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胡吴温贾“别有用心”/胡泳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07日 来稿)
    
     在吉林通钢集团发生群体性事件之后,7月28日,《新华时评》栏目转发了新华社记者黄冠撰写的《群体性事件中少用“不明真相”》,这是一篇值得大声喝彩的好文章。文章挑战了“不明真相的群众被少数坏人煽动”这样一个群体性事件的发生公式,从三个方面驳斥了所谓 “不明真相”的陈词滥调。作者有力地问道:为什么在事件发生之前不能让群众知道“真相”?为什么不能够相信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地方政府喜欢这样说是不是有推卸自己责任的嫌疑?
     (博讯 boxun.com)

     黄冠的文章把群体性事件公式的一个维度——不明真相的群众 ——分析得十分透彻,然则,要想彻底击碎黄文所说的有关群体性事件的“传统思维模式”,我们还必须解剖上述公式中的另外一个维度,即所谓少数“别有用心” 的人蛊惑和挑动。“不明真相的群众”和“别有用心的少数坏人”共同构成了一整套解释群体性事件的“义正辞严”的话语,这套话语已被有关部门沿用多年:凡是出现群体性事件就必然有“一小撮别有用心的人”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煽风点火,而“不明真相”的群众则受其“蒙蔽”。
    
     所谓“别有用心”实际上是一种“动机论”,这种“动机论”在传统文化中源远流长。由春秋曲笔生出的“诛心之论”,就是在批评对方之时,不针对对方的行为、语言谈问题,而是绕过行为、语言去指责对方此一行为、语言的目的和动机。这种重动机判断(其后紧跟的是价值判断、道德判断)的思维方式长期成为桎梏言论自由和理性讨论的障碍。尤其在极左时期,“动机论”曾经是一根万能的棍子。
    
     把“动机论”应用在群体行动上,极其容易将公民争取自身权益的努力涂抹上政治色彩,把本是经济、民生利益诉求的事件看做作对行为,认为只要群众上了街,就是和政府作对,进而产生一系列可见的恶果:
    
     一是一些事发地的政府常以此为标签,“妖魔化”群众的权益诉求,抹杀反对和质疑的正当性;二是在定性过激的情况下,动辄动用公权力,强力打压群众,导致事态扩大、矛盾激化,甚至引发暴力抗争;三是事情闹大时慌不择路,事情平息后却又秋后算账,直接导致政治信任感大量流失。
    
     仔细分析,“别有用心”、“不可告人”这些词语和句式成为执政者处理公共危机时必不可少的话语策略,不是没有理由的。首先,从执政思维上看,一些地方政府还不习惯于成千上万的民众直接向其提出诉求的局面,没有意识到这其实是一个复杂社会的正常景观,因而容易把“阶级斗争为纲”时代的思维定式延续下来,以为“ 服从=人民内部矛盾,反对=敌我矛盾”。问题是如果反对者实在太多,把成千上万的群众归结为“一小撮”就难以服人,这时,“动机论”就可以派上用场了。在这套话语策略之下,任何对于政府的抗议,都会被用一种敌对的思维作出解读。而这样的解读,容易扩大打击面,制造出大量假想敌,把自己推到群众的对立面。
    
     对于某些地方官员来说,这套话语则是官员追求利益最大化的一种必然结果。最近若干年里,中央实行重大责任事故负责制,一旦出现公共事故,当地领导人就很可能被撤职。其结果一方面促进当地领导人去防止公共事故的发生,但另一方面也促使他们在发生公共事故时,第一反应就是如何封锁事故的传播,争取时间和空间去自己处理、自我消化。然而,这种老一套的封锁消息的做法,面对互联网时代越来越不敷使用。一旦瞒不住了,内部无法消化了,地方政府就会转而把群体行动说成是有计划、有组织的行动,这样政治上的“上纲上线”在构陷群众的同时,可以把上级党委、政府也绑架进来,从而掩盖地方吏治的严重失职。
    
