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黄河清:八九六四回顾百问继续——要输的像样一点!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18日 转载)
    黄河清更多文章请看黄河清专栏
    
     拙小文《为什么不把赵紫阳扣下来?——八九六四回顾百问》在自由圣火上首发以来,先后有海外多家网站以及个人博客转载。有跟帖曰:“这是这个敏感的日子以来看过的最有意义的文章了。 ”有来函曰:“先生反思深刻。正义的干不过非正义的,有非正义反面的原因,也有正义方面的因素,只有深入反思,才有可能扭转局面。失败为母,反思也许就是胜利的接生婆。现在问题的严重性可能就在于,像先生这样反思的人太少。请先生努力。”这些鼓励的话语让我感到些许安慰:毕竟人心不死,人心有同。 (博讯 boxun.com)

    
    昨天看到自由圣火上有“剑中”者《试答“为什么不把赵紫阳扣下来?”》,更感慨有人在把拙小文当回事。谨作《八九六四回顾百问继续——要输的像样一点!》以为感谢和说明。
    
    《为什么不把赵紫阳扣下来?》所有的问答其实都落在第48问上:“四十年来根深蒂固完全成功的党文化精髓——‘第二种忠诚’是否在主导着全部思维和行为?是否至今亦然?是否这才是根本、最具现实意义的问题?”离开这第48问,都会流于皮毛,纠缠细节,牵丝扳藤,难得要领。
    
    赵紫阳是中共总书记,从根本上他是要维护这个党,维持这个体制和制度的。赵的亲信、政治秘书鲍彤说:“有人说,总书记要分裂党,而军委主席要挽救党。根据我的观察,他们二位都是忠诚的共产党人,都把自己的命运和这个党连在一起,都想把这个党搞好。”的是入木三分的真知灼见。赵紫阳是第二种忠诚者的希望和根本!关于赵紫阳的问答,必须从这个根本上来入手,才能避免纠缠在他是否有军权之类的似是而非的节目上。那是永远也说不清道不明辩不完的。
    
    当前海外纪念六四二十周年的最大最吸引眼球的话题在六四学生领袖柴玲状告《天安门》制作组卡玛事上。海外两大主流精英在言论自由的自我期许自我鼓励中吵得沸反盈天,或签名著文跟帖助拳,或呼吁反签名表态。都是认真的、负责的、真心实意投入的,对每一个问题的分析批评反驳都是讲理的、实事求是的。许多所谓重量级的精英人物投身其中,乐此不疲。但这于纪念六四又有什么关系?设想卡马赢了,不过是已经有影响的《天安门》继续有影响;柴玲赢了,不过是柴玲的个人名誉得到如愿的纠正(原本就是以侵害名誉权起诉的,至于法院不受理,改以侵害商标权继续起诉,论者多已指出其不当不妥不是不对。不赘。)这样一桩藉口堂皇至神圣的民事诉讼,占领了真正神圣的于国家于民族于百姓于暴徒于历史都至为重要的六四二十周年纪念活动的主要地位,或曰重要地位或曰许多注意力众多眼球。到底与六四有什么关系?到底于纪念六四有什么用处?于柴玲当然是无论公私无论名誉广告都有益有利有价值了,于国家民族百姓暴徒历史能有什么意义吗?倒是正中大陆当局下怀。你们越认真越负责越专注越冠冕堂皇越言正辞严,争论就会越扩大越吸引注意越集聚人气越将六四二十周年纪念的重点集中于此。争的双方无不正气凛然、真理在握,脸红耳赤而以尊重还原历史真实奉献牺牲忍辱负重自慰自我陶醉甚至自诩自得。一旁的大陆当局则开怀大笑。六四二十周年的纪念还剩下什么呢?怪不得谁的!
    
