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曾節明:林大軍談達賴喇嘛尊者是中國民運的同路人和道德師尊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28日 转载)
    林大軍:達賴喇嘛尊者是中國民運的同路人和道德師尊
    
      ● 曾節明(中國之春通訊社記者) (博讯 boxun.com)

    
    採訪緣起
    我於發表專訪林大軍的訪談《林大軍:達賴喇嘛尊者完全能夠、而且應該成為中國民運的精神領袖》之後,引發出乎意外的強烈反應,掌聲響起、噓聲大作;噓聲中有一篇署名為「一兵」的批判文章,題為《評林大軍之達賴喇嘛能夠而且應該成為中國民運的精神領袖》,這篇七月十三日首發於博訊的評論,給我那篇訪談的列出了三大「錯誤」:
    其一,中國民運與達賴喇嘛領導的西藏流亡政府是兩個性質不同的組織(即,林大軍把達賴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當作中國民運的同路人是錯誤的);
    其二,貶低中國民運極力吹捧達賴喇嘛;
    其三,為海外民運的發展帶上了枷鎖。「一兵」的理由是:中共通過多年妖魔化的宣傳教育,成功地使眾多的華人相信達賴喇嘛是「分裂分子」,如果奉達賴喇嘛為精神領袖,中國民運將更得不到中國民眾的支援。
    看了「一兵」的這篇評論,林大軍覺得不開口不行了。七月十四日下午,我剛剛參加了反對中共專制統治新疆的抗議,從中國大使館門前撤逃回來,汗流浹背、喘息未定,老林即打來電話,要回答「一兵」的問題。七月十五日中午,為了省錢,我穿過曼谷多雲天中午浴室般的悶熱,步行一小時,抵達他住的泰國曼谷HUAY KWANG區某廉價賓館客房。五月他上曼谷來籌備「六四」二十周年活動,住的也是這家酒店;曼谷酒店有個共同點:外面總是富麗堂皇,進到客房一看,往往跟中國招待所差不多。已經下午一點半鐘了,林大軍才從床上起來,神情恍惚、雙眼浮腫、佈滿血絲,說是一個晚上泡在網吧,沒有睡覺。
    曾節明:「身體是革命的本錢」呐,還沒等到政變,你老人家晚上就不睡覺了?
    林大軍:唉,在邊境打工,上的是顛倒黑白的班,到曼谷生物鐘撥不過來,晚上睡不著呀。
    他這副樣子當然談不了正事。於是就陪他下去列印東西、上網、喝廉價咖啡、吃速食,然後再回酒店客房,他再抽了兩根煙、用冷水泡上一杯即溶咖啡,靠牆席地而坐,並把煙頭塞入另一杯泡滿了煙頭的袋泡茶水中,總算恢復了正常狀態。
    
    曾節明:你對「一兵」的那篇評論總體上有什麼感覺?
    林大軍:還是大漢族主義的情緒呀!他所說的對達賴喇嘛的尊重是裝出來的。
    曾節明:「一兵」說,達賴喇嘛領導的西藏流亡政府追求的是西藏自治;中國民運追求的是結束一黨專制,因此兩者性質不同,因此達賴喇嘛不能做中國民運的精神領袖,對此你怎麼看?
    林大軍:達賴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的追求目標是一致的,都是追求結束中共一黨專制;的確,以前他們只是追求西藏地區擺脫中共的專制統治,對西藏以外的其他中國地區的民主事業很少關注;但是,從去年開始,隨著對中共自我改良的最終絕望,達賴已經認識到,只有在中國民主化的大前提下,西藏的自治才可能實現,要實現西藏的自治,就必須支援中國的民運事業。因而從去年下半年開始,達賴喇嘛積極地尋求與中國民運的合作。受達賴喇嘛尊者和西藏流亡政府的邀請和支持,中國民運界已經兩次組團,分別在去年十一月和今年三月訪問了達蘭薩拉,受到達賴喇嘛尊者和西藏流亡政府的熱情款待。
    達賴喇嘛對中國《零八憲章》非常支援呀!零八憲章事件報導出來的第二天,達賴喇嘛尊者就發表了支持《零八憲章》的聲明;在今年三月的見面會上,達賴喇嘛尊者當面說,《零八憲章》是到目前為止,中國民運最有價值的文獻,未來民主中國應該有一部新的憲法。達賴喇嘛親口對我們說:「只有中國民主化,才有西藏的真正自治」;達賴喇嘛把漢人稱作兄弟民族,向在座的中國民運代表提出了「漢藏大團結,民運大團結」的努力方向。
    你們來說說看,達賴喇嘛尊者既不謀求西藏獨立、現在又這樣支援中國民主化事業、和中國民運人士共同追求結束一黨專制,怎麼和中國民運的性質不一樣了?達賴喇嘛尊者和他領導下的西藏流亡政府就是中國民運的同路人!
