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鹤慈:中共是否已经成功的买断了知识精英?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22日 来稿)
    
    中共是否已经成功的买断了知识精英?
     (博讯 boxun.com)

    今天中共政局中,知识精英已经成为统治者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但难道今天的中共,已经成功的买断了知识精英?
    
    一,知识精英的出现,或者说知识精英的再现,是中国社会进步的标志。
    
    49年中共消灭了知识精英,知识分子从工农兵学商的老四,很快的变成了历次运动中的被整肃的臭老九。
    
    毛泽东思想中的所谓的知识分子不构成阶级,而是依附与阶级,并且他把中国的知识分子定义为依附资产阶级,大知识分子依附大资产阶级,所以,知识分子就一直成为了改造和打倒的对象。
    中共对苏联是依葫芦画瓢,政治上同样是登峰造极的残酷的肃清异己;但苏联没有脑体倒挂,仍然保留了旧俄国知识分子高于工农兵的地位和待遇的传统。
    
    今天,知识分子能够恢复49年以前的状态,知识精英能够再现而且成为一种相对独立的力量,是中国明天的希望。
    
    不论今天中国的现实中,精英依附权利和学术腐败多么的乌烟瘴气,但知识精英的社会地位和经济状况的变化都应该肯定,一个有社会影响和有经济支撑的知识精英是中国民主化中的一支最重要的力量。
    
    二,今天中国的知识精英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具有独立性。
    
    相对过去,今天知识精英的政治反对派已经不完全在监狱;在监狱的威胁下,知识精英和中共的叫板的声音一直没有消失。进过监狱的,仍然在监狱中的和将来可能会进监狱的知识精英,没有停止的抗争,是中国 明天的希望。
    
    体制内的知识精英,也并不完全是党的应声虫和吹鼓手;从打擦边球,加一个符合中共宣传口径的帽子的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文章;到中共党校的权威写手,在满篇符合中共宣传口径的文章中,加几句反党反社会主义的私货。
    
    体制外可能因为占据了道德制高点而横扫一切,但一篇可以在中共媒体上公开发表的研究中共肃反,镇反的文章,可能比那些充斥口号的高调说教更对中共的独裁统治有冲击力。
    
    就是那些在政治上几乎消声的基本知识精英,也同样不应该被认为被中共收买;更不能说成为被收买成功。
    55万的右派并不说明他们比今天的知识精英对更中共有更清楚的认识,和有更有勇气挑战中共;55万右派中真正是政治上颠覆中共的是极少数,比今天中国的挑战中共独裁统治的已经进了监狱和可能进监狱的反对派相比,数量和质量至少都可以说是旗鼓相当,而且按照我的看法,应该说今天的知识精英中的反对派,比当年更胜一筹。
    
    而今天中国所以没有被打出来55万右派,同样不是今天中国的知识精英逊色与当年的知识分子;同样不能说是中共的收买成功;只不过是今天的中共已经不能如毛泽东那样肆无忌惮的镇压。
    
    今天的知识精英中当然有投靠中共的御用文人,但49年后中共一直不缺少御用文人。今天的御用文人更无耻,是因为过去中国的文人不愿意做主动的御用文人,也只能是做被动的御用文人。
    有一句话说国民党不许人说话,而共产党不许人不说话。过去中国文人没有沉默的自由,就是没有不做御用文人的自由;而今天,在能够选择的前提下去作御用文人,就暴露了其人格的污秽。
    
    但不能把在政治上沉默的大多数视为御用文人;沉默本身就是一种表态;沉默是每一个人的权利。你可以希望这些人勇敢的站出来反对中共,但你不能因为这些人没有站出来就指责这些人是被中共收买,就是这些人的出于对自己的社会地位和经济利益的考虑,也不能够指责。远离政治并不违背知识分子的做人底线。
    
    他们的社会地位和经济利益不应该看作是和中共的买卖后的所得;而可以看作他们应该得到的东西。知识精英就应该有他们能力和知识相应的社会地位和经济收入。不能因此就认为他们依附了统治阶级,这种非友即敌的思维实际上是毛泽东的阶级分析。
    