     在一个民主而可治理的国家中,群体行动乃是社会的正常现象,它传达平常不受重视的弱势者的声音,就如同生病传达了人体某些器官出现问题的信息:当身有异状时必须尽早就医,不仅如此,还要常做全身的健康检查。若要等到病入膏肓再寻医治,则一切为时已晚矣。因此,各级政府对于群体行动不应再存“少数别有用心的坏人在捣乱”的心态,而应积极探寻社会问题的成因,并寻求根本的解决之道。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梁京:奥巴马的外交胜利与胡锦涛的末世帝王心态
  • 胡锦涛政策的失败:2012年接班战肯定受影响
  • 马英九回电胡锦涛暗藏玄机:有意瞄准政治谈判
  • 改革之殇 胡锦涛绱/吕伟明
  • 有多少官员升迁有贵人胡锦涛相助/孙晓兵
  • 陈建芳给胡锦涛主席的信:上海市长韩正欺压百姓 (图)
  • 下岗职工必须彻底打死胡锦涛腐败集团
  • 通钢大起义 胡锦涛底掉/徐迅雷
  • 中国太子党不会放过胡锦涛,温家宝!/春秋戈
  • 胡马「直接沟通」,用语「不咬弦」——胡锦涛碰了个软钉子
  • 外界猜测:胡锦涛晋升上将受掣肘
  • 胡锦涛子胡海峰公司涉贪 纳米比亚欲传召问话(图)
  • ‘文山会海’压得胡锦涛喘/王廷连
  • 胡锦涛:炒作世博会 让我多活会
  • 中共官媒竟敢骂胡锦涛“胡说八道”/李忠民
  • 方影竹:仓皇辞席胡锦涛 帅印强加热比娅
  • “逢雨必淹”是对胡锦涛市政建设的讽刺 /郭立场
  • 胡锦涛提前回国主持政治局常委会,透露了一些「新动向」
  • 新疆75惨剧,军方态度不明朗是胡锦涛中止外访的决定因素/春秋戈
  • 博讯独家:胡锦涛承认对网络失控,中共急谋对策
  • 俞正声:世博会是胡锦涛搞的
  • 新疆暴乱深度背景 胡锦涛不回国就下台
  • 胡锦涛已就阿基诺夫人逝世致电菲总统慰问
  • 胡锦涛带着三个问题到云南进行调研
  • 胡锦涛25日至28日到云南调研
  • 胡锦涛表弟鄂云龙被双规裙带关系大揭密
  • 中俄军演 中共和胡锦涛输大发了
  • 贿赂案:有将军被停职 胡锦涛之子胡海峰或被传唤
  • 胡锦涛晋升共军上将受掣肘
  • 中南海召开党外人士座谈会胡锦涛:经济政策须稳定
  • 新疆事件涉内斗:江泽民极地大反击,胡锦涛化险为夷
  • 做了含糊承诺,胡锦涛又在收紧缰绳
  • 胡锦涛父子 PK 陈水扁父子(金钱大赛)(图)
  • 网易和新浪报道涉胡锦涛之子的丑闻一度被关闭
  • 赵国莉请求胡锦涛温家宝贺国强等中央领导依法紧急解救黄琦(图)
  • 胡锦涛和吴伯雄海青浦区:华新镇访民沈兰珍遭软禁挨饿
  • 胡锦涛上海会见吴伯雄,访民沈兰珍遭软禁
  • 胡锦涛:外交要把应对金融危机冲击作为重点
  • 致信胡锦涛:控告上海政府在六.四期间将我囚禁黑监狱
  • 美众议长访上海 上海冤民给胡锦涛写信
  • 曾经的戒严部队战士张世军致国家主席胡锦涛的公开信
  • 胡锦涛:杨佳的母亲在哪儿?/上海市民
  • 孕妇杜青艳致胡锦涛主席的公开信
  • 胡锦涛请看看共产党的高级干部是人吗
  • 停止一切打压 释放一切爱国人士 致胡锦涛主席的公开信(第九部分)(图)
  • 日本想借胡锦涛访问大捞一把
  • 给胡锦涛总书记的一封举报信
  • 给胡锦涛主席和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还我户居住的权利/李柱才
  • 上海颜芬兰致中共十七大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
  • 沈林财:一个农民致胡锦涛总书记、刘永清"国母"书
  • 上海杨浦91号地块拆迁户:致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一封信
  • 致胡锦涛总书记的一封公开信/杜华恩
  • 一个女大学生致胡锦涛的血泪控诉信
  • 上海市民颜芬兰致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一封求助信(二)(图)
  • 上海居民朱金娣致胡锦涛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图)
  • 上海居民周敏珠致胡锦涛书记温家宝总理的控告信(图)
  • 上海居民忻菊珍致胡锦涛、温家宝的控诉状
  • 莆田市民致中共中央胡锦涛总书记一封公开信
  • 上海居民紧急求救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控诉陈良宇、黄菊(图)
  • 杭州江干区彭埠镇云峰村的数百村民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
  • 上海居民致十六届六中全会——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的公开信
  • 浙江永康市教师在哭泣——致胡锦涛等公民的公开信4
  • 老干部顾稀33年住房不落实,上书胡锦涛(图)
  • 胡锦涛访美,谅民众之苦力,结与国之欢心!
  • 顾健:请原中组部常务副部长李锐转给胡锦涛主席批示解决
  • 胡锦涛、曾庆红亲属强入深圳地产和娱乐业致千余娱乐场所关闭
  • 陕北两千党员石油投资者致胡锦涛的一封信
  • 孙毓平致中国最高领导人胡锦涛、温家宝的公开信(退出中国国籍声明)
  • 留学生张蔚:致胡锦涛总书记--警察说“人在拘留期间就象是蒸发了”
  • 徐永海等五人就房屋拆迁问题致胡锦涛、吴邦国和温家宝的第二封公开信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