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共的自杀式发展 “越发达水越黑”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15日 转载)
    
    稿源:金羊网
     (博讯 boxun.com)

    
    有时在质询面前,权力脱口而出的回应或反诘,往往不自觉就暴露出他们骄横跋扈的倨傲卸责心态。
    
    上一次,在民间呼声甚高的“官员财产公布”事件中,某政协主席一句“老百姓为什么不公布财产”的塞责雷言,曾一度引发无数网友争“晒”财产的激烈回应;就在前几天,郑州规
    划局副局长的“替谁说话论”又横空出世,倨傲的权力表情背后,人们很快就看到了潜伏着的权力卸责魅影;这一次,同样面对记者“污水问题为何长年未解决”的质询,海口市水务局副局长符传君脱口而出“经济越发达水越黑”的雷语,直接就被网友冠以了“史上最牛的不作为托词”。
    
    如果说符副局长这句震动网络的雷语,还可视作在记者质询下情急之中的托词,那我们或可保留一丝环境治理的幻想。毕竟,在此前无数的权力雷人案例中,那些口出狂言的倨傲权力最终还是受到了惩戒问责,也因此,我们尚可将那些雷人言语视为权力的个别表达,至少也可看作不被多数权力者认同的能拿到桌面上的表达。然此事的吊诡之处却在于,就在符副局长发此雷言不久,当再次面对记者镜头时,他又重申了这样的观点,并反问记者“北京、纽约的水不黑吗?”符传君的上级领导则直接成为了他的力挺者,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是新闻发言人,他有自己的观点,我们觉得这是可以的。”
    
    世间有一个词叫“常识”,在常识面前,同样的错误一般人很难再犯第二次,尤其是那些置于民众审度目光中的权力者,除非他们打心眼里就不认同这样的常识。以环境为底线的“地方经济可持续发展”论调,早就以常识的形态存在了若干年,“经济发展先污染后治理”的观点也早就被国人扔进了故纸堆。但本应以“治水”为己责的水务局副局长符传君及其上司,却显然更笃信早已被抛弃的“经济发展污染论”,并理所当然地延伸出了“经济越发达水越黑”的升级论点。这种与自身职责相背离的雷人权力表达,不止让人品出了一丝诡异的黑色幽默气味,更让人看到了不止于托词的普遍权力生态——在被上级力挺的不作为托词背后,实质正是经济发展下环境问题的普遍不作为权力生态,而这种权力生态背后,潜伏着的正是多年GDP崇拜下,以牺牲环境支撑地方经济发展的政绩观。
    
    由此,“经济越发达水越黑”自然有了其滋生漫长的权力语境。可悲的却是,这种明显违背经济可持续发展常识的论调,却又更似实话实说的现实白描。华农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系教授吴启堂一句“我觉得符传君说的话有一定道理”,或可看作“黑水论”的现实注解——我国目前的生活污水处理率仅约为 50%,而工业污水的处理率80%~90%之间,这个数据还不包括企业偷排偷放情况。而纵览当前各地经济发展下的环境现实,近年频发的太湖、巢湖蓝藻事件,以及广东北江、松花江、黑龙江等水域先后发生的重大化学污染事故,甚至那些未通过环评便进入热火朝天施工阶段的重污染项目,都在向世人昭示着环境保护在经济发展中无力。
    
