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黃興華:瀏陽鎘污染事件處置「軟肋」
请看博讯热点:环境破坏与污染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1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提要】 (博讯 boxun.com)

     化解民怨需要正確理解群眾訴求,有待構建一個與群眾直接對話的資訊平台
    ◆ 鎘污染事件引起群眾恐慌
    ◆ 處置過程中矛盾並未平息
    ◆ 一場沒有贏家的博弈
    ◆ 化解民怨需建立幹群互信機制
    
     ● 黃興華(瞭望新聞週刊記者黃興華 歐洲導報社張英編校《瞭望》原創來稿供海外首發)
    
     8月3日,湖南瀏陽市決定將入股污染企業並受幹股的原鎮頭鎮副鎮長熊贊輝等移送司法;同一天,根據湘和化工廠污染事件初步檢測結果,開始對受害者採取補償保障措施。至此,引起海內外關注的瀏陽鎘污染事件暫時告一段落。
     但隨著採訪的深入,《瞭望》新聞週刊記者發現,瀏陽市在處置鎘污染事件過程中儘管做了大量工作,當地群眾卻並不“領情”,出現政府很“賣力”,群眾不“買賬”的反差現象,引人深思。
    
     ◆ 鎘污染事件引起群眾恐慌
    
     處於長株潭融城經濟圈交叉地帶的鎮頭鎮,是瀏陽市四大中心鎮之一。作為承接長株潭經濟輻射的“第一站”,鎮頭工業形成了紡織、化工、食品加工等多元化產業格局。
     2003年,股份制化工企業長沙湘和化工廠被鎮頭鎮作為招商引資項目引進後,入駐鎮頭鎮雙橋村,主要生產粉狀硫酸鋅和顆粒狀硫酸鋅。第二年,這家企業在未經審批的情況上又擅自建設一條煉銦生產線。
     據當地村民反映,此後不久,廠區周圍樹林大片枯死,部分村民相繼出現全身無力、頭暈、胸悶、關節疼痛等症狀。因當時情況不太嚴重,相當部分村民將這一症狀當作感冒治療。直到廠區周圍農作物大幅減產,飲用水時常泛起白色泡沫並散發腥味,仍未想到遭到污染。接著,周邊村有兩個小孩出現全身關節疼痛、食欲不振等不良反應,在當地治療無效後往省城醫院檢查出鎘超標。一部分出現類似症狀的村民經檢查後,也發現體內鎘超標。至此,當地村民才發現化工廠造成他們鎘中毒。
     2009年5月,雙橋村年僅44歲的羅柏林突然異常死亡,經湖南省勞衛所檢測,死者體內鎘嚴重超標。一個月後,61歲的村民陽術之因呼吸系統病症入院治療,但不久也不治身亡,湖南省勞衛所檢測其尿鎘超出參考值達4倍多。
     在當地村民的帶領下,本刊記者來到了位於雙橋村鳳形山上的湘和化工廠。工廠已經關閉,在廠區裏,記者看到一些化工設備零星散放在車間的各個角落,幾口汙水處理池盛滿醬油狀污水,發出難聞的怪味。同行的村民陽果平不停地提醒記者,不要掉進污水池,否則後果不堪設想。前年,他曾因這種污水濺進雙眼,住院治療了40多天。
     從廠區的一角,極目四望,附近田舍、村莊盡收眼底,瀏陽河在山腳下靜靜流淌。在村民的指引下,本刊記者找到該廠的排污口,據目測,與山下的瀏陽河直線距離不到百米。附近村民介紹,以往工廠生產時,粉塵隨風飛舞,遮蔽天空。
     在雙橋村採訪時,村民陽志軍指著房前成片的水田告訴本刊記者,這些田曾是肥沃的水田,現在卻變成了“毒田”,不能種植水稻,如今雜草叢生。他說,僅這個村,就有近千畝水田荒蕪。
     對鎘污染事件調查的正式展開後,附近群眾恐慌情緒加劇。羅柏林死後,其妻也因同樣症狀住院治療,兩個子女也因鎘含量超標,只得選擇離鄉,投靠親戚。看到地裏長勢喜人但不能食用的南瓜、番茄和豆角等瓜果蔬菜,村民們正在為自己的生計發愁,考慮是否離開自己的家園。
    