    唐太宗李世民开科取士,天下读书人纷纷从全国各地晋京赶考。李世民在端门上,看着新科进士络绎而行,掀髯大笑说:“天下英雄,入我彀中矣!”“彀”有箭能射及的范围之意,引申可为“套、圈套”,天下英雄都成了他的箭了。现在没有唐太宗,也没有如李世民雄才大略者,但是八十余年的党文化比李世民厉害,它自然而然地造就了创制了这一“彀”,形成了一个“势”!现当今,不入彀、不顺势也难。轮子已经转动,停下来或改变方向几乎是不可能的。用时髦的话来说,中举殿试、探花榜眼状元有吸引力是人性。才子精英、英雄豪杰们离此只有一步之遥,不动心也实在是违背人性的。原来我只知道教授分等级,现在知道原来演员、作家也分级的,有一级演员、二级作家……。党文化真是水银泻地,无孔不入啊。一级作家即便修为到家,不在下级作家面前自得趾高气扬,二三级作家即便在上级作家前不自惭形秽妄自菲薄,他们也总会向着一级或更高的位置用尽一切方法努力攀登。这是人性。朝廷豢养有术啊!
    
    笔者在《六四名人列传》中选撰了柴玲,于史实的尽量客观公正的叙述后,评议曰:
    
    “学生清纯,清纯有余,俏柴玲无私无畏,俏领广场绝食;领袖持重,持重未足,勇柴玲忽守忽撤,勇播全球讲话。妙龄女行须眉事,巾帼作为;大学生胜大丈夫,英雄行迹。即或失言,苛责亦失;若有意断章,取义难免叵测。公道自在人心,历史当有允论。何须状告公堂,何不將對薄嚣嚣,化情寄底层拳拳?
    “帏幄运筹未善,商场盘算已巧。从政失败,经商成功,亦事理之常也。富婆何能清纯,在商言商,出入楼馆,觥筹厅堂,珠光宝气,狐裘锦袍,别抱叭儿,固宜也。“6·4”后,军人迁官进爵,“今年县宰加朱绂,便是生灵血染成”。狐裘狗毛,亦不免沾广场同仁、长安市民血斑斑泪点点。处新温故,低首下心,回眸前车,俯览旧辙;悲天纵已荡然,悯心岂能无存;指点江山不再,念兹广场应有;此亦人情之常,天理之必也!”
    
    这个评议对柴玲于肯定爱护中惋惜其有不当不妥不是不对之处,冀其有悟,改弦更辙。写至此,信箱里收到为其助拳最力者的邮件:“致《天安门》制片人公开信第二批签名名单”。真是越来越来劲了。历史将如何看待这事呢?无论助拳者与柴玲关系如何、如何有名,这帐(无论功过罪错是非曲直)都要都是都会都只算在柴玲头上的。柴玲柴玲,你曾经走进了历史,即便真的有冤枉了损害了你的地方和时候,你就不能把这当作是自己继续的奉献和牺牲吗?历史人物这样的前例比比皆是,或者说,就是要经受这一切的,无论是耀眼的光芒,还是诬陷侮辱臭不可闻,抑或是天大的冤枉。余志坚、喻东岳、鲁德成三君子被你们学生领袖送交警察,判无期、20年、16年,折磨疯了。他们的冤屈不会比你小吧?他们在自由的第一时间表态理解你们谅解你们宽恕你们。这三位底层君子的胸怀只海一般小,你这位高层名人精英领袖的心眼现在有针尖这么大!你有钱,状告差一点就把你杀死在广场和不差半点把你的同道杀死在广场大街的邓小平李鹏江泽民不是更好吗?卡玛比坦克机枪更坏吗?柴玲柴玲,你真的要从历史的过客变做历史的罪人么?!
    
    香港支联会二十年来为纪念六四为民主自由奋争,坚持到今年,竟有15-20万人集聚维园纪念六四,其择善固执、不屈不挠、一以贯之和卓有成效已是中华民族的一面旗帜、一个坐标、一座灯塔,怎么评价其功德价值都不为过,尤其是在美欧澳亚,海外民运精英集聚之所,几人几十人最多几百人的纪念现状相比较,更凸显其伟大。一帅一兵或三五兵,一人数帅身份而没有兵,仅几十人上百人的纪念活动有三四个点、四五个帅,竟至将受害者囤积居奇形同筹码……诸惨不忍睹的现状习以为常犹在自我陶醉自得自诩自夸的“心魔”,怎么二十年了,还不会不愿去反思,反倒有时间有精力有金钱有人员来为自己羽毛上据说沾了一点污垢,大动干戈地洗刷清除?
    