    曾節明:「一兵」說你貶低中國民運、極力吹捧達賴喇嘛。
    林大軍:我怎麼貶低中國民運了?我說中國民運搞了二十年,至今沒有富於感召力和凝聚力的領袖,民運組織山頭林立、內鬥不休,各組織領導誰也不服誰,這難道不是客觀事實?因為山頭林立、內鬥不休,造成了民運資源和人才的嚴重浪費甚至枯竭,二十年來成效微小,這難道不是客觀事實?這是我編出來的嗎?人家法輪功不管怎麼說還搞出了自由門這樣的破網軟體,民運二十年來有什麼成就呀!?
    民運之所以現在還是一盤散沙,歸根結底就是缺了一位具有人格魅力和道德感召力的領袖核心。達賴喇嘛尊者剛好可以彌補這個缺陷,而且他現在也很有誠意幫助中國民運。你說說看,出了達賴喇嘛尊者還有誰能行?中國民運現在最老資格、最有名氣的大佬,感召力連昂山素姬都比不了,更不要說比達賴喇嘛尊者了。
    我怎麼吹捧達賴喇嘛尊者了?達賴喇嘛是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是世界公認的人類和平使者和道德尊者,諾貝爾和平獎是很少人能夠獲得的殊榮,你找一下中國民運界,有誰獲得過諾貝爾和平獎嗎?達賴喇嘛尊者早就是世界級的精神領袖了,印度和許多西方國家、發展中國家的老百姓、學者甚至政治領袖都奉達賴喇嘛尊者為精神導師,把他的書和演講稿當作人生智慧的珍寶來收藏,中國的民運人士,有誰有這樣的影響力?
    民運是需要道德來推動的,自由民主的思想,只要不是腦殘,誰不理解?但是做起來就難了,特別是涉及到既得利益的時候,達賴喇嘛尊者就能夠以身作則。為了推動西藏流亡政府民主化,他謝絕了流亡議會授予他指定三名議員的特權。你看中國民運圈子,誰有這樣的政治道德?一些人,連自己以前的過時和錯誤的思想,都要拼命找歪理來捍衛,更不用說爭權奪利了。
    達賴喇嘛尊者從來不謀求西藏獨立,他既是西藏人,又是中國人,作為一位中國人,這樣一位德高望重的世界級精神領袖和道德尊者,怎麼不可以做中國民運的精神領袖?你自己不行,就應該讓行的人來幫你,而且人家也願意幫你;自己不行,又關上門拒絕別人幫忙,這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的愚蠢態度……
    (談到這裏,林大軍原本慘白的臉色恢復了人色,他那因浮腫而變小的眼睛重新放大,變得炯炯有神,那只夾著煙的手在空中興奮地揮舞,以致於我不得不提醒他回到話題)
    曾節明:「一兵」說達賴喇嘛和他所領導的流亡政府並不足以讓中國民運慚愧,因為達賴喇嘛謀求西方國家向中共施壓,沒有受到成效;況且,達賴喇嘛和流亡政府受西方大力支持,條件得天獨厚。
    林大軍:首先,達賴喇嘛尊者和他領導的西藏流亡政府的民主建設成就,就足以令中國民運感到慚愧。在達賴喇嘛尊者的領導下,流亡藏人不僅建成了西藏流亡政府這個統一的平臺,而且已經建成了成熟的憲政民主體制,做到了與國際接軌。現在的西藏流亡政權由流亡政府、流亡議會、流亡法院三部分組成,三權分立,完全按照分權制衡的憲政原則運作;另外,流亡藏人自身的民族特點,在三權分立的基礎上設立了達賴喇嘛這樣一位元首,作為藏民族的人格化象徵和凝聚核心,達賴喇嘛既是精神領袖,又相當於虛位總統或君主立憲制中的虛君,這就使得憲政民主體制更加穩定。西藏流亡政權的這種組織方式是很值得未來中國借鑒的。
    在達賴喇嘛尊者的領導下,流亡藏人建成了憲政民主的統一政治平台,我倒想問問:已經二十年了,中國民運的統一平台在哪里?這樣的對比難道還不慚愧?