     ◆ 處置過程中矛盾並未平息
    
     6月初開始,瀏陽市組織湖南省勞衛所對湘和化工廠周邊1200米範圍內的1600余名村民進行體檢,結果鎘超標者達350多人。對周邊500米範圍內土壤檢測,發現20釐米的表層土壤鎘超標,蔬菜的鎘超標率達100%,水稻、禽類和母豬等不同程度超標。瀏陽市將此定性為湘和化工廠鎘污染事件,並將湘和化工廠周邊500米範圍確定為三類環保指標超標區域,周邊500米至1200米範圍確定為土壤鎘污染區域。
     瀏陽鎘污染事件被披露後,瀏陽市有關方面迅速介入,作出永久性關閉湘和化工廠的決定,湘和化工廠法人代表被刑事拘留,瀏陽市環保局局長和分管副局長被停職,相關責任人也接受調查。
    同時,瀏陽市及時成立鎘污染事件處置工作指揮部,對污染區人群進行了全面體檢,完成了湘和化工廠內職工的健康檢查及職工流行病學調查。截至7月31日,已出具的有效檢測結果2888人中尿鎘超標509人。對湘和化工廠周邊500米至1200米範圍內已體檢物件中,符合住院條件的33人,已有25人送湖南省勞衛所住院治療,8人不願住院治療,正在接受門診治療。
     瀏陽市還承諾,湘和化工廠附近確受污染的產品由政府按市場價格統一收購,下半年糧食作物按每畝600元至800元不等的價格進行補償。對化工廠周邊500米範圍內的村民,每人每天補助12元生活費;500米至1200米範圍內的村民每人每天補助8元。並按照“幹部到戶、責任包乾”要求,對受害村民開展全面走訪和解釋工作。
     然而,地方政府的努力並未得到群眾贊成,反而出現接連上訪,幹群矛盾不斷升級。
     5月28日下午,羅柏林死亡後,家屬及附近村民懷疑因鎘中毒致死,組織200多名群眾到鎮頭鎮中心醫院和鎮政府提出相關訴求。經與群眾對話,死者家屬情緒趨於平穩。
     6月7日,部分群眾以政府沒有兌現承諾為由準備集體上訪省政府。第二天,30多名群眾在湘和化工廠出口處堵路,後經反復勸說,群眾撤離現場,交通秩序得以恢復。
     因訴求沒有得到滿足,村民與政府的矛盾開始升級。6月21日上午,瀏陽市環保局執法大隊在對湘和化工廠及周邊展開環保調查時,2台車1名執法人員被強行滯留。第二天,部分村民組織到省政府上訪,經過積極的思想政治工作,上訪問題暫時得到化解。
     7月29日,數百名村民來到鎮政府,要求檢查身體,進行生活補助,發生衝突,6名村民被派出所帶走,1人被打傷後住院治療。30日,鎮頭鎮上千名村民因污染問題圍堵鎮政府、派出所。在瀏陽市多方工作下,當日平息。
    
