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贺雪峰:警惕浪漫主义土地改革
请看博讯热点:农民、民工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17日 转载)
    
    当前关于土地制度的讨论中,弥漫着一种浪漫主义想象,以为只要换了一种土地制度,农民就可以从中获益,就可以人人成为地主,农民就可以富裕起来。当前农村之所以还是穷,农民之所以还是苦,就是因为制度不行,尤其是土地制度有问题。这种观点认为,分田到户解决了温饱问题,但分田到户后,农民只有土地的使用权,没有土地的所有权,无法富裕起来,小岗村人称之为“一夜迈过温饱坎,三十年未过富裕门”。
        全国95%的农地都要用作种植,用作种植的农地,关键是使用权。当前的中国农村,国家不仅不再向农民收取税费,而且给农民种植补贴,农民种地有自主权,可以种粮食,也可以种经济作物,他们有决定自己种什么的自由,并从市场上获取相应的种植收益。农民种什么的自由是土地使用权决定的,农民不是非得有了土地的所有权才能面向市场决定种什么和怎样种。或者说,只要是用于农作,农地更大的权利对于农民其实并无意义。 (博讯 boxun.com)

       用于农作的农地有个投入问题,即若农民有稳定的土地使用权的话,农民就可能更加珍惜自己的土地,施用更多绿肥,更少掠夺性地使用土地。要做到这一点,只要保持土地的相对稳定就可以了。1980年代分田到户以来,全国绝大多数农村的土地都保持了这种相对稳定,即使土地经常调整的农村地区,土地往往也是小调整,即依农村人口的变动,对变动部分人口的土地进行调整,绝大部分土地是不调整的。
       如果农民有更大的土地权利,以至于任何土地的调整都无法进行,农民很快就会发现,之前土地可以调整时,作为土地所有权主体的村组两级可能应农民实际耕作要求来建设一些基础设施,比如沟渠、集体灌溉设施、机耕道等。现在因为土地权利已经固化(更大的农民的土地权利),而使土地上面的集体进行的基础设施建设几乎不再可能,农户自愿基础上的集体行动因为无法克服高昂的成本,也难以达成,其结果就是,农民有了更大的土地权利,他们仍然在这片土地上种植农作,但他们却因为土地利益的固化而使集体行动更难达成,农作更加不便。土地权利更大的好处未得,而坏处却已无处不在。
       那么,农村是否有人需要更大的土地权利?当然也是有的,不过,并非是真正耕作土地的农民(耕者),而是这些已经离开或即将离开土地的农民(非耕者)。
       如果农村土地私有的话,集体就不能将非耕者的土地收回去,他就可以将土地留在那里,或者将土地卖掉,或者等土地升值。那些外出务工的农民,他们虽然并不耕种土地,但他们有土地权利,且他们在城市面临激烈竞争而愿意将土地卖掉以换取在城市立足的资本。
       换句话说,真正要求更多土地权利的农民,往往不是耕田种地的真正的农民,而是已经脱离农业进入城市的农村人。这些人要么已经在城市获得稳定就业和收入,成为了地道的城里人,比如大学毕业后在城市参加工作的人们,根据《农村土地承包法》,这样的人因户口已经转入城市,村集体就可以收回其承包地。还有人通过做生意、当包工头、办厂而获得大量收入,可以在城市买房安家等等。这些已经融入城市生活的人们,已经不依靠土地来获得收益,但若他们仍然可以占有土地,他们就愿意让土地空在那里,或租给耕者耕种以收取租金。他们因为在城市有固定的收入来源,而不愿意将土地权利彻底流转出去——农地流转出去也值不了几个钱,他们因此将土地放在那里“空着”,等着土地将来的升值,或留作“乡愁”。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舟至洋: 当年的土地改革,今天的资金外流
  • 土地改革的后期工作是什么?/庄建生
  • 铁流:土地改革记实(二)
  • 铁流:土地改革记实(一)
  • 中共领导为何闭口不谈土地改革?
  • 土地改革并未触及中国社会的根本矛盾
  • 胡锦涛到小岗村视察,看来这是一个大动作:土地改革
  • 中国媒体最近发表文章:土地改革势在必行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