    大陆有王力雄者,著文《神化天安门运动是我们的心魔》,于纪念八九六四二十周年作了高屋建瓴、一针见血的论述。我深为自己《为什么不把赵紫阳扣下来?——八九六四回顾百问》小文之主旨与我素所敬重的王君之文异曲同工而聊为安慰,虽然我并不欣赏王君以为卡玛助拳的形式论述天安门运动。
    
    海外有曹长青者,著文《六四悲剧和知识分子的责任》,与王文一样,深刻反思六四和知识分子的责任。
    
    我是大悲观者。我之所以祥林嫂似地重复唠叨着这些常识,只是抱着万一的希冀,有人能认真地读读王文曹文,略瞥拙文,予以反思。在这个整体沉沦堕落的当世,在海内外知识人整体顺服配合专制而以“和解、良性互动、双赢”为自欺欺人的另类帮忙帮闲成为主流的当今,在反动占据上风、黑暗可能会赢、邪恶暂时胜利的时刻,我愿海外会有几个人、一些人、一批人坚持坚守坚执。“有心杀贼,无力回天”固是,但进步、改革、光明、正善不能输的如此窝囊软骨可笑,后人继续,就会加倍加十倍百倍的付出代价。纵输,也输的像样一点。在这样一个历史关口,我们要有担当,要有准备,输的像共工,输的像伯夷叔齐,输的像荆轲,输的像项羽,输的像司马迁,输的像嵇康,输的像方孝儒,输的像李贄,输的像谭嗣同,输的像陈天华,输的像秋瑾,输的像王国维,输的像鲁迅,输的像陈寅恪,输的像林昭,输的像遇罗克、张志新、李九莲、钟海源,输的像王若望……为后人为历史为民族留下一点思想、一点血脉、一点真和勇毅。
    
    近六十年来,中国知识人留下了什么?是否主要是第二种忠诚?这够吗?这对吗?这行吗?要继续在第二种忠诚中输下去吗?
    
    我们应该留下什么、可以留下什么?
    
    共工留下了怒而触不周之山天崩地裂的失败。
    伯夷叔齐留下了不食周粟饿死首阳山的气节。
    荆轲留下了视死如归刺秦抗暴的勇武。
    项羽留下了“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的豪迈和“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的怀念。
    司马迁留下了忍辱负重后的“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
    嵇康留下了在被皇帝判死临刑前三千太学生要求拜他为师的千古绝唱“广陵散”。
    方孝孺留下了宁遭诛九族也不改初衷的择正固执。
    李贽留下了割喉的呐喊。
    谭嗣同留下了“改革须流血,流血自我始”的大无畏大悲悯大牺牲和“有心杀贼,无力回天”的浩叹。
    秋瑾留下了“秋风秋雨愁煞人”、“从容就戮”的英烈。
    陈天华留下了蹈海成仁的“警世钟”。
    王国维留下了沉湖不辱的殉道。
    鲁迅留下了吃人筵席、人血馒头和祥林嫂哀鸣阿Q画圈。
    陈寅恪留下了“叹息风流衰歇后,传薪翻是读书人”的警悟。
    林昭留下了最早反对针砭皇帝的深刻和宁折不弯的刚烈。
    遇罗克、张志新、李九莲、钟海源……留下了精气神、真善美。
    王若望留下了彻底反叛和宁肯客死他乡。
    ……
    纵输,我们也要努力留下这些。
    
    2009年6月16日于地中海畔
    
    【首发:自由圣火】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为什么不把赵紫阳扣下来?——八九六四回顾百问/黄河清
  • 「我的八九六四」 加国华人六四所见所闻所想
  • 再探:八九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的历史教训
  • 赵建国:纪念“八九六四民运”十七周年
  • 罗马数字设计的《八九六四》恤衫(图)
  • 张铭山:英魂廿载何处觅 故友亲朋日夜心—记山东部分民运朋友“八九六四”追思会(图)
  • 八九六四"共和国卫士"今安在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