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阎崇年老头编造“好皇帝”的故事/潘绥铭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14日 转载)
    
    皇帝的性生活有专门机构管理。明朝管理皇帝卧房事务的机构称为敬事房,最高的负贵人称为敬事房太监,其任务是安排、记载皇帝和后妃性交。在皇帝和皇后性交时,敬事房太监必须详细记录年、月、日,以作为受胎的证据。皇妃和皇后不同,皇帝所宠爱的妃子都各有一张绿牌,即末端染绿的名牌,在侍候皇帝吃晚饭时,敬事房太监会把十几张或几十张名牌置于大银盘中,和晚餐一起端到皇帝面前,等皇帝餐毕,他就跪在皇帝面前听候指示,如果皇帝无意找哪个妃子过夜,说一句“退下”即可。如果皇帝要找哪个妃子过性生活,就把这个妃子的名牌翻转过来,放回银盘。
     敬事房太监退下后,把名牌交给别的太监,他则通知这个被选中的妃子香汤沭浴,做一切必要的准备工作。皇帝就寝的时间到了,他就脱去妃子全身衣服,用羽毛制成的毛衣襄住她赤裸的身体,背她入皇帝的寝宫。这是为了防止有人暗藏武器带入皇帝寝宫所采取的安全措施。然后,敬事房太监和另几个太监就守候在皇帝寝宫外面,等候皇帝过性生活结束,如果规定的时间到了,太监就会高呼“时间到了”,皇帝如果没有回声,他就再次呼叫,如此反复三次,就一定要把妃子背回去。同时,敬事房太监要记录年、月、日,以作为日后受胎的证据。生孩子与否,对妃子日后身份的高低有很大影响。 (博讯 boxun.com)

    正因为皇帝的性生活被想象成这样,所以在传统的中国男人看来,当皇帝大概是最高梦想了。这梦想,不仅仅在于大权在握,威仪四海: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就是性的“自由自在”。也就是说,在中国男人对于人间极乐世界的憧憬当中,性一直占据着至少是第二重要的地位。
    也恰恰是因此,在历史上的现实生活里,中国的社会制度才一直仅仅允许皇帝一个人实现这一梦想,因为这种性的“天堂”,只有至高无上的那个人才有资格去享有。反过来,尽管其他人也许可以靠权力或者金钱而妻妾成群,但是如果想来个性方面的“洪福齐天”,那可就不仅仅是杀身之祸,恐怕要被灭九族的。
    以史为鉴,我们可以看出,现在那些仍然在“金屋藏娇”甚至“海纳百川”的“大权”与“大款”们,决不仅仅是“性乱”。他们是在模仿皇帝,是在以此证明自己所拥有的巨大权势,是在谋取一种“寻常看不见,偶尔露峥嵘”的政治地位,是向1911年以后的中国历史挑战。报章上的无数案例都表明,这样的人在他们的权力所及的范围内,在性以外的各个方面,无不厉行封建制或者独裁制。一旦他们攀升到某一级的权力顶峰,无不成为“土皇帝”。他们并不是为了“性乱”才去弄权的,而是踌躇满志地“以权谋性”。
    这才是“包二奶”成风的水下冰山,才是当今社会的大危险。
    我们再也不能容许出现皇帝了,无论是为了我们的社会,还是为了他本人的性健康。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阎崇年堪称是中国史学界的无耻之尤
  • 我为什么掌掴阎崇年/大汉之风
  • 阎崇年挨打很难说活该,也很难说不活该/西风独自凉
  • 余秋雨缺点常识,阎崇年有点失常
  • 牟传珩: 来自民间的耳光转赠了谁?——阎崇年最新回应泄天机
  • 谁伪造了阎崇年的语录?/西风独自凉
  • 阎崇年被打,警告了谁?中央电视台?/柴之澄
  • 阎崇年诗作:八旗铁骥还激烈,满族雄心未动摇
  • 历史不能戏说——蒙古族同胞对阎崇年被打的看法
  • 趣论掌掴阎崇年/饕餮
  • 阎崇年挨打实在有些冤,最该挨打的该是CCTV (图)
  • 痛击阎崇年/曹野
  • 李新月:学术红人阎崇年被掴耳光,下一个会是谁?
  • “刺杀”阎崇年/白旭光
  • 阎崇年——被大陆官方捧红的一个现代纳粹分子
  • 叶匡政:打在阎崇年脸上,痛在中国学者心里
  • 乔志峰:我也产生过抽阎崇年的念头
  • 《百家讲坛》娱乐 阎崇年挨打/鲁国平
  • 著名满学家阎崇年先生无锡签名售书被袭
  • 作家刘水就“阎崇年”将告自己诽谤一事的再次声明
  • “阎崇年”称将告刘水“诽谤罪”(图)
  • 掌掴阎崇年男子不服处罚 起诉公安局(图)
  • 满清狂热者阎崇年被打(图)
  • 昝爱宗:打阎崇年的是"以暴易暴"党校的学生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