    至於達賴喇嘛沒有說服西方國家政府向中共施壓,這並不是因為達賴喇嘛無能,而是因為西方國家政府的利益選擇:任何一個民主國家制定對外政策,都必須以本國的國家利益為基礎。「六四」以後,由於中共大力推行賣國保專制的政策,以巨大的市場利益誘使西方國家容忍其對本國民眾的壓迫,西方國家出於自身的國家利益,普遍走了一條折衷道路,既支持達賴喇嘛尊者和流亡政府,又不願過分得罪中共國政府。另一方面,達賴喇嘛尊者是佛教領袖,因此不可能採取暴力手段、更不能不擇手段,達賴喇嘛尊者的道路是一條漸進和緩的道路。達賴喇嘛尊者的努力沒有失敗,只是效果慢一些而已。因為中共國的專制崛起對所有的國家都是威脅,美國等西方國家今後肯定會對中共採取強硬手段的。澳大利亞就是一個例子,因為中共的經濟擴張威脅到澳國的國家安全,澳大利亞對中國的態度空前地強硬起來……
    (又扯了一通題外話)
    沒錯,達賴喇嘛和流亡政府受西方國家大力支持,但是中國民運的條件曾經不照樣是得天獨厚?「六四」屠殺後,中國民運在海外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當時的資源難道比西藏流亡政府少嗎?人家西藏流亡政府拿了錢踏踏實實地做事,你這邊都在爭鬥、欺騙、最後鬧得四分五裂,那誰願意再資助你?中國民運今天的資源困境,完全是自己不爭氣造成的。你看看,比起人家,中國民運還不慚愧?
    曾節明:你是「海自聯」主席,二十年來從海南跑到法國、又從法國跑到泰國,要說慚愧,你也該慚愧吧?
    林大軍:(苦笑)當然也慚愧啦!正是覺得這樣民運下去不行,我才尋求改變,這也是自我超越,人貴在自我超越啦。
    曾節明:「一兵」認為,中共通過多年妖魔化的宣傳教育,成功地使眾多的華人相信達賴喇嘛是「分裂分子」,如果奉達賴喇嘛為精神領袖,中國民運將更得不到中國民眾的支援。因此,你奉達賴喇嘛為民運精神領袖的主張是要給民運發展套上枷鎖。
    林大軍:這是非常短視的看法。中國民運決不能在錯誤地基礎上發展,中共向中國民眾灌輸錯誤的理念,我們就應該破除這種理念!如果中國民運為了籠絡人心而故意迎合民眾的錯誤理念,就會使中共所灌輸的錯誤理念更加根深蒂固、難以去除,這會使中國民主化事業誤入新的歧途!
