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拒绝政府同僚的项目贷款是很难的事情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17日 转载)
    
    来源:凤凰网
     凤凰卫视2009年8月15日《问答神州》:问答陈元(摘要) (博讯 boxun.com)

    
    主持人:吴小莉(凤凰卫视主持人)
    
    本期嘉宾:陈元(国家开发银行董事长)
    
    吴小莉解说:有数据显示:2008年底,中国国家开发银行的净利润比1997年增长了25倍以上。在2003年和2004年,香港权威财经杂志《亚洲金融》也曾经连续两年将国开行评为:“亚洲最赚钱的银行”。然而,就在1998年之前,这家银行却曾经深陷困境。《华尔街日报》曾经有一篇文章描述当时的国开行说:这家银行已经将大多数的原始资金消耗怡尽,坏帐堆积如山,并且一向对政府的项目言听计从。
    
    1998年初,时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的陈元忽然被国务院领导找去谈话,希望他能够赴任国开行行长。
    
    吴小莉:那时候是谁跟您谈话的,希望您到开发行来最大的期望又是什么那时候?
    
    陈元:当时朱镕基总理找我谈的话,朱镕基总理希望我到开发行来,把国家的这个重点基础设施建设这一部分搞好,我当时感到了两个重要的担子,第一个就是国家有大量的基础设施建设,你必须保证这些建设能得到融资支持,就是说这些重点项目你都必须给钱,另一个重大责任我就觉得,我也知道过去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里头是没有多少市场机制的,你要去到开发行,你必须从头建立起这样一个市场机制,那么我觉得这个对我来说可能是更难的一个责任,所以我就带着这样一个挑重担的心情到了开发行。
    
    解说:陈元告诉我,在当时很多借款人的心目中,这家中国最大的政策性银行就如同政府的第二财政,是可以借钱不还的免费午餐。在上任之初的1998年3月,国开行的不良贷款率曾经一度高达32.6%。
    
    吴小莉:当时看到这个数字您怎么样的第一个反应?
    
    陈元:我第一反应就是头大了,我想一个银行要是有30%几的不良资产,那这个恐怕就难以持续下去,很快地就会出现大问题,当时大概有一千七百亿不良资产。
    
    吴小莉:当初您有一千多亿的不良资产,又是都是国有企业,那时候很多的行内的行员也觉得自己好像是一个政策性银行,本来就应该有一个政策性的支持,这种催款或还款的能力并不是第一考量,当时是不是有这样的一个不同的声音?
    
    陈元:是这样,是这样,当时大家议论当中还有这样的担心,说开行可不要变成一个讨债队,这个当时我在想,开行要想资产优良的话,讨债是必少不了的,但是最好我们能够做到让所有的借款人能够自觉自愿的还债,因为讨债并不会产生新的现金流,所以我们最重要的就是看清楚它无法归还贷款之后,要采取一些有效的办法,及时地把这个问题包袱解决掉,要么是核销,要么就是大范围的重组贷款。
    
    解说:1999年,为了完成对四大国有商业银行的上市改造,中国财政部设立了4家资产管理公司,陆续剥离了四大国有商业银行1.4万亿元人民币的不良贷款。也正借着那次机会,国开行第一次也是迄今为止惟一一次进行了1000亿元的不良贷款的剥离。而随后,一个偶然的尝试,他们也摸索到了一个利用地方政府力量来化解不良贷款的方式。
    
