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史上最大的汉奸政权(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18日 转载)
    
    
史上最大的汉奸政权

    
    据王柯教授考证,"汉奸"一词最早出现于元代胡震《周易衍义》卷六:"李固欲去汉奸而反遭群小之毒吝","汉奸"为"汉朝奸臣"之略称。
    "汉奸"在雍正年间,专指联合"苗顽"反抗满清"改土归流"政策的"汉族奸细"。鸦片战争以降,勾结外国势力、危害本国的奸细和卖国者(势力),不分种族,均以汉奸指称。
    
    在"以成败论英雄"的中国,汉奸的定义、标准有时会显得暧昧不清。以汉奸政权危害时间之长、出卖(让)领土之多、戕害国人数量之众,汪精卫1940年3月成立的南京"国民政府",与中共政权相比,实在是小巫见大巫。
    
    1929年10月12日,中东路事件引发了中苏两国的武装冲突,苏俄陆海空三军大举入侵同江中国守军。根据俄共(共产国际远东局)的命令,中共高呼"武装保卫苏联"的口号,组织大规模反对中国、拥护苏联的群众示威,并争取发动上海工人总罢工,积极配合苏军打击国军[1]。
    除此而外,中共利用日本侵华消极抗日,积极发展和壮大军事力量。1937年8月,中共军政大佬齐集陕北洛川,毛泽东发表了重要讲话:
    
    "要冷静,不要到前线去充当抗日英雄,要避开与日本的正面冲突","为了发展壮大我党的武装力量,在战后夺取全国政权。我们党必须严格遵循的总方针是‘一分抗日,二分应付,七分发展'。任何人,任何组织都不得违背这个总体方针。"
    
    为讨好苏联主子,中共丧尽廉耻:"外蒙古脱离了我们之后,外蒙古人民是不是更加幸福了?事实告诉我们,外蒙古人民是更加幸福了。"[2]
    
    1951年2月,中共贼喊捉贼,发布《关于没收战犯、汉奸、官僚资本家及反革命份子财产的指示》,滑天下之大稽。毛泽东曾多次公开感谢日本侵华,其厚颜无耻,令古往今来的汉奸望尘莫及。
    
    1962年10月20日中印边境战争爆发,中共28日即攻占藏南和达旺地区,但却在占尽优势的情况下,突然下令部队 11月22日零时起全线停火,并于12月1日单方面无条件撤军,印度顺势将争议地区藏南和达旺纳入版图,开始大量移民,并于1987年正式成立"阿鲁纳恰尔邦"。
    
    1979年2月17日,邓小平为树立权威、支援红色高棉,悍然入侵越南,引发了1980年代双方围绕法卡山、老山进行的旷日持久的边境战争。1999年12月30日,中共与越南签订《中越陆地边界条约》,"法卡山已经全部划归越南方面"[3]。
    
    据《中国陆地领土是960万还是930万》的不完全统计,大陆沦陷之后,被中共出卖(让)的领土包括:薪岛、长白天池东签约割让给北韩;阿里南2000平方公里、藏南(山南)90000平方公里被印度占领;江东64屯3000平方公里、图们江口20平方公里签约割让给俄罗斯;汗腾格里山地区2100平方公里签约割让给吉尔吉斯斯坦;帕米尔地区27000平方公里签约割让给塔吉克斯坦;帕米尔地区签约割让给阿富汗;喜马拉雅山南麓签约割让给尼泊尔;达拉克地区签约割让给巴基斯坦;江心坡地区70000平方公里、南坎地区220平方公里签约割让给缅甸。
    
    鲁迅曾言:"把沦为异族奴隶之苦告诉国人,是很必要的,但是切莫使人得出结论:‘那么,我们倒不如做自己人的奴隶罢'。"
    
    可以肯定的是,无论是秦始皇、满清还是北洋军阀、日本、国民党,谁统治中国大陆,都不可能如中共一般毫无人性,以举国之力禁止民众逃荒要饭,引发饿死数千万人的惨剧,在尼泊尔、缅甸、巴基斯坦等弱小国家面前卑躬屈膝,割地求和。
    
    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萧瀚感叹:"以历史的后见之明,当年要是日本占领中国就好了--至少不可能会有比斧头帮更加残忍、恶毒、流氓的政权。"[4]
    
    乌鲁木齐"7.5"事件之后,中共党内的强硬派开始占据上风。为确保大陆沦陷60周年的"节庆"不出任何纰漏,当局不惜一切代价也要维护表面上的稳定。不受制约的权力,犹如一匹野兽肆无忌惮地蹂躏着这片"神奇的土地":
    
    7月8日,悍然抓捕中央民族大学副教授伊力哈木;17日,取缔"公盟",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作家谭作人;29日,刑拘"公盟"负责人许志永博士,非法查抄民间公益组织"益仁平中心";31日,福建维权人士范燕琼因涉嫌"诬告陷害"被捕。
    
    伊力哈木、谭作人等非常温和的学者、作家和律师,以理性、法制、非暴力的方式维权和启蒙。在仇官、仇富的中国大陆,这些忠贞之士及民间组织是整个社会怨气、怒气不可或缺的释放管道和减压筏,成为被侮辱与被损害的底层民众最后的安慰和希望的灯塔。
    
    中共意欲断绝孤苦无告的人们接受民间法律和经济救助的途径,如此倒行逆施,岂不是要把他们逼上梁山?
    
    大陆业已陷入一种困境:理性维权,此路不通;主动给它一个说法,结局便如杨佳般惨烈,两败俱伤。外部压力不够大,体制内部缺乏改革的动力,其健康力量没有成长的空间;而民间忍无可忍的暴动,要么被严厉镇压,要么被分化瓦解、秋后算帐,强硬派反而有了更加强硬的借口和理由。
    
    最让人担心的是,大陆这种疯狂透支自然资源、污染环境、低人权高能耗、严重依赖出口的经济发展模式,不可能永久持续,一旦经济大幅度滑坡,民众的生活水平下降到不堪忍受的地步,必将进入"毁灭、重建、毁灭"的历史怪圈。
    
    大陆的演艺明星及权贵未雨绸缪,纷纷加入外籍,或将家属、财产转移到海外。大陆沦陷60周年的"献礼影片"《建国大业》,由陈凯歌、刘亦菲、蒋大为、李连杰、韦唯等美、日、加拿大、新加坡、瑞士等国家的数十位华裔明星倾力加盟,几成爱国闹剧。
    
    10几亿无处可逃的国人,还要被中共这一最大的汉奸政权糟蹋、忽悠多久才会真正醒悟呢?
    
    
    注释:
    
    [1]《杨奎松:拨开中国近代史的迷雾》,《南都周刊》,2007.9.7。
    
    [2] 郭沫若《中苏同盟四周年--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四周年纪念日在北平新华广播电台对全国的广播词》,《人民日报》,1949年8月14日。
    
    [3]《中越勘界八年故事》,载新华网,2009年1月9日。
    
    [4]萧瀚《与摩罗先生谈愛国》,《纵览中国》,2009.7.31。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