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綦彦臣:门之图腾?—丁朗父《山居秋夜》画作欣赏(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15日 转载)
    綦彦臣更多文章请看綦彦臣专栏
    
朱红画

    朱红画
    
    来源:参与 作者:綦彦臣
    
    朱红的《山居秋夜》不知画于何年秋天,按我曾两去其燕郊画室欣赏其画作的经验来论,大概应该是二〇〇七年的作品。画的落款处写着“朗父写于燕郊”,没写画的日期。
    朗父者,其另一名也。
    朱红,又名丁朗父。
    朱红的画在行家眼里叫“文人画”,尽管他的画无一例外是国画风格。
    
    《山居秋夜》画面层次感很强,视觉由远而近:远山尚存斑驳有彩的光景,想必这是个中秋的意境;近处给人感觉可拾级而上的小径,延伸到居房的耳房门边;小径在画面上偏左,其右面是农家惯例砌好的大树围台,砖石均染上夜色,而夜色似乎又无法掩住岁月给围台印下的不规则光色旧迹。
    
    我不知道高大的树该叫什么,但它占了整个画面的三分之一以上而近半的样子。所指的山居——那所带耳房的房子似乎是大树的附属物,或曰主人因树而盖了这么一所房子。大树伸出的分枝,几乎触到了耳房的顶子,而耳房左面的小块空地里的虬生小树向大树那里伸出了手。噢,不太对称的连理。原来呢,我一想到“连理枝”,就认为是两个齐肩靠头的同龄同种之树。呵呵,现在不得不改变一下思维方式了。
    
    耳房的小门有色彩,或许由于年代的原因,它变成乐一幅画。“画面”像是一个没有什么表情的人,两只眼睛,孔洞不太清楚的鼻子,至于嘴嘛,完全凭观看者来猜测。我不是画家,也没读过任何一本这方面的概论书,只是躺在朱红的仿古单人卧榻上来欣赏这幅画。画挂在床的另一端的墙上,我把枕头支在靠近开关的这一边,好醒来看书。还有,写这幅画评一点刻意也没有,所以草草写在随身带的日记本上。躺在朱红画室卧榻,美美而睡。困意去了,就随便翻他从台湾和香港捎回来的书;看困了,就睡。如是反复,两个夜晚,竟读完三本书——当然,是走马观花,虽然也写了几段笔记。
    
    还说那扇近似图腾的门,我越看它越有思意,因为,我有一个先期经验:小时候,家里房子多,也空旷,那是爷爷作为他那个时代的富人留下的,我没见过爷爷,只凭想象去猜测,走过大方砖铺就的地面,躺在炕上,眼瞅墙面,斑驳中就有若干面孔图样出现在脑海。那些被我想象出来的面孔冲淡了我对爷爷的猜想。它们陌生,没有任何表情,以至于我初次接触“图腾”一词时,就把旧屋墙上的“面孔”与这个词牢牢地焊接在一起。
    图腾是规则的,想象的图腾则不如是。图腾是固化的,想象的图腾则可随意组合。咦,画面的大树里似乎还有一张面孔,它让我有些分不清现在是躺在乡下青砖地面屋子的大炕上,还是躺在画家别墅画室的卧榻上。
    
    2009年7月5日晨,写于北京南郊半壁店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五四思想资源的日本源头/綦彦臣
  • 綦彦臣:可以原谅的邪恶——电影《燃烧弹》观后杂感
  • 綦彦臣:为流亡者的思想描点—蔡楚诗选《别梦成灰》浅读
  • 綦彦臣:我相信余杰,是一个道德人!
  • 中日潜艇事件“马后课”/綦彦臣
  • 一位“老弟”在写诗/綦彦臣
  • 綦彦臣: 如果激怒了你,我道歉!
  • “礼貌传唤”之后的杂感/綦彦臣
  • 綦彦臣:浅说中国股市政治化问题
  • 綦彦臣:“六四”文献学研究浅议
  • 綦彦臣:中国血汗工厂和童工问题
  • 綦彦臣:中国民族主义问题检讨
  • 我记忆中的地震:老鼠早搬家/綦彦臣
  • 应当“以观后效”——我对奥运及西藏问题的看法/綦彦臣
  • 关于毒饺子问题的一些看法/綦彦臣
  • 政府不是“救世(市)主”——写给草民炒股者的忠告/綦彦臣
  • 汪兆钧先生只是做了他该做的事情——回应向钧先生“集体失语”论/綦彦臣
  • 给温总理上一课——关于《沉思录》之外的一些东西/綦彦臣
  • 綦彦臣:“吴晓灵悖论”与货币内战——中国金融改革大败局评析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