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邓小平与邓垦谈话/宋福范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05日 转载)
    
      邓小平与邓垦的这篇谈话,是研究邓小平晚年思想的重要文献。依我看,其在现阶段的指导意义,比《邓小平文选》中任何一篇文章都要大。有理由将其视为邓小平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甚至可以说,这篇文献标志着邓小平探索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达到了一个新高度。
     (博讯 boxun.com)

      笔者以为,中央现在公布这篇谈话,与其说是让人们了解邓小平同志的晚年思想,不如说是向全党和全国人民释放了一个鲜明的信号。
    
      一、党对邓小平理论有了新的认识
    
      我过去说过,一个时期以来,我们推翻了旧的“两个凡是”,却又有意无意地树起了新的“两个凡是”——凡是总设计师作出的决策,都坚决维护;凡是总设计师的指示,都始终不渝地遵循。这种固守前人的个别词句和论断,不知道与时俱进的作法本身就是反马克思主义的,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小平同志如果还健在,也绝不会同意的。
    
      事实上,小平同志有着巨大的理论勇气,不仅敢于否定前人,也勇于否定自己。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化,他并没有固守自己从前的个别论断,而是一直在不断地反思。在与邓垦的谈话中,他不无忧虑地说,“现在看,发展起来以后的问题不比不发展时少”,而此前,他一直坚持认为,解决中国所有问题的关键是发展,在一年前的南巡讲话中还大谈“发展才是硬道理”。
    
      这篇重要谈话当初之所以没有发表,也没有收入《邓小平文选》,可能是由于当时邓小平同志太想抓住机遇,加速发展,怕发表出来会影响大家的积极性吧。而现在公布之,说明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第四代领导集体,对邓小平理论要重新审视了。
    
      二、党的基本路线要调整
    
      宋文指出:“从邓小平思想的发展脉络来看,过去他一直认为,经济建设搞好了,就能牵住解决中国一切问题的牛鼻子,但是这个谈话表明,邓小平晚年的认识有了新的飞跃。在以前认识的基础上,他进一步深刻认识到,即使是经济建设搞好了,还会出现一些其他难以解决的问题,而如果这些问题解决不了,同样会危及中国社会的健康发展。而为了中国社会的健康发展,对原来的发展思路进行调整,就成为历史的必然”。
    
      过去我们强调紧紧扭住经济建设这个中心,对不对?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应该是对的,正如宋文指出的“温饱社会的发展目标必然定位为实现温饱而奋斗,发展内容则必然定位为“蛋糕”做大,发展途径必然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即使在今后,由于我国还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如果不出现大的社会问题,不爆发战争,在相当长的一个时期,也还是应该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个,别说坚持一百年不动摇,就是一万年不动摇,也没毛病。问题是,如果这一百年内,我们失去了和平发展的国际环境,或因脱离群众,导致执政基础发生了动摇,还能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吗?比如一座高层建筑地基没打好,或者施工过程中,左边有人挖坑,右边有人堆土,大厦将倾,你还若无其事,坚持垒高才是硬道理,行吗?
    
      现阶段,似乎应该以社会公平,确切地说以分配公平为中心,更为妥当。
    
      三、党要把解决共同富裕提到日程上来
    
      宋文指出:“分配问题搞得好不好,确实是一个与发展经济问题一样关乎国家健康发展的重大问题。其重要性在于,它不仅关系到全体社会成员能否共享改革发展的成果,从而实现发展经济的根本目的;而且就其和经济发展的关系来讲,如果搞得不好,最终会从根本上影响经济的健康、可持续发展。近年来,大多数社会成员因收入偏低导致消费需求不足,直接造成了中国经济发展后劲乏力,就是一个鲜活的例证”。这是只在经济层面上阐述了,换个角度看,问题要严重得多。
    
      邓小平同志曾谆谆教导我们,“社会主义最大的优越性就是共同富裕,这是体现社会主义本质的一个东西。如果搞两极分化,情况就不同了,民族矛盾、区域间矛盾、阶级矛盾都会发展,相应地中央和地方的矛盾也会发展,就可能出乱子”,这次首次披露的与其弟的谈话,更是警告“富裕起来后财富怎样分配也是大问题 ”,“分配的问题大得很”。“这个问题要解决”,虽然“解决这个问题比解决发展起来的问题还困难”,但是一定“要利用各种手段、各种方法、各种方案解决这些问题”,否则,“发展下去总有一天会出问题。”
    
      这两年,党群干群关系紧张,群体事件频繁,多是因劳资纠纷,征地等问题引起。劳资纠纷实质就是财富分配的问题,因征地而引发的群体事件表面看是由于官员作风简单粗暴,没有做好群众的思想工作,实质是贪官们与开发商狼狈为奸,利益共沾,低买高卖,变相掠夺群众财产,说到底还是财富分配的问题。
    
      早在1985年,小平就曾告诫全党:“如果我们的政策导致两极分化,我们就失败了;如果产生了什么新的资产阶级,那我们就真是走了邪路了”。在1992年南巡讲话中,他又设想到上世纪末着手解决共同富裕的问题,可惜他在上世纪末到来之前就离开了我们。从上世纪末到现在,10年过去了,这10年是个什么景况,有目共睹。如果两极分化再得不到遏制,江山真的有变色的危险。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看了中共中央党校教授宋福范博客/李民申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