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幼女不为性/田阳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06日 转载)
    
    人类社会在近现代逐渐打破性的禁忌的过程中,却永远没有趋向打破“幼女不为性”的禁忌。尽管各国对何为“幼女”的年龄限定不一致,但“幼女”无疑都是儿童。《儿童权利公约》第34条明确了对儿童(这里也包括“幼男”)卖淫、儿童淫秽表演和儿童淫秽题材的严厉否定,可以认为这是人类社会迄今为止对这个问题最权威的总结。基本上各国刑法也有对此进行了严厉处罚的规定。
     (博讯 boxun.com)

    然而,在全球范围内,对儿童的性侵犯屡屡发生。这恐怕就要在法律以外找原因和对策了。由于对幼女的强奸和对成年女性的强奸在传统强奸方面没有差别 ——都是违背了女性的意志,故本文着重探讨幼女“自愿”发生性行为的相关问题。这里的“自愿”,按照传统的观点,是不能成立的。因为国家法律推定了未满一定年龄的女性(中国是14周岁)没有性的承诺能力。但我认为,抛开法律的具体规定不看而仅仅看性行为的事实,幼女的自愿和不自愿是完全可以明显区别开来的。有些身体发育良好、善于怀春的早熟的幼女完全可以主张她要与某一个男性发生性行为的。法律规定的是一种“应然”,这和“实然”是不同的。这是一个事实,但我根据经验认为14岁以下的天然自愿发生性行为的幼女是“少数者”。(文体所限,相关论证从略)
    
    从男女性吸引的相关因素来看,有研究表明:人体美与丑并没有绝对的标准。尽管从统计学的意义上讲,幼女的胸围没有成年女性的胸围大,但不可否认,有些男性就是喜欢胸部平坦、身量未足的幼女。所以,从女性人体美的角度来规劝这些男性放弃对幼女的“喜爱”是很天真幼稚的。尽管没有数据的支持,但我根据经验认为这样的男性是“少数者”。(论证从略)这是另一个事实。尽管无法改变他们的偏好,但可以通过社会规范来约束他们的行为。使这两类“少数者”在性的市场上找不到性伙伴——降低她们在社会生活中恰好结识的可能性。随着这两类“少数者”的搜寻时间的失去,早熟的幼女们就会脱离开“幼女”的行列了。
    
    由于人类社会的男权社会特性是不争的事实,所以我们的重点内容是,如何使多数男性不“沦为”这少数者?除了众所周知的以法律为威慑惩罚方式的方法外,还要营造一种健康的性文化——营造超过那个年龄的相对成熟的女性比幼女更具有性的魅力的一种性文化。
    
    首先,是社会舆论必须对性有一个严肃的、科学合理的表态,一个主流的性文化(却又必须允许在学术上加以置疑的性文化)必修建立起来。中国的公民,对性、爱情、婚姻、家庭这些概念和它们之间的相互关系也许并没有一个比较清楚的认识呢!在现代社会,老公在“捉奸”时,是否有道德上什么“善”的理由把“奸夫”打成轻伤、重伤或是死亡呢?大学教师因为爱情而和女大学生发生了性行为,是否和某种“恶”沾边呢?党的纪律是禁止男性党员因为爱情而和婚外女性发生性行为,还是禁止男性党员公款私用地因为爱情而和婚外女性发生性行为?这些问题,在社会舆论层次上是不清楚的。在重视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同时,有必要关注性文化、性文明了。就是在保护幼女的同时,有必要把成年人的性文化建立起来。
    
    其次,要对成年女性的人体美有热情的赞扬。这个工作在20世纪20、30年代的中国有人做过,那就是曾经的北京大学教授张竞生先生。如果系统地了解张竞生的性学(当然不只是性学)观点,那么可以发现,鲁迅在一些文章中对他的批评是过分的,是不切实际的。张竞生曾经在他的文章中赞扬了女性美丽的乳房,丰满的臀部和他的法国情人们的才艺出群,这些都是幼女们在统计学上不具备或几乎不具备的。我在2008年在香港地区考察人权时,发现香港地铁的广告上有“ 升cup”的广告。抛开商业味道不谈,这种广告在吸引男性远离幼女方面是有效的。
    
    最后,在色情、淫秽物品的审查认定管制的舆论导向上,要趋向于合理。去年在香港发现,色情、淫秽杂志是在街头几乎任何报摊上面出售的(当然在封面上标有不得向18岁以下人士出售、出示、出借等等的字样),笔者为了涉性问题的研究(也包含不可避免的好奇)购买了十种左右,发现里面完全没有儿童色情淫秽的内容。这应当依赖于香港淫秽书刊界的“行业自律”,其结果之一是吸引这些淫秽书刊的读者们远离幼女。笔者这里没有让中国内地放开出版物管理(即使是以言论自由的名义)的意思,这个“试验”我认为当前的中国还“做不起”。但是,在某些和幼女有关的文艺作品上面,舆论导向失于武断。比如,《洛丽塔》讲的是什么?是不是儿童色情?美籍俄裔作家纳博科夫尽管在国外历史上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和福楼拜、劳伦斯相近似),但笔者在六年前把《洛丽塔》通读了一遍,感觉全书是在写一个平庸的男人对他的幼年时初恋经历的不断追忆,有晏殊“无可奈何花落去”的味道,和低级趣味没有任何关系。即使是文学作品不幸地被改编成电影并被翻译成“一树梨花压海棠”后,电影的欣赏者们更有必要知道苏轼那首“香艳”诗的第一句是“十八新娘八十郎”,和幼女无关。对古今中外的文学艺术作品的逐渐“解禁”,就会发现这个领域内几乎根本就没有儿童淫秽这样的东西,给我们的都是美的、艺术的享受。
    
    节日之际,我把《文妖与先知——张竞生传》、《洛丽塔》和苏轼的任何一本诗词集介绍给本文的男性读者(其中第一本我还没有读完,苏轼的诗词我读得很有限),并祝我们有机会和巴黎美人跳一曲探戈,有中国古典美人似的人物“红袖添香夜读书”。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广西田阳县玉凤镇百甲村恶霸村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