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痛斥张宏良“右翼势力分裂祖国”的无耻诬陷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16日 来稿)
    
    李悔之
     (博讯 boxun.com)

    ——评张宏良《“7.5”事件——肢解中国的战略序幕》之一
    
    一、空穴来风的诬陷和拙劣无耻的嫁祸手段
    
    新疆7·5事件发生后,习惯于将中国大地上所发生的任何坏事、恶事、丑事、歹事与“中国右翼集团”和“伪自由派”挂钩的张宏良先生,继前些天大肆诬陷“中国右翼集团”正在策划一场针对中国左派的“大屠杀”之后,这些天又将新疆“7·5”事件与“中国右翼集团”和“伪自由派”挂上了钩,——他在《“7.5”事件——肢解中国的战略序幕》一文中,先对邓/小/平和胡/耀/邦进行了一番严重违背历史事实的攻击——
    
    “邓××和胡耀邦的为了清除极左势力,恢复官僚统治,为了否定毛主席在少数民族中的崇高地位,采用了当初吴三桂引清兵入关的方法,为那些被打倒的奴隶主平反,让那些被改造的流氓恶霸进入各级领导机关,请达赖喇嘛的分裂势力返回西藏,全面清除毛泽东时代那些贫苦出身的干部,不仅剥夺了他们参政执政的政治条件,甚至剥夺了他们基本的生活条件,让那些被打倒的地主恶霸彻底出了气、解了恨。”
    
    张宏良先生上述一番中的荒谬,敝人在《评张宏良“再为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欢呼!》系列文章中已经进行了详尽的反驳。这里不予赘评。
    
    对邓小平和胡耀邦作了一番攻击之后,张宏良话锋一转,将矛头指向了中国的“伪自由派”——且听他信口雌黄的一番“高论”:
    
    “从美国雇佣的国内伪自由派的反映,也可以看出新疆“7.5”事件幕后的黑手并非仅仅是三股势力。事件爆发后,那些天天叫喊要和海外民运共同“推翻中国专制政府”的伪自由派,却突然调转枪口,打着维护汉族利益的旗号,猛烈攻击海外民运中的维族人士,那个以往对吾尔开希顶礼膜拜的街头流氓李悔之,突然大肆攻击吾尔开希的维族身份,要与吾尔开希进行汉族维族大论战,疯狂煽动民族仇恨,与美国CNN和英国BBC的做法完全相同。……”
    
    只要稍明事理者,都会明白张宏良先生上述一番话所包藏的祸心——言下之意,中国的“右翼集团”和“伪自由派”,也是新疆“7·5”事件的幕后操手!
    
    而张宏良先生下面一席话,蛇蝎之心,更是昭然若揭:
    
    “无论中国极端右翼势力如何狡辩,无论雇佣多少李悔之那样的街头流氓疯狂叫喊,血写的事实都无法改变,目前,操纵杀戮的三股势力都在美国,并且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仍然在对三股势力拨款。而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钱来自于美国财政部拨款,这其中有四分之一是中国购买美国国债的钱。”
    
    张宏良先生:真“佩服”你的“天才”想象力!
    
    张宏良先生:真“佩服”你说谎造谣时脸不改色心不跳的“风度”!
    
    张宏良先生:更“佩服”你强拉硬扯、东拼西凑的诬陷栽赃手段!
    
    张宏良先生,难道不是吗?——将李悔之的一篇《严斥“汉人对于维吾尔人的高压统治和压榨》的文章,当成是中国“极右翼”和“伪自由派”背后支持新疆“七·五事件”的“罪证”;更是荒谬、居心叵测地与“两亿美元外汇送给美国”的“罪证”强行捆绑在一起,——既将中国的“伪自由派”置于民愤的火山口上,又将中共改革派推上火炉上炙烤,正可谓一箭双雕之“妙计”!
    
    不过,张宏良先生:你强拉硬扯的诬陷和指控也着实显得太拙劣,太荒唐了吧——纵然李悔之“要与吾尔开希进行汉族维族大论战,疯狂煽动民族仇恨”,这与“极右翼势力”有何关联?退一万步而言,纵然李悔之是“极端右翼势力雇佣”的“街头流氓”,而且,中国的“极端右翼”也确实参与了新疆大屠杀的策划,硬是将中国外汇问题硬扯在一块,又是何居心?!
    
    张宏良先生:你的诬陷手段是不是太低劣了一点!——有心的读者,只要到博客中国阅读李悔之《严斥“汉人对于维吾尔人的高压统治和压榨”谬论》这篇文章,就不难发现,——在这篇文章中,敝人其实只表达了三个观点:
    
    一、以汉人为主体的中央政府,不但没有对少数民族进行“高压统治”,相反,一直对少数民族实行种种优于汉人的政策;
    
    二、“汉人”,从来没有对少数民族进行过“压榨”;
    
    三、应当反省“出钱不讨好”的少数民族政策。
    
    只要理性稍存、良心稍存之士,断然不会作出张宏良先生一类令人不齿,令人寒心的结论!
    
