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专家“捧臭脚”是社会悲哀/默客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24日 转载)
    
    专家“捧臭脚”是社会悲哀
     默客 (博讯 boxun.com)

    
    
    说专家学者乐于“捧臭脚”,可能让人感觉很受伤,好吧,换一种说法:一些专家学者乐于“捧臭脚”。
    
    实际上,在我们这个教授变“叫兽”、专家成“砖家”的国度里,在一个众声喧哗、利益重构的时代里,专家学者“捧臭脚”似乎又是一种必然现象。学术堕落、人文丧失只是表征,社会转型的利益分化和矛盾冲突才是深层次原因。
    
    专家学者“捧臭脚”似可分为两大类:一类是捧资本或金钱的臭脚,一类是捧权力的臭脚。两类捧臭脚的目标,其实又都是相同或相似的,都是为自身利益或其所处利益集团服务。也就是说,基本上摆脱不了“屁股决定脑袋”的路数。
    
    捧资本臭脚的专家学者,这在经济学家中普遍存在,如房地产领域、股市金融领域,劳资纠纷等等。这方面,专家学者的奇谈怪论不胜枚举,例如“经济学家就是为利益集团服务的”、“买房就是爱国”,“反对房地产复苏就是反人类”,等等。此类专家学者的“臭脚”言论,虽然也有一些炫丽的包装,但捧得比较赤裸,一看就知道吃谁的饭替谁吆喝,充当了资本的吹鼓手。这种一般比较容易识别。盖因公众往往容易看清其屁股所坐的位置。
    
    相比之下,捧权力臭脚似乎捧得高明一些,所打的旗号也更冠冕堂皇,因而更具迷惑性,更能忽悠普通老百姓。捧权力臭脚也有不同表现形式,其专家学者也有不同构成。比较常见的一种是,所谓的“御用专家(学者)”或本身是政府智囊机构的专家学者,专门充当政府决策的推手,给相关政策寻找合理说辞和理据,哪怕政策本身未必符合科学发展观和民众的根本利益。这种专家学者几近就是权力意志的代言工具,但因其靠近权力中心而具“权威性”。大凡一项政策出台(如医改,涨水价、油价),均可见此类专家学者的身影。这个司空见惯了。给政策做推手或号手本来无可厚非,但是倘若某项政策不符合公众利益、不得人心的话,那么专家学者便有点与民为敌、助纣为虐的意味了。例如有专家说“不能因为有些人喝不起水,就不提高水价”,老百姓对其扔砖头,也就在所难免了。
    
    另有一种专家学者给权力捧臭脚,却让人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因为他们表面上看来并不具官方身份,甚至外界看来毫无必要捧权力的臭脚,似乎并没必要去捧权力的臭脚,却偏偏不遗余力地捧权力臭脚,甚至不惜放低身段、一副媚态地往权力身上“蹭”。这种专家学者中,“含泪劝告”的余秋雨大师、“纵做鬼,也幸福”的王兆山副主席、说“老上访户有精神病”的孙东东等,堪称是典型代表了。
    
    一些专家学者是既捧资本又捧权力臭脚的。因为事实上,捧权力臭脚与捧资本臭脚其实并无严格界限,甚至在许多时候两者是暗通款曲的。更何况,当今社会权力与资本有强强融合而成了“权贵资本”的趋势乃至现实。那么,这些捧臭脚的专家学者便成了“权贵资本”的号手,为权贵资本的利益冲锋陷阵、充当马前卒,彻底沦为权力和资本的陷媚者,虽然获得了资本的豢养或权力荫佑,满足了个人私欲、达到了个人目的,但他们没有了知识分子的风骨和学术的尊严,还丧失了知识分子的灵魂和良知。
    
    尽管如前所说,一些专家学者乐于给资本和权力“捧臭脚”,是转型社会中权力不受制约、资本张狂无忌的某种必然结果,但是当作为社会清流、社会中坚的知识分子不仅未能为公益为民众立言,相反跟社会公益和民众利益背道而驰,这不能不说是社会的悲剧和时代的耻辱。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擦净屁股后,铁道部长刘志军应引咎辞职/默客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