    陈元:天津夏利的化解对我们开行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在商业银行来说这简直是不可化解的,因为夏利汽车的市场销售在逐年地下降,它的车型,它的技术含量,还有它的成本都使它无法支撑住当时的这个市场竞争,我们呢,这个跟两任天津的这个书记,市长,来反复进行讨论,合作,我们跟他说,你需要大规模的城市建设,需要很多的这个旧城区的改造,我们可以给你一百多亿到二百亿的资金,你帮助我们把那20亿的不良贷款化解了,这个谈判谈了差不多一年,最后一笔一笔地算,这个市政府把它能调动的所有的资源都调动起来,这个部门承担多少,那个部门承担多少,经过两年的努力,最后这个干干净净的化解,我们把这故事讲给外国的投资银行,他们听了都目瞪口呆,说不可思议的事情,我说在中国就能做到。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毛寿龙:责任政府的理论及其政策意义
  • 俞宪忠:对政府腐败的理性解读
  • 政府政绩慈善炫耀性倡议/奇荒的说话
  • 台政府救灾速度 赶不上民众期待
  • 官员问责 政府捉放曹/卢荻秋
  • 乌鲁木齐7·5事件,央地政府应承担什么责任?/高洪明
  • 水公司、国家电网等由政府垄断的企业,其账目应该是完全公开的
  • 经适房是检验政府诚意的“试金石”
  • 谁在代表我们花钱? 我们要这样的政府干什么?  
  • 中国政府数据为何屡遭民众嘲讽?
  • 杜明容:中国政府向世界承诺保障人权可我被长期迫害多年上访雪上加霜!
  • 政府该为通钢工潮表态了!
  • 从邓小平曾说“美国实际上有三个政府”谈起
  • 中国取缔非政府组织恰恰不利于社会稳定
  • 赤峰污染暴露政府舆情渠道的狭窄
  • 为什么不信政府和媒体宁相信谣言?/李大同
  • 开放社会的善治之道:政府与合法反对者共存共荣
  • 通钢血案 政府应该做什么
  • 国外政府信息公开镜鉴
  • 调查显示政府信用最受关注 房地产老板诚信最差
  • 花楼街让武汉市政府头疼不止
  • 大陆:愿派直升机救灾 马政府“刻意”拒绝? (图)
  • 石家庄市政府回应"改名":不宜更改 从无改名动议
  • 中国政府支配四川地震捐款引起争议
  • 建筑黑幕--山寨施工队频接政府工程 已成行业潜规则
  • 镇政府否认浙江富豪调用军队暴力拆迁传闻(图)
  • “大陆地震善款八成流回政府”报道遭封杀/RFA
  • 小熊:香港大陆民企炮轰政府
  • 山东发生爆炸3死1伤政府官网发通告不睬记者(图)
  • 郴州不惜血染政府采购行为的黑幕
  • 民政部回应“八成地震捐款可能流入政府财政”
  • 盛世中国:足疗店成立2周年,河南政府部门齐贺(图)
  • 桂林兴安界首镇政府夜袭,摧毁村民全部作物(图)
  • 重庆规划学校用地建镇政府大楼 中学被建泄洪区
  • 重庆长寿以扩建中学为名征地后建政府大楼
  • 刁难政府的纳税人(图)
  • “最大县政府”如何制造(图)
  • 官场乱象:政府股份化,权力私有化
  • 制造我冤案的各级地方政府责任人
  • 受天津政府催泪弹残害的访民毋秀玲(图)
  • 党政不分政府腐败信访维权艰难!(图)
  • 致信胡锦涛:控告上海政府在六.四期间将我囚禁黑监狱
  • 杨浦区人民政府雇佣的恶狼-余强(图)
  • 南通政府:将访民黄凤萍关入精神病医院至今
  • 抗议中国政府剥夺公民护照和人道探视权(图)