    我們決不能迎合中國民眾視達賴喇嘛尊者為「分裂分子」的錯誤觀念,否則,即使能夠一時換取中國民眾的支援,長遠來看必然加深漢藏民族矛盾、甚至導致民族仇恨,而中國民運的目的是民族和解、而不是民族仇恨!因此,必須堅決破除中共對達賴喇嘛尊者的妖魔化!破除中共所灌輸的有關達賴的錯誤觀念!而要破除中共所灌輸的有關達賴的錯誤觀念,最好的辦法就是同達賴喇嘛接觸,親身感受達賴喇嘛尊者其人。
    拿我個人來說,因為以前所受的中共教育影響,我參加民運後很長時間,也一直以為達賴喇嘛是「分裂分子」,「反華勢力頭子」,直到去年十一月拜會達賴喇嘛尊者之後,才發覺根本不是那麼回事。
    俗話說:「兼聽則明、偏信則暗破」,除成見的最好辦法就是接觸和對話,而奉達賴喇嘛尊者為中國民運精神領袖,恰恰有助於廣大中國漢人接觸和瞭解達賴喇嘛尊者……
    (林大軍正談在興頭上,中國民主選舉委員會的成員溫起鋒的敲門而入,結束了這次訪談。在慣性驅使下,林大軍又不著邊際地發揮了一段,終於不得不從地上起身,兩個湊在手提電腦前忙活開了。掀開厚厚的化纖簾子看看陽臺外,暮色已近,時間已過五點了;照他倆這樣子,不到九點鐘是吃不上晚飯的;該問的也問得差不多了,我也就適時而退,不想蹭飯了。)
    步行回家,走到LatPrao附近的時候,暮色已至,街道兩邊的色情場所早早地亮起了桃紅色的燈光,忽然一陣咋咋呼呼的講話聲隨夜風傳來,熟悉的北方普通話特別刺耳,原來是一個腦滿腸肥的傢伙在打手機,那傢伙龐大的身軀擋在人行道上,一副視我為不存在的派頭,色情場所門外,另外站著三兩個嬉皮笑臉的人,這些人中國大陸官僚的樣子,一望可知。我只有加快步伐把他們拋出視野之外。
    到家時已經天黑,又累出了一身臭汗,但中午有些發作的神經性頭痛,居然好了。◇
    (曾節明 成稿於二〇〇九年七月十八日星期六於曼谷流亡寓所 《自由聖火》7/19/2009首發)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人和民运人
  • 林大军: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 评林大军之达赖喇嘛能够而且应该成为中国民运的精神领袖
  • 民运人士为什么会支持热比亚?
  • 新疆事件和民运责任/张三一言
  • 60大庆在即, 呼吁中共政府与海内外民运对话的声明/吕英
  • 妇女与民运/武振荣
  • 正当防卫权与民运再出发/郭保胜
  • 唯有宪章倾社稷:从民运、维权到宪章运动—在中国宪政民主化研讨会上的口头发言
  • 张祖桦:《零八宪章》与中国公民运动的勃兴
  • 谢选骏:金融危机与八九民运
  • 鼠标能点出民主吗?------《民运政治论纲》(之9)/武振荣
  • 刘路:浅谈三本攻击民运的书(一)(二)(三)
  • 吴高兴:集中关押的浙江“八九”民运政治犯
  • 林大军:达赖喇嘛能够而且应该成为中国民运的精神领袖(图)
  • 八九民运20年回顾与展望/毕南山
  • 六四学生领袖王超华:海外民运的前景(图)
  • 天安门母亲:民运之舟要修正航向(图)
  • 中国老民运人士陈增祥:89-6-4我们铭记
  • 王藏:一个盘古乐队,胜过百万宫怨民运(图)
  • 达赖与欧洲汉人民运精英座谈:至今手上还有毛泽东的「加持」
  • 民运人士和屠杀受害者家属20年后谈“六四”
  • 民运领袖六四叱咤风云 今在何方
  • 八九:记忆的呼唤之十三—献给八九民运中千千万万的普通参与者
  • 柴玲复出重投民运
  • 民运人士将在巴黎举行六四活动
  • “六四”事件属于中国人民,不属于民运人士(图)
  • 老民运再度出山 新成员倍受鼓舞(图)
  • 海外民运精英济济一堂于“北京之春”(图)
  • 拯救民运人士内幕曝光
  • 拯救民运人士内幕曝光 万润南太太想不起暗号
  • 营救民运人士内幕:万润南太太想不起暗号
  • 张铭山:英魂廿载何处觅 故友亲朋日夜心—记山东部分民运朋友“八九六四”追思会(图)
  • 世界对89民运的回忆胜过中国人自己
  • 八九民运领袖周勇军被当局关押超过七个月/RFA
  • 20年前八九民运、六四事件的大事记
  • 20年前的今天:《北京之春》推出《中国八九民运纪实》电子版
  • 胡耀邦逝世与“八九”民运
  • 民运团体敦请中国政府让王炳章保外就医呼吁书
  • 韩国民运人士:绝食声明
  • 中国007:中国的民主革命与民运
  • 中国之春记者: 荷兰民运界六四致胡锦涛的公开信
  • 【六四屠城】《明报月刊》报道:腥风血雨的时刻——军队镇压民运过程纪要
  • 补充通知:六四是中国民运清明节,逝者要奠,活人要救!
  • 陈小雅: 八九民运中站在学生一边的军人
  • 你以为你是谁?----致海外个别民运败类! 中国007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