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在这人治的社会,我们好比走在大街上的牲口/吴高兴(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24日 转载)
    
    (原载苹果日报)
    六四二十周年期间,我先被公安国保警察“传唤”了24小时,“传唤”虽然是被突然绑架去的,毕竟还有个法定的手续,但“传唤”结束,国保送我到家门口后,马上又有自称古城街道信访办的两青年拦住我,不由分说,用面包车把我送往当地一个寺院的藏经楼关押,整整10天,任何手续都没有,却派了12个人,分成4班轮流看管我。这期间要是他们弄死了我,肯定都说自己不晓得,谁都推得干干净净的,我出来以后也确实如此,连那个负责绑架我的青年也说自己不晓得,只有古城街道信访办的一个负责人不明我找他的就里,说要给我办学习班是因为我“有上访苗头”——天哪!
    由此我感到,在这人治的社会,自己真象只走在大街上的牲口,随手有可能被主人捉回到圈栏里。主人当然会说,关你不是无缘无故的。这我知道,他们非法拘禁我,是因为我穿着“毋忘六四 毋失良知”的文化衫上街,就像牲口之所以被主人捉回圈栏中,是因为它在大街上满地跑。但我不明白:我究竟犯的是哪一条法?公安国保“传唤证”上写的是“扰乱公共秩序”——真奇怪,穿这印着“毋忘六四 毋失良知”的文化衫就是扰乱公共秩序?“扰乱公共秩序”起码会有三五个人围观之类吧?可是直到国保警察在一个牙科诊所绑架我的时候,我可没惹着谁呀!再说,“扰乱公共秩序”受处罚,也得有个法定程序呀,街道办事处怎么能把我往面包车里一塞,象运牲口一样运到关押地点,硬生生就剥夺了我10天的人身自由呢?
    主人们肯定会说我的人身是自由的,只要我听话,安分守己。轮流看管我的青年们也都好心劝导我:你何必呀,本来自由自在挺好的!我心里清楚,这自由就像猪圈里猪的自由,只要你不嗷嗷叫表达不满,不跑出圈栏,就没有人会来干涉你的自由,但一旦你胆敢发出自己的独立声音,你就成了走在大街上的牲口了,主人有权随时把你捉回去。在一个人治的社会,你当然可以有自由,但这自由是当权者赐予的,而且要以放弃你的独立思想为前提,否则,主人随时可以收回赐予你的这种自由。尽管好多同胞满足于这种猪圈里的自由,但我要的却是天赋的自由,是非经法定程序谁都不能剥夺的自由!
    
    在这人治的社会,我们好比走在大街上的牲口/吴高兴
    在这人治的社会,我们好比走在大街上的牲口/吴高兴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吴高兴:在这人治的社会,我们好比走在大街上的牲口
  • 吴高兴:集中关押的浙江“八九”民运政治犯
  • 吴高兴 :我终于明白了他们为什么对一篇文章如此害怕
  • 浙江台州吴高兴--囚诗一首
  • 吴高兴:有中国特色经济危机
  • “阳光工资”害怕阳光/吴高兴
  • 吴高兴:“阳光工资”害怕阳光
  • 吴高兴:以金钱求稳定者,其稳定必因金钱而崩溃
  • 吴高兴:零八宪章发布前夕:12月8号夜晚的北京与临海
  • 吴高兴:广义效用论与当代中国的民主进程
  • 吴高兴:公平优先、效率开路、兼顾平均
  • 吴高兴:“十月镇压”和奥运后的维权
  • 警惕奥运前后的俄狄浦斯效应/吴高兴
  • 吴高兴:中国正在发生俄狄浦斯效应
  • 吴高兴:瓮安等暴力事件的警示:不要制造陈胜吴广 !
  • 奥运在即急于封杀不同声音,湖州国保竟出此黔驴之技/吴高兴
  • 吴高兴:我也对博讯提点意见
  • 吴高兴:从宏观经济解读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近景
  • 吴高兴:你越怕鬼,就越容易闹鬼!——论北京奥运前的俄狄浦斯效应
  • 浙江“六四”受害者发公开信 吴高兴失自由
  • 浙江临海民主人士吴高兴扰乱社会秩序罪抓捕
  • 浙江《零八宪章》签署人吴高兴与民主人士王小钰被警方带走
  • 异议人士吴高兴被台州临海公安局从家中抓走
  • 浙江临海异议人士吴高兴因文章被传唤并遭罚款处罚
  • 吴高兴人被囚,电脑被抄走
  • 吴高兴:对《零八宪章》签名的打压还在继续
  • 吴高兴被传唤,电脑被没收
  • 范子良再次遭拘禁,电脑被抄走!/吴高兴
  • 严正学狱中患严重心血管疾病,医生开出高危病情告知书/吴高兴
  • 两会前夕台州林大刚赴京上访在杭州被堵截/吴高兴
  • 朱春柳探监回来说严正学对《绝命书》等很不满意/吴高兴
  • 台州急电:严正学夫人朱春柳突然失踪,仍杳无音信/吴高兴
  • 台州民代表按手印联名上书为严正学蒙受不白之冤鸣不平/吴高兴
  • 严正学即将被遣送衢州十里坪劳改农场/吴高兴
  • 严正学案:吴高兴遭软禁,毛国良被警告
  • 我于6月10日下午被释放/浙江台州吴高兴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