    而张宏良先生关于“天天叫喊要和海外民运共同‘推翻中国专制政府’的伪自由派”之指控,用“血口喷人”来形容也决不为过——众所周知:当今中国平面媒体上,自由派人士几乎失去发言空间。而敢于在国内网络之上发言的自由主义者,都是温和理性之士——像小余、老焦、老艾和老冉这些稍为强硬者的声音,早已被屏蔽。然而,无时不忘将“敌人”置于死地的张宏良先生,却将网络之上个别极端匿名网民“推翻中国专制政府”的言论,或将海外中文网站网民的极端言论,加诸于国内自由派人士头上,居心之险恶,令人不耻!——张宏良先生:你可以实名实姓指出那一位在国内的自由派人士发出过“推翻中国专制政府”言论吗?
    
    这里更有必要奉劝张宏良先生的是:当今中国,虽然有很多未觉悟者,但也有更多觉醒或正在觉醒的民众。所以,一再沿用老在套的蒙骗手法愚弄民众,只会适得其反,将自己推向信誉的绝壁!
    
    
    二、张宏良先生:究竟谁才是“极端右翼”?
    
    在《“7.5”事件——肢解中国的战略序幕》一文中,张宏良先生一再痛骂“极端右翼”如何如何,对此,实在令人哭笑不得——
    
    在“特色社会主义”下的中国,有许多政治词汇的概念,已不能与“国际接轨”了。就比如“左”派与“右”派吧,本来,以张宏良为代表的乌有之乡网民,是典型的极端民族主义者、狭隘爱国主义者和顽固的守旧派,在西方应归属于极右翼。然而,在中国,却被人们称之为“极左”。而温和的民主派、改革派,却被人们称之为“右”派。虽然。这些颠倒过来的概念一直备受人们质疑,但质疑最终不敌“特色”,随之便“习惯成自然”了。所以,这里只能“将错就错”,——将极“右”的张宏良称之为极“左”了。而将倾向于自由民主的一方称之为“右”派了。
    
    所以,现在只能“入乡随俗”,将“极左”称之为“极右”了。——那么,当今中国,有“极端右翼势力”吗?答案是肯定的。在那里?在海外——例如,以伍××、陈××、袁××为首的所谓“中国/过/渡/政/府”,就属于“极端右翼”,以李×志为代表的势力,也可以划入“极端右翼”政治势力。而以起草《××宪章》为代表的民主派人士,是再也温和不过的所谓“右翼”!——张宏良先生,纵然你再能言善辩,恐怕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事实吧?当然,要你公开承认这一点,恐怕比登天还要难——因为这是个人的品质所决定的!
    
    现在再认真审视一下——被张宏良先生狂骂为“街头流氓”的李悔之,究竟是不是“极端右翼”——不错,一直以来,李悔之写文章,总是严厉批评政府和执政党的过失。更一直著文批判毛泽东的极左政治路线。但李悔之对政府和执政党的所有批评,都恪守“批评,是为了更好地建设”的宗旨;对毛泽东的批判,更是秉守尊重历史、尊重客观事实的原则。——所有这些,只要查阅敝人的文章,便可以找到明确的答案。
    
    同时,一直以来,敝人著文,都以“用爱心传播福音;用爱心弥合分歧;用爱心填平隔阂;用爱心化解仇恨;用爱心消除暴力;用爱心融化坚冰。”的“六爱主义”作为言论和撰文的准则。反对任何形式的暴力。敝人在旧作曾指出:
    
    “当今中国,暴*力*革*命思潮,是最危险的社会隐患——无论是极左派想通过‘文革’式暴*力手段打倒‘资产阶级当权派’和‘改革精英’,还是极右派试图用暴*力革*命手段建立新的制度,都会令中国重新卷入治乱循环的怪圈之中。甚至可能将中华民族推入万劫不复之地!”——正因为上述言论,敝人遭到一些网民痛斥为“无耻的妥协投降派!”、“保皇的康有为”。
    
    和平,理性,非暴力,是李悔之一直恪守、绝不动摇的原则。——一直以来,敝人著文不但恪守不使用暴力语言的原则,而且,面对网民的漫骂,也一直坚持“骂不还口”的原则。——所有这些,都有网民作证。
    
    反之,而张宏良先生你呢?——不是危言耸听地高呼:“中华民族再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周边被核武器所控制,内部媒体被汉奸所控制,国家,危矣!中国,危矣!”。”“大屠杀就要来了。”“中国,正在进入血腥时期。”……就是极尽煽动仇恨之能事:“丧尽天良的伪自由派,多灾多难的中国人民”;要么,就是极尽挑拨离间、煽动阶级仇恨——“精英逼良为匪,邪教天理难容”……总之,不弄得腥风血雨,剑拨驽张,你是誓不甘心的!
    
    张宏良先生的文章不但标题腥风血雨,而且,文章内容也紧扣主题,——他总是极力把当今中国政府的经济政策描述得绝对一团糟;把当今中国的政治、经济形势描述得绝对一团漆黑;极力把当今资本精英和富人描绘成毫无人性、嗜血成性的剥削者;极力把当今中国底层民众的生存现状描述成饥寒交迫、水深火热的状态……从而公开鼓吹:“人民除了正义和暴力,此外再没有任何反抗手段!”
    
    所以,究竟才是唯恐天下不乱的暴力主义者,众人心中自有一把秤——只要阅读李悔之与张宏良的博客,秉持公正的读者,心中更会明亮如镜!
    
    
    (待续)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