     ◆ 一場沒有贏家的博弈
    
     在村民、輿論多重壓力和上級黨委政府的敦促下,瀏陽市於8月3日晚迅速作出對鎘污染事件涉案人員的處理決定,鑒於葛家鄉副鄉長熊贊輝在擔任鎮頭鎮副鎮長期間,違反規定在其管轄的湘和化工廠投資入股,並收受這個廠法人代表駱湘平幹股10萬元,涉嫌受賄,移送司法機關。
     此前,中共瀏陽市委決定,免去陳文波瀏陽市環保局黨組副書記、張志亮環保局黨組成員職務,有關部門依法免去陳文波的局長、張志亮的副局長職務。
     瀏陽市公安局也依法查處了湘和化工廠相關責任人。該廠法人代表駱湘平、廠長黃和平、車間主任羅國亮等5人被刑事拘留。公安機關還對7月29日和30日發生在鎮頭鎮涉嫌尋畔滋事、蓄意阻塞省交通要道、圍堵政府機關的為首者依法進行處理,目前共刑事拘留2人,行政拘留4人。
     作為肇事者,湘和化工廠相關責任人知法犯法,被刑事拘留,無可厚非;作為當地職能部門的環保局主要負責人監管缺位,被給予處分,也在意料之中。但作為受害者,當地群眾反映並未得到預期的益處。
     受訪的多位村民認為,繼羅柏林死後,另3名死者也查出鎘超標;目前雖不能肯定鎘超標是其直接死因,但他們體內鎘超標卻是事實。
     雙橋村村民陽建農介紹說,當時群眾向鎮政府反映污染問題時,鎮政府並不重視,等到村民開始上訪,鎮裏就開始抓人。這位元67歲的老人告訴本刊記者,自己這把年紀了,還因中風引起手腳不便,但也因帶領群眾上訪被抓起來關了兩天。他透露,村裏因此事被抓的達數十人,更不要說為此事被拘留的村民。
     本刊記者調查瞭解到,當地政府為此也付出很大成本。瀏陽市副市長張葵紅介紹,從行政成本講,事件出現後,長沙市、瀏陽市兩級主要負責人十分重視,各相關職能部門全力以赴。單就她分管的衛生系統來說,這些天,衛生疾控部門劃定鎘污染區域,對污染區村民進行體檢,對廠區周邊1200米範圍內井水進行檢測,對村民進行衛生、健康知識教育,幾十天時間做了往年大半年的工作。
     鎮頭鎮副鎮長袁鋒算起了“經濟”賬,他告訴記者,湘和化工廠引進的這幾年,每年只能給鎮裏上交利稅三四十萬,多時每年也不到一百萬,這在鎮頭鎮80多家企業中,排名只在六七位。但到目前為止,鎮裏為處理污染事件已花了數百萬元,以後還要花費更多的錢為此事“埋單”。
    
     ◆ 化解民怨需建立幹群互信機制
    
     應對瀏陽鎘污染事件中,政府在醫療救助、收購補償、發放臨時生活補助等方面,採取了果斷的措施,但為何還會造成群眾情緒激動、政府被動的局面?瀏陽市有關部門分析認為,鎘污染造成部分群眾健康受到較大影響,農作物遭受損失。加上極個別死亡病例陰影,造成村民擔心健康嚴重受損,心理上的壓力不斷積聚,這種長期的壓抑心理,總會尋找發洩點。極少數人故意誇大鎘污染對人體、土壤、農作物的危害,形成了心理恐慌的蔓延,從而懷疑和抵觸專家諮詢意見,並對政府工作缺少信任。
     7月30日的集體上訪過程中,數百名村民圍堵鎮政府,本刊記者在現場看到,除一些員警在維持秩序外,沒有一人出面與群眾交涉,群眾失望到了極點,不停地燃放鞭炮“逼”有關領導出來對話。本刊記者兩次撥通鎮黨委書記鄧華的電話,瞭解上訪原因,詢問處置方法,都被他以“現在沒空”為由掛斷電話。在辦公樓二樓,一名幹部模樣的人卻手持攝像機對著圍堵群眾不停地拍攝。
     此外,政府舉措對接不到位影響群眾對政府的信任。湘和化工廠2003年建成投產後不久,即因非法生產導致周邊鎘污染,鎮頭鎮居民一直向當地政府和上級政府反映這一問題,有關部門始終沒有採取得力的治汙措施,未能給群眾一個滿意的答復。鎘污染事件出現後,污染區域如何界定,鎘污染土地平整、修復、治理工作何時實質性推進等,當地政府如果將事件的客觀影響與群眾的預期願望聯繫起來,才能消除其焦慮情緒,增強他們對政府的信心。
     瀏陽鎘污染事件中政府很“賣力”與群眾不“買賬”現象,引起當地政府官員的反思。8月3日,瀏陽市副市長蔣國平接受採訪時說,為什麼工作做了那麼多,群眾情緒還那麼大?他認為,這次事件對當地群眾心理傷害較大,群眾在考慮物質補償的同時,也希望得到精神安慰。如果在處理過程中,能夠“走近群眾,交根交底,走進心靈,交親交友”,就會消除群眾的隔閡甚至是對立情緒。“在處理類似的事件時,如果能構建一個與群眾直接對話的資訊平臺,看懂他們的‘臉色’,政府的工作才能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他沉思說。□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湖南瀏陽化工廠污染環境,環保局長被停職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