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主流民主派,你敢麼?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8月03日 来稿)
    
    王慧麟﹕主流民主派,你敢麼?
     (博讯 boxun.com)

     (明報)2009年8月3日 星期一 05:05
    
    【明報專訊】數星期前,我在港大圖書館做研究,主要尋找1980年代初有關《基本法》的民主化進展。翻開當年的論著,好多都說,香港人「政治冷感」云云。回想起來,政治冷感一詞,一直伴着我成長,像一個揮之不去的夢魘。
    
    小時候,父親大人總是叮囑,政治是很可怕的,最好還是念工程。在港人眼中,最好還是明哲保身,政治冷感。現在的中央政策組「一哥」,曾是1980年代初,中大學生偶像之劉兆佳教授,斯時40多歲,年輕有活力。他當年的巨著《過渡期香港政治》內嘗言,香港華人社會政治領袖匱乏、對政黨態度認受性不足、對殖民地政權有較高的認受性等。在大量的社會研究數據之支持下,這本書側面支撐了香港人「政治冷感」的論述。為解決上述政治難題,他提出「管治者同盟」,指出要維持香港管治穩定,政治上需要含有不同精英分子組成的鬆散聯盟,裏面有三股勢力:包括殖民政府、既有利益,以及中國政府支持之力量。
    
    「青年劉兆佳」當時說:
    
    「『管治者同盟』的規模不能太大,否則便會變成過於龐雜而不能夠有效地達成協議或建立共識。它不能過小,否則有些重要力量便因進不了『同盟』而構成它的外在威脅。」(頁127)
    
    由「政治冷感」及「管治者同盟」組成的雙論述,建構了一套很奇特的香港政治系統。政治冷感的論述,令部分香港人先驗地接受了自己是政治冷感的「事實」,認為自己是經濟動物,認為政治不是眾人的事,而是「他們」的事,與我無關。至於那些「他們」,可說是「政治熱情」的一小撮。
    
    問題就來了。假如你是那一小撮「政治熱情」的社會小眾,是不是就可以成為那個規模不能太大、也不能過小的「管治者同盟」的一部分,參與政事呢?正如「青年劉兆佳」所說,他之所以稱這個鬆散的聯盟是「管治者同盟」,是因為「找不到更好的名詞」而已,因此,這個同盟不是什麼桑拿浴室或社團組織,可以遞表申請入會,也沒有什麼章程,更遑論什麼資格、資歷、學歷要求等門檻要求了。於是,儘管你「政治熱情」到爆燈,最終可能如中環洪金寶那樣,曾在立法會門外團團轉,爭取曝光,卻落得光環褪去,回到「政治冷感」的沉默大多數,乖乖地掙錢討活了。
    
    壟斷香港政治的場域
    
    另外,這個管治者同盟的論述,自身亦會不斷把自己神秘化、圖騰化,以至幫會化,有強烈的排它性,慎防一些誤入森林的小白兔,把同盟的神話瓦解。而且,即使你誤入同盟,它亦會有權讓你閉嘴。於是,行政會議成員沒有個人意志,只能「集體負責」,他們每周二在政府總部談什麼,沒有人知道。副局長、政治助理自去年獲委任之後,只出席153次立會,卻出席了594次團體活動,但鮮見個人專訪,幾乎沒有了個人意志,因為他們是執政集團的團隊,是一群受保護動物。
    
    由是,管治者同盟與政治冷感就構成了壟斷香港政治的場域。在這場域內,政治冷感的論述不斷被生產、複製,人肉錄音機可以拿金紫荊星章,港人不斷地洗腦為「沉默大多數」,市民本是一班沒有政治想法的「盲毛」,理應接受這班應是社會精英的管治。就是這樣,群眾的聲音遭有效的阻隔起來,管治者同盟就不單可以自我築起厚厚的圍牆,還可以不斷恫嚇市民,一旦民主開放,同盟瓦解,社會就失去穩定,大家就賺不到錢了。
    
    然而,你會問:泛民不就是「管治者同盟」以外的人,他們不就是要衝擊這套論述麼?
    
    問題是,泛民的民主論述,亦是依附「管治者同盟」與「政治冷感」這套雙論述下生產出來的話語。假如不是管治者同盟開放部分選舉空間,泛民就不可能透過選舉,進入了政治場域。他們依附的,仍是雙論述底下的權力結構。例如以前泛民的民主論述常說,只要政治冷感的港人覺醒,泛民就贏面好大,用選舉語言說,只要選舉投票率高,泛民就有好大機會贏。但是,在2007年的區議會選舉中,部分泛民重量級人士幾乎高票落敗,更有第二梯隊在高投票率下大敗。不約而同地,這些地區的投票率都有所增加,部分接近五成。部分輸了的泛民就歸咎於對手搞社區福利主義,派糖搞蛇宴,選民給海鮮宴蒙蔽眼睛。但他們都沒有發覺一個政治現實:沒有過往不到四成的低投票率,泛民就根本沒有贏的機會。即是說,沒有近七成的政治冷感選民,泛民怎能有如此多的議席?泛民為什麼就能保證,多了的票,就一定是支持泛民的?
    
