的北端,与地安门、景山、故宫、天安门、前门、永定门一起,把整个元大都系于一线。 (博讯 boxun.com)

    
    从鼓楼到地安门、到宽街、到交道口、再回到鼓楼,四个坐标点;地安门外大街、地安门东大街(也是平安大街的一段)、交道口南大街、鼓楼东大街,四条笔直的大道,构成了一个东西略长于南北的长方形。在由西向东约三分之二处,一条比大街窄、比胡同宽的道路,将这个长方形打了一个“隔断”。这就是著名的南锣鼓巷。南锣鼓巷东侧,由南向北依次排列着炒豆、板厂、棉花、北兵马司、秦老、前圆恩寺、后圆恩寺、菊儿等胡同;而在南锣鼓巷西侧,一一对应着福祥、蓑衣、雨儿、帽儿、景阳、沙井、黑芝麻、前鼓楼苑等胡同。有趣的是,西侧的这一干胡同,只有俺曾居住的帽儿胡同直通地安门外大街,而其他的胡同则或被其他的道路斩断,或七拐八拐、拐成了别的胡同。也就是说,这个长方形的东三分之二区域内,是整齐的、笔直的、对称的胡同;而在西三分之一区域内,则不规则地分布着一些七扭八歪的胡同,分别是南下洼子、方砖厂、豆角、拐棒和东不压桥胡同。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这种地势及胡同的构造是与什刹海水的流向有关的。
    
    很久很久以前,什刹海只有东南部一个出水口,流出的水称为玉河,从后门桥下向东南方向流去,在这个长方形三分之一的位置上,经过现在的平安大街。当时,这里有一座桥叫东步量桥。明代,为解决北海和中南海的水源,打开了什刹海与北海的通道。在今天北海幼儿园大门稍北处平安大街的位置上,也建了一座桥,叫西步量桥。明代改建北京城时,将皇城北墙和东墙向外展阔,结果把西步量桥压住了一部分,而东边的东部量桥没有压上,人们就把这两座桥叫成了“东不压桥”和“西压桥”。1955年,玉河河道被改为暗沟,东不压桥被拆除了,留下的桥拱被埋入了地下。所以,我们这些1955年以后出生的人,都没有见到这条水系。
    
    而拐棒胡同的一个胡同口在地安门外大街,后门桥的桥下。沿着当年的河道,先向东后向南,在这个长方形的三分之一处结束。而顺着早年的河道、后来的暗沟继续前进,便有了东不压桥胡同。实际上,在玉河基础上形成的东不压桥胡同是分为东西两个部分的,河西叫东不压桥胡同,河东叫东不压桥东胡同,多了一个“东”字。两个部分都不长,大致都是南北走向,通到当年的地安门东大街、也就是今天的平安大街上。
    
    老汉我居住的帽儿胡同,是这个长方形中最长的胡同。其西口也在后门桥下。桥南是拐棒胡同,桥北是帽儿胡同。但从我家的院子到拐棒胡同或是东不压桥胡同,只要5分多钟的时间。我的中学时代,按片划校,我被分配到地安门中学。校址位于今天地安门十字路口东侧路北。穿行东不压桥胡同,是一条最快的捷径。我们每天都要走两个来回。但这条不长的胡同里住户稀少,还要拐几个死角。所以,要是天黑下来,还真有点儿恐怖,总怕拐弯处藏着个打家劫舍的。有人从对面走过来,也往往是麻杆儿打狼,两头害怕。我们这些初中生,有时成群结队在黑暗的胡同里穿行,还总爱大声怪叫,既吓唬别人,又自己吓唬自己。
    
    我在拐棒胡同、东不压桥胡同和东不压桥东胡同,各有一个同学。住在拐棒胡同的是一个姓田的小学同学,他住的是一个大杂院。记得“文革”时,我们无所事事,就拿竹劈糊风筝玩儿。虽然糊不好飞不远,就是没事儿找乐罢了。一天,他拿了一个大风筝,我问他哪儿来的竹劈。他说院里住的一个独身女人被红卫兵带人打死了,因为她是“中统”。院里的小孩就把她家的房扒了,就抽出了这许多竹劈。做风筝方便了,但一个人就这么死了,不明不白。在那个年代这并不罕见。
    
