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三声叹息:北大树下好乘凉:导师逼死学生及其他(三)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03日 来稿)
    
    请续发此文。谢谢!!!
     (博讯 boxun.com)

    北大树下好乘凉:导师逼死学生及其它(三)
    作者:三声叹息
    一、在北大,一切事在“人为”
     第一条说到北大这棵大树能帮谢某掩盖种种坏事,主要是北大的制度决定的。而认真细究,实际上北大是没有章法制度的,那一切都可以“人为”。北大的“制度”核心,是北大的颜面—荣誉、脸面是最重要的。
     二、在北大,人品学品为其次
     第二条说到从谢某的身上,我们看到的北大,是一个重视成果数量、不重学术质量,重视外面的荣誉、不重内在的品德的北大。
     上面两条,是说造成谢某飞扬跋扈、对学生颐指气使的组织性原因,也是造成他在学生最窘迫的处境中既不施援手、又落井下石破口大骂,逼死学生的背后力量。
    三、北大,学霸是这样造就的
     不能否认,谢某有很强的能力、能量,甚至北大某部的领导悲哀地说:“面对这样的人,明明知道他劣迹斑斑,我们却没有办法……”另一位北大任职的处级领导说:“要人品没人品,要学品没学品,不知道他的能量出在哪里?”
     公关第一,“搞定”掌权者
     很少有人能回答我的问题,而一些熟悉的人则举了一些例子来说明,比如公关方面。前述他利用自己掌管学院财务时候的权力,将若干部门的主管和办事的都攻下了。据知情人言,他曾经经常扬言:“我把XX搞定了”(校部门)、“我把XX“搞定了”(院领导)。他很勤快,经常拎着吃的、用的、纪念品之类的盒子往未名湖畔的部门跑,也确实善于联络感情。
     此外,另一重要的公关力量则是,最近几年凭着他做博导的权力,招收了学校一些职能部门的干部或干部家属为博士生,当然也包括一些关系户硕士。一旦有课题、获奖之类的好事,都首先照顾他。当然,他的任何问题也就都被掩盖和保护下来了。他从学校探听到一个奖励事项,立即悄悄在学院填表盖章,不经过学术委员会、院务委员会的讨论就能确定。学生中有传说他们某些人的考卷,是谢某通过对笔迹的方式查出来、保证得多少分数打出来的(考上后倒不一定是他当导师)。跳楼的小贾不是也得到过谢某的允诺,将来能读他的博士吗?他还多次动员学院未获博士学位的教师报读他的博士,目前学院教职工中已有好几位是他的门徒了。
     最令人大跌眼镜的传言,我听非北大的一位老师说,在系主任排课时,一位年轻新加入的教师本应上课,但是有领导说:“你不要排XX的课,他是谢老师的人,谢老师要用他。”老天,这是个单位还是个黑店啊!
     谢某的专业是图书馆学,但圈内人都很少知道,大家认真思肘他的专业,基本的答案是:热门的就是他的专业。电子出版热门,他立即转向;情报学热门,他立即做情报学;竞争学能抓到课题,他转眼就成了竞争学的专家;网络传播走俏,他顷刻成为网络专家;媒体经营管理能带来利益,又成为媒体经营管理的专家。几年就换一个学科,每年还出好几部著作。他也不会,也不可能有时间坐下来做研究、写东西,“专著”由学生为他攒,课题由雇用者为他做。如今的学术不是研究出来的,是跑出来的、产业化出来的。他带着一台台笔记本电脑、数码相机、现金,四处公关。
     掌控投票权,就掌控了学院
     2006年换届之后,谢某不再担任院领导,但是新闻学院上上下下都知道,现在他是实际操控者。他操控职称、进人、课题。他推荐的人进北大,学院不开会、不讨论,直接进来。
     这里就说职称。一位在北大某部门任职的朋友说过,这个学院职称升迁曾经完全没有规矩,由谢某说了算,他说力保XXX,然后他们就“在下面做一些工作”。这位朋友见过几个投诉的信。一位副教授申请教授时,谢某公开说他拉了某教授的票,又把某教授“搞定了”。
     关于这方面,目前当事人还未愿意出面说。
     武大郎开店,守住店主的位置
     前述他控制的领域,如网络传播、新媒体、媒体经营管理这些热门专业,是不能让真正的专家来染指的。近几年一直有非常强的才俊申请这几个专业的工作(求职),只要比他资历深、能力强、专业好,绝对没有半点机会。有一次,他跟主管领导为某人的求职争吵,领导急于发展该热门专业,急了,就质问他:“为什么XX不能进来?”(XX为求职者),他想都没想就说:“他不行,就是不行!”另一次,谢某扯着嗓门说另一个可能成功的求职者:“如果他进来,那就让他去教新闻,新媒体不能让他做!”某理科的老师告诉我的教育口儿的同事:学院把媒体XX的课(本科、研究生都要开)安排给一位新来老师时,谢某十分生气,冲着系主任嚷嚷:“那是我的课!”主任说课太多你也上不过来啊,但他还是很强硬地说:“那是我的课号,谁要上谁自己去申请课号!”课号是学校教务部门编的号码,一门课只能有一个课号啊!
     结果是,目前新闻学院“重点发展”的网络与新媒体专业、媒体经营管理专业,目前都是有名无实:只有一个学科带头人,带谁呢?前者只有谢某一个人,后者除了谢某,就只有两个跨专业者。他现任新媒体与网络传播系主任,目前该系专任老师只有他一人,别的是行政人员和实验室人员,挂在网上为好看。
     到此为止,我们可以看到一条清晰的“谢某利益链”。从吹吹拍拍,利用手中的一点点权力开始,把人情,利益的网络越织越大。而从北大校方以降的层层权力机制,则为了更大的利益,容忍、姑息、同时也利用了谢这样的人。不要觉得这一切不可思议。想想我们国家高等教育的理念、多年来为人诟病的评价、排行标准、以及无数依附在北大这棵好乘凉的大树下追逐名利的人,这一切也就不足为奇了。
     我们曾经把北大看得多么神圣。我们设想北大教授该是多么有涵养、有风度、教书育人应是楷模,但是一个嚣张跋扈的北大教授,在北大这棵大树下获得了一切可能的资源、名誉,同时却把大树下的那些脆弱小草――包括贾昊这样的学生,随意地冷落、甚至粗暴地虐杀了!
     最让人不可容忍的是,据说至今,作为导师的谢某没有露过一次面,当然更没有去看望一下贾昊的母亲。如果心里没有愧,这个时候是不是导师应该第一个去慰问家属呢?
     新闻学院的学生们,贾昊的学弟学妹们在听到他的不幸时,年轻的心灵受到的震撼和创伤是否有人在意和关心?他们听到的只是来自院领导的一次次“关照”:“不要上媒体!”我们很难想象,如果不把真相告诉同学们,并给他们及时的心理辅导,是否还会出现第二个,第三个贾昊。
     北大这棵大树下,还有几个谢某这样的蛀虫?如果任由蛀虫膘肥体壮,它们总有一天坏蛀空这棵正在腐朽的大树。
     (完)2009-7-2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