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再说忏悔文革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07日 来稿)
    文革ABC二十三/再说忏悔文革/更的的
    
     忏悔喊了几十年了,谁在喊?谁在主张? (博讯 boxun.com)

    
     是当年的受害者吗?又有谁不是受害者。在希望别人忏悔以前,自己忏悔了吗?
    
     是后来的年轻人吗?你们当然有权要求父辈们忏悔,因为他们留给你们一个经济、道德都濒于崩溃的后文革时代。但是,你们的父辈同样有权要求上一辈忏悔,因为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他们的父辈教导他们应该这么做并且不得不这样做的。
    
     在当年的政治环境下,没有经历过无产阶级专政理论的人,是很难想象文革时的不得不为的。
    
     其实也不难,只要这样想,四十几年过去了,不提阶级斗争三十年了。那么,譬如现在学校组织你们去杯葛家乐福或者相约去美领馆抗议,你有勇气理直气壮地拒绝吗?你有胆量和机会提出异议吗?
    
    终于还是有人开始忏悔了,譬如批斗时踢了某人一脚,告密了某人的私下话语等等。
     这种个体的忏悔自然是忏悔,或者可以使忏悔者获得良知的安宁。但是,当一个巨大的罪恶零零碎碎地成为每个人的小错和不妥,那么一个巨大的罪恶就被消解了。恰好没有抓住真正的罪恶之手,让它跑掉了。
    
     而且,谁也不能保证这些忏悔者下一次是不是还会重新犯下现在忏悔的罪行。
     不愿意怀疑那些要求忏悔的人的动机,但是,如果没有全民族的忏悔,那么,这些零碎的忏悔只是为别人承担了掩护。
    
     这话说了一点用也没有,因外已经习惯了被强权戏弄和利用,天生只会这样了。不管如何,如果再一次文革来临,那么必然还是一样。这是一种注定的宿命。
    
     如果不能把统治者关到牢笼里去,没有对于几千年政治宗教的彻底颠覆,没有普世价值的确立和人性的建设,起码必须不会因言获罪,否则,忏悔什么呢?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文革ABC二十二---谁来忏悔文化大革命
  • 文革ABC之十四/群众对文革的误读以及背离/更的的
  • 文革ABC之十五/谁是胜利者/更的的
  • 季羡林文革丢掉良知/周诗淳
  • 文革ABC(1-4)//更的的
  • 季羡林的文革遭遇
  • 文革期间发生的灭佛报应事实
  • 文革与个人恩怨/茅家琦
  • “娘希匹”和“省军级”——文革读书记/朱学勤
  • 沉浮在“文革”中的中央委员
  • “文革”文人自杀方式的意蕴/张绪山
  • 何蜀:简述中共在文革中的“领导核心”作用—以重庆市为例
  • 正自正---文革中一个/严家伟
  • 班禅喇嘛文革黑狱十年
  • 毛泽东的“文革”取法于雍正的“文字狱”/刘梦溪
  • 红卫兵在“文革”中何止毁灭了千件“兽首”?/李悔之
  • 司马牛读书记--文革纪事
  • 亲历文革:京郊的一次武斗事件/林晰
  • “文革”时期中国人怎样活下去/祝勇
  • 方影竹:新“文革”起步重庆 薄熙来夺权先声(图)
  • 党史出版物触碰文革题材 引发广泛反响
  • 文革前后的秦城监狱:曾炒鸡蛋带蛋壳(图)
  • 不知道文革的,看看这个——习近平考察河南大学纪实
  • 李世华:我文革中卧轨自杀的两位同学 (图)
  • 文革隐蔽山区30年评剧演员不知世事
  • 西藏地区的监控和迫害程度为文革后所仅见
  • 凯撒的面具:人肉搜索,网路文革或庶民问责
  • 周东澎:成都部分当年风云人物座谈文革史
  • 朱廓亮:李克强广东行显示中国新闻报道倒退到文革
  • 为什么要彻底否定“文革”?/周孝正
  • 樵余: 重庆文革亲历者积极撰写回忆录
  • 2008年与文革有关的十件事
  • 华新民:长沙市又回到了文革时期—私房主王季勇被国安抓走了!
  • 北京“文革”档案年底公开,市民可登录查询
  • 北京年底前将向社会开放文革期间档案
  • “文革”成西北影视城新卖点:悲剧当玩笑 (图)
  • 刘少奇之女刘亭亭忆文革:一家4人惨死6人坐牢(图)
  • 文革时被判“强奸犯” 上访37年八旬老人终获清白 (图)
  • 甘肃庆阳:重演“文革”闹剧——主管处长的舅舅秘密优先拿到国有资产?/肖石
  • “文革”闹剧还在上演-甘肃庆阳大搞“人人过关”
  • 我从文革中得到什么?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