    “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人类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对我们进行报复”,这是恩格斯曾经说过的话。当权力不以为然地抛出“经济越发达水越黑”论调的时候,当阴霾的天空下、腐臭的河水上,矗立起一座座可以换算成GDP和政绩的污染工厂的时候,当权力者在一轮轮的招商引资大战中,以生态环境作为优惠政策,馈赠给环境违法项目的时候,已成为生态环境杀手的权力,显然就正堕入一个自然环境、人文生态环境及社会经济环境,都将进入恶性循环的积重难返怪圈。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为了成功幻觉 中共的城市挤死人/李再扬
  • 中共民族政策可以休矣/殷惠敏
  • 中共外交的成就: 被核蛋包围/李义强
  • 开发商是小鬼 中共是阎王/李克杰
  • 中共出台新问责制太儿戏
  • 中共封季羡林为国学大师 因为他“胆小”/乔海燕
  • 中共“离间”维、汉,分尔治之吗/何振华
  • 謝選駿:蘇聯與中共的比較研究——蘇聯亡於民族區域自治制度
  • 新疆七.五事件突顯中共行政失效/龍緯汶
  • 新疆“75”事件的核心是维族维权抗暴 中共制造维汉仇恨/陈维健
  • 中共維繫國家和諧統一之道,全在一個「殺」字
  • 中共在新疆的政策是文化种族灭绝政策
  • 从新疆骚乱看中共为何不能善待自己的人民/姚笠
  • 周森锋乃中共放“政治卫星” 灾星
  • 中共腐败政权在荒淫我们的时代/那叶舟
  • 中共为政无德 国家危亡/郎遥远
  • 太虚伪了 中共贪官行善仅是“正义幻觉”
  • 新疆“7.5”事件再现中共暴政/李治雄
  • 中共传媒攻击热比娅的真实目的是党内权力斗争
  • 中共暴力福建访民再次遭遇迫害
  • 中共中央巡视组是这样把陈良宇揪出来的
  • 继徐俊平后再有四名中共军情人员外逃
  • 中共贪官外逃透析:案值较大官员都移民国家
  • 中共发布《关于实行党政领导干部问责的暂行规定》
  • 中共把新疆骚乱政治化是为了维稳三个月安度国庆
  • 新疆事件中共当局对网络的封锁和管制达到了空前(图)
  • 胡锦涛罕有举动 揭新疆冲突威胁中共
  • 中共基层“硬派”干部遭枪击 凶手当场逃逸
  • 西方媒体在向中共提供“维吾尔在线”的罪证?
  • 中共当局明修绿坝栈道,暗渡QQ陈仓》 (图)
  • 中共搬出刀郎等新疆艺人
  • 赵紫阳的绝密录音出书,中共当局异常冷静
  • 中共新疆调武警 主要防“汉人”造反
  • 评;中共权力 暴力世袭/刘守江
  • 中共是新疆流血事件罪魁祸首
  • 评;《中共在乌鲁木齐7.5事件后欺骗了全世界!!!》
  • 罕有举动揭新疆冲突威胁中共领导
  • 中共政协委员涉强奸幼女被公诉引抗议 (图)
  • 中共公安又在违宪恶搞访民,人民有苦却难于申告
  • 控诉中共暴徒胡延照疯狂残害我父亲/上海许正清(图)
  • 中共国经济实质:巨额资金浪费产生大量穷人制造官商富翁
  • 中共中央密令毁灭民族英雄吕留良后人故宅/张良
  • 中共干涉泰国内政施压陷害李宇宙丢大脸,大使被撤职(图)
  • 敬请中共最高人民法院回到法制的轨道/李建荣(图)
  • 中共蕉岭县委县政府正在为共产党造棺材挖坟墓
  • 集体腐败:北京1074套豪宅挑战中共底线
  • 建军节感伤10-中共国防科技大学毕业军官蒋成华含冤逼死黄泉下(图)
  • 杨涛: 中共当局为何限制拆迁户的起诉权
  • 全国各地出现“不明身份”的打砸抢叛乱队伍:中共已经彻底黑社会化
  • 上海颜芬兰致中共十七大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
  • 蔡光武:见义勇为后,中共安排我在劳教所里就了业
  • 莆田市民致中共中央胡锦涛总书记一封公开信
  • 【围剿中共黑恶官员】"谬信权"中国司法制度必然
  • 中共叛逃外交官陈用林自述: 踏上人性自由之路
  • 我们被中共中央新闻办控制
  • 任靖玺:中共恶政借机抢钱 司法黑洞制造冤案
  • 四川宜宾7.26事件-致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的公开信
  • 致中共及未来执政集团的公开信 
  • 恐惧反动,中共三封中文维基
  • 中共牡丹江市纪检委吴长利书记等充当贪污,腐败犯罪
  • 古侯:彝族人与中共攀枝花市
  • 强烈要求中共依法尽快释放清水君!
  • 请看中共高级机关人员之素质(车号甲A02072)
  • 试看中共政府如此这般亲民
  • 美多次关切香港基本法23条但中共峻拒
  • 张钢:高强同志,您是否还打算和中共中央“保持一致”?!
  • 兰剑:再次证明不能对中共独裁抱有任何幻想
  • 中共再施阴招, 让张宏堡身边的人来干掉张宏堡
  • 兰剑:中共暂住证和强制收容制度是法西斯暴政
  • 黄鹤云:中共政权就是萨斯政权
  • 骗取“子弹费”:评中共外围组织在海外的募捐活动
  • 《自由人民中国 》中共有民主吗?所谓农村“选举”真相
  • 吕占锁:中共说「五十年不变」,结果呢?五年就变!
  • [启事]---清水君原有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被中共网特盗用,,请网友注意安全,暂停联系
  • 中共贪官毁了美丽的椰城──海口
  • 给中共16大全体代表的一封公开信:呼吁恢复前总书记赵紫阳同志的人身自由
  • 下岗者为活命怒闯中南海 中共怀天下志先忧他国之忧
  • 中共领袖行宫知多少?
  • 安魂曲: 对死伤人数的“巧妙”说法,反映了大陆中共政府对事实真相的故意回避误导
  • 还我民权!抗议黑、腐、恶势力再次对我的迫害──致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先生的公开信
  • 助长民间反人类论调,赞美国际恐怖主义,中共政府罪责难逃
  • 坚决响应中共中央关于全面分裂中国的伟大号召
  • 中共统治的中国是最大的反华势力
  • 赵南: 江泽民为什么要出卖“无产阶级”──评中共的转型
  • 过度吹捧中共 最近的新闻实在看不下去
  • 福建劳务输出:中共官商勾结、剥削压迫 外派劳工
  • 海外学子: 公众施压促中共释放高瞻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