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专家谈“保密法修订防网路泄密”:规限依然过多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23日 转载)
    
    全国人大常委会22日对已实施20年的保守国家秘密法进行首次修改,以应对保密工作「新情况和新问题」。法律明确将「国家秘密的知悉范围限定在最小范围」,并完善了机密审查制度,不需要保密的应及时解密,打破密级「一定终身」。同时,还加强了对涉密机关、单位和涉密人员的管理,规定对涉密人员按涉密程度实行分类规定等内容。
     (博讯 boxun.com)

    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调研报告显示,目前中国正处于泄密高发期。国家保密局局长夏勇22日指出,四大新问题推动保密法的修订。
    
    四问题促保密法修订
    
    该四大新问题包括:国家秘密存在的形态和运行方式发生了变化,需要对现代通信和电脑网路条件下存储、处理和传输国家秘密的制度补充完善;保密工作的物件、领域和环境发生变化,涉密人员流动性增强、流向复杂,管理难度加大;国家秘密的确定、变更、解除等定密制度需要进一步完善相关程式;现行保密法关于保密法律责任的规定已不能适应新形势下保密工作的需要。
    
    网路泄密占泄密案7成
    
    调查显示,网路泄密已占我国泄密案的70%以上,并呈逐年增长趋势,国家安全与利益因此受到严重威胁。保密法修订草案中充分体现立法机关对网路泄密的重视,12类泄密行为中的6类均涉及网路行为。
    
    涉密电脑、储存设备接入公共网路;使用非涉密电脑处理国家秘密资讯;采取未经保密措施的有线和无线通信、互联网等传播国际秘密均明确定性为泄密行为。
    
    此外,保守国家秘密法修订草案还进一步完善了解密审查制度,打破密级「一定终身」。草案规定,国家秘密的保密期限已满的,自行解密。此外,机关、单位应当定期对所确定的国家秘密进行审核。对在保密期限内不需要继续保密的,应当及时解密;对保密期限需要延长的,应当重新确定保密期限。
    
    保密法迫切需要修改,是官方和学界的共识。22日出台的保密法修订草案,却令曾参与这部法律论证的学者产生质疑。「保密法将与政府资讯公开条例产生巨大的矛盾,两者存在明显冲突。」中国政法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田为民向本报表示,保密法修改无助于「阳光政府」的承诺。如何在保守真正国家秘密的同时,保证民众知情权、参与权,彻底改变「国家秘密满天飞」的情况,成为学界关注的焦点。
    
    与政府资讯公开条例冲突
    
    田为民教授谈及保密法修改时,直言与预期相差很远。「政府资讯公开条例是『公开是原则、不公开是例外』,保密法则是『不公开是原则、公开是例外』。」他认为,保密法与政府资讯公开条例存在明显衝突,并缺乏可行性。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杨建顺也对本报表示,政府资讯公开条例出台后,公开和保密之间已形成有张力的矛盾。保密法修改中的定密机制没有很好得以完善,没有解决秘密过多,「到处都是国家秘密」的现象。「不是全民皆保密,而是该保密的人员保密。」杨建顺认为,保密系统必须改变管理体制和理念,才能做到真正的保密。
    
    谈及网路泄密问题时,杨建顺强调,资讯时代的保密工作是建立在强大技术支撑上的,不能只是围堵或全面禁止。对于泄密要明确规则、责任,同时对权力进行规范和制约,国家秘密和泄密不能被滥用。
    
    虽然持有不少反对意见,但专家们认为,保密法修改在几大方面有所突破。首先,改变了「国家机密的终生制」;其次,法律修改明确规范了保密程式,明确了解密的程式,并确定了「定密人」的角色及权责。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