  • 上海访民冯明被地方政府迫害(图)
  • 刘俊春 政府放火,法院违法?冤上加冤! (图)
  • 强烈要求上海政府释放我的公民代理人冯正虎先生
  • 山东惊天集资大案 牵扯省市政府官员 ——看济正事件
  • 湖南女子频道和媒政府机关一窝黑/李卓熹
  • 深圳市民控告深圳市政府行政不作为违反宪法无人权迫害!
  • 黑龙江省政府门前聚数百东方股东抗议张宏伟安英抢劫股权/力神
  • 镇政府十年欠条成了谁的“垫脚石”
  • 中共蕉岭县委县政府正在为共产党造棺材挖坟墓
  • SOS!生存危机的孕妇第八次向政府求生存!
  • 上海罗光道 起诉区政府
  • 不让周正龙在上诉书上签字:陕西政府还要违法到何时?
  • 山西派出所长入股煤矿涉嫌伪造政府文件仅免职(图)(图)
  • 河北百姓愤怒 政府包庇三鹿 压了很多月(图)
  • 在上海闵行区政府私设的黑监狱里又度过了14天/沈佩兰
  • 江苏大冈镇政府抢劫公民苏继兰人权、物权24年/李问
  • 求助,中国政府开始强制藏族妇女作绝育手术
  • 一名北京家庭教会领袖被抓捕;北京政府人员强迫守望家庭教会信徒登记
  • 民运团体敦请中国政府让王炳章保外就医呼吁书
  • 北京政府人员冲击北京守望家庭教会
  • 强烈要求查清杨浦区委区政府行政暴力强迁疯狂腐败背景
  • 政府执政不作为 弱势群体权益毁/抚顺市交通事故受害人
  • 杨恒均:抗议澳洲政府干涉中国人权!
  • 关于临泉县人民政府、国土资源局违法审批占用耕地的情况的反映
  • 上海房主徐伟致党中央的公开信——让廉洁政府为我们做主
  • 王培荣:徐州上万人起诉政府机关揭露腐败案的《上诉状》
  • 政府为什么要照顾你一个上访户呢?
  • 妈的!政府也会骗人/黑龙江海林长汀镇河北村富源屯
  • 吕耿松:天台县政府食言,徐江姣分文未获赔
  • 给习近平和沈德咏的举报信、揭发杨浦区政府某些人继续官商勾结
  • 比重庆厉害多的南通政府,请看中国最惨的种植户/黄芳
  • 盼清官 给河北保定市人民政府领导公开信
  • 福建莆田政府部门犹如黑社会
  • 福建莆田市民呼吁西班牙政府:不能给外逃贪官提供方便
  • 百姓杂志:中国政府,给百姓一桶救命水吧
  • 房屋被政府侵占几十年——青天何在?何处申冤?/谢福林
  • 黄浦区政府庇护《良宇工程》
  • 严重控告四川射洪县“卖民政府”
  • 辽宁鞍山市政府非法野蛮拆迁,践踏人权
  • 高莺莺案让人对政府绝望
  • 南海三山农民就佛山市政府新闻发言人的驳斥
  • 中国政府实行的是没有诚意的义务教育!/张建
  • 智障人贵阳街头等死,政府不闻不问(图)
  • 湖北孝感地区的政府部门十分腐败,上级部门是保护网
  • 贵阳:政府车将被害者撞伤后还要进行殴打
  • 居民被强行绑架出门后楼房被毁-是强盗还是政府?(续)(图)
  • 居民被强行绑架出门后楼房被毁-是强盗还是政府?(图)
  • 对自贡市政府3.31市长接侍日拒访事件的严正抗议书
  • 成都政府的丑恶嘴脸:在公园边上大修官员豪宅
  • 就陈慧英被劳教、法律顾问被驱逐致佛山市政府公开信(图)
  • 绵竹太极机械工人在寒风凄雨中向四川省政府官员下跪
  • 河南新乡市委市政府向数万企事业职工大搞乱摊派
  • 老军人因南京市白下区政府违规拆迁给蒋宏坤市长的信/政文(图)
  • 看南京白下区政府拆迁办怎样和黑社会勾结!/政文(图)
  • 新乡市政府关闭28家水泥厂:厂家的说法(图)