    正因泛民的論述基礎是依附於管治者同盟與政治冷感的論述基礎,大家就會對泛民的一些作為,覺得不足為怪了。泛民的激進派,並不汲汲於擴大市民的政治覺醒,而是不斷地嚇跑「政治冷感」的市民。主流民主派聲嘶力竭地動員人們七一上街,卻在遊行終點,政府總部外呼籲人們離開,與留守政府總部門外的人們劃清界線,因為他們估計,如果他們與激進派一起狂飈,就會過了「火位」,而「過了火」就意味着與管治者同盟攤牌,沒有了討價還價和溝通的籌碼。泛民對2005年民主方案說不,說到底不是方案內容問題,而是萬一這個管治者同盟與政治冷感的論述隨着時間而改變、瓦解或再造的話,他們恐怕在轉變過程中追不上形勢而消解。
    
    所以,現在的吊詭之處是,泛民愈要大聲要求2012年普選,口號愈不切實際,就愈要維持現狀,對泛民愈有利。因此,我非常同意呂大樂教授在他文所說,讓泛民來一個遊行總動員,先死而後生,這樣方能解開政治困局,有機會幫這個鬱悶的政治困局解咒。主流民主派,你敢麼?
    
    ■伸延閱讀
    
    劉兆佳(1993),過渡期香港政治,香港:廣角鏡出版社
    
    Foucault, Michel (2007), The Politics of Truth, Los Angeles: Semiotext(e)
    .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陈家刚:协商民主中的协商、共识与合法性
  • 多数民主国家是由革命建立的/张三一
  • 从洪都拉斯的“民主”乱局,看民主的实质。
  • 民主本身容不容得暴力?/张三一
  • 不怕死的温和派民主人士郭永丰(图)
  • 胡总,这里才是高度的、真正的民主国家
  • 朴石:关于建立“中国民主选举委员会”及网站的设想
  • 中国民主统一党:当前民主进程的主要障碍
  • 香港暗杀案预示民主空间正遭遇更大危机
  • VOA:民主中国不会像苏联一样解体
  • 启靖:永远拥护中国民主党的严正声明!
  • 学术民主与学者的厚脸皮
  • 三个途径推进中国走向民主公平—唤醒国人之252/刘蔚
  • 关于资产阶级民主:过去和现在
  • 民主,是大爱的果实。
  • 关于民主运动中的少数民族问题/武振荣
  • 印度纪行:民主大国的相对贫困/陈破空
  • 基层官员现世袭制现象有碍中国的民主进程
  • 民族问题在民主政治下才能够得到根本的解决!
  • 深圳民主人士召开“反暴力”座谈会(图)
  • 再次力挺深圳民主人士郭永丰反暴力!(图)
  • 广州九名民主人士 登山游玩 被警察带走 下落不明
  • 广东韶关民主活动人士罗勇泉被捕
  • 中国民主党成立海外后援会
  • 政治局集体学习发展党内民主 胡锦涛放P/高新民
  • 重庆民主党人启靖再次失去联络 请关注!
  • 民主人士陈云飞已获释
  • 网络民主让中共抓狂:站起来是楼房,倒下去是绿坝
  • 中共党内要求民主的呼声越来越强烈
  • 川渝黔部分民主人士对当局逮捕刘晓波的公开声明
  • 更多浙江民主人士声援刘晓波
  • 王有才:纪念公开登记注册中国民主党十一周年
  • 重庆民主党人启靖生活陷入困境图片(补)(图)
  • 四川民主人士枉成明不断遭受政治迫害
  • 河南“全国民主示范村”村官一手遮天
  • 杭州民主党人士戚惠民病危急需医疗费救助(图)
  • 胡锦涛会见马英九特使:除了民主,什么都可以谈
  • 杭州国保导演“抓小偷”荒诞剧 湖北民主人士胡俊雄遭“礼送”
  • 反腐败要行胜于言!民主是基础!法制是保证
  • 《徐州风华园民主三宗罪》、《强奸民意,践踏法制----徐州市风华园居委会选举黑幕揭秘》
  • 天津民主党人士吕洪来已经失踪24小时
  • 姜力钧:要求严惩牢头狱霸、改善监管环境、停止迫害何德普等民主人士的严正声明
  • 高华:面对兽行,民主国家不能沉默
  • 是谁逼使一位民主党派人士、耳鼻喉专家走上自杀之路
  • 政文:民主文明自由的国家基本原则是尊重公民的人权、居住权和财产权
  • 政文:重温毛泽东论“拆迁、人民上访与国家政治民主 ”
  • 清水君精神是中国走向民主的一个动力!兰剑
  • 民主诉诸群众运动时最须防备的便是“民主”两字
  • 中国007:中国的民主革命与民运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三)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四)
  • 【六四史实】 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二)
  • 【六四史实】一九八九年天安门民主运动大事记 (一)
  • 兰剑:二十一世纪保皇党人是中国民主革命进程最危险的敌人
  • 美国是民主、自由的保护人
  • 《自由人民中国 》中共有民主吗?所谓农村“选举”真相
  • [自由来稿]] 中华爱国民主党:近期工作要点
  • 中华爱国民主党:我们的爱国民主行动纲领
  • 清水君:中华爱国民主党党章(征集意见稿)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