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施化: 誰鎮壓,誰滅亡!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19日 转载)
    
    
     今年“六四”是二十周年,一個整數。在我的心裡,不論多少周年,都會默默紀念。即便到了那一天,“六四”的真相大白天下,還是會紀念,並永遠地紀念。因為“ 六四”的動員程度和影響面實在太深廣了,不可能用任何方法淡化抹消。更因為,“六四”是中華民族一個絕無僅有的歷史好教材,在條件許可的時候,將會幫助整個民族擺脫中世紀黑暗,拋棄蒙昧的舊民族意識,加入現代化的民族之林。 (博讯 boxun.com)

    
    在“六四”二十周年前夕,巴東縣野三關鎮雄風賓館一個年輕的修腳妹,被湖北省恩施州當局認定“防衛過當”,依法起訴。一個轟動全國的弱女抗暴案,正式進入法律審理階段。“防衛過當”這一中國法律界罕見的詞彙,亦為“六四” 提供了一個新視角:鄧小平在和平時期動用二十萬野戰軍和其它軍兵種,使用坦克、裝甲車、火焰噴射器、達姆彈等殺傷力極強的武器裝備,鎮壓手無寸鐵的北京市民學生,即便是對方“挑釁”在先,是不是也屬於“防衛過當”呢?
    
    共產黨在醞釀奪取全國政權的時候,善於搞學生運動,一口一個“凡是鎮壓學生運動的都沒有好下場”,結果自己卻首先打破了世界鎮壓國民的歷史紀錄。任何對自己有利的原理,同樣都會有害地反諸於自己。革命是這樣,鎮壓也是這樣。
    
    公元前羅馬帝國對斯巴達克奴隸起義的鎮壓,結果好像成功了。但是舊的奴隸制從此開始崩潰,羅馬帝國也走向衰亡。基督教誕生後多次受到迫害和鎮壓,最嚴重的是在羅馬帝國的初期教會,耶穌本人被釘在十字架上處死。兩千年後的今天,羅馬帝國在哪裡?而基督教則遍佈世界。
    
    現代的反抗和鎮壓,雖然每次都是鎮壓者佔上風,取得暫時性的勝利,控制了局面,但如果不根本改變引發衝突的基本矛盾,重新調整利益關係,鎮壓者的消亡是必然的。台灣對“二二八”的鎮壓,韓國對“光州起義”的鎮壓,假設當局後來沒有徹底調整政治綱領,開放政治制度,他們還能堅持到今天嗎?
    
    道理很簡單,人是壓不服的。如果人心中有不平和憤懣,一定會突破任何壓力爆發出來。壓得越久,壓力越大,爆發越兇猛。二十年來,中共當局對“六四”鎮壓諱莫如深,不想提,也不敢提。少數幾個在海外網絡上的中共僱員,只要一開口為鎮壓辯護,立刻就被怒罵包圍。好在世界各國保護言論自由,否則我擔心他們家的玻璃窗。設想一下,如果北京街頭有人說一句“六四鎮壓好得很”,可能即被憤怒的路人喝打!
    
    鎮壓本身是不得人心的。如果你是對的,站在歷史正確的一邊,那麼不論做什麼,你都不會垮台。相反,還會得到最大的民意支持,越來越穩固。假如你錯了,又拒不承認,就可能不得不使用鎮壓。只有心虛的人才用鎮壓手段,因為不鎮壓他就鎮不住局面。鄧之所以下令“六四”鎮壓,是因為他心中知道,萬一中國社會各階層覺醒起來,向他清算中共四十年錯誤統治的舊賬,共產黨必死無疑。
    
    然而,如果站在歷史錯誤的一邊,代表腐朽沒落的舊勢力,即便鎮壓得手,鎮壓後也不能不改弦更張,從頭做起。中共在“六四”以後,在經濟上大幅度開放,也是一種更改。但是現在日子稍一好過,就又想回到從前去,多般壓制民營經濟,箝制自由言論。如果繼續堅持過去愚蠢的那一套,結局只有一個:滅亡。
    
    誰鎮壓,誰滅亡!
    
    
    《動向》二零零年九六月號 (博讯记者:格丘山)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施化: 每一个中国人的六四责任
  • 施化: 意识化为敌我,利益化为均衡
  • 施化: 关于六四,一个最简单问题
  • 格丘山 : 何频老板, 你还能挺多久?------施化博在文学城被封有感(图)
  • 施化: 中共的“新三大法宝”开始失灵
  • 施化; “敌对思维”面面观
  • 施化; 人守法,法守人道
  • 施化: 重审六四,警惕冷血
  • 施化: 和解与公正
  • 施化: 中国人,从来没有和解过
  • 施化,你凭甚么和解? /张三一言
  • 施化: 我对张三一言的理解
  • 施化,你凭甚么和解?/张三一言
  • 施化: 祖國,期盼你的微笑
  • 施化:不计成本的中国式计算
  • 施化: CCTV大火,真的有“天谴”吗?
  • 施化: 朱海洋,一只迷失的羔羊
  • 施化: 在美国,焚烧国旗为何无罪?
  • 施化: 《零八宪章》的现实障碍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