  • 无锡市鸿桥村民状告江苏省政府
  • 从一个小小的政策咨询看政府职能部门办事的态度与效率
  • 唐山:政府强行转卖绿化的荒山/刘春杰
  • 深圳布吉龙珠花园欺骗港人买楼、政府不管(图)
  • 泉州政府,还我土地,我要生存!/正氏子民
  • 山东莒南城管有辱党和政府形象
  • 上海开发商虚构房源 区政府暴力行政 强迁户王荣庆惨死现场
  • 成都政府与报社及发行商勾结骗取百姓钱财
  • 政府脸面的百姓代价:河南省太康县毁田事件调查(图)
  • 5少女神秘死亡 河北栾城县政府想隐瞒什么(图)
  • 诉中国政府破坏环境状
  • 徐州市人民政府门前警察殴打农民!
  • 县政府强行拍卖争议土地 村民四处上告无门 (图)
  • 愚夫:政府人员雇佣打手残暴殴打庙坡头村民(图)
  • 多维报道为中国政府大规模镇压基督教开道?
  • 和县政府的合作我血本无归 诸暨一商人含冤4年
  • 中国政府黑社会公开化: 西安碑林祭台村被官匪蹂躏数日后上层袖手旁观,打砸继续恶化
  • 抗争腐败政府强征暴敛而被软迫害的冤案冤魂不亚于六四法论功所受迫害人数的总和
  • 刘继:政府工作人员如此残暴殴打下岗工人
  • 倪玉兰:我在强拆现场外拍照 惨遭政府酷刑毒打致残 非法判刑
  • 莆田市政府,对待公民请善用权力
  • 成都名流花园业主维权进展:黑社会把持午夜管理,政府纵容,业主生命受威胁(图)
  • 不锈钢8964:东大桥路拆迁,居民无法抵抗政府强力施压
  • 看政府“高”官如何将雇凶杀人变成普通车祸
  • 试看中共政府如此这般亲民
  • 读者来信:地方政府强占我们的土地(图)
  • 北京居民对北京市政府控诉书等两件
  • 吴文秀老汉呼吁书:政府可以放火,百姓就不许点灯吗?
  • 个人的权利得不到尊重,谁来信任政府:祈求您能帮助我
  • 古原:政府欠矿工多少?──读“矿工安全帽上写遗言”
  • 呼吁中国政府:不要给你最劳苦的公民以“罪犯待遇”和“疯子待遇”
  • 艾德伟:警惕独裁政府利用国难加强独统治
  • 法学教授无辜被拘八天要求政府赔偿一元
  • 西安市容执法殴死司机经过:“打死有市政府管呢”
  • 安魂曲: 对死伤人数的“巧妙”说法,反映了大陆中共政府对事实真相的故意回避误导
  • 为征地款引发冲突 妇女镇政府里遭打昏迷不醒
  • 政府官员丧心病狂吞没海难死者的赔偿金
  • 政府竟如此伤农:为“方便”上级领导检查,百亩将出穗玉米被拔光
  • 我们政府,我们的党.......你们到底怎么了?
  • 政府再作蘖:中国流动人口子女被摒之教育门外
  • 匈牙利政府不欢迎中国人?【来稿】
  • 湖北省荆州市政府,你还能明辨是非吗?
  • 外国人可以经营,为什么中国人不可以?政府要严惩中国私人经营电信者!
  • 权能大于法吗?------论湖北省荆州市政府的一项行政行为
  • 河南“三读”非法集资有钱政府为河不退?银行没钱!
  • 助长民间反人类论调,赞美国际恐怖主义,中共政府罪责难逃
  • 政府拖欠工资长达2年 61名教师悲情上告
  • 媒体称江西关闭全部迪厅将危害政府信用
  • 一位监察干部致党中央、国务院、广东省委、省政府的公开信
  • 从撞机事件看中国政府的软弱无能
  • 中国政府显然阻碍着慈善事业的发展 (评:给中国募捐也尴尬)
  • 小学生冲击政府事件透视:小学学费不合理 大学更离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