    三,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道德丧失和商业文化。
    
    听的太多的抱怨今天中国信仰缺失,道德沦丧。其实没有信仰对中国并不一定是坏事,至少比中国人人信仰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强千百倍。而道德沦丧也并不是中国的主要问题,因为人们抱怨的其实是法律问题而不是道德问题。
    
    今天中国的道德沦丧,其实也不是中国特色的问题;道德治国不过是阳春白雪,而世界和中国一样,从来是下里巴人战胜阳春白雪。用道德把人都变成好人当然理想,但现实就只能是用法律让人不能成为坏人。
    
    法国看不起美国的商业文化,但可口可乐和好莱坞法国人也档不住,你可以去欣赏昆曲,但你没有办法阻止电视台的黄金时段播放连续剧。
    
    用不着什么都扯上政治,张艺谋就是商业文化,而商业文化就是有他的大众基础。也不要只看到商业文化的糟粕的一面。这里只举一个例子,文革后中共几乎平反了历次政治运动,但没有触动建国初的土改。今天在政治上仍然是禁区的土改,在文艺上早被商业文化彻底的颠覆了;看看电视剧和小说,地主在这些作品中早已经成为了正面人物。不论是什么庄园什么家族,连中共提倡的闯关东和走西口中。地主难道不已经取代了过去的革命英雄人物?
    
    
    一些人对中国知识精英的谴责,同样适用与对海外华人和80后,90后年青人的谴责:信仰阕失,道德沦丧,自私,不关心政治等,以至于最后得出:对所有的政治面貌不满意的人,一律归之与被中共收买。
    
    了解了西方社会就会明白,这些谴责没有道理。不关心政治是老百姓的常态;民主选举中绝大多数的的投票人不是根据什么道德理念,政治信仰,而就是他个人的利益。
    
    世界发展到了今天,动力不是理念,道德,而就是利。你可以是一个乐观主义者,认为人类在利的驱使下会发展的越来越好,也可以是一个悲观主义者,认为人类最终被利的追逐而自我毁灭。你可以挑战风车,但不能要求别人也有一个贵族的姓氏唐;你可以欣赏昆曲,但别满怨曲高和寡。
    
    商业化形成了买方和卖方,再垄断的商业也不得不考虑消费者。商业文明可能不如贵族文明高尚,重利而不重义可能会污化人的心灵和道德。但商业文明伴随者的是选择,平等,竞争,多元,自由;普世价值中的大多数都来自商业文明。
    
    商业文明也许不能造就新的世界,甚至商业文明也许会毁掉人类;但全球化是在商业文明前提下的全球化,不管你喜欢不喜欢,你没有能力抗衡商业文明的全球化,多看看今天中国知识精英的再现的正面影响,别轻易断言中共可以买断你不喜欢或你看不惯的人。
    
    张鹤慈 22。8。9 墨尔本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民族自治是民族冲突的根源/张鹤慈
  • 我对伊力哈木·土赫提事件的态度/张鹤慈
  • 张鹤慈:天鹅绒革命和中国特殊论:我们能用什么为自己开脱?
  • 我们能够为刘晓波做一些什么?/张鹤慈
  • 我看邓玉娇案件/张鹤慈
  • 赵紫阳的改革历程读后的问题/张鹤慈
  • 到底是谁在对柴玲采访断章取义?/张鹤慈
  • 胡锦涛的折腾/张鹤慈
  • 毛泽东的阴魂不散——胡锦涛,你走好/张鹤慈
  • 在独立的知识分子和御用文人之间错位的胡适/张鹤慈
  • 除了毛泽东,还有谁真正的知道张东荪案件?/张鹤慈
  • 张鹤慈:就【请向权力说真话--回应德国49名学人的公开信】的商榷
  • 张鹤慈:【改了三个错字】所谓民主人士中有多少人真正清楚什么是民主?二
  • 张鹤慈:所谓民主人士中有多少人真正清楚什么是民主?二
  • 张鹤慈:所谓民主人士中有多少人真正清楚什么是民主?
  • 毒奶粉事件中不能允许舍卒保车/张鹤慈
  • 张鹤慈:为什么主张数人头反对砍人头的人也会支持杨佳?
  • 中华人民共和国59年祭[下]/张鹤慈
  • 中华人民共和国59年祭【上】/张鹤慈
  • 张鹤慈:今天中国人权的焦点究竟是什么?
  • 张鹤慈:我不会忘记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