    我还有一个小学同学住在东不压桥胡同。那是一个部队的宿舍,对面就是地安门中学的教室。当年,我们常在他家上学习小组。而教室下面有几个小洞,从洞里可以看到中学生们的脚。于是,我们这些小学生中有几个坏蛋,常常往洞里扔石子。有一次,砸了女中学生的脚,她们叫来男生,从窗户里伸出长长的竹竿,把同学那个院房顶上的瓦片挑下来好几块,以示报复。那时,打假斗殴是学生间常有的事情。
    
    住在东不压桥东胡同的,是我的一个技校同学。因为嘴皮子很厉害,我们就叫他“老贫”。不是贫下中农的“贫”,是贫嘴张大民的“贫”。我也去过他家几次。因为符合独生子等“五种人”的条件,我们没有上高中,而上了技校。老贫的父母不是亲生。一次,他不无得意地跟我们说:“我们老家儿问我,听说你们发助学金了?我告诉他们说,我发不发与你无关!”我们大家异口同声谴责:“你这小子!”
    
    如今,三四十年过去了。俱往矣。时代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做为古都风貌保护区,我们这个长方形区域内的绝大多数胡同都要被保存下来,唯有东不压桥胡同已经所剩无几,而拐棒胡同的多数房屋也已人去屋空、成为一片废墟了。因为,一个恢复河道的工程正在进行时。
    
    近几年,我每年都回故地多次。这个浩大的工程干一干停一停,也持续了好几年了。5月10日,我再次来到这里时,依旧还是那般景象。这个长方形地带的六分之一部分,依然被砖墙和铁皮圈着。从什刹海经后门桥,向东经过半条帽儿胡同,再向南经过整条东不压桥胡同到达平安大街,一条与当年玉河走向一致的河套已经初具雏形。但河套内还堆放着许多红砖和渣土。河套两边到处是废墟。东不压桥胡同和东不压桥东胡同的大部分房屋早已不在,少数房屋有的好像要保留,如看似单位大院的东不压桥37号;有的则似乎在等待拆迁,如围墙上临时标出的“东不压桥28号 ”。而拐棒胡同中的院落,大部分也已无人居住。特别是胡同北边的院落,几乎都已成为废墟。有的拆了一半,有的没了门窗。从严格意义上说,做为胡同的东不压桥胡同和拐棒胡同已经成为历史。只是不知是规划原因、施工原因、还是资金原因,这个历史的变迁竟是如此的缓慢和久拖而不决。但无论怎样,随着两个胡同的消失,取而代之的将是数百年前的河道和两岸新的景观。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逸明:中国的民族主义正在步入死胡同
  • 要防止行政机关敞着口子花财政钱/胡同恭
  • 毛的平民主义值得肯定/胡同恭
  • 中国人为次贷危机买单折射改革走进死胡同/何必
  • 有专制必定生出“豆腐渣”,地震门后的胡同紧逃/万生
  • 刘晓竹:中南海的八大胡同
  • 郭永丰:胡锦涛改革——死胡同里“紧套”
  • 死胡同里的反思/吞舟鱼
  • 实拍:中纪委门前的上访大潮——窄窄的胡同,已盛不下冤屈的民众(图)
  • 米粮库胡同:邓家大宅设卓琳灵堂的一些情况(图)
  • 布衣书局老板胡同是专门出卖朋友的中共间谍
  • 北京东城区前厂胡同拆迁户遭黑社会打砸(视频)(图)
  • 中国的民族主义正在步入死胡同(图)
  • 不住宾馆住胡同 北京首批“胡同人家”开张迎客(图)
  • 强烈抗议北京公安粗暴阻挠天安门母亲前往富强胡同悼念赵紫阳
  • 鸦儿胡同,您再不看老北京就没了
  • 王岐山推介北京文化亮点 邀请曾荫权游翻新胡同
  • 华新民:濒危的北京历史文化名城-正在被拆除的胡同名单(图)
  • 好消息!中央西绒线胡同37号设国家投诉受理中心(图)
  • 刘飞跃:北京出动防爆警察 山门胡同13号终被拆(图)
  • 北京东城老胡同暂停拆迁
  • 北京地铁赶绝胡同:也雍和